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50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百題62、燕尾蝶

62、燕尾蝶

  梅倫在聖女之館的花園裡發現了一隻蛹,那玩意兒不過一個指節般大,小小的綠色物體呈現恍如葉片皺起的模樣,以看來風吹即斷的細絲黏在馬兜鈴的莖上。

  他不知道星幽界這種死氣沉沉的地方怎麼會有蝴蝶,但這就像他不知道死人怎麼會復活一樣,反正有就是有、原因都無所謂吧。 

  初春將至,梅倫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去看看那隻蛹,某一天,他發現蛹變得透明,可窺見裡頭成蟲的模樣,他站在近在咫尺的距離盯了好幾分鐘,接著,非常湊巧--或者說非常幸運地--黃綠色的蛹在他面前裂了一條縫,他正好撞見羽化的時機。

  半個巴掌大的蝴蝶破繭而出,牠蠕動著柔軟的腹部,以渾身的力氣掙脫束縛爬了出來,牠纖細的四肢撐著連結綠蛹的植物莖部,後兩條腿及身軀尾端仍支著蛹的破口。剛結束繭居生活的蝶一點也不似圖鑑或標本上那樣美麗,牠彷彿用整具身體在呼吸般使腹部以劇烈的弧度上下起伏,長長的口器一會兒伸一會兒縮,皺巴巴的翅膀顫抖著,約五分鐘後,牠的身體往前傾、後腿伸直,初次接觸空氣的翅膀微微張合,上頭在皺起時糊成一團的圖樣逐漸清晰,四翅以十分緩慢的速度漸漸撫平,將近一個小時後,準備好以全新姿態面對世界的蝴蝶展翅飛翔,拋下牠廢棄的舊居揚長而去。

  「真是令人感動的一刻吶?」

  不知何時起,杵著手杖的林奈烏斯已站在侍僧身後,或許是他看得太過專心,才會連木棒移動時敲擊地面的聲音也沒聽見。

  魔術師沒有即時回應工程師的話語,直至後者拖著緩慢的步伐朝他所在的花圃走來,前者才呢喃道:

  「這就算是『感動』嗎?」

  「從那麼不起眼的小東西變為如藝術品般美麗奪目的生命,目睹這樣的一刻,可是很難得的呢。」

  藝術品。梅倫的電子頭腦不出聲地重複這三個字,身為本職與戲劇表演相關的人偶,他體內的程式自有辨認何謂「美」的機制,什麼樣的畫面構成是普羅大眾喜愛的、什麼樣的比例會讓人類覺得舒服、什麼樣的顏色最符合什麼年紀的人類偏好--他「知道」什麼是美,他能依照觀眾的需求「製造」美,但他並不會因美而受到「感動」。

  自動人偶不會在仰望天空時將白雲聯想為棉花糖或者動物,他們會解析今日空汙的情況與降雨的機率;自動人偶不會在溪谷邊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但他們可以冷靜推測溝壑究竟是如何形成,以各種細節推論幾百年前此處的樣貌;自動人偶不會在森林中感受到心曠神怡,但他們可以輕易說出關於在場所有植物的生態知識,只要他們腦中有建立與這些資訊相關的資料庫。

  自動人偶的字典裡沒有所謂「感動」,正確地來說,他的電子腦中有對於該詞義的解釋,但那就只是解釋。

  於是梅倫老實地陳述心中的問題,以完善他的資料庫:「『感動』是來自於『變化』?還是因為『像藝術品』?或是『難得的一刻』?」

  正盯著燕尾蝶翩翩飛舞的林奈烏斯轉過頭來,以那教人看不清眼珠的視線凝望梅倫,「都可以,我是這麼想的。你能因為這其中的任何一項因素深受感動,也能因為它們全數齊備才感到感動。」

  「它沒有『明確的達成條件』?」

  「你是為了什麼、才在那裡看著那隻蝴蝶羽化的過程呢?」

  林奈烏斯沒有直接回答梅倫的疑惑,而是反扔了一個問句。發現自己答不上來的梅倫緘默下來,他看著陽光下的花與蝶,腦內的齒輪一聲不響地轉動,思考起了這不知算不算是答案的問題。




 想試著寫官方性格(?)不過感覺略失敗  
 主要是想寫後面的對談,結果為了前面跑去找蝴蝶羽化的影片看了很久(…
 自動人偶什麼都可以知道,就連藝術品也能做得出來,但他們到底會不會因此而「感動」呢?就是想寫這個啦
 我覺得如果以真實的AI來講,「感動」大概是最難學習的情緒吧
 他比喜歡、討厭、憤怒都難懂多了
 對談人選有考慮一下威廉(因為園藝)但一下就決定還是用林奈了,感覺他就是會講一些深澳話的人…我沒有林奈R卡對不起_(:3」大概是因為我會點來看的林奈文都是林泰(不管有沒有CP)所以總覺得林奈有種心靈導師的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