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第二章.既然如此就收留到底吧

  不大的廚房裡,首先看見的是靠牆而建的流理臺和洗手台,檯面上方有扇玻璃糖似的方型透明窗,窗子上頭則是一排擺放各式各樣餐具和裝飾品的櫃子,左轉走到底是一台比凱帝本人還高的白色大冰箱,這兩者之間則是一張兩人座的桌子和兩張椅子,冰箱旁有個小垃圾桶。

  他替自己弄了一盤簡單的生菜水果沙拉、配沾滿大量蜂蜜的鬆餅後,就坐到桌前,細細品嚐他的早點──米黃色的甜醬汁淋在草綠色的生菜上,一片片菜葉襯著各種五顏六色的新鮮水果,整盤色彩繽紛的生菜勾人食慾,再加上另一邊鬆餅上疊了好幾層的金黃色蜂蜜,濃稠且散發出陣陣香味,可算是一份色香味俱全的早餐了。

  甜食跟小孩是最能撫慰人心的了!在昨夜經歷了一場小小的混亂,今天早上又以糟糕透頂的方式起床之後,現在的他,實在需要點東西來補償一下自己。更何況,對一間從早營業到晚的店面來說,早餐可算是最重要的一餐。

  像這樣眼裡跟心裡都只有甜點,暫時放空腦袋什麼也不去想,只專注於味蕾所接受到的資訊,可謂是平凡的每一天中都必須要有的小小享……

  「喂!葛麗特醒了,早餐早餐!」

  凱帝才吃到不到一半,黑髮男孩就從門洞裡闖了進來,直接破壞掉他寧靜的早晨。

  「你昨晚吃剩的蛋糕呢?」

  「那是蛋糕,又不是早餐,那種東西要等吃完早餐才能吃吧?」漢賽爾再自然不過地說道,看著座位剛好面對他的凱帝,「而且我昨天也吃過蛋糕了,我也要早餐啊,誰會連續兩餐都拿蛋糕點心類當主食呀。」

  ……不好意思喔,他剛好就是常把甜點當三餐吃的那種人。凱帝忍住想白眼對方的衝動,從座位上站起,「你們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都隨便。」

  得到回答後,凱帝也替兩人弄了與己相同的生菜水果沙拉,交由漢賽爾搶先端去,一會兒後他也端著自己的份回到寢室。

  漢賽爾和葛麗特坐在沙發上吃早餐,凱帝跟著坐到上頭,馬上就被夾在兩人中間的漢賽爾往沙發邊緣推了五公分左右,只想好好將東西吃完的凱帝也不反抗,邊進食邊打量這對長相相似但行為迥異的兄妹。

  已經吃完早點的漢賽爾將餐具放在桌上,不停詢問妹妹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或需要什麼,被關心的對象也只是表示沒有任何需求。和大嗓門的漢賽爾比起來,剛睡醒的葛麗特可說是非常安靜,細嚼慢嚥地咀嚼她的沙拉,女孩臉上的鏡片厚到讓人懷疑會否壓壞她的鼻梁,鏡片後的雙眼則是與哥哥相同的黑紫色。

  想必漢賽爾早已向葛麗特說明了他們兩人在此的原因、以及凱帝的身份,所以葛麗特完全沒有對凱帝提出任何問題,也看不出任何驚訝的表情。

  將最後一片生菜吃進肚子裡後,葛麗特將餐盤和漢賽爾的疊在一起,抬頭望向也差不多吃完的凱帝:

  「請問現在幾點?」

  太好了,這個孩子會說「請」耶!被無禮的漢賽爾精神摧殘了一整晚的凱帝開心地想,他到床上的娃娃堆裡翻出一只球型時鐘(這原本放在床頭上,合理懷疑是被漢賽爾撞掉的),透明的玻璃球中間懸著三根指針,分別指向不同的位置。

  「七點四十五分。」糖果屋通常在上午九點半到十點時開始營業,他很少在八點前醒來。

  「謝謝。」葛麗特有禮地說,接著轉向漢賽爾,「哥哥,你上班要遲到了。」

  「欸?!」漢賽爾大吃一驚,立刻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然後又焦躁地扯了扯頭髮,「那葛麗特妳也跟我一起去吧,我總不能把妳一個人留在這裡……」

  「我必須研究看看那顆蛋是出了什麼錯誤。」

  「那我們把蛋一起帶走不就得了?」

  「我認為暫時不要隨便移動它比較好。」

  「可是我不能把妳留下來跟別的男人共處一室啊──」

  「咳嗯,我什麼都不會對她做的好嗎?」凱帝忍不住假咳一聲打斷兩人的談話,以示自己的清白。

  漢賽爾完全忽略凱帝的抗議,繼續道:「──要是妳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

  葛麗特淡然回應:「我不覺得我會有事,比起這個,哥哥你要是再不出門,可能就會被開除了。」

  見妹妹似乎無論如何也說不動的樣子,當哥哥的也曉得她把自己的研究作業看得有多重要,只得認命,「好吧,那妳要乖乖等我回來喔。」漢賽爾摸了摸葛麗特的頭,後者點頭後,前者的雙眸暼向凱帝,眼神立刻從寵溺轉為兇狠,「要是我回來發現我妹少了一根頭髮,你就死定了!聽到沒有!」

  凱帝半點懼色也沒有地回應:「聽到了。你知道從這裡要怎麼去水酉市嗎?要不要我幫你找份地圖?」

  「我的方向感好得很啦。」

  接著,漢賽爾就大步離開房外,沒多久就聽見樓下傳來大大的「砰」一聲,顯然是大門被打開又被粗暴地甩上的聲響。

  凱帝正準備將使用完畢的餐盤拿去洗,葛麗特卻搶先他一步,把盤子端了起來,對他問道:「洗碗和放碗盤的地方在後面嗎?」她用下巴點了下廚房的方向。

  真是個跟哥哥完全不同的乖小孩──凱帝再次在心中感嘆,揚起微笑回應:「嗯,不過洗手台的高度妳自己洗的話可能會有點吃力,讓我來就可以了。」

  「我擅長水屬性,不用洗手台也沒關係。」葛麗特說,走進廚房。

  見葛麗特這乖巧有禮的模樣,凱帝感慨之餘,也不禁忖著這對孩子的父母是怎麼搞的,為什麼能把兩個小孩養成差這麼多的性格……對了,說到父母……跟進廚房的凱帝對葛麗特問道:「你們在這裡的事,不用通知你們的家人嗎?」縱使依漢賽爾的年紀要說他們兄妹倆獨自在外生活、沒跟父母一起住所以雙親既不知情也不曉得兒女借住別人家,他也不會覺得奇怪,但身體產生這種變化,還是和親人說一聲比較好吧?

  「我們是孤兒。」葛麗特輕描淡寫地說,她將手心攤開,一灘水在掌心上方如小漩渦般地打轉,「不過,如果之後一直找不到辦法恢復原狀,我還是得和學校說一……唔!」

  葛麗特手中的漩渦無預警地變成強力水柱,往上衝破她拿在另一隻手上的盤子,陶瓷碎片霎時間往四周噴去,凱帝見到有小孩可能在自己面前受到傷害,立刻反射性地將人拉到自己身邊護住,在水柱消失後握著對方的肩膀問道:「妳還好吧?有沒有受傷?」

  雖然及時縮手的葛麗特看起來沒有皮肉傷,卻也沒有回話,反倒是低著頭不知道思索些什麼,讓凱帝有些擔憂,而沒幾秒,就見葛麗特將兩手攤平,點點水珠又再次冒了出來,不到一分鐘,水珠卻大有即將爆漲成洪水之勢,葛麗特將雙手握成拳,使魔法化成的水消散無蹤。

  「糟了。」

  「怎麼了嗎?」

  凱帝連忙問,但正在進行思考的葛麗特並沒有看向他,而是撫著下巴自言自語地說道:「身體變化導致魔力控制出現問題……難道是因為我加了龍鱗的關係?還是鳳凰骨粉末……很有可能……蘿峨草?不,應該不可能是那個……第二層法陣上的……」

  葛麗特細聲嘀咕了好一陣子,內容全是些意味不明的詞句,凱帝猜測她八成是在推論那顆蛋究竟是發生了什麼錯誤才導致她跟哥哥變成這副模樣,也沒有打擾她,良久,葛麗特才像是忽然回過神來似地說道:「對不起打破了你的盤子。」

  「什麼?喔,沒關係,」凱帝回應,「倒是妳沒事吧?」

  「沒事,只是變小之後魔力好像也變得很不穩,」葛麗特從容地回應,動手將四散的碎片拾起,凱帝蹲下來也幫忙將碎掉的盤子給丟進垃圾桶裡,葛麗特一邊動作一邊道:「這一段時間魔法的使用上可能會出現阻礙。我沒關係,哥哥比較讓人擔心。」

  「那顆蛋到底是做什麼用的?」凱帝問,他想葛麗特應該不會像漢賽爾一樣拒絕回答,果不其然女孩照實應了:

  「那是一顆愛情蛋。」葛麗特用非常公式的口吻啟口,說的話也彷彿在上台報告似的,「學校自選暑假作業的其中一個主題是『愛情』,我用雛鳥的銘印現象作發想,讓使用者待在蛋裡、將蛋殼封閉之後,破蛋而出的使用者就會愛上第一眼見到的人,時效是一個禮拜。」葛麗特頓了頓,續道:「不過,顯然有哪個環節出錯,做成完全不同的東西了。」

  「那麼,你們要拿自己做人體實驗的話,應該要一個人在裡面一個人在外面才對吧?為什麼兩個人都進去了?」

  「哥哥說他不能讓我一個人待在蛋裡,非要進去不可,他又說兩個人都在裡面的話那第一眼看到的也一定是對方,這樣比較安心。」

  回想漢賽爾先前的舉動,想當然耳男孩十分保護唯一的妹妹,凱帝理解地點點頭,就沒再繼續這個話題。一分鐘後兩人洗了手走回臥室,他才又想起什麼似地問道:「真的是你們的房東把你們扔來這裡的?」

  「什麼?」

  葛麗特一愣,小臉上露出符合她外表年齡該有的純稚神情,凱帝於是解釋漢賽爾先前的說法,葛麗特聽了,沒想多久便搖頭:

  「發生這件事的可能性低於百分之三。我猜應該是那顆蛋出了什麼問題……法陣……我沒有加入傳送魔法陣……還是多個法陣相疊之後出錯……幻術強化和追蹤鎖定……複合法陣之後再在各層堆疊的圖樣……」

  說著說著,葛麗特又陷入了如先前般的自言自語,小小的腦袋裡進行著複雜的演算工程,凱帝也不去打斷,半晌,葛麗特總算從自己的世界中抽離出來,左右張望著,凱帝才走到床邊,撥開被層層抱枕及布偶覆蓋的半個蛋殼和昨天漢賽爾使用的布袋,對她說道:「如果妳需要那顆蛋的話,它在這裡。」

  葛麗特頷首,道了聲謝就將只剩下半部的完整蛋殼、和一袋碎片給拖到沙發邊,並從衣服口袋裡抽出一本筆記本,「你不介意的話,我想在這裡研究它。」

  「不會。」凱帝搖頭,表示自己完全沒關係,「那我要去樓下準備開店了,浴室跟廁所在那邊那扇門後,想吃東西的話冰箱裡的都可以隨便拿,有什麼需要再叫我哦。」

  「好,謝謝。」

 

  夏季的陽光透過窗戶灑入屋裡,光線落在棒棒糖型窗的模樣就像將其抹上一層糖漿,它穿過半透明的窗戶,猶如糖粉染上了色素、變化成各種不同的色彩落到糖果屋米黃的地板上。屬於耶拉的夏天不怎麼悶熱,微風輕輕飄進店裡,又帶著一屋子的香氣竄出店外,將這份糖果專屬的香甜捧到身在遠方的各個孩童面前。

  週一上午,畢竟是工作天,到糖果屋消費的客人並不多,從開門至今只有一名家庭主婦來買老公的生日蛋糕而已。雖然有些學校會放暑假,不過,此時也不是放假的孩子們起床的時間──更何況,大部份入學最低年限的十二歲對凱帝來說都是有點大的年紀,大概剛剛好是他能接受的最高年齡吧。在面對小孩這方面。

  凱帝百無聊賴地坐在櫃檯後方,想著看漢賽爾跟葛麗特的對談,兄妹之中目前就學的很明顯只有葛麗特。

  約十點左右,糖果屋開啟的窗戶「喀」的一聲被人用力拉到很可能會讓整扇窗壞掉的危險位置,原來是衛命暝從窗戶翻了進來,他甫落地,都還沒站穩就對著凱帝大叫道:「老闆!昨天那兩個小孩呢?」

  「就要你從正門進來了嘛,暝暝。」凱帝走過去將窗子扳回原本的模樣,沒有回答男孩的問題,「今天你爸爸沒幫你上課?」

  「哼哼哼,他講到一半就被員工叫走去看新開的分店了,」衛命暝發出詭異的笑聲,雙手叉腰、一臉得意,「所以我就趁家裡沒大人的時候溜出來啦!老闆,昨天那兩個小孩呢?」

  「你出門前沒告訴任何人?」凱帝還是沒回覆衛命暝的問句,他曉得若就這麼給了男孩想要的答案,接下來不管說什麼這孩子的配合度都會降低,假使衛命暝是背著全家人偷跑出來的,他也不能放著不管,至少得盡個通知的義務、說不定還要暫時關門幾分鐘幫忙把小孩拎回去。

  衛命暝不太耐煩地回應:「對啦。不過我有留紙條說我去買糖果,還是我拿書店賣的新款便利貼改良的,我讓一張紙的字限從一百字增加到一百零三字……但是我只寫了五個字。」講到後來,男孩臉上又是得意的神色。

  聽他至少有留個訊息,凱帝便暫時放心了,開始簡略地對衛命暝述說他所知道的一切。

  說完之後,衛命暝果不其然地露出有高度興趣的神色,一雙柑橘色的眼眸閃爍著興奮的光彩,「所以那顆蛋是他們做的魔法道具耶!它在樓上對不對?」

  「嗯。」見這意料之中的反應,凱帝很乾脆地把店門口的門牌轉為休息中,領著衛命暝上樓。後者已經來過前者家裡不少次,讓他自己上來其實也沒問題,但當有客人在裡頭的時候,凱帝認為還是先告知一聲得好。

  小孩子發自內心露出的笑容真是太可愛了,這種犯規的表情可是會讓人想要不管對方要求什麼都答應的啊──與淡橙髮男孩一同站在房門口的糖果屋老闆在心中讚嘆,隨後敲了敲自己的房門,等了半分多鐘、說了句「我要進去了哦」才開門。

  房間裡的葛麗特坐在沙發上背對著他們,好似連開門聲也沒有注意到,面前桌子上除了筆記本之外也多了好幾張寫得密密麻麻的紙張、凌亂地擺放著,蛋殼的位置也被動過,有幾塊碎片被單獨挑出來放在桌上。

  「葛麗特,這孩子是衛命暝,昨天就是他發現你們的蛋在我店門口的。」凱帝出聲說道,葛麗特這才回過頭來看著他們,「他想看看那顆蛋,可以嗎?」

  「可以。」葛麗特想也沒想地說,完全不像漢賽爾一副要保持最高機密的模樣。

  一得到同意,早就想衝過去的衛命暝立刻身體力行,直接跑到葛麗特的身邊坐下,還順手拿了對方的筆記來看,一臉沉思中的葛麗特也沒有生氣。

  很快地,看完一頁筆記的衛命暝又嚷嚷著問了葛麗特一些問題,後者也沒有不耐地回答了。

  見那兩人的相處應該還算融洽,凱帝說了句「有事的話再叫我喔」就輕輕帶上門,回到一樓,將招牌轉回營業中。

 

  十點之後,客人多了一些,幾乎都是暑假期間來逛商店街約會的少年少女,沒有年紀小的孩童──這也是可想而知的,畢竟大多數的父母都會把小孩帶在身邊教育或請人家教,在他們還沒下班之前,通常不會允許孩子單獨外出。

  時間超過十一點半,午餐時間將近,凱帝忖著這時也差不多該有小孩出現了,住在附近的大人們帶著孩子出門買外食當午飯時,通常也會讓小孩到他店裡來買幾樣零嘴回去。

  如他所想的,時間離中午十二點愈近,店裡的客人也隨之增多,很快地,就有幾名幼童拉著成人的手三三兩兩地跑來,邊與在此相遇的朋友打招呼邊比較要買哪顆糖才好,有的客人一採購完畢便踏出店外;有的客人把小孩暫放在這裡,讓孩子自行揀選,自己則是到商店街的其他商店購買正餐,等買完了再帶小孩一起回去;有的客人在此遇見鄰居朋友便又站著聊了幾句、他們的孩子也跟著坐到遊戲區打鬧,看得凱帝心神愉悅。

  「一顆雪漿果就好了嗎?不用再多買一點?……噢,被媽媽沒收零用錢了是吧?那是三十五元,謝謝。偷偷送你一顆迷你彩糖球,不要跟媽媽說喔。」

  「下一位……噢,艾米媞,好久不見,這些全都要嗎?那我幫妳用袋子裝起來……」

  「一盒小乳酪球跟兩盒四吋巧克力蛋糕再加上彩虹塔和奶油巧貝各一,這樣總共是……什麼?錢不夠?只差二十元而已,沒關係,不用露出這種快哭出來的臉嘛,不然我也會傷心哦,笑一個?」

  陸續送走幾位小客人後,牆上蛋糕型時鐘上的十二根蠟燭已全數點燃,就在此時,糖果屋的大門突然被人用力推開、一個黑影撞了進來──

  一身黑衣的漢賽爾砰然撲倒在地,整個人身上還有滋滋作響的電流不停亂竄。略為可怖的模樣嚇了原本待在店裡的客人們一跳,甚至還有小孩發出小小的驚呼聲,有些人拉著父母的衣角低聲問「他死了嗎?」或是「那是誰?」

  凱帝即刻從櫃檯後走了出來,見漢賽爾此時的模樣,瞬時間便聯想到葛麗特早上洗盤子時的情形,他戴上櫃檯抽屜裡的塑膠手套,正準備將漢賽爾扶起時,男孩就自己抬起頭來、搖搖晃晃地起身,劈頭就問:

  「葛麗特呢?我死定了,我現在就要找她……」

  「在樓上,你發生什麼事了?」

  「你看今天的午間新聞就會知道了啦,大概十分鐘之後就會報出來了。天殺的。」

  漢賽爾一臉頭痛地咒罵,立刻前往妹妹的所在處。店裡的大大小小則都圍到店主身邊詢問是怎麼回事,凱帝先是將門牌轉為休息中,一邊表示那是來寄住一天的孩子,他也不大清楚之後,用最快的速度把剩下的商品結帳完畢,有點不捨地送走滿屋子的小孩,再快步上樓。

  不管怎麼樣,就算對方性格再惡劣,一個明顯狀況不佳、或許需要幫助的孩子在面前出現,即便明知那傢伙已滿十八歲,凱帝還是很難置之不理,總覺得得去關心一下才對。

  剛打開房門,新聞播報的聲音就自裡頭傳出,他想應該是衛命暝聽了漢賽爾說的話擅自開啟的──矮櫃上,一片像盤子似的方形物體攤在上頭,自它的中心射出一道光線,在盤狀物上方三十公分處浮現著動畫般的平面影像,畫面中,長著兔耳朵的女主播字正腔圓的報導:

  「接下來為您報導的是二十分鐘前剛發生的新聞,今日上午十一點四十分,水酉市第一魔力能源廠發生小型爆炸,造成市區內五條街的能源供應暫時斷絕,預計傍晚才能恢復正常,受到影響的區域有……」

  凱帝看了會兒新聞畫面,又看看整個人癱在沙發上的漢賽爾、端正坐著的葛麗特,以及坐在他們旁邊一臉準備聽八卦的衛命暝。

  想了一下,凱帝還是對漢賽爾問道:「你在魔力能源廠工作?」

  魔力能源廠是每個國家、每座大城市都會有的工廠,裡面有數百名工作人員或受過訓練的魔獸,負責將自身的魔力傳輸到裡頭,再經由許多線路將能源傳遞出去,讓大眾能做各種應用。在現代,是除了國家所在的魔法「空間」自行生產、國家領導者提供之外,相當重要的能量來源。

  這份工作的薪水通常還不錯,但相對地風險也較高,畢竟要將各種不同人乃至不同屬性的魔法能量聚集在一起再重新彙整,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而且對員工來說不停消耗自身能量也非常累人,沒有一定的能力還無法勝任。

  「不然呢?」漢賽爾不悅地坐起身來,語氣就像一隻炸了毛的貓,此刻他身上已經沒有電流了,「該死的──誰知道它會突然炸掉啊──」

  葛麗特非常冷靜地說道:「被開除了?」

  「對!而且我還要付根本不可能付得完的賠償金,」漢賽爾抓狂地大叫,吐出一個金額數字,絕望之情爬滿他稚氣的臉,大概連任何被禁足或禁止玩樂一個禮拜的孩子臉色都不會有他現在難看,這已經是這張臉所能做出最痛苦憤恨的表情了,「我把可以用的積蓄全墊了,只剩妳的學費沒動,還是差四分之一賠不出來,他們還叫我在下個月底前付清,不然就要加利息,真他媽的有夠沒良心!」

  「我能領獎學金,學費你可以拿去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