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第三章.交通工具的選擇可是很重要的

  被喚作小祈的獸人孩子接過餐籃,「因為弟弟還是妹妹最近在媽媽的肚子裡一直不乖,媽媽就不出門了。」

  「這樣啊,寶寶快要出生了嗎?」凱帝笑道,如果說他對哪種人最好,第一當然是幼童,第二就是孕婦了,畢竟沒有媽媽就不會有小孩,對他來說,全世界的母親都可以看做天使的製造者。

  「不知道。」

  男孩搖搖頭,又和凱帝閒話家常了幾句後,小跑步回對面的店裡。

  此時是七點半,這個時段來買的通常是晚下課的學生族群,現在也散得差不多了。在送走最後一位來挑巧克力送女朋友的少年後,開始進行例行盤點的凱帝忖著等等差不多可以關門了,在工作告一段落時就見睡完午覺的漢賽爾踏著大步從樓梯上走下來,雙腳踩到一樓地面上的黑髮男孩沒有馬上前進,而是停在原地,小動物似的對著空氣不知道在嗅聞些什麼,晃了晃腦袋才走到櫃檯後,毫不客氣地抓起一支燒烤店送的雞腿吃了起來。

  「吃東西前要洗手喔。」將帳目表放回抽屜裡的凱帝挑眉。

  「我知道啦,剛剛上廁所的時候就洗過了。」漢賽爾沒好氣地說道,雞腿眨眼間被他啃得只剩下骨頭,半點肉屑都不剩地舔得乾乾淨淨,「這是你的晚餐吧?我們的呢?」他指著檯面上的餐點說道,兩支雞腿被他吃得剩下一支,還有一盤五彩繽紛的烤蔬菜及馬鈴薯泥。

  想了想,他家對一般飲食正常的人來說,的確是沒有適合拿來當正餐的食物,凱帝說道:「我給錢,你們自己去買如何?」

  「不要,我喜歡這個雞腿,剩下那支給葛麗特,你自己去買晚餐。」漢賽爾以理所當然的口吻否決凱帝的提議,讓後者忍不住想翻個白眼,接著漢賽爾又說:「不過你不是餐飲業的?自己煮就好了啊,幹嘛跟人換。」

  「我只會做甜食,其他方面我不太擅長。」

  「太慘了吧?所以你一年到頭全都是吃甜食過活嗎?那種生活誰受得了啊!看你這麼可憐,我看我之後幫你煮算了,不過要額外加薪。」

  漢賽爾邊說,邊拿湯匙挖起一大口馬鈴薯泥送入口中,凱帝說了句「我沒意見,不過現在冰箱裡沒有材料」就拿了一盤芋頭布丁蛋糕,像是要反駁漢賽爾所說的「那種生活誰受得了」一樣吃了個盤底朝天。

  其實就算燒烤店不來跟他換甜點,他終年都吃甜食度日也無所謂,只不過是因為商店街的住戶們關係都不差,想法和漢賽爾差不多的燒烤店老闆覺得他天天吃糕點類當晚餐不是辦法、他平常也對燒烤店的小孩很好,才主動說要這麼做的。

  進食中的這段時間沒有客人到訪,在兩人陸續用餐完畢後(漢賽爾留了三分之一給葛麗特,他表示妹妹的食量比較小),蛋糕型時鐘的八根蠟燭準時亮起,凱帝將門牌翻面,和漢賽爾一起上到二樓。他們一個是要把別人家的小孩叫回去,一個是要招呼自己妹妹吃晚餐。

  一打開門,就見一大一小的少女與男孩正坐在發上熱烈地討論著。

  「──居然是防蟲網,是怎麼偵測的?妳用了黃尾綠龍蜥的皮嗎?」

  「不是,是目目目的觸角,加上幾個複合魔法陣……不過黃尾綠龍蜥的提議不錯,我想想有沒有這種可能性……」

  漢賽爾上下打量著衛命暝隨後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將晚餐放到桌上,但正在熱頭上的衛命暝完全沒察覺到那兇狠的眼神,連沉浸在學業討論的葛麗特都沒注意到黑著臉的哥哥,而衛命暝就像個正在追問老師的好奇學生,在現階段談論的話題告一段落後,又發出疑問:

  「聽起來超棒的啊!妳們學校是專門教這些的嗎?」

  「不是,但有這方面的專業課程,如果你需要課表參考的話……」說到這裡,葛麗特頓了一下,這才看向推開衛命暝硬是擠到兩人中間坐下的哥哥(被推擠的男孩完全不在意,他現在滿腦子都是剛獲得的新資訊),「哥哥,你明天回水酉市的時候,記得把我們家的東西都帶回來。」

  今天中午時他們已經討論過,既然兄妹倆既欠工廠一屁股債又交不出房租,乾脆把房退了來住糖果屋,順便拜託凱帝幫忙交房租、那些錢就算在他們欠的裡面,一想到之後的每一天都有兩個可愛的孩子陪在自己身邊,凱帝沒多作考慮就答應了。

  「我知道啦我知道。」漢賽爾說,「葛麗特,妳也該吃晚餐了。」

  趁著葛麗特的注意力轉移到哥哥身上的同時,糖果屋店主也趁隙敲了敲衛命暝的肩膀:

  「暝暝,你該回家囉。」

  經他這麼一說,衛命暝立刻哀嚎起來:「欸,我不要,我又不會餓──」

  「已經八點了,你再不回去我只好把你牽回去囉,否則,你爸爸應該沒多久就會找過來吧?他也該回家吃晚餐了。」

  「那就等他找過來啊,我還要繼續問問題……」

  「你先回去吧。」剛用刀叉把雞腿精準地骨肉分離的葛麗特打斷他們的談話,「我也要吃晚餐,你改天再來也可以。」

  「好吧,這可是妳說的喔!」平時都要人三催四請才肯乖乖返家的衛命暝,在葛麗特如此表態後,居然一下子就從位子上站了起來,葛麗特點點頭後,他轉而看向凱帝,「那老闆你還要給我一根棒棒糖。」

  凱帝點頭應允,「那我們去樓下吧。」

  臨走前,糖果屋店主看了即將成為他員工的小兄妹一眼,深深覺得能令衛命暝聽話真是不可思議,從他初進房時聽見的內容推測,衛命暝跟葛麗特在他們進房前應當是在討論學校的事情吧?等等來問問葛麗特是在哪裡念書的好了。

  凱帝陪著衛命暝下樓後,又讓淡橙髮男孩多賴了一下才走,等將人送出門口,他便上樓,甫入臥室就見臉色不佳的漢賽爾正在整理床鋪──當然是整理他的床鋪,他們可都還沒說好要讓這對兄妹睡哪裡呢,這小子就這麼自動自發地認為那張床理當是自己跟妹妹的了。

  見他走近,漢賽爾停下動作,活像是欲將人生吞活剝似的開口、好像他詢問的對象是與自己有血海深仇的罪人:「那個小鬼幾歲?」

  「暝暝嗎?八歲。」凱帝坐到床上,不讓漢賽爾繼續整頓的工程,這小子把他收藏的娃娃都給掃到床上的一角堆起來了、還有不少被捏得歪七扭八跟掉到地上,娃娃就是要拿來抱拿來欣賞的啊!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暝暝是個可愛的孩子呢,雖然調皮了點。」

  漢賽爾重重地「哼」了一聲,跟著坐到床沿,「一點都不可愛!」

  接著,輪到凱帝發問:「葛麗特是念什麼學校的?」

  專注於解決盤中餐的葛麗特沒有應聲,漢賽爾倒是一臉驕傲地回了:「奎伯特學院。」

  「就是那所整個學校擁有一個獨立『空間』的奎伯特嗎?那是住校囉?」

  「當然不是!我怎麼可能讓葛麗特一個人在外面生活!是從耶拉這邊過去的啦。」

  「那整個學期下來交通費應該很驚人吧,跨『空間』的交通方式都還滿貴的。」

  「只要是為了葛麗特,這根本不算什麼。」

  漢賽爾挺起胸膛,凱帝笑了笑,看看有些已經被掃到床下的布偶後,撿起來拍了拍又開啟下一個話題:

  「對了,我想我必須先提醒你,我並沒有把這張床讓給你,自己去睡地板的打算。」

  「喔,」漢賽爾滿不在乎地擺擺手,「你就買張新單人床吧,反正你的房間這麼大,多張床塞一下我不會介意的。」

  他可介意了好嗎!這小子真當自己是有錢沒處花的暴發戶不成?凱帝耐心地解釋:「我的意思是,我要睡這張床。」

  「啥?那要我跟葛麗特睡哪裡?」

  「這張床夠大,只要睡姿好一點的話,擠我們三個人綽綽有餘。你不用擔心。」

  「不!我跟你這傢伙睡就算了!我哪能讓葛麗特跟一個男人睡在同張床上啊!絕對不允許!」

  「昨天晚上就是這樣呀,只是我要睡的時候你們已經先睡著了,早上的時候你又把我踢下床害我先起來,所以你才沒發現而已。」

  「你──說──什──麼──!你這個偷偷摸摸接近我妹的王八蛋!卑鄙小人!」

  「是你們佔了我的床耶!」

  兩人的聲量都不由自主地愈來愈大,在漢賽爾爆出下一句咒罵前,正好吃完最後一點薯泥的葛麗特冷靜地插嘴:「我睡沙發,你們兩個睡床。」

  「不可以!」漢賽爾搶先發話:「開什麼玩笑!怎麼能讓妳睡沙發啊!」

  「我的想法是,」凱帝對著兩人說道,「一,我們一起睡,我發誓我絕對不會做出任何踰矩的事;二,我從樓下拿軟墊上來給你們兩個睡,等開店的時候再拿下去,我這裡有消毒用的工具,那張墊子上面還可以再鋪毯子和被單,你們可以放心。既然漢賽爾這麼反對第一項提議,我想我就下去拿軟墊吧。」

  黑髮男孩不死心地繼續道:「為什麼不是你睡墊子,我們睡床?」

  「因為那是我的床,我不想失去它。」還有放在上面的娃娃。聽漢賽爾這般鳩佔鵲巢的發言,真讓凱帝覺得他太陽穴上的青筋好似又跳出來了,他可是很注重生活品質的,這已經是他的底線了。

  他當然也不想虧待小孩子,但凱帝十分確信那張軟墊給兩個小孩睡也不會有任何問題、更算不上虧待,可是讓他自己睡的話或許就嫌小了。

  「我沒意見,」葛麗特說,隨後又看向自己的兄長,「哥哥你可以存錢幫我買床。」

  「……!說得也是!」聽了妹妹簡短的一句話之後,漢賽爾莫名地受到激勵,甩了甩腦袋將不愉快拋諸在後,打起精神、滿臉挑釁地對凱帝說道:「我之後一定會用最快的速度把欠你的錢還清,然後幫葛麗特再買一張床的!」

  「……你加油。」凱帝只回得出這三個字。

 

   ×

 

  隔天早上,凱帝和漢賽爾出發前往米唐鎮最大的轉運站。

  七早八早就被叫起來,凱帝也只當作漢賽爾是急著要快點把事情處理完畢,雖然內心不大甘願但表面上的動作也沒有拖沓,很快地就打理好自己,與漢賽爾一同穿過這時段除了早餐店之外沒有任何商家營業的商店街。

  早晨的街道上處處是準備外出工作的成年人、或沒假可放即赴學校的少年少女,不是每間學校都有放暑假的。

  米唐鎮的第一轉運站離商店街入口不過十分鐘的路程──畢竟,總是要離站近一點才容易招來商機。

  「你們這裡的轉運站不怎麼大啊?」漢賽爾打了個呵欠,左右張望著,「比我們那邊小。」

  「因為米唐是小鎮嘛,你昨天不是來過了嗎?」

  「沒,我昨天不是從這裡回去的。」漢賽爾說,接著就沒再繼續閒聊,快步往車站佈告欄走去。

  轉運站是棟僅三層樓的長形建築,雖然不高,但橫著看也夠塞三、四棟房子了。

  從外面看過去,一樓和三樓的牆壁是海綿般的黃色,二樓則是白色,而最頂端的平面屋頂和最下方的地磚皆是巧克力黑,讓整幢建築遠遠望去彷彿一塊包著奶油夾心的大蛋糕,而一樓供人自由進出沒有門板的正門仿若被人咬了一口。

  大門正上方是時鐘,左側是當下各種交通工具的搭乘資訊,會隨著狀況改變不停變換更動;右側是轉運站的佈告欄,不是真的能讓人使用的,只是站內佈告欄的投影,站內的佈告欄上貼了什麼寫了什麼都會即時顯示在站外的那一面上,供旅客閱覽。

  漢賽爾停在那裡看了一陣子,對此地早已十分熟悉的凱帝默默地站在一邊等,前者閱畢之後,招了手就要凱帝一同往裡走去。

  挑高的一樓大廳內,人潮川流不息,廳堂的正中央是正面搭乘資訊、背面佈告欄的一塊大板子,再往後則是好幾條通道,每條道路上方都有個牌子,清楚的寫了選擇這條路之後將要使用的移動方式。三個身穿轉運站黃色制服的工作人員在一樓巡邏,乘客隨時都能找他們尋求幫助。

  凱帝自然而然地往標了「二樓,傳送陣」的樓梯走去,然而他才剛踏出一步,便被漢賽爾拉住手臂:「給我慢著,你要去哪?」

  「嗯?當然是去買使用傳送陣的票啊。」凱帝對漢賽爾的行為感到困惑,這小子方才不是在站前研究了很久?

  「傳送陣?那種有錢人的玩意兒?你開什麼玩笑?」

  「很貴的是跨國的吧?國內的傳送陣不會很貴呀,從米唐鎮到水酉市,一人只要兩百三十元而已,而且一下子就到了。」

  傳送陣是最快速、也最舒適的移動方式,因為它根本不需要「移動時間」,只要跨過那道法陣,前後就是兩個世界。當然,傳送陣這種「空間魔法」並不是那麼好學的,距離越長消耗的能量也越大,故此愈貴。

  從米唐鎮到水酉市的距離價位,還在凱帝能輕鬆負擔的範圍內,如果時間緊迫的話,當然是選這個又快又好。

  孰料漢賽爾搖波浪鼓似地一個勁的搖頭,強行拖著凱帝要往其他路線走去,「我的天啊,有便宜的不搭硬要搭貴的,你這傢伙乾脆改名叫凱子算了!你是沒看到這裡這麼多能選的喔?偏偏要選一個最貴的?」

  還不是因為以為你在趕時間!凱帝在心底回嘴,抽出自己被漢賽爾握住的手,「不然你要怎麼去?」既然漢賽爾都那麼說,他也不打算給出建議了。

  「當然是用經濟實惠的方式啊。」

  兩人沿各個出入口橫向前進,最後漢賽爾挑了「陸上生物」這一條通道,走了進去,凱帝遲疑了一下才踏入其中,照理說,生物類別因為成本包含訓練時間,訓練得好的實際上也不便宜,雖說地上爬的會比天上飛的水裡游的來得平價一點,但依照漢賽爾的標準,大概也難稱上「經濟實惠」吧?若是訓練得不怎麼樣的商家,價錢怎麼算他就不是很清楚了,畢竟那有一定程度的危險性,他完全不會想去搭乘……

  才思索了這麼一陣子,漢賽爾就已經走遠了,凱帝這才不疾不徐地跟上。

  兩人一路經過了各式各樣的動植物,包含一條長得一部份的身體已經露在敞開的閘門外的巨型蜈蚣(每種生物後方都有一道閘門,待會兒出發時就是從那裡出去),有好幾十個人正要排隊爬上去;一坨糾結得像團毛線的雜草叢,每條藤蔓都不停蠕動著,草團中間凹陷的區域大概可以容納二十人左右;頭部長得像烏龜又像壁虎的生物,背上生著長滿尖刺的巨殼,一個龜殼可以容納一人,這些同類的生物一個咬著一個的尾巴排排隊站好,就像一條廂型列車……

  原本凱帝以為,他們要搭的是一輛外表老舊的復古馬車,畢竟這台車的馬伕還打出了「優秀良馬費理的最後一趟旅程,各路線全面五折起」的口號,看看他拿在手上的牌子,也真是他們目前所見最便宜的了,而且負責拉乘的這匹馬看來實在是老態龍鍾得讓人懷疑牠能否勝任這項任務,非常符合牌子標示的價位,漢賽爾應該也會滿意。

  但心中有譜的漢賽爾卻看都不看馬車一眼,徑直走去,讓凱帝忍不住又問:「你到底想搭什麼去呀?」

  「我就說了最經濟實惠,當然是最便宜的啊!」

  沒多久,兩人就走到道路尾端,這裡被好幾隻長了六條短腿的巨蛇盤踞,牠們光滑的綠鱗佈滿全身(其中有一條的鱗片是彩色的),身體約有三人高、寬度不知道多少,一雙雙黃眼隨著可能成為乘客的人們打轉,巨蛇們的最前方還立著「耶拉六足蜥蛇,實習中」的大牌子,下面還詳細地列出牠們即將經過的路線、寫明這幾條「實習生」的訓練內容與身體狀況,當然,因為牠們還在實習中,價格亦相對低廉。

  或許是因為現在是上班上學時段,大多數人都在趕時間,不願意冒上搭乘未訓練完畢的實習生可能會遲到的風險,可說是無人問津。

  他們兩個才一走近,群蛇的頭便同一時間轉了過來,被盯得後心發毛的凱帝不由得停下腳步,周遭有一名看起來是總指揮的高階訓練師也立刻朝他們走來,熱情地推銷著──談話對象當然是凱帝,畢竟,漢賽爾在外人眼中不過是個小孩。

  「您們好,謝謝您願意給實習生們一個機會,請問您們要到哪兒去呢?」

  「水酉市。」凱帝簡短地回了,穿綠色背心制服的訓練師繼續說道:

  「那是我們的終點站,每一條蜥蛇都能夠抵達。這邊這一條是抓抓,牠是我們這屆表現最優異的實習生,我強烈推薦您選擇牠進行這一次的旅程……」

  每條蜥蛇的前方也都站了一名專屬訓練師,他們手上都拿著醒目的牌子,標示該蛇的評價等級和價錢。高階訓練師帶著牠們一條蜥蛇一條蜥蛇的看著,嘴裡滔滔不絕地介紹。

  「……這條是小優,是十分少見的色違蜥蛇,當政府有活動時,常常會使用色違蜥蛇來當大眾接駁交通工具……這一條最小的,叫阿瓜,牠很可愛對不對?這孩子當初就是我接生的呢,平常的表現也不錯……」

  如此繞了一圈,所有蜥蛇都介紹完畢後,凱帝沒多想便決定選擇成績最好的那一條:「謝謝你,我想我們就搭一開始那條抓……」

  「我要搭這條!」漢賽爾大聲打斷凱帝的話語,並站到了成績最差的那條蜥蛇前方。

  負責講解的高階訓練師顯然有些震驚:「你確定嗎?金金牠的成績不是很理想。」

  「金金」是條體型最大的蜥蛇,牠全身的鱗片呈現金綠色,在發覺有人提到自己的名字時,便高高地昂起頭來。

  站在金金旁邊專屬於牠的訓練師,原本壓根不抱期望地倚著巨蛇呵欠連連,在意識到自己居然有客人後也是嚇了一跳,整個身子幾乎彈了起來、馬上立正站好。

  「請稍等我一下。」凱帝給高階訓練師賠了個笑臉,立即把漢賽爾拉到角落,「你沒看到那條蜥蛇只有低空飛過的六十分嗎?其他條少說也有七十分以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