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聖誕奇蹟


  梅倫死了。

  他原本以為死亡是指上天堂或下地獄,或者僅僅是回歸一片虛無。死去的人將再也睜不開眼,陷入沉睡般的狀態,一動也不動地躺在病床上、手術台、棺材裡或哪個亡者最後斷氣之處,在心跳停擺後週遭的人無論如何哭喊都將毫無知覺,而自己的遺體被禮儀師如何擺弄也無法甦醒。

  他原本以為,死亡,這個詞絕對套不到他身上。

  畢竟,梅倫是尊自動人偶。

  自動人偶之死該是怎麼樣的呢?報廢?肢解?變得支離破碎或電池再也無法運作?還是電子頭腦中毒?

  無論如何,梅倫未曾想像、也想像不出竟然是這麼一回事。

  他就坐在大賣場出口前擺放聖誕老人雕像的平台上,而另一名被馬戲團派來發今明兩晚聖誕節表演傳單的男子則站在不遠處──那人有著極富層次的褐色短髮,鮮綠的瞳眸與姣好的面孔,深咖啡色的燕尾服襯出身體的曲線,白手套裡拿著團長交代派送的傳單,必要時會以紙牌魔術吸引路人的目光。梅倫知道那個人、或該說那名自動人偶是二七五五年製造,上個月中才剛進廠維修過,已被調整至最佳狀態,目前擔任福爾圖娜馬戲團的魔術師一職,梅倫甚至知道他每個戲法的原理與那些讓人驚詫的小道具究竟藏在哪裡,也知道他洗牌時會以左手做起手勢這種無關緊要的小細節。

  那個人的一切他都知道,因為,那傢伙根本就是他自己。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呢?如果他死了,身體不是應該動彈不得的倒在隨便哪個地方嗎?如果他沒死,為什麼自己會以這種不存在的方式存在,又能清楚看見「自己」在做些什麼呢?

  來想想今天早上發生了什麼事吧。

 

  今日上午,他甫睜眼便發覺,此時並非團長設定好的解除休眠時段。從系統內建的時鐘判斷,至少早了半個小時。

  梅倫先是懷疑自己是否有哪兒故障了導致早起,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此刻他正憑空飄在倉庫上方,而非在底下與其他待機的自動人偶排排站。並且,從上俯瞰下去,一眼就能看見「他的身體」。

  靈魂出竅──這是梅倫心底冒出的第一個想法,馬戲團的戲劇表演裡也偶有這種情節出現。

  也就是說,他死了嗎?

  梅倫驚疑不定地想──驚疑不定,過往的自己從未有過這種情緒,這還真是奇怪的體驗──身為自動人偶,自己居然有死亡的一天?這可能嗎?

  那他現在是以什麼狀態存在的呢?梅倫試著將手抬到眼前,順利地看見了套在雙手上的白手套,身體仍然完好,且能自由移動。他現在算是靈魂嗎?自動人偶也能有魂魄?

  在他腹誹著的同時,不知不覺間已經從天花板慢慢降至地面。他停在「自己」的面前,毫不意外地發現他的手能穿透眼前人的身體。

  會不會是靈魂不小心掉了出來、還可以再裝回去呢?抱著如此荒唐的想法,梅倫往前一站,試著將自己調整到與他的「軀殼」完全相同的動作與位置,這並不難,而當他完全與其重疊時輕輕揚起手,便發覺軀體的手仍是死氣沉沉地垂在那兒,無法動作。果然事情沒這麼簡單。

  試了一次不成,他也沒有徒勞地嘗試第二第三次,而是仔細打量眼前的魔術師,企圖尋找自己的死因──站姿,正常;衣服,正常;臉,正常……等等,「他」竟然睜開眼了,這是怎麼回事?

  梅倫錯愕地看著「自己」的雙眼依照指定的時間張開,綠瞳中閃過剛開機時特有的一串電子訊號。

  他復活了嗎?不不不,復活的話怎麼可能這樣和自己的身體面對面;系統被駭?他上個月才安裝了最新的防毒晶片,更何況他實在想不透駭進一名馬戲團魔術師的程式裡要做什麼,眼前人看起來也不像被駭客入侵的樣子;莫非,現在是別的靈魂,或者別的人工智慧在操縱他的身體?但不管怎麼看,這傢伙的一舉一動都是「自己」無誤……

  昏暗的倉庫中,不少自動人偶也甦醒了過來,他們各自依照早先設定好的指令,不跟同伴打一聲招呼便分頭離開倉庫、執行他們的任務去了。

  驚呆了的梅倫跟在「自己」後頭,面無表情的魔術師壓根沒有察覺他的存在,梅倫繞到前面去,無論揮手、出聲呼喊、將手直接穿過對方的頭,這傢伙都沒有反應──啊,說起來,他以前本來就是只聽令於人類,不做任何命令外的事的自動人偶,為何「死」了之後反而做出這種舉動呢?

  腦袋裡一團亂(先不管他現在到底算不算有腦袋)的梅倫皺眉思考,又忽然覺得有自由行動的能力真是件不賴的事,這可是「生前」完全無法做到的呢。就連有思考能力的感覺都不錯,以前可沒辦法讓他「想」這麼複雜的事啊,判斷得出地板有沒有掃乾淨就很了不起了。

  在經過掛有日曆的地方時,梅倫繞過去看了一下,確認日期正確,自己並不是死了之後又穿越到過去的某個時間點去。

  而身旁的魔術師所做的一切與他昨日所做的無異──自宣佈聖誕特別表演的項目起,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他們與幾名自動人偶一塊兒走到團長專屬的帳篷中,那名頭戴兜帽的少年早早就醒了,少年依序將一疊疊的傳單交予將赴不同區域派發的各個自動人偶,「奧蘭,外牆通道就交給你了。布勞,十九號街麻煩了。路德你去三號公園。畢雷亞你負責六十七號通道,沒問題吧?梅倫……」

  收到指示的馬戲團團員魚貫離開,輪到他上前時,團長諾姆頓了一下,梅倫乖乖地站在「他自己」的身後,視線越過褐色身影的肩膀看著少年,而少年似乎也直直地望了回來。

  「十三號廣場。」

  諾姆將厚厚一疊傳單交到魔術師手中,在後者轉身時,又輕輕喚了一聲:「梅倫。」

  自動人偶與他的靈魂同時轉過頭,少年的嘴角勾起上揚的弧度,「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

  梅倫回應,一旁的魔術師僅是點了點頭。

  很快地,他們來到第十三號廣場,有著聖誕老人雕像的那座大賣場正門口,時間拉回現在──回憶早上的事顯然一點幫助也沒有,他今早根本就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死的,事情就發生了。

  那麼,要探究事情的真相或許得往回推到昨天……

 

  「是聖誕節劇場,」昨天上午,梅倫最先送出去的傳單是被一組三人小家庭拿走,藍髮的女子對被丈夫抱在懷裡的小小孩笑道,「要看嗎?尼西。」

  那幼童的年紀很小,連話都不會說,只能吐出幾個簡單的字詞,講了什麼梅倫也聽不清,這對夫妻聊了幾句話,很快地便進入賣場,離開綠眸的視線範圍。

  再來又陸續發出了幾張傳單,領取的人包含隨手拿了三四張傳單去包紙杯當隔熱措施的紅髮工程師、帶貓散步的黃髮女子與一位女性軍人、站在他面前盯著傳單研究了很久的耳機男……還有許多許多人。

  臨近中午,熙來攘往的午餐時段,梅倫拿出紙牌開始進行魔術表演。

  一對綁雙馬尾的雙胞胎少女經過,金髮的那位停下腳步,綠髮的則繼續往前進。梅倫記得這位金髮少女,她已經連續觀賞表演三天了。於是這一次,魔術師邀請少女做為共同登台的嘉賓,隨著演出的進行,圍觀的群眾也愈來愈多,頭頂獸耳的男孩坐在黑髮男子的肩膀上想看個清楚、一名黑皮膚的男人與他戴頭巾的夥伴爭論方才的戲法到底要怎麼解才對、紫髮少年不停慫恿與他同行的二人打賭待會出現的牌到底是紅心A還是黑桃K……熱鬧的場面維持到廣場對面一名小提琴家開始露天現場演奏,伴著另一組自動人偶合唱團的歌聲,將部份的人潮拉過去為止。

  時間流轉,夕陽西下,傳單即將發送完畢,梅倫身後的自動門再次敞開,又一批客人走了出來。

  「聽我說,艾伯李斯特,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質疑這件事,」

  一名頭上有疤的男人與一名戴眼鏡的小男孩正提著大包小包的購物袋踏出賣場,他們的對談清楚傳入梅倫耳中。

  「但這個世界上真的有聖誕老人,所以你也別再跟其他人說聖誕老人不存在了。明天就是平安夜囉,壞孩子可是會拿不到聖誕禮物的!」

  外表看來甚至不滿十歲的男孩相當冷靜地回應男子:「我看見伯恩哈德教官辦公桌下的假鬍子和聖誕老人套裝了。」

  兩人路過梅倫前方的廣場,男人聽了小孩的話,臉上出現一閃而逝的驚訝眼神和帶著「怎麼又來了」這股意味的表情,接著男人停下腳步,他們倆剛好在發傳單的自動人偶不遠處,他一臉認真地對男孩說道:

  「聽著,艾伯李斯特,這件事是個祕密,你絕對不能說出去。」

  昂頭看著成年人的男孩微微挑眉,男人續道:「伯恩哈德他──其實是聖誕老人的後裔!」

  「上次萬聖節的時候,你才說教官他是想毀滅世界的混沌惡魔呢?」

  「他改行了。」

  男人滿面嚴肅,男孩一臉的不置可否,後者聳聳肩,轉了個頭看往梅倫的方向,梅倫給了他一張傳單。

  名喚艾伯李斯特的孩子隨便翻看傳單的內容,又對面前的男子說道:「那只要是小孩子的願望,聖誕老人都能實現吧。」

  「呃,你得先當個乖小孩才行。」

  「那,」艾伯李斯特隨手指向一旁發傳單的魔術師,「就讓自動人偶有靈魂吧?反正聖誕奇蹟什麼事都辦得到嘛。」

  男人愣了半秒,這刁鑽至極的願望除了否定聖誕老人的存在之外顯然沒有其他用途,他領著男孩繼續前進,臉上換回輕鬆的笑:「那你去跟伯恩哈德說吧,我可不是聖誕老人啊!」

  「你跟伯恩哈德教官不是兄弟嗎?弗雷特里西,如果他是聖誕老人後裔,你應該也是才對。」

  「嘖嘖嘖,聖誕老人的定義可不是靠簡單的血緣區分的哦!還有,你要叫我弗雷特里西教官。」

 

  ──就是這個!

  回想中斷,梅倫露出醍醐灌頂般的神情,因為有小朋友對聖誕老人許下願望!

  擁有靈魂的自動人偶,而他正是自動人偶的靈魂。

  啊,聖誕奇蹟是這麼簡單就能實現的玩意兒嗎?難道那名男子真的是聖誕老人?就算猜到了他會變成這樣的原因,還是覺得超級莫名其妙啊!

  梅倫端著下巴思索,現在他該怎麼辦?試著去找那兩個人,看看他們能不能幫自己超渡上天堂?不不不,既然都要找人了,不如問問能不能「復活」吧?嗯,就這麼辦。

  下定決心以後,梅倫便走往昨日那兩人離去的方向──才邁了三步,他便停佇不前,他該怎麼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僅有一面之緣的兩個人?

  思及此,梅倫又退回聖誕老人雕像的基座,苦惱不已。

  傍晚的天空忽然降下白花花的細雪,街上行人紛紛撐起了傘,白色結晶落到不畏寒冷的自動人偶身上溶成水泥,同時也直直穿過了沒有實體的魂魄,在底座表面積起雪來。坐了一陣子,梅倫總覺得這坐在雪上的感覺有些奇怪──雪和不鏽鋼做的平台不同,明明他現在是什麼也難以觸摸的狀態,卻能感受到「活著」時未曾體驗的冰寒,而他可以試著讓靈魂狀態的自己坐在平台上,但卻難以成功坐到雪上,總是會不停的往下沉。

  坐也坐不住,梅倫索性飄了起來,飛到雕像上方,底下的魔術師已經將傳單發送完畢、準備回到馬戲團駐紮的帳篷,今明兩晚即是馬戲團特備的聖誕節表演,為了能讓表演者提早回去準備,傳單的量比前幾天少了些。

  褐色魔術師離開廣場,浮在半空中的梅倫緊隨其後,反正也不曉得該上哪兒找人得好,乾脆跟著回去吧,再說、說不定那拿了傳單的孩子會來看表演呢。

  他們穿過車水馬龍的馬路,叮叮噹噹的聖誕歌曲在大街小巷中飄搖,好幾個像他們一樣的自動人偶在宣傳自家的聖誕專賣商品或活動,各個店家門口都掛上了花圈,當然亦少不了張燈結綵的繽紛緞帶,還有那一棵又一棵的聖誕樹。

  自動人偶與他的靈魂很快地來到了配合節慶而變得紅紅綠綠的大帳篷,諾姆正仔細檢查每名自動人偶的狀況,確保沒有誰會在登台時突然故障,少年在每場演出前總是會這麼做,一方面顯示出他對這群機械的重視,另一方面,這個馬戲團裡的人偶全是可稱為骨董品的老東西,這種細心對他們而言是必要的。

  如果是諾姆的話,或許會知曉恢復原狀的方法?梅倫心忖,畢竟,諾姆在他們馬戲團成員眼中是無所不能的。

  一如既往地,梅倫總是最後一個接受檢測的自動人偶。當瘦小的少年為褐髮青年一一檢驗各部位的狀況,進行完各種指令測試後,少年慣例地講了幾句關於本次表演的注意事項,魔術師便離開帳篷,而那抹不安的魂魄則對自己的去向猶豫不決。

  早上時他們倆似乎四目相對了,但此刻諾姆卻沒有看向梅倫,而是處理著團長該做的瑣事。半晌,直到擱在桌面的時鐘響起,宣告表演即將開始,諾姆才抬起頭來,被帽簷覆蓋的臉孔教人看不清神情,少年以半是肯定半是存疑的語氣啟口:

  「梅倫?」

  「我在這裡。」

  幽魂忐忑不安地回應,馬戲團團長則是點了點頭。

  「這樣啊……那你今天就好好放個假吧?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

  語畢,少年便踏出帳篷外,梅倫跟了出去想追問,就聽得前者說道:

 

  「畢竟,這是屬於你的聖誕奇蹟,不是我的。」

 

  留下讓人滿腹疑惑的話語後,團長與他的團員便分道揚鑣。梅倫不確定自己是該跟著諾姆、還是跟著他準備上台的「軀殼」一道走,他在表演用的大帳篷入口徘徊,好幾個客人直接穿過他進入帳篷內。

  雖然諾姆讓他放假,但他卻完全想不到該幹什麼才好。

  「他的」表演很快就要開始了,暖場用的魔術秀永遠都被排在節目表第一列,然而他現在卻在這裡,而不是屬於他的舞台上──少了他,他的軀體會否在台上出錯?不,從今天在賣場前的狀況看來,不會有這種事發生。若非如此,諾姆是不會讓允許「他」上台的。

  假如靈魂存在與否對自動人偶而言並無差異,那麼,為什麼自動人偶需要有靈魂?

  梅倫茫然地想著,又一道身影穿透他掀開帷幕──等等,剛剛穿過他的,不正是昨天許願的那名男孩嗎!

  察覺到這點,梅倫立刻跟了過去。黑髮男孩跟著同伴依序入座,幾名男孩穿著同樣的制服,顯然是來自同一個團體,而昨日那名臉上有疤的男子則是該團體的領導人之一,吆喝著要孩子們乖乖坐好。

  梅倫飛到了艾伯李斯特身前,男孩對即將到來的表演似乎不是很感興趣,並且,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梅倫有些失落又有些不滿地想,自己可是因為這孩子的願望才變成這副模樣的,結果這傢伙竟然對他視而不見!

  帳篷內的燈光暗了下來,觀眾席的細碎耳語也隨之減少,很快地周遭變為一片寂靜。噔。聚光燈打在舞台上形成現場唯一的光源,不知何時現身的魔術師對觀眾行了個禮,表演開始。

  第一次在台下觀賞台上的自己,這種感覺真是說不出來的詭異。梅倫坐在艾伯李斯特左側無人的空位,發覺身旁的孩子已從最初的心不在焉、轉為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表演。

  在機械鸚鵡飛出魔術帽後,魔術師將邀請觀眾上台進行互動遊戲,頭頂上的燈在觀眾席間巡迴掃視,最後停在黑髮金眼的男孩身上,使他成為眾人的焦點。

  艾伯李斯特站了起來,越過一排排的塑膠椅來到向下延伸的階梯,籠罩著他的燈光亦步亦趨地鎖定住小小的身影,他踏著好奇又興奮的步伐來到台前,面對魔術師,而魔術師的靈魂則站在他身後。

  忽然,梅倫知道怎麼做了,他像今早那樣將自己與他的身體同步至完全相同的姿勢,自動人偶的靈魂與軀殼同時握住欲上台的男孩手心,他感覺這具身體又是自己的了,小手的溫度隔著白手套清楚地傳遞至他手中,熾熱的舞台燈、裝飾繽紛的帳篷、觀眾們的面孔,他感受到了習以為常卻又未曾真切體認到的一切,唯有站立於此才能看清的所有。視野在這一刻變得更加清晰,似乎連空氣中細微的塵埃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魔術師將幼小的男孩拉上台,唸出排演好的台詞:

 

 

  「聖誕快樂。那麼,你想要實現什麼樣的奇蹟呢?」





 聖誕快樂!
 想寫快樂的故事,但最近幾天都不太開心,腦子裡老是會出現負面的聲音,讓我一動筆就鬱卒,不快樂就寫不出快樂的故事了真煩啊,還好今天(12/21)狀況好點了總算是把這篇寫完了
 又把梅倫寫死了一次(←)
 不過這次可是第一次讓他復活啊!(喂)
 總之祝大家聖誕快樂啦~努力的把本家分家比較主要的人全都寫了進去,屁屁跟泰瑞、二爺跟瑪爾到底該怎麼表現真是讓我兩難啊,後來就簡單帶過了這樣…
 一開始猶豫了一下馬戲團的結構,很快就決定用諾姆當團長了,是說因為有諾姆所以梅倫當然也不太像我家梅倫,就是個神祕的意識流性格吧(?)
 很喜歡閃閃跟艾伯說奔是聖誕老人那段<<<<
 也許伯恩或閃閃真的是聖誕老人也說不定喔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