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第五章.討好小孩不容易

  漢賽爾已經來糖果屋打工一週了,這些天來,他撞見了無數次眼前這種情形,也出聲制止了無數次。如果他是被送禮的客人,或跟這間店完全無關的路人,那麼他頂多暗自在心中鄙視這等彷彿天天都過年的免費贈送,但問題是,他現在是店員!店員!這表示這間店的收入和自己的生計綁在一起,教他怎麼能不在意!

  一如既往,凱帝不大在乎地回應,並企圖繞過漢賽爾:「只不過是一球冰淇淋嘛。」小孩子看到漢賽爾這副兇樣都快哭了。

  身材矮小的男孩終究是擋不住比他高了許多的男子,小孩子的身體怎麼走位就是會有空隙,漢賽爾索性直接巴住凱帝的腿不放,「只不過只不過只不過,你多少商品都是這樣送出去的!要不要我幫你統計一下啊?!你不會開源就算了,連節流都不會到底要怎麼做生意!」

  「嗚,對、對不起……」凱帝還沒回話,被晾在一邊的小女孩就語帶哭音地說道:「我、我還是不用冰淇淋了,我明天會早點過來的,對不起……」

  「什麼?不不不,妳不用道歉,漢賽爾只是在吃醋而已。」

  「誰在吃醋啊──!我是在罵你既不開源又不節流!你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耳背嗎!」

  漢賽爾因為凱帝隨口安慰女孩的言詞開始大吼大叫,凱帝則趁這時從白襯衫的上衣口袋中掏出一顆糖果,朝泫然欲泣的女孩輕輕拋過去,後者接過後馬上又接收到漢賽爾兇惡的眼神,喊了聲謝便一溜煙地跑走了。

  「你──這──傢──伙──」漢賽爾直接把凱帝推到椅子上,自己又跳上去捏住對方軟得像棉花糖似的臉頰往兩旁扯,要不是他也不太想把小孩嚇哭(他還是有點對方是客人而自己是店員的自覺,如果讓店家被客人列黑名單就不好了),剛才老早就直接把人踹倒在地揍上幾拳了,「你是故意的對吧!你什麼時候在衣服裡放糖果的!給我全部交出來!」

  「沒了,你想吃嗎?」凱帝忍著疼痛用無辜的語氣回應,誰教漢賽爾這星期已經成功阻止他發送糖果好幾回了,再不想辦法把糖送到傷心的小孩手中,他實在受不了,更何況要是因為漢賽爾那麼做,害得小朋友光臨的意願降低那可怎麼辦?

  「誰想吃啊!」漢賽爾捏到凱帝的雙頰紅得像糖蘋果也不肯放手,這傢伙絕對是故意裝傻!「本來是想叫你這混帳上去吃午餐的,我現在要沒收!我要把你的份吃光光!」

  在某對兄妹住入糖果屋之前,店面的午餐時間一向是一點半到兩點,將門牌翻面後並不會趕走客人、僅是不再讓更多人進入,店主直接在櫃檯拿蛋糕糖果餅乾吃,若剛好店內還留有小客人就順便分食給他們的方式。

  而在漢賽爾來此工作後,真如他先前所說的一般,自動負責起了準備正餐一事,午餐時間就視他何時肚子餓決定,當凱帝去吃午餐時他便會來換班、或者乾脆上去一起吃,畢竟,老實說漢賽爾真的不太適合當跟客人面對面的糖果店店員。

  「那我上去吃午餐囉,漢賽爾你今天要看店還是一起吃?」

  「我剛剛說我要把你的午餐沒收!你是沒聽見還是聽不懂?」

  「哎,我餓死的話誰來付你薪水?」

  「才少吃一餐哪會餓死。」

  兩人瞎扯了一會兒,直到五分鐘後漢賽爾的肚子叫了起來,他才鬆開雙手,從凱帝的腿上躍下來一邊咒罵一邊往二樓走去。

  凱帝則是先將門牌轉為休息中,才一面揉著痛到快破皮的臉一面踏上階梯,他不得不說,最近他開始覺得逗漢賽爾生氣實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尤其是這傢伙每次都威脅不准自己吃飯、但最後也不會真的那麼做這點。雖然每每都得付出皮肉痛的代價,但小孩子的臉就算是在生氣也好可愛……平常可是沒多少小孩能讓他這樣玩的(總不能鬧客人嘛,何況真實年齡和外表年齡一致的孩童他也捨不得讓對方傷心難過生氣)。

  雖然一開始覺得漢賽爾很白目、現在還是認為他常常做出讓人想翻白眼的行為,但小孩這種生物果然是會越看越可愛的啊!凱帝心想,有自己的小孩(即使只是員工)可以搓圓捏扁果然堪稱人生一大樂事。

  一上樓,濃烈的香氣即自敞開的兩扇門中溢出──不知道是否為了掩蓋掉二十四小時都充斥於糖果店內的甜膩空氣,抑或是本身的喜好使然,漢賽爾所做出的料理氣味總是非常強烈,只要一踏上二樓,甚至會錯覺此處與樓下不是在同一棟建築物內的場所,儼然是用香氣做為旗幟佔領了不屬於男孩的領土。

  漢賽爾正坐在臥室的沙發中,大嚼今日的午餐:不含上下兩端灑上起司焗烤過的厚吐司、總共有五層內餡的超厚三明治,第一層是生菜,第二層是切片的水果,第三層是某種黏答答看起來會牽絲還沒吃下之前無法確認是何物的橘色物體,最後兩層都是肉類、大部份的氣味也是由此傳出。

  在咬下第一口後,坐到漢賽爾身邊的凱帝問道:「你拿了我的檸勒醬嗎?」那是一種略帶酸甜的黏稠醬料,他只有在製作某些甜點時才會從廚櫃深處拿出來。

  「對啊,我覺得加了那個效果不錯。」吞下一大口三明治的男孩說道。與使用刀叉分切超厚三明治的凱帝不同,漢賽爾採用以紙巾包裹食物就直接拿起來咬的豪邁吃法,同時省去清洗餐具的麻煩。

  「你是怎麼找到它的?」

  「用手找啊,不然呢?誰教你家能拿來煮正餐的食材少得要死,不然就是價錢一點都不親民。便宜的這幾天都煮完了,害我只好一直往櫃子裡面翻。」已經吃下半個三明治的漢賽爾抬眼望向凱帝,「幹嘛,不能用喔?」

  「沒有,只是有點驚訝你能找到它。」凱帝說,那罐東西可是放在儲存各種醬的那一格的最底端,如果一開始不知道正確位置、想要找出來的話,理論上非得先把前面的瓶瓶罐罐全搬開不可,他的廚房應該不會被漢賽爾搞得一團亂吧?

  男子想像了一下自家廚房只因為要找較低價的食材、就被翻箱倒櫃到不忍卒睹的模樣,幸好男孩的下一句話就解除了這層憂慮:

  「哼哼哼,我的鼻子可是很靈的,這種小事容易得很。打開櫃子的那瞬間我就曉得它在哪裡了。」漢賽爾抬起下巴得意地說,隨後又瞪著身旁的人抱怨道:「說到食材,你不覺得你的廚房真的很空虛嗎?居然連一塊新鮮的肉都沒有!這已經是最後一罐魔羯罐頭跟雞肉罐頭了!」

  「因為我平常的晚餐是燒烤店送的啊,當然不需要自已準備肉類嘛。這些罐頭也是雜貨店之前送的呢。」凱帝將三明治的每一層都在盤子上分開,他剛吃完了生菜及水果的部份,正在將兩層肉類連著麵包皮一同叉起沾醬,「不然過幾天補貨的時候再幫你買吧。」

  沒多久,漢賽爾吃完了他那份三明治,坐在沙發上伸了懶腰,然後又想到什麼似的滿臉煩躁地亂抓頭髮,再對還在細嚼慢嚥的凱帝問道:

  「喂,衛家小鬼的伙食應該還能吃吧?」

  「當然,暝暝他們家的生活品質你不用擔心啦。」凱帝很快地回答,這已經是男孩不知道第幾次這麼問了,「不過,我本來以為漢賽爾你會天天送午餐過去呢。」

  「葛麗特討厭在思考跟研究的時候被人打斷,我不想讓她覺得哥哥很煩。」漢賽爾像坨爛泥似的趴在桌上,也不管桌面留有他剛剛掉落的麵包屑,整張臉直接貼在上面,「可惡──為什麼你家沒有實驗器材啊──」

  凱帝有點哭笑不得地回應:「我這裡是賣糖果的,不是做實驗和調魔藥的。」

  衛命暝家是歷史悠久的藥商,在世界各國皆有設置分店,其中的本店即在耶拉的首都人良市,而衛家住宅及製藥廠卻位在米唐鎮。既然是魔藥世家,衛命暝家中理所當然存有五花八門的素材原料,亦少不了各種各樣的設備。

  而對奎博特學院的生活有高度興趣、比起調藥更想學怎麼製作魔法道具的衛家獨子,自然是殷情邀請葛麗特造訪、希望她能在他家研究那顆蛋。而葛麗特拜訪過一次之後,立刻就判斷出以目前有限的選擇而言,衛家無疑是她做實驗研究最好的場所,便與衛命暝向衛家夫婦說明事情原委,讓他們同意她天天往那兒跑。

  至於衛太太答應的條件,就是讓品學兼優的葛麗特擔任衛命暝的免費家教,也就是說,衛命暝現在除了原本跟著父母學習的魔藥相關知識之外,其他的魔法相關課程便交給了葛麗特負責。年幼的兒子有了留在家中的誘因後,總算不會天天想翹課逃家,對衛氏夫妻來說也算是樂事一件。

  只是,對漢賽爾而言就不是這麼回事了。他維持趴桌的姿勢,繼續怨道:

  「可惡的臭小鬼──家裡有錢了不起喔──」

  「不過葛麗特也很厲害呢,才練習幾天就可以成功掌握失控的魔力、回歸正常生活了。」

  為了終止男孩的怨聲載道,凱帝搬出對方的妹妹另開話題,很成功地讓漢賽爾從頹廢的動作改為抬頭挺胸、沾在面頰的麵包屑掉回桌上:

  「那當然,因為葛麗特是我妹啊!」

  「漢賽爾加油點的話應該也沒問題吧?」凱帝看了矮櫃上裂成兩半的碟盤一眼,前幾天漢賽爾想看影片時擅自使用,結果才一注入魔力就壞掉了,害他們現在連新聞都沒得看。

  漢賽爾擺擺手,不置可否:「我可是從小就被人喊破壞狂,跟葛麗特怎麼能比?而且我的主要屬性是『雷』欸,你不介意你家被轟掉的話,我是可以多多練習啦。」

  「……還是算了好了。」

 

  快五點的傍晚時分,有幾位顧客待在店內。從現在起到晚上七點為止,都是糖果屋在非假日較熱門的時段,商店街上盡是剛下課的年輕學生、提前買晚餐的外食族、路過此地準備去黃昏市場殺價的主夫主婦──這些家長若是糖果屋的熟客,通常也會讓小孩到這兒來買些零嘴,有的直接將孩子寄放到自己大採購完再回來為止,有的(特別是愛吃甜食的)會和孩子一起逛。

  此時漢賽爾正坐在櫃檯後凱帝幫他拿來的小凳子上──原本那傢伙還想讓他坐兒童餐椅,開什麼玩笑!

  漢賽爾不是第一次擔任需要直面顧客的服務人員,他曾經在尖峰時段的餐廳端過盤子(最後以某一次他明明上對菜,但客人堅持不是這道菜,雙方起爭執把菜砸到客人臉上告終),也曾經在展覽時當過導覽解說員(不到二十分鐘就因為覺得不停回答提問太煩人、在釀成大禍前改被派去作臨時保全),當然也少不了在飲料店調飲料的經歷(因為跟客人的對話通常只有少糖無糖正常糖、大杯小杯中杯,除此之外不會多作交談,很幸運地擔任了一個月以上,直到某次和同事為芝麻綠豆的小事打起來為止)……總而言之,與各種工作相較之下,擔任糖果屋店員簡直是可說是一片小蛋糕,輕鬆無比。

  因為他幾乎什麼事都不用做。

  打從一開始,糖果屋就是凱帝一個人經營的,一直以來從不需要店員,當然也沒什麼事可以給他這名新上任的店員忙。

  雖說可以領白薪對任何員工來說都是美事一樁,但重點是,一直待在原地發呆實在是太無聊了!縱然凱帝說他能直接回樓上休息,等晚上需要清潔店面時再下來就好──可!是!他怎麼可能放得下心把那傢伙一個人丟在這裡啊?!

  「老闆~」

  看起來只有六七歲的小女孩撲到正準備盛冰淇淋的凱帝腿上,差點害從鐵匙上落下的冰淇淋偏了位置,幸好凱帝另一隻手持的甜筒仍及時反應過來穩穩地將其接住,看金髮青年沒有半點困擾的神色及駕輕就熟的動作,顯然對這類型的事件習以為常。

  「我也要吃。」小女孩用手指著

  「可是這球是陳阿姨買的耶,而且剛剛妳媽媽不是說,今天只打算買一盒麻糬而已嗎?妮妮。」

  「那我只要吃一口~一口──」

  「好吧,等我一下哦。」凱帝將冰淇淋交給方才購買的陳阿姨,從冰淇淋櫃的抽屜裡掏出拋棄式塑膠湯匙。

  看吧!又來了!天曉得這個從來不按計算機的凱子開店至今究竟賠了多少錢!

  「等一下!」漢賽爾如中午那般,用力拉住了正準備拿挖一大口冰淇淋的某人的衣襬,「你當冰淇淋跟湯匙不用錢嗎?你的錢就是我的錢,不准這樣揮霍!」

  男孩的聲量之大讓整間店的人幾乎都將視線集中到他身上,巴著凱帝大腿的小女孩嚇得往後縮了縮,剛拿到冰淇淋的陳阿姨望了眼就牽著陳小弟和陳妹妹走出店面,另外兩名玩鬧中的兒童停下動作直盯著他們,在櫃檯排隊的學生們當然也將視線挪到幾分鐘內應該無法幫他們結帳的老闆身上。

  凱帝無奈地說:「這只是一口耶,漢賽爾。」

  漢賽爾橫眉豎目,理直氣壯地回應:「你的一口是正常兒童的三口!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

  「嗯,你觀察力真好啊,」凱帝用哄小孩的語氣敷衍地誇讚,在漢賽爾開口抗議前,搶先將挖好的冰淇淋塞進後者嘴裡,笑道,「那這球就給你吃吧,漢賽爾。」下一刻,他趁男孩鬆開手拿出湯匙的空檔,又用超快的速度重新挖一球小了一點的遞給呆呆看著他們的女孩,抱歉地說:「對不起喔,漢賽爾哥哥很不想分冰淇淋給其他人,所以妮妮的只好小一點點了。」

  「喔,好吧,謝謝老闆。」女孩呆呆地吃掉那口冰淇淋,還不忘邊做鬼臉邊唸了漢賽爾一句「小氣鬼」,氣得男孩差點想動粗。

  在凱帝將使用完畢的兩根湯匙丟棄後,走回櫃檯內替人結帳,而漢賽爾則是莫名被在場的三名孩童包圍,剛吃完冰淇淋的妮妮問道:

  「你是誰啊?每次都看到你在店裡,也不跟其他人玩。」

  「你是老闆的弟弟嗎?」拿拐杖糖充當魔法棒的小男孩問。

  「還是老闆的小孩?」拿超大餅乾裝做盾牌的另一個男孩問,長相看起來是拐杖糖男孩的手足。

  漢賽爾都還沒開口打發這群煩人的小鬼、聲明他們猜的全錯了,說出「老闆的小孩」一詞的餅乾男孩就被另外兩個小小孩圍攻,拐杖糖男孩拿手中尺寸仿若真的拐杖的糖果用力敲了兄弟的手臂一下:

  「你亂講,老闆都沒老婆哪來的小孩。」

  「對嘛!」妮妮也不客氣地推了餅乾男孩一把,又指著漢賽爾,「老闆長大以後要嫁給我耶!我又沒有這麼大的小孩!」

  其他人完全不介意女孩是不是把話說反了,並且無視被夾在他們中間的漢賽爾,開始吵了起來:

  「老闆明明說好要跟我結婚!這樣就能一直吃一直吃一直吃結婚蛋糕!」

  「你跟蛋糕結婚就好了啦!」

  「蛋糕又不會生小蛋糕!老闆才會生蛋糕啊,那邊那個蛋糕就是我們的小孩啦!」

  孩童又尖又細的爭吵聲對漢賽爾而言簡直刺耳得可以,偏偏他們爭論的對象還在櫃檯內一時抽不出身──那些學生是要開同樂會嗎?還是要去逃難?一個人都各買好幾大包的零食拖慢結帳速度是怎樣!──不擅長應付臭小鬼的漢賽爾只想統統敲昏他們,偏偏又不能那麼做(無論如何,對小孩子動手實在是太沒品了,就算是漢賽爾也知道這一點),最後他只得大吼一聲:

  「通通給我閉嘴!」

  三個孩子的確是因他的河東獅吼暫時安靜了下來,他們愣愣的看向漢賽爾,其中唯一的女孩扁著嘴似乎快哭出來了,漢賽爾連忙在她嚎啕大哭前匆匆安慰,免得這孩子真哭出來把場面弄得更麻煩,他超不會處理哭不停的人的:

  「我不是那個戀童癖的……我不是你們老闆的小孩啦!也不是他弟弟,而且他以後會跟你們每一個人結婚。」他很乾脆地把凱帝賣了,反正在他想來,百分之百是這些小孩嚷著「我長大以後要跟老闆結婚」的時候那個混帳戀童癖都一口答應,才會搞成現在這般局面。

  「真的嗎?」妮妮破涕為笑,看來有那最後一句話的保證後,她壓根不在意漢賽爾的身份了。

  拿拐杖糖的男孩擺明了不服氣:「騙人,婚禮上都只有一個新娘一個新郎。或是一個新郎跟一個新郎。或是一個新娘跟一個新娘。才不會有一個新郎一個新娘兩個新郎呢。」

  「我騙你幹嘛?騙你對我有什麼好處啊?能拿得到錢嗎?啊?」漢賽爾咄咄逼人地說,小男孩被他唸得往後縮了縮,他繼續毫不臉紅地撒謊:「你以為一個人只能結一次婚喔?告訴你,就算這個鎮上所──有的小孩都要跟他結婚,也完全沒問題。」

  餅乾男孩的臉上寫滿疑惑:「真的假的?」

  「我比你們大耶,所以我知道的也比你們多,你當然應該聽我的啊!我說是這樣就是這樣,你們就排排隊等著跟他結婚就好啦。」

  三個孩子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接受了這個答案,一改先前視對方如殺父仇人般的兇狠,開開開心心地笑著討論婚禮需要些什麼,直到家長來將他們帶回時都和和氣氣的,臨走前,妮妮才想起什麼似的對漢賽爾再次提問:

  「對了,你到底是誰啊?」

  「我是漢賽爾,來糖果屋打工的。」

  在那三個吵死人的孩子離開後,漢賽爾總算鬆了口氣,小鬼最麻煩了。

  「沒想到你危機應變能力還滿不錯的嘛。」

  凱帝不知何時來到他身後,漢賽爾抬起頭來,白了笑瞇瞇的金髮青年一眼,「想拐小孩結婚的死變態戀童癖。」

  「就說了不要那樣說我,而且小孩子在說『我長大以後要跟你結婚』的樣子可是他們最可愛的模樣之一呢,這對我來說也是最高讚美喔。」

  漢賽爾維持昂起頭仰望站在他身後的凱帝的姿勢,又翻了個大白眼,直白地說出心裡話:「把這種台詞當最高讚美還敢說自己不是戀童癖!你這傢伙臉皮也太厚了吧?還有,雖然我不是因為這一點才安慰那些小鬼的,不過要是有一個小鬼哭出來,你肯定會扣我薪水吧?」

  「沒錯。」

  凱帝點頭,往前踏一步彎下腰來,兩人本來就很近的距離又一次縮短,漢賽爾靈敏的鼻子能清楚聞到後頭那人身上的糖香味,跟整幢屋子所環繞的甜膩香氣不同,是更淡一點的、身在這種環境之中幾乎不會注意到的味道,肯定是從哪種點心上沾染而來的吧?他心忖。

  「所以這是你安慰小孩成功的獎勵喔,」凱帝的腰彎得更低了,漢賽爾忽然覺得這種姿勢有點奇怪,感覺就像是要從背後環抱住他一樣,腦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聞了太多糖味而有些混沌,以至於當那雙實際上並沒有想像中柔軟的雙手碰觸到他的臉時、他竟沒有及時做出掙扎的反應,男人的手當然不可能比兒童的臉更柔嫩,但觸感居然還不差,而這一切不過是短短幾秒鐘內發生的事,凱帝將一顆比自己的笑容更甜的糖送入他口中,「給你。」

  略硬的糖果旋即在口腔裡化了開來,甜滋滋的液體從硬殼中流至喉嚨,漢賽爾恍神了一秒才驚醒過來,用力踩了凱帝一腳就跳離對方三步遠,「喂!就算我看起來是小孩,可是本大爺已經滿十八歲了!不要把我當小鬼來哄。」

  這顆該死的糖果是被加了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讓人的心跳得這麼快!

 

  後來漢賽爾直接無視凱帝跑到二樓去準備晚餐──燒烤店今天沒有送──料理完了之後又把人趕上樓去自個兒來顧店,糖果屋老闆完全搞不懂自己是什麼地方惹到這個小祖宗,只得當他是不滿葛麗特今天要待在衛命暝家吃晚飯。

  當凱帝吃完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