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重讀《三個阿道夫》

嗯我想講的是我個人的心境,和書本內容暫時沒多大關係~

納粹阿道夫槍殺猶太人阿道夫之父的橋段,我記得我當初看時完全沒有任何感覺
或者說,印像不是很深,也沒有特別的感受
但這次重看時卻覺得一整個不舒服,
果然道德、憐憫、同理心都不是生來就有的啊。

突然想到,某一次我重看HP7的時候,也忘了是第幾次的重看,
但我記得直到那一次,我才第一次真正注意到那個段落,並且心理有點受到衝擊
就是開頭麻瓜研究學教授被倒吊,然後佛地魔隨手殺了他的橋段
這是那名直到HP7開頭才初次有台詞的教授唯一一幕的場景,可以說,他根本是為了被佛地魔像隻小蟲般的殺掉而生的
我那瞬間突然感到強烈的、不知道怎麼說,不舒服嗎?
大概就是我那時才第一次注意到,佛地魔真的是個濫殺無辜的王八蛋
其他許多人的死或許能說是為了推動劇情的不得不死
但這名教授,僅只是「純粹為了讓佛地魔殺掉」而死,無論死不死對劇情都無關痛癢,何其無辜
然後我突然意識到,為什麼我要對這個冷血殺人魔抱有偶爾出現的好感?(雖然那偶爾來的一點好感多是同人美化,與原作無關)
而且仔細想想,歸根究柢,天狼星就是因為佛地魔才死的啊!哈利的愚蠢,貝拉的攻擊,但如果沒有佛地魔,這一切根本不會發生!
我為什麼不能對一個害死天狼星的人反感啊!?
就是那之後我開始不喜歡佛地魔

好像離題很遠,不過我覺得自己沒有離題啦,就是些一開始沒注意到後來才驚覺的毛骨悚然之事

然後我在重看這套書的時候
一邊會在心裡OS"這種殘忍的拷問給小孩子看真的可以嗎這真的是普遍級嗎"
但又一邊同時覺得"小孩子看這個才不會有感覺咧,根本沒差,我當初看的時候連要怕都不知道"
小孩子是不會因為這種事留下陰影的。
初生之犢不畏虎啊,就像小時候玩雲霄飛車只會YA,長大之後才開始怕一樣
會不舒服、會毛骨悚然的只有大人而已。

說起來我還沒重看之前,對這書本印象最深的其中一個畫面(也就是說小時候的我最記得的畫面)
就是女老師被菸頭燙乳房逼供的場景
但當初好像也沒覺得怎樣,只是印象深刻

還有一件事我必須說說,手塚治蟲真的是最會畫「他像塊破布/爛泥巴般癱在地上」這種場面的作者了。
從以前到現在回想看過的很多他的漫畫都是…真的是最會畫這種畫面的人沒有之一

扯回一下書本內容吧
這本書的作者是手塚治蟲
背景是二戰期間的日本與德國
雖然是日本人畫的,可是書中的日本人峠草平的觀點卻是「日本跟德國一定會輸」
對於日本對中國的侵略也抱持反對態度
我覺得滿新鮮的

是說關於書中人物的感情真的忍不住要吐嘈,幾乎每個人都是一見鐘情
尤其是我完全不懂主角魅力在哪能讓每個女的見到他都喜歡他然後拼死命幫他…囧

嗯還有就是,看了這套書裡的內容才讓我想到
為什麼蘇聯當初在二戰終止應該是有大功的,就是蘇聯攻下德國,可是我卻只記得美國轟了兩顆原子彈,對蘇聯的貢獻幾乎沒有印象呢…該說是美國信息戰的成功嗎,還是因為日本跟美國是和台灣比較相關的國家呢O<<

這套書也讓我產生一些想查猶太人跟納粹相關資料的興趣就是了

是說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猶太人,因為我家有一本書叫做《請不要忘記那些孩子》
繪本大小,但裡面不是圖都是照片
以前看也不覺得怎樣,現在想想……那不就是猶太人孩子們的遺照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