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思議之樹系列聯合新年番外:賣火柴的小男孩



  「來喔!來喔!來買火柴喔!不管你是想點蠟燭、烤肉、還是放火燒光你仇家,這盒多功能火柴絕對能滿足你所有的需求!還有附加各式各樣不管是實用性還是娛樂性都值回票價的魔法!一盒十枝,新年特價只要三九九!買三盒送一盒,要買要快!」

  被白雪覆蓋的街道上,一名穿著連帽外套的淡橙髮少年提著一籃火柴在路口大聲叫賣,每個經過的人幾乎都被他攔下來推銷一番,可惜的是真正成為顧客的屈指可數。

  「新服務生!」衛命暝衝到剛出現在他視線範圍內的宇西面前,用力抓住對方的手,「要不要買火柴啊?看在我們多年交情的份上,可以幫你再打九五折喔!」說著,衛命暝直接點亮一根火柴,「你看,只要點起這種紅色的火柴,你半徑五十公分內的氣溫就會提高十度喔!看你手這麼冰,就是需要一根火柴來保暖啦!」

  「不好意思,」宇西有點尷尬的想抽回手,「我沒帶錢。」他的手哪裡冰了啊?還有雖然衛命暝的新產品聽起來是不錯啦,不過依照這人給他那極不可靠的印象,誰知道火柴點燃後會不會突然出差錯,變成提高五十度把人活活烤死啊?依他的運氣,買到瑕疵品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衛命暝將火柴熄滅,不大在意的說:「沒關係,你可以去找奧斯華德或植物狂幫你付錢呀,他們一定不會介意當你的人形提款機的。」

  他可介意了好嗎!宇西無語,而被對方點名的人則在這時冒了出來:

  「我不想買你的東西。不要纏著我的店員。」

  「直接穿附溫度調節魔法的衣服不就好了,買火柴幹嘛?小花花它們可是都很怕火的耶。」

  奧斯華德和辛勒特同時說,兩人一左一右地抓住宇西、企圖將少年拉到自己身邊,下一秒他們的視線就從衛命暝改為聚焦到彼此身上,滿是不耐地互瞪一眼。

  「給我放開我的店員。」

  「你們店不是每月一號公休嗎?薩拉克你才該把我的學生放開,我和同學還要去幫小草草兩千零一十六號慶生呢。」

  「呃,我不記得有答應過老師你這件事……」

 

  為了避免自己被波及,衛命暝趕緊在那兩個傢伙吵起來之前溜了。

  到達下一個路口,他又開始賣力地工作起來。

  「賣火柴喔──熱騰騰的火柴喔──欸,那邊那個吸血鬼王子!來買火柴吧!」

  衛命暝對不遠處的阿爾法及司洛利喊道,被指名的羅坦赫拉勒唯一的王子則是隨手變出一簇火花,「你要一個火屬性的人買火柴?」

  「嘖嘖嘖,這根火柴可不是只有照明跟保暖的功用啊!」衛命暝裝模作樣的搖搖手指,又點亮第二根火柴,「看到沒有?只要讓這種紫色的火柴在空氣中燃燒半小時,接下來只要走進它所在的半徑五公尺內,就會讓人昏昏欲睡,你買一打回去點在你家,隨時都能輕輕鬆鬆的逃家啦,很方便吧?」

  「好,我買了。」阿爾法想都沒想地回應,司洛利則是在衛命暝開始歡呼前冷靜地阻止:

  「殿下,身為夜行者一族的王子,請您至少記得夜行者畏光的習性,要是在宮裡點上火柴,肯定不到五分鐘就會被人撲滅。也請不要亂花錢買這種不該買的東西。」

  「就是這種看起來一點用都沒有的東西才要買嘛,如果那些貴族知道我竟然動用國庫,花一百萬買火柴,就絕對不會有人想讓女兒嫁給這種人吧?說不定我還可以買火柴買到國庫淨空,讓羅坦赫拉勒提前亡國呢。」阿爾法一臉理所當然的說,「再不然我拿到奧奧在的地方點也行嘛,這樣就能趁他昏迷的時候把他綁回來。」

  「這更不可能。在下不覺得殿下您有辦法順利進到咖啡館裡,還能埋伏在那兒點上半小時的火柴。」司洛利堅持己見,「還有,您真的打算花一百萬買火柴?!」

  「要去他們咖啡館點火柴是有點困難啦,所以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囉,司洛利。」

  「在下堅決反對您將國民的納稅錢用在這種地方!」

 

  最後,阿爾法用了三百萬買下衛命暝的大把火柴,堪稱今年初最大的一場買賣,讓少年笑得合不攏嘴。但是,衛命暝身上還有好多好多的火柴,今天可得把火柴全賣完才行啊!於是,衛命暝又開始叫賣起來。

  「買火柴喔!今年度品質最好的火柴喔──那邊那個聖誕少年仔!就是你!在這邊見面真是有緣啊,快來買根火柴吧。」

  衛命暝提著滿滿一籃火柴跑向奧圖倫格,回應的則是後者身邊的兩名少年:

  「這年頭誰還會買火柴啊,用打火機不就好了?」

  「如果世界上已經沒有任何人使用火柴了,超商怎麼可能還會上架販售?再來,你看這籃子裡火柴的樣子,一看就跟我們平常用的火柴不一樣,肯定不是普通的東西,你怎麼能確定打火機能完全取代它們的性能?才新年第一天就完全顯示出,你的豆腐腦和去年完全沒有差別啊,子顏。」

  「靠,鐘以云你才豆腐腦,你全家都豆腐腦!」

  在鐘以云和韓子顏鬥起嘴之前,衛命暝搶先插入了他們的談話:「這邊這位同學,你真有眼光啊!我的火柴的確不是一般的火柴!」他點燃第三根火柴,「像這種黃色的火柴,只要把它插在食物上,那個食物的香氣就會翻倍!插在生日蛋糕上最適合啦。克斯門斯族不是超愛甜食的嗎?只需一顆糖果,就能把它變得像有十顆糖果一樣,放在床頭,做夢都會笑啦。」

  「好像還不錯。」奧圖倫格開始考慮,韓子顏則是立刻抗議:

  「不行!絕對不准!一顆糖果的香味就夠噁心了,你他媽的還要把它增加到十倍?!想薰死我是不是啊!」

 

  結果在韓子顏的激烈抗議下,奧圖倫格還是沒買下任何一枝火柴,讓衛命暝好生遺憾。

  一名全身雪白的青年和一名黑髮少年路過,衛命暝立刻又上前推銷:

  「那邊的兩位──欸,我是在叫你們沒錯!不要走啊!」

  亞毅言與雪人在聽見衛命暝的叫喚後不太確定地停了下來,衛命暝高舉起手上的籃子,對他們說道:

  「要不要買盒火柴啊?多功能魔法火柴,有安眠、薰香、保暖多種功能,保證實用喔!一盒只要三九九,年末跳樓大拍賣!」

  「呃,我不會魔法。」亞毅言不著痕跡地退了半步,在他想來,這種魔法世界的神祕物品還是少接觸為妙,即便只是一根小小的火柴,但以他的被害妄想症,絕對能想出自己因這根火柴而死的數十種方式,他可一點都不想將錢花在這種地方。

  「沒關係,不會魔法也能用啦!」衛命暝不死心地推銷,「還是旁邊這位先生,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啊?」

  雪人搖頭,做為「雪人」,不想接觸熱純屬正常反應。

 

  今天都快結束了,結果除了阿爾法之外,居然沒半個人願意跟他買火柴!在路口的衛命暝一邊哀嘆,一邊埋怨自己先前怎麼不坑阿爾法個一千萬,讓自己不愁吃穿。

  「暝暝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嘆氣啊?」

  正準備回家的凱帝向衛命暝搭話,後者立刻向前者求救:

  「老闆!在這裡遇到你真是太好啦,拜託你幫我把剩下的火柴全都買走吧!」衛命暝苦著臉說,「要是讓我爸知道我連一籃火柴都賣不完,他絕對會打死我的。」

  凱帝摸摸衛命暝的頭,「你爸爸不會那麼做吧?」

  「就算不打死我,他也會罵死我啊!拜託啦,老闆,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嗯……好吧,你還差幾盒沒賣完?」

  「耶!我就知道老闆你最好了──」

  「給我等一下!」漢賽爾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直接把凱帝從衛命暝身邊拉走,「你剛剛說你要把這小鬼的火柴全部買下來?開什麼玩笑啊!你有多餘的錢還不如給我當年終獎金咧!」

  「只是幾盒火柴而已,又沒有很貴。」衛命暝不悅地說,「漢賽爾你新年第一天就這麼小氣,會窮一整年喔。」

  「我只知道要是放任這傢伙亂花我的薪水,接下來才會窮一整年。」漢賽爾沒好氣地道。

  「可是暝暝在元旦還要出來賣火柴很可憐耶。」凱帝說,「不然我買十盒回去吧?」

  「你的同情心不要這麼氾濫行不行啊?最多五盒,而且要打半折,不然免談。」

  衛命暝立刻否決:「只買五盒還叫我打折,你也太過份了吧!買十盒我還可以考慮打個八五折。」

  漢賽爾挑眉,「認識你這小鬼這麼久了才八五折,你會不會做人啊?我沒叫你打一折就不錯了好嗎。」

  「如果我去你們那邊買糖果,你才是連八五折都不可能打給我吧!」

 

  在衛命暝與漢賽爾辯論一番後,最終,凱帝買了八盒火柴、而且衛命暝被強迫打了九五折。籃子裡的火柴所剩不多,看來今天應該快收工啦!

  就在他如此忖度的當下,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打破了衛命暝的幻想:

  「沒名字先生──」

  希諾不知道從哪裡掉了下來,重重壓在衛命暝背上。男孩無視少年的慘叫,拿了裝滿火柴的籃子就走,「這些火柴我就帶走囉。」

  「什麼?!欸!慢著!你拿火柴幹嘛啊!那又不能吃!」

  希諾提著籃子蹦蹦跳跳地跑遠了,衛命暝立刻爬起來跟上,開什麼玩笑啊!籃子裡的火柴可都是錢啊!

  兩人你追我跑了好幾分鐘,跑到太陽都下山了,在一個轉角過後,希諾突然不見了,而火柴則被灑落在地、熊熊燃燒了起來。

  就在衛命暝企圖撲滅火勢時,火光忽地大作,團團光影扭曲交織,最後竟變化為一個男人的身影──

  「爸、老爸?!你怎麼會在這裡!」

  衛命暝傻眼,衛爸爸則是一本正經地說:「當然是來接你回家的啊,我說暝暝,年都過了還不回家,你媽媽可是會很傷心的。」

  「我才不要咧。」前一刻還想把火柴撿回來的衛命暝,現在只想轉身逃走。

  兩人身處的場景倏地變幻,他們從白雪皚皚的街道來到了烹調魔藥的溫暖室內,衛爸爸對著兒子說道:「這麼久不見,你也該展現一下魔藥學習的成果了吧,還是說,這些日子以來你完全怠慢這件事了呢?你可是要繼承家業的人,這可不行啊。」

  「就說過幾百次我不要接那間店了啦──」

  「你這孩子怎麼就是這麼不受教呢?來個測驗吧,我手裡這瓶藥的成份是什麼?這可是衛家最新上市的產品,你應該有好好研究吧?給你三秒的時間作答。」衛爸爸手裡憑空出現一瓶藥水,衛命暝則是持續往後退、嘀咕著「那不是今天才上架的嗎誰知道啦」,而衛爸爸則是打開了藥水瓶的蓋子,「三秒過了。就說了你是要繼承家業的人,怎麼可以連這麼簡單的題目都答不出來呢。」

  「欸,不是都有三次機會的嗎!」

  在衛命暝喊叫的同時,衛爸爸手裡的藥水已經流到了地上,整間房裡的藥水瓶剎那間全破了,所有的藥劑撲天蓋地的掩住視線,室內在一瞬間成了魔藥游泳池,衛命暝死命地往上游,但卻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越來越沉、越來越沉……

 

 

  「唔啊!」

  躺在被窩中的衛命暝驚叫一聲,這才徹底清醒過來,他還以為自己要淹死了呢!

  「大過年的做這什麼怪夢啦……」





 因為是夢!所以這些人都出現在同一場地是合理的!
 這篇的漢賽爾是成年人的樣子喔,刻意避開了關於外表的描寫,因為我還沒貼到糖果屋的那部份嘛
 果然要寫這種聯合番外的話,拿每個人都認識的衛命暝來寫最適合啦~雖然雪人的他不算認識啦,他只是鐘尹怡的學長而已
 新年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