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第六章.來去商店街

  等候小兄妹進食完畢的凱帝在這段期間並沒有搭話,他就只是輕撫著放在身旁的禮物盒上的緞帶,待男孩女孩結束用餐,葛麗特抱著滿滿的筆記本坐到沙發上、漢賽爾連忙跟進(不用把凱帝推開一點自己坐到兩人中間),凱帝才捧起手上的盒子,對兩人說道:「猜猜這是什麼?」

  「蛋糕?」葛麗特隨口應答。

  「我的薪水?」沒什麼興趣的漢賽爾說,由於他欠凱帝不少錢,所以即使知道自己一天工作的時薪多少,也沒辦法將錢拿到手,因為要直接抵薪還錢給凱帝、索性不發薪了。

  「拆開看看吧。」

  凱帝笑著將禮物盒轉交給離他較近的漢賽爾,後者粗魯地拆掉緞帶和包裝紙,不到幾秒就將精緻的包裝毀壞殆盡,裝在裡頭的粉色盒子顯露出來,掀開盒蓋後,躺在裡頭的是兩塊粉紅色的布料,漢賽爾滿腹疑惑地用手拎起了其中一塊布的一角,將它一甩攤開後,才發現竟是兒童尺寸的粉紅色小圍裙。

  「這是什麼鬼啊!」

  「以後這就是你們兩個的員工制服了。」

  兩人的話音同時發出,漢賽爾吼完後嫌棄地將圍裙塞回盒子裡,怒道:「開什麼玩笑!我才不要穿這個!而且你自己是店長還不是沒穿制服?!」

  「我也有一件粉紅色的圍裙啊,只是平常沒穿。」已經習慣黑髮男孩暴躁的脾氣,金髮男子溫和地說,「這樣漢賽爾你就不會被當作客人,和其他小孩搞混啦。」

  「誰會搞混!還有你與其花錢去買制服給我,還不如給我零用錢咧!」

  「這不是買的啦,是服飾店老闆娘今天早上送給我的,她說之前來買糖果的時候,她一看到你就覺得你很適合這件圍裙,我也覺得滿不錯的。」

  「就算是免費的我也不要!為什麼是粉紅色!」

  「因為只剩下粉紅色了啊。」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同時,對爭執內容毫無興趣的葛麗特已經將圍裙拿起來查看,顯然她對此沒有排斥的情緒,欣然接受了不知何時有機會使用的新衣服。

  凱帝繼續對氣得像炸毛貓的漢賽爾說道:「而且這件衣服又沒有什麼花俏的蕾絲邊,也沒有圖案,就只是很普通的圍裙嘛。再說,我一直很想找小孩子陪我穿穿看親子裝,有你們在不是正好嗎?」

  漢賽爾重重跺腳:「我跟你又、不、是、親子!」

  「好吧,不要親子裝,不然你要換一件有小熊刺繡的嗎?但還是粉紅色哦。」

  「你拿去當抹布啦!」對故意跟他鬼打牆的凱帝感到萬分不耐的漢賽爾舉起圍裙,做出像是要將它怒丟到地上的動作,然而在他瞥見還掛在衣料上頭的價碼卡片時,又臨時改變了動作,悻悻然的將圍裙給扔回盒子裡,「哼,反正我是絕對不會穿的。」

  葛麗特則是將被兄長蹂躪得皺巴巴的圍裙重新摺好,對凱帝說道:「謝謝,有機會的話再穿。」

 

  這一天也是凱帝說好要帶漢賽爾出門買食材的日子,原本漢賽爾也想要葛麗特一起出去的,但妹妹列了一張密密麻麻的表解釋另外兩人每個字都認識但全部的詞串起來聽也聽不懂的研究進度,結論是她今天會待在家裡,他們也只好由著她的意了。

  經過早上的圍裙事件後,漢賽爾的臉看起來比平常更臭,他一手拿著自己列的購物清單,一聲不吭地就準備往某條通連隔壁街市集的巷子走去──與其說是巷子,不如說是兩棟建築物之間的縫隙,寬得剛好足以令一個孩童通過,往裡看可以見到對面的牆壁,但看不見街景──才走沒三步,他就被凱帝拉住了手臂。

  「你要去哪裡?」

  「廢話,當然是去隔壁街,市集不是在那?」漢賽爾理所當然地應道,「傳統市場的東西會比較便宜吧?」

  「你怎麼知道那裡可以走過去?」凱帝不解地追問,從漢賽爾住入糖果屋以來,可說是每天二十四小時幾乎都待在他的視線範圍內,這孩子明明從未獨自上街,為什麼會曉得這種正常人根本不會走、非本地人一眼望去也無法確知能通連的捷徑?

  漢賽爾抽回自己的手,「我第一天早上要去魔力能源廠上班的時候發現的啊。」

  「……你趕著上班還順便去逛傳統市場嗎?」

  「哪可能,你這傢伙的想法真的很沒邏輯耶,」漢賽爾嗤聲道,「就說過我方向感很好,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已經不是第一次聽見漢賽爾自稱方向感不錯這回事,凱帝忍不住猜想,所謂的「方向感很好」或許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方向感再怎麼好,都不可能如導航系統般獲知從未去過的目的地捷徑吧?

  說起來,漢賽爾是化獸族的,難道是什麼有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複眼的種族,複眼長在他看不見的地方嗎……

  在凱帝胡思亂想之際,漢賽爾已經扯回到原本的話題上:「你還滿瘦的啊,用力擠一下應該可以過去吧?」

  「我還是比較喜歡走正規道路。」凱帝否決這個提案,就算他真的費盡千辛萬苦擠過去,肯定皮都磨破了衣服也髒了,他才不要,「而且有些東西也能在商店街買呀。」

  漢賽爾想了想便點頭同意,反正每間店都比價一下也好。

  這條道路筆直的小型商店街不算很長,寬敞的路邊左右兩側各十一家店面,加起來總共二十二間店。街道最頭跟最尾各有一道圓形拱門,分別是北門出口及南門出口,門邊皆有薑餅人警衛站崗,往北出去能走往轉運站,往南則是靠近住宅區和校區。

  糖果屋落在商店街中段、離北門稍近一些的位置,兩人需要買的不外乎是食品與日用品,凱帝便領著漢賽爾走向這條街唯一的一間雜貨店,這是家外表很明顯由民房改建而成的小店,共三層樓,一樓及二樓的一半是店面範圍,剩餘部份則是屋主的生活空間。

  雜貨店沒有店門,整個一樓面對街道的方位連牆壁都沒有,營業時間裡它都是大大廠開,任何人皆能來去自如,只有晚上才會出現肉眼看不見的防盜措施。

  兩人踏入店面範圍後,憑空飄在入口處的風鈴響起,通知店主客人的到來。

  「波克先生,我來買東西囉。」凱帝朝裡頭喚了一聲,正坐在雜貨店最裡端搖椅上打瞌睡的老人沒有回應,讓人十分懷疑他這副模樣會不會有人偷走商品了也沒法察覺。

  漢賽爾已經自顧自地先逛了起來,反正雜貨鋪嘛,等要結帳時再找人不就行了。

  這整間店看起來非常老舊,即使地板和展示架都被清掃得一塵不染、看得出有人在努力保養,仍然無法掩蓋那從骨子裡透出來的蒼老氣息,無論是因長年使用以致坑坑疤疤的地板,或油漆斑駁的牆壁與充滿使用痕跡的櫃子,在在顯示出這間店已經不年輕了的事實。外頭高掛的店名招牌寫著:像新的一樣好。

  店面的正中央擺著各種大小不一的箱子,每一只的高度約到漢賽爾的肩膀,箱上貼著分類項目和價錢標籤,箱裡自然是販售的物品。

  左右兩邊的牆壁立著鐵製展示架,上頭擺的多是體積較小的商品,最底部的那面牆則是櫃檯和在櫃檯後的搖椅,椅上是一名臉部皺紋多到讓人覺得他的臉幾乎會塌下來、難以分辨閉起的眼睛在哪裡,長滿濃密灰鬍子的老先生。

  「這間店在我出生之前就有了呢,」跟在漢賽爾身後的凱帝低聲說,「聽說是這條街最早開幕的店家之一,波克先生有幾歲也一直是個謎,聽賣麵包的大嬸說,從她有記憶以來就沒見過波克先生年輕的樣子,但是對於波克先生青年樣貌的傳言已經有十幾種不同的長相了。」

  「你還知道滿多八卦的嘛?」漢賽爾隨口應道。

  「因為很多婆婆媽媽會在帶小孩來店裡的時候找我聊天嘛。而且我認識波克先生的玄孫呢,是個可愛的小小孩,他有偷偷告訴過我那些阿姨的猜測全都是錯的。」

  兩人一邊閒聊,凱帝走向放著衛生紙的箱子,直接拿了三大袋出來,漢賽爾看了一眼箱子上標示的價錢、確認這價位有符合他心中的最佳效益後就沒去管,他大概晃了一下這間店,東西幾乎都還滿便宜的,而且這裡也有賣一些像是「保存超過十年的鳳凰羽」、「保存超過三十年的特爾斯白狼的尾巴」之類的玩意兒裝在浸了魔藥的瓶瓶罐罐裡,或許他之後可以帶葛麗特來這裡看有沒有需要買的東西,那樣妹妹就不用跟著衛家那個死小鬼回家了。

  男孩黑紫色的雙眼將珍奇異獸區的箱子給掃了一遍,接著看到隔壁的魔法媒介區,他隨手拿起一條手鍊翻看,對正在挑兒童漱口杯的凱帝問道:「喂,你是用什麼當媒介啊?」

  魔法媒介的存在是為了讓人在施法時可以達到更好的效果,各種物品都可以製作成媒介。在這個上至老嫗下至幼童全民都會魔法的時代,這玩意兒是不可或缺的,每個人都會有至少一個、當然也可以有很多個。各個媒介的用途與效能各異,大部份的使用方法通常是將魔力凝聚在上面,使用的時候拿在手上或掛在身上之類的,只要有它在身上就能一定程度地增幅、輔助魔法施展,就像是人類奇幻小說中的魔杖一樣。

  當然,也有些資質特別特別優異、大概萬中選一的人是不用媒介的。

  正在淡粉紅色和桃粉紅色漱口杯間糾結的凱帝頓了一下,才意識到漢賽爾在問他問題,他稍微撩起自己的上衣、指著掛在褲子上的一顆毛茸茸小白圓球掛飾,「喏,是這個,怎麼了嗎?」

  「好奇一下不行喔。」漢賽爾將手鍊放回原位,比起凱帝手指的地方,黑紫眼不由自主地聚焦在對方若隱若現的腰部肌膚,下一秒沒察覺到視線的糖果屋店主就將衣服放了下來,漢賽爾沒來由地有一點失望,「你那是什麼東西?沒眼睛的綿羊?」

  「是聖誕帽尾端的小球啦。」凱帝有點無言,「記得我之前跟你說過的聖誕節吧?就是那個節慶要戴的帽子。那漢賽爾你的媒介是什麼?」

  「孤兒院統一發放的名牌項鍊,葛麗特也有一個。」漢賽爾從衣服領口拉出一條金屬牌,沒幾秒又放回去,「你那個什麼克斯門斯族,應該不是耶拉本地的族群吧?為什麼你會住這裡啊?自己搬過來的?」

  「這個嘛,克斯門斯族的村落的確不在耶拉,」凱帝繼續盯著那兩口顏色略為不同的漱口杯,現在某對兄妹在他家用的漱口杯與喝水用的相同,他覺得小孩子還是要用可愛一點的比較好(雖然他們的心智年齡並不是小孩),「我爸對巧克力和牛奶過敏,還有乳糖不耐症,這些病症加起來對克斯門斯族人來說根本和絕症沒兩樣,因為克斯門斯族裡所有的東西都是甜的、就連房子也是真正的甜食做的,那裡的食物甜食和鹹食的比例大概是九十九比一……總之,因為在那邊生活對我爸來說實在太痛苦了,所以他跟我媽結婚之後,就搬到耶拉來了。我是在耶拉出生的哦,只是成年以前都還常常跟我媽回去克斯門斯族、也是受那裡的教育。」

  漢賽爾嘟噥了幾句「天天吃甜食的甜食族誰受得了啊」就沒應聲,凱帝則是把兩個杯子舉到男孩面前,問道:「漢賽爾,你覺得哪一個比較好?」

  「這兩個粉紅色是有差多少啊!我全都不要!」

  「好吧,那紫色?它的杯口是貓咪造型喔。」

  「隨便你啦!」

 

  在兩人從雜貨店結帳離開後,便前往北門出口旁的生鮮超市,方才買的東西全塞在凱帝從家裡拿出來的大購物袋裡了,在負重沒有超過上限的情況下、提著完全感受不到重量。

  這大概算是漢賽爾第一次好好逛商店街,雖然截至目前為止他不過是走在這條街上,大部份的店家僅只路過沒有進去過。

  平日上午的商店街人不是很多,米黃石磚路兩側的行道樹也不若夜晚般閃閃發光,時近十一點,燒烤店和簡餐店都準備開門營業了。

  一大一小的兩人直直地走往生鮮超市,這間超市是國內小型連鎖店,連鎖店的意思即是,它附加了空間魔法的「門」會開在耶拉境內各個不同的城鎮,這些門統統會連往同一個地方──也就是超市內部──並且確保從哪裡進來的人就會從哪裡回去。

  從米唐鎮這兒的入口看去,只能見到超市寬敞的自動玻璃門,除了門之外,沒有任何供它依附的建築物、就只是一扇門立在那裡,足見米唐鎮並不是這間超市本店的所在處。透過玻璃門,能夠窺見超市中的櫃檯、各式各樣的商品及購物中的人們。

  一跨過自動門,強烈的冷氣撲面而來,吱吱喳喳的嘈雜人聲也不停竄入耳中,畢竟此地聚集了許多來自各地的主夫主婦,所以每天的人都不少。

  漢賽爾在入口處隨手拿了一張購物籃,每個籃子裡都放著一張廣告紙,他捏起紙張,甩了甩之後,廣告紙的畫面便從「暑期特賣!」的大標題,變為圖文並茂地列著好幾種食品分類──這間超商主要是賣食材的──漢賽爾邊走邊逐一翻點查看,每點一下分類項目,它便會進入裡頭的子頁,詳細介紹每種食品的來源與價位,如果把紙面向左傾斜,就會回到上一個畫面。

  「這禮拜特價的東西不多嘛……」漢賽爾邊走邊說,他點入廣告紙中地圖的畫面,正打算照著上面的指示走進肉品區時,就忽然發現凱帝不知道跑哪去了,「搞什麼鬼!身為人形錢包還這樣亂跑。」

  他一面抱怨一面沿原路回去,才走沒多久就在某個轉角看到金髮青年正與幾名帶小孩的婦女聊天,完完全全融入家庭主婦的話題之中,儼然已經成了小團體中的一份子。看他的樣子,不會是跟發現蜂蜜的熊一樣,被小孩吸引過來的吧?

  「……這孩子一直長不高,真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

  「咦?妳剛剛不是說傑克才六歲,這樣就已經很高了吧?」

  「唉,少年仔,你不知道,他表哥也是六歲,長得都比他高兩個頭了啊!」

  「李太太,妳家的小傑克真的已經很高了好嗎?妳也看看我家龍龍好不好?長不高就算了,還這麼瘦,我都懷疑是他爸那邊的血統問題了……」

  「那妳們要不要試試看在每天早餐的時候,餵小朋友吃黏漿梨混雪漿果汁,上次來我店裡的一個媽媽說,那對讓小孩子長高很有幫助呢。」

  「真的嗎?要餵多少……」

  為什麼這個沒小孩的人可以在這邊跟兩名主婦暢談育兒經啊!聽起來他跟她們還像是今天才認識咧!漢賽爾老大不高興地衝了過去,用力踹凱帝的小腿一腳,害得後者險些直接往前撲倒,「你在這裡幹嘛?」

  痛到覺得自己有可能會殘廢的凱帝轉過身來,還沒來得及回話,另外兩名主婦就朝男孩湊了過去,「黑林先生,這是你的小孩嗎?長得好可愛喔。」

  「想不到你看起來這麼年輕,就已經有這麼大的孩子了……」

  「噢,不是,漢賽爾是來我家寄住的,」凱帝一手搭在漢賽爾的肩膀上免得自己真的摔倒,掛著笑容回應婦女們,「我想我們該走了,那下次有機會的話再見囉。」

  「等一下,黑林先生你再說一次糖果屋的地址,我要抄起來。」

  漢賽爾沒有揮開青年的手,僅是臭著一張臉不停死瞪,主婦身後的幼童都快被他瞪得哭出來了。在兩名婦女紛紛從包裡拿出紙筆抄寫完畢後,他們便和凱帝道別,臨走前迷戀小孩的某人當然不忘摸摸兩個小孩子的頭說掰掰,還各給了一顆漢賽爾非常想沒收的糖果。

  在那對主婦去結帳後,漢賽爾又踹了凱帝一腳,後者忍不住抗議:「很痛耶。」

  「你自己一個人跑到這裡來幹嘛,不知道身為錢包是不能這樣隨便亂走的嗎!」

  「我剛剛有叫你啊,可是你太專心了沒理我嘛。」凱帝有點委屈的說,「我在開發新客源。」

  「新客源你個頭,快去把東西買一買啦,我還要回去幫葛麗特做午餐欸。」雖然漢賽爾剛才也是想到那些傢伙未來說不定會成為他的客人,才沒當著別人的面直接對凱帝發飆的。

  於是兩人開始逛起超市,這間小型超市以連鎖店來說並不大,只有一樓,它連鎖的範圍含米唐鎮在內僅僅十個城鎮而已。在每個不同的區域中央,都有精緻得宛如真品的特價品模型以各種方式吸引人的注意,比方說海鮮區這週折扣的是龍蝦和阿科羅魚蛋,於是就出現了龍蝦模型一邊喊著口號一邊拿好幾顆魚蛋模型在手中拋丟雜耍的景像。

  此時他們就坐在這組模型前方的長椅上(有時候模型會有特殊表演,故此超商內有模型之處通常會附幾張椅子),凱帝對購物籃只裝了一包米一包麵條的漢賽爾問道:「你不用再買其它東西嗎?」剛才小腿被重擊之後又直接被拖著走,雖然他也沒痛到真的不能走的地步──該說是這些日子常常被漢賽爾蹂躪所以痛覺消失得比較快或麻木了嗎──只是能坐著休息當然最好。

  「我又還沒逛完,只是看你這傢伙一副痛得要死的樣子,可憐你讓你來這裡坐啦。」

  「欸,我明明還是面帶微笑吧?」

  「對啊,」漢賽爾皺眉,「說到這個,你明明會痛幹嘛都不罵我?」說老實話,從以前到現在會對自己寬容的人也只有葛麗特而已,凱帝這種性格實在是令漢賽爾非常不習慣,縱然也沒什麼不好。

  「因為剛剛那樣應該算我也有錯,而且我不喜歡跟小孩子生氣。」凱帝用單手托著下巴,對面前的男童微笑。

  重新拿出廣告單來看的黑髮男孩「嘖」了聲,「所以我的長相不是小孩的話,你就會跟我翻臉了嘛?」

  「沒錯。」金髮青年毫不避忌地承認,想了想又補充道:「不過也可能不會,因為我覺得漢賽爾你還滿可愛的。」

  「誰可愛了啊!那種形容詞只能套在葛麗特身上啦。」臉從十幾分鐘前臭到現在的漢賽爾「啪」的一聲摺起廣告紙,又湊近自家上司用雙手把對方的臉頰往兩邊拉扯,「你給我在這裡坐好,我挑完要買的東西之後再來找你付錢。」

  語畢,漢賽爾頭也不回地走了。

  看著黑髮男孩手提購物籃逐漸走遠的小小身影,凱帝不禁在心中忖道,不就是這種樣子特別可愛嗎?

 

  結果幾分鐘後,歸來的漢賽爾籃子裡也不過多了包麵線,據他的說法是,除了這些他推測是這附近最便宜的之外,其他的都先記了價錢要去市場那邊再比價,假若沒更低價的再回來買。

  他們很快地結帳完畢,回到一開始的自動門邊。

  在漢賽爾正要走入自動門之前,凱帝卻突然對他伸出了左手,男孩挑眉,昂首問:「幹嘛?」

  「那邊的牌子上不是有寫嗎?」凱帝拎著購物袋的右手指了指門邊佇立的告示牌,上面除了當週特價品的廣告之外,還有個小小的警告圖示,「『為防自動門發生意外,導致您與您的孩子走到不同的出口,請牽著您的孩子一同跨過自動門』,這是要走出每間連鎖店之前都會看到的標語呢。」

  「我又不是你的小孩。」漢賽爾沒好氣地說,卻還是乖乖將手搭了上去。

  「有什麼關係嘛。」凱帝笑道,牽著男孩走出店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