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第七章.娃娃哪裡來?

  漢賽爾邊走向標識商店街的拱門邊看著手中的清單,上頭的每一行字都被劃掉了,表示所有物品皆已買齊,接下來就可以直接回到糖果屋。

  「欸,為什麼你都不用買糖啊麵粉啊之類的東西?」

  「我是店家呀,直接向批發商叫貨不就得了?」

  「可是我待了這麼久,幾乎沒看過有人送食材的貨到你這來啊,只有包裝紙包裝盒而已。」漢賽爾說出自己也覺得不大可能的猜測:「雖然我是想問,你不會用什麼黑心糖還是過期食品來節省成本吧?但是你怎麼可能給小鬼們吃那種東西啊?」

  「你也曉得我不可能做那種事,幹嘛還這樣猜啊。」凱帝不是很高興的說,「所有做糖果點心的食材,都可以跟克斯門斯村買,而且因為我是同族人,所以折扣滿多的,的確是很省成本。」

  「問題就是,我根本沒看到你跟人買呀?郵購至少也會有快遞來敲門吧?」

  「這個嘛……我當然是在你沒看見的時候買的囉。」

  漢賽爾忽然想起,糖果屋有間非請勿入的地下室,他至今從未去過,而每週四下午凱帝都是在裡頭做糖果的──其實他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在裡面製作,因為他並沒有親眼見到,但每次凱帝進了地下室再走出來之後,總是會扛著一整個禮拜份的糖果點心──如果說他沒看見的時候,就是那時了吧?難道那裡有可以跟克斯門斯族聯繫的特殊管道?

  經凱帝這麼一句話,漢賽爾才模糊地意識到,雖然他們目前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這傢伙顯然還有些地方是自己所不知道的,而他自己也同樣沒把所有的底牌攤出來。

  「算了,隨便啦。」漢賽爾擺了擺手,隨手將購物清單丟給凱帝,反正他對這件事也不是真的很在意,「快回去吃午餐唄。」

  孰料凱帝大概看過清單之後,就對著男孩說道:「回家之前再去一家店吧。」

  「你還有什麼沒買啊?」

  漢賽爾說,此時他們已經踏進了商店街的範圍,凱帝領著前者走向左側道路最靠近南門的店家──順便一提,衛命暝家的藥店是右側道路最靠近南門的店家,但那是只有一道門的連鎖店,而糖果屋也是在從南門看過去的右側上(如果從北門的位置看,當然就在左側了)──那是一間外表看起來歪七扭八,整幢建築物彷彿是由各種不同的布料組成的店,敞開的窗戶全是形狀各異的鈕扣造型,屋頂還有像是棉花的東西黏在上面。

  拼布般的店門上,掛著一個與糖果屋有點相似的牌子──娃娃屋。

  「喂喂喂,你不會要把我的薪水浪費在這種地方吧?!」

  「歡迎光臨。」

  男孩的大聲抗議與店家制式的台詞同時響起,凱帝先是無奈地對漢賽爾說了「我的娛樂費和你的薪水是完全不同的兩筆錢啦」之後,才向娃娃屋的店長打了聲招呼:「好久不見,查爾斯。」

  就像凱帝的糖果屋一踏進去視線所及之處全是糖果點心一般,娃娃屋放眼望去也盡是滿滿的布偶和玩具,最上方的天花板有好幾隻龍、鳥類、昆蟲的模型拍動翅膀不停飛旋;好幾個櫃子分門別類放著各種不同的玩意兒,會自行動作的全用玻璃門隔著防止它們跑出來,不會動的如普通的抱枕布偶則放在能觸摸的架子上;還有些看不清放了什麼的玻璃櫃上寫著「如欲拿取請洽櫃檯」。

  娃娃屋的店長看起來和凱帝差不多大,深藍髮的西裝頭和深藍色的西裝,加上一副無框眼鏡,完全是一副該坐在辦公室的模樣,於粉暖色系的空間裡看來特別突兀。在發現來者並非兒童後,名喚查爾斯的男人立刻收起營業用的笑臉,「嘖,是你啊?」鏡片後的藍眸掃了漢賽爾一眼,「來幫這個小鬼買玩具嗎?」

  「不是,我想漢賽爾應該不需……等等,漢賽爾,你要不要買一隻回去?」凱帝回答到一半,就想起什麼似的,隨便從櫃檯附近的架子抽起一隻毛茸茸的兔寶寶玩偶,金眼閃閃發光地遞到漢賽爾眼前,「可以跟葛麗特一起抱喔。」兩個小孩一塊兒抱著娃娃睡覺的畫面肯定很可愛。

  「我才不要。」漢賽爾嫌惡地揮開凱帝手中的布娃娃,「葛麗特也不會想要這種東西好嗎?」

  「不是來買玩具,那你來幹嘛?」查爾斯沒好氣地說,「難道是來跟我炫耀你又蟬聯『長大以後最想結婚的人』第一名的寶座?告訴你,我總有一天一定會贏過你的!」

  「我才沒那麼無聊。」凱帝說。

  「等等,那個寶座是啥鬼?這傢伙也是戀童癖嗎!」漢賽爾指著查爾斯超級沒禮貌地說道,「一條街上有一個戀童癖就夠變態了,現在你是要告訴我這條商店街居然有兩個戀童癖?!那些父母怎麼還敢來逛街啊!」

  坐在擺滿小怪獸娃娃櫃檯桌後方的查爾斯微微將身子往前傾,對漢賽爾怒道:「誰跟他一樣是戀童癖!我只喜歡可愛的小女生好嗎?像你這種臭男生我才不屑!」

  「就說不要叫我戀童癖了。」凱帝又一次無奈地說道,再對漢賽爾笑著解釋:「那個是暝暝統計的喔,他對這種資料很有興趣,所以每隔幾個禮拜就會問這幾條街內所有的小孩比較想跟我還是查爾斯結婚,」他指了指娃娃屋店長,「他從來沒贏過。」

  「如果只統計女生,我一定會贏好嗎?」查爾斯白了凱帝一眼,天知道這傢伙的票有多少男生灌水。

  漢賽爾嚷著「只喜歡女生的戀童癖還不是戀童癖,只是這傢伙男女通吃你只戀女童啊」一面腹誹著上回店裡小孩子吵架的情形、最初產生那種話題的起頭八成就是衛命暝,在查爾斯走出櫃檯、準備把這個沒大沒小又跟自己同性別的男孩攆出去前,凱帝就先站到對方面前說道:

  「把客人趕出去不太好吧?雖然漢賽爾不買娃娃,不過我要買喔。」

  「你的床已經快擺不下了吧?」

  查爾斯瞥了凱帝一眼,就讓開一條路,讓後者徑直往絨毛娃娃區走去。

  藍髮男子坐回櫃檯後的座位,漢賽爾隨便找了張看起來也很像玩具的毛絨絨熊貓造型椅坐了下來,查爾斯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臭小鬼,你看不出那是商品嗎?」

  「就算是商品也只能算二手的吧?別以為我看不出這種椅子肯定會常常被來店的小孩拿來坐,上面都還有汙漬咧。」漢賽爾非但沒起身,還在大剌剌地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整個人半仰後躺到熊貓的臂彎裡,翹個二郎腿。

  查爾斯縱使一臉不悅但也沒打算跟小孩子計較,好歹是開玩具店的,對這種臭小鬼的忍受力當然很高,反正事實也真的是漢賽爾說的那樣沒錯,他剛剛不過是想沒事找事罵而已。

  「你叫漢賽爾吧?幾歲?」

  「十八歲。」

  「嘖,男孩子就是愛謊報年齡。」查爾斯明顯不相信漢賽爾說的話,假裝自己是成年人想快點長大的小朋友可從來不少。

  漢賽爾沒理他,看了不停揉掛著非賣品名牌的超大泰迪熊的某人一眼,那傢伙的眼中盛載著不輸給望向孩童時會出現的憐愛神情,毛髮光鮮亮麗的熊玩偶比男人的身材還要高大,「那傢伙的娃娃不會都是跟你買的吧?」

  「你說凱帝?幾乎都是啦。」查爾斯漫不經心地回應,「他從小時候就很喜歡那些東西。糖果跟娃娃什麼的。」

  「你們認識很久了喔?」

  「──漢賽爾,葛麗特真的不會想要娃娃嗎?」

  兩人話講到一半就被凱帝的問話聲打斷,顯然金髮男子腦中看小孩抱娃娃睡覺的妄想依舊存在,漢賽爾沒好氣地應了句:「不會啦!」

  下一刻,抱著一隻粉紅色小兔子跟粉紅色獅鷲獸布偶的凱帝就前來結帳,漢賽爾深切鄙夷的看了滿滿的粉紅色一眼,金髮青年就將它們都放到櫃檯桌上,在查爾斯報出價位之後質疑:「上次妮妮跟我說,你告訴她這禮拜不會動的娃娃全部打八折耶?」

  「女性限定。」查爾斯冷聲回答,「你又不是可愛的小女生,我幹嘛幫你打折?」

  「但是你掛在那邊的牌子可沒有寫只限女生。」

  「呿,難道我去你店裡買蛋糕的話,你會幫我打折嗎?」

  「查爾斯的話我可以考慮一下。」

  查爾斯嗤了聲,最後仍是算了八折的價錢,看這兩人的互動,漢賽爾不禁覺得雖然這間娃娃屋老闆表面上一臉唾棄凱帝的樣子,可是這兩個人的感情好像還不錯嘛?

  雖說漢賽爾腦中一時之間閃過了「沒想到那傢伙還交得到小孩跟主婦之外的朋友」這樣的想法,但回憶凱帝平時的模樣,人緣不差應當也是意料中事。

  「這兩種你都有了吧?要送給誰家小孩的嗎?」查爾斯在將娃娃裝袋時問。

  「嗯,燒烤店的潘太太應該再過沒多久就會生下第二胎了,要送給他們家的小祈跟他的弟弟或是妹妹。」

  「如果生出來是妹妹我再送禮。」

  凱帝笑了笑,與對方道別後便領著漢賽爾走出店門。

  中午的商店街,人潮已經多了起來,凱帝很自然地秉持著為防兒童走失的精神走得離漢賽爾近了些,他們走了幾步,漢賽爾扭頭望一眼大門緊閉的娃娃屋,才抬起頭對凱帝問道:「欸,你跟那個老闆認識很久了嗎?」

  凱帝點頭,「嗯,我們以前是鄰居,從小就認識了,後來我到這邊開糖果屋,沒多久之後他也來了。」

  「你們關係看起來不錯嘛?」

  「畢竟是從小認識的朋友啊,」糖果屋店長對他唯一的員工露出淺笑,「而且他的娃娃質感很好呢,我第一個從父母之外的人手裡收到的娃娃,就是他給我的喔。」

  「我討厭他。」漢賽爾突然說道,他也不知道自已為什麼會衝口說出這句話,不過稍微想想方才的情形,嗯,那個人的態度本來就惹人厭嘛!

  「哎?其實他人還不錯的說,不過男孩子通常都不太喜歡查爾斯啦,因為他的性別歧視很嚴重。」

  不是因為那樣……漢賽爾默想,思緒卻有點不連貫、讓他沒有即時回應凱帝的話,腦子裡有個他也不是很確定的模糊想法,但他十分清楚自己心中莫名湧出的反感肯定不是凱帝所言的性別歧視,即使他也還搞不太懂原由……

  喔,對了,那傢伙跟凱帝說話時的樣子特別討厭,尤其是凱帝對著那個男人笑的時候。

 

   ×

 

  糖果屋對面的燒烤店從這週四──也就是漢賽爾與凱帝大採購的當天──晚上起開始店休,現在已經過了三天,星期日,他們還是沒有開門,週二就是九月了。從那天起,糖果屋的晚餐皆由漢賽爾負責,而今天早上,燒烤店老闆潘先生帶著快要當大哥的獨生子潘祈急急地跑來糖果屋,說是他太太好像快生了、現在就得趕去醫院,希望凱帝能幫忙帶孩子一天,糖果屋店主當然二話不說的答應了。

  假日下午的糖果屋,一群小孩子在軟墊上玩得不亦樂乎,好不熱鬧。

  「看好了!只要把這瓶藥水滴一滴下去……變!身!」

  被同伴們團團包圍在中間的衛命暝,此時手上正拿個一根裝滿鮮綠液體的試管,他高舉起試管和手中的海豚布偶,如表演中的魔術師向觀眾展示般地讓所有人都能看個清楚明白,最後將試管中的液體滴到海豚布偶的頭頂,液體碰觸布料發出「碰」的一聲、冒出陣陣白煙,下一秒,海豚布偶就憑空飛了起來、原本灰藍的身軀還不停變幻成五顏六色、頭頂的氣孔冒出泡泡,圍觀的孩童們紛紛發出「哇喔」的讚嘆聲。

  「很厲害吧?這就是我的新發明。」衛命暝挺起胸膛驕傲地說,其實說「發明」一詞並不正確,因為現階段的他還難以自行開發出什麼東西,都是把現有的物品開拆分析結構之後再重新組裝改造的,「現在幫忙改玩具只要三根棒棒糖,超級大特價,還可以指定噴出來的泡泡顏色喔!要做要快!」

  衛命暝得意洋洋地伸出三根手指,幾個小孩面面相覷後,連忙各自從口袋裡掏出零錢湊數,衝向櫃檯找凱帝結帳。

  坐在櫃檯前高腳椅上的漢賽爾睨了衛命暝一眼,他反著椅子坐,兩手放在椅背上趴著,看那堆小蘿蔔頭拿著自己的玩具爭先恐後擠破頭的模樣,深深覺得姓衛的小鬼當店員的話衝業績的效率一定比自己高多了。

  「暝暝很能幹吧?」凱帝收完錢之後對漢賽爾笑道,「幾乎每隔幾個禮拜他就會有新把戲呢。」

  漢賽爾背對著凱帝回應,「意思是說,等這群小鬼把玩具都弄成發光噴泡泡的樣子,過沒多久又退流行要再花錢了吧?」

  「沒錯。不過也不是每次都那麼順利啦,上次他改造的室內煙火差點炸爛我的窗戶,小孩子都嚇死了。」

  漢賽爾想像了下那幅景象,嘴角不由得彎起微笑,想到這小子出糗的樣子就惡劣地一陣愉悅……誰教他老是纏著葛麗特不放。

  此時葛麗特正坐在漢賽爾身旁的椅子上閱讀,那本書無論是厚重如磚頭的模樣、或者一看就枯燥無味超長的書名《近代魔法應用理論與實作.複合法陣應用篇.第二冊》都會讓大部份的人望之卻步,完全不想翻閱。以葛麗特目前的外表年齡來說,讀這本書的模樣在不知情者看來實在是十分違和。

  漢賽爾也沒去打攪妹妹唸書,而是望向坐在他另一邊的燒烤店老闆獨子潘祈,「你幹嘛不去跟他們玩啊?」

  男孩似豹又似虎的頭趴在櫃檯桌上,「我在等爸爸連絡我。」他手裡把玩著一支手錶,這支手錶同時有語音通訊魔法的附加功能,算是相當實用的魔法道具。

  漢賽爾「喔」了一聲,轉過身子變回正坐,對著男孩問道:「你想要弟弟還是妹妹?」

  「是弟弟還是妹妹有什麼差嗎?」潘祈反問。

  「差超──多,如果是我的話當然想要妹妹啊!」漢賽爾誇張地說,他的口氣聽起來就像熱烈傳教的信徒,「妹妹比弟弟可愛一百倍!聰明一百倍!厲害一百倍!這個世界只有妹妹才是最棒的!尤其是我妹!這個世界,如果沒有妹妹就不完整了啊!你一定也想要妹妹的吧?」

  潘祈愣愣的說不出話來,顯然從未有人對他提過這莫名其妙的「妹妹教」,坐在櫃檯後的凱帝則是忍不住笑著插嘴:「弟弟也沒什麼不好呀。」要是這孩子真的被漢賽爾洗腦成功,結果生出來的卻是弟弟,那可怎麼辦?

  「呿,胡扯!弟弟跟妹妹怎麼能比?根本是一個天一個地,一個爛臭蟲一個小天使的差別!」

  漢賽爾立刻對凱帝所言做出反駁,後者忍不住指出一點:

  「你又沒有弟弟能比較,這樣說不準吧。」

  「你還不是沒有弟弟!而且我有全世界最棒的妹妹,再說這世界只要妹妹就夠了,我幹嘛要什麼弟弟?」

  「我有表弟。」

  「關係太遠了不算啦,反正你表弟也不會比我妹可愛。」

  漢賽爾從與潘祈搭話,改為和凱帝誇耀自家親妹有多棒多好多可愛,肯定是每個哥哥都會想要的好妹妹,而作為當事人的葛麗特顯然很習慣哥哥的行徑,對漢賽爾怎麼誇自己是半點也不吭聲不害臊的,她完全無視其他人的談話,沉浸在書本中。

  直到漢賽爾向葛麗特徵詢意見,她才抬起頭來。

  「妹妹比弟弟好多了,對吧?葛麗特?」

  「我沒有妹妹,也沒有弟弟。無法判斷。」

  「可是妳是我妹啊!」

 

  夜晚,糖果屋打烊,眾人吃過晚餐後,潘先生總算給他們傳來訊息──說是母子均安,不用擔心,並且,如漢賽爾大力推廣的一般,是個妹妹。

  潘先生問凱帝能不能幫忙帶孩子去醫院找他們,凱帝想當然耳一口應允,剛出生的嬰兒耶!機會難得,怎麼可以錯過。

  「那我們出門囉,漢賽爾、葛麗特,就麻煩你們看家了。」

  凱帝朝兄妹倆揮揮手,便牽著潘祈的小手踏出二樓房門,葛麗特點了點頭、漢賽爾應了聲「知道啦」,緊接著傳來店門開啟又關閉的聲響,在他們走後,僅餘兩人的糖果屋頓時沉寂下來。

  從前只要葛麗特專心看書時,小兄妹的家也是十分靜(隔壁房東三不五時的噪音被他們習慣到左耳進右耳出形同不存在),漢賽爾應該早已習慣了才對,可是此時卻覺得全無人聲的環境安靜過頭了,或許是因為他現在待在糖果屋、而不是在從前的公寓裡所致?

  在不同的環境本來就會產生不同的行為,而他已經習慣在糖果屋中就是要找凱帝瞎扯,應該只是這樣而已。

  漢賽爾在凱帝軟綿綿的床上打了個滾,撞倒不少娃娃,而後聽見葛麗特闔起書本的聲響,漢賽爾維持趴在床上的姿勢、半個身體彎下來把被他撞翻的娃娃撈起來丟回床上,隨口說道:「小鬼頭、娃娃、嬰兒……這些到底有什麼好喜歡的啊?」

  「因為很可愛吧。」坐在沙發上的葛麗特將書本放到一邊,望向姿勢不雅的兄長。

  由於這番話是自妹妹口中說出,男孩沒有發出不屑的嘖聲也沒多作評論,僅是又翻個了身變回仰躺,用整顆頭垂落床沿、視野上下顛倒的姿勢,繼續關於不在場的某人之話題:「上次跟他去玩具店,他還一直問要不要買娃娃給妳呢,我想妳也不會想要,就拒絕了。」

  「我對布娃娃的興趣的確不是很大。」

  「哈,對吧。也只有那傢伙會在長大之後還喜歡這種東西吧,我之前無聊數過他床上到底有幾隻布偶,總共……」

  「……說到娃娃,不是有些小女生會幫自己的娃娃取名字嗎?他居然每一隻都叫得出來欸,我上次看他在店裡跟她們玩的時候發現的,哪有人把腦容量跟記憶力浪費在這種地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