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十一章.大概是戀愛諮詢…吧?

  「你這傢伙跑來做什麼?應該不是來買新出品的『不思議之樹小妖精』吧?」

  「的確不……好可愛!這一個多少?」

  原本愁眉苦臉坐在熊貓椅上的凱帝,一接到查爾斯丟給他的小東西、立刻就換上嶄新的笑臉,圓滾滾的布製腦袋十分柔軟,頭頂發芽,圓臉上掛著微笑,如獅鬃般的綠葉在那饅頭般的圓球下繞了一圈,比頭略小的身體胖嘟嘟的,只要往肥肥的肚子一戳就會噴出黃白粉三色花瓣。

  「我可不打算賣你。」查爾斯壞笑道,在凱帝抗議之前又問:「所以你到底是來幹嘛的?一臉就是有事要說的樣子。」

  「唉……」凱帝輕嘆一聲,右手不安份地繼續戳著娃娃的肚子,「查爾斯,我問你喔,如果你被沒有打算要交往的人告白了會怎麼處理?」

  「這種事為什麼要找我問啊!」

  「因為我只有你可以討論了嘛。」

  事實上,以凱帝在商店街的人緣,絕對不乏能談心的同輩或能指點自己的長輩,但流言蜚語在街頭巷尾傳遞的速度快得堪比光速,這種話題還是找個對八卦毫無興趣的人聊比較好,這也算是凱帝對老友的信任。

  「我的意思是,」坐在櫃檯後方的查爾斯不耐煩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你又不是第一天被告白,跟以前一樣拒絕掉不就好了,幹嘛要問我?」

  查爾斯說的沒錯,憑著凱帝那張臉,從小到大收過的告白只會多不會少,雖然不到偶像級人物的誇張地步,但以一般人來說也算是偏多了,自然不缺應對這種事情的經驗。而雖然喜歡他的人不少,但對那些對象都沒多大興趣的凱帝,至今的戀愛經驗仍是掛零,除非要把對小孩子說的「等你長大再跟我結婚哦」一類的台詞算進去,否則他根本沒真正接受過誰的心意。

  「以前跟我表白的人都是我不認識或沒那麼熟的人,所以才能乾脆的拒絕掉嘛。」凱帝語帶無奈地說,「不然我換個問法好了,如果是你從來沒想過要交往的朋友……假設說我跟你告白好了,查爾斯你會怎麼處理呢?」

  「……我真想掐死你。」

  看娃娃屋店長狠戾的神色,糖果屋老闆禁不住往後縮了縮,囁嚅著「我只是假設嘛」才聽得前者回應:

  「朋友的話,要看對象吧?」查爾斯單手摸著下頷說道,「如果是根本沒打算交往的人,當然是拒絕得徹底一點讓對方死心,否則糟蹋朋友的心意豈不是很糟糕?要是你覺得還可以考慮一下,就讓他追啊,反正又沒損失,搞不好最後真的會在一起也不一定。」

  「所以我沒辦法拒絕他的話,就是覺得能給他機會試試嗎?」

  「天曉得,我看起來像是戀愛諮詢師嗎?」查爾斯白了凱帝一眼,「還是你其實不是不想回絕,只是因為那個人是你朋友,怕之後會尷尬?光是被告白就已經夠尷尬了吧,還差這個嗎。」

  「說尷尬好像也有一點……」凱帝揉捏著小娃娃的肚腹,揉得滿手花瓣,又用雙手拎起娃娃短小的前肢把花瓣抖落,一邊回想,「但撇開這個不談,我好像真的沒有想明確地拒絕他的念頭。」應該說,就算現在沒有答應漢賽爾,但凱帝也沒有就此撇清關係、或強調這件事絕對不可能之類的舉動,或許是不想看見那張可愛的臉蛋露出失望或沮喪的表情吧,即便他也不明瞭自己這麼做的話漢賽爾會有什麼反應。

  「是誰?」

  「唔?」

  「跟你告白的是誰?」

  想想似乎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凱帝考慮了不到半分鐘便如實以告:「漢賽爾。之前跟我來過你店裡一次的小男生,記得嗎?」

  孰料這句話說出口後,查爾斯便瞇起鏡片後的藍眸,用帶著強烈譴責意味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凱帝,被那樣盯著,即使是再乖巧的小孩也會忍不住懷疑自己是不是犯了什麼錯,而後娃娃屋店長用鄙夷到不行的語氣啟口:「你不是一直強調你不是戀童癖的變態,只是喜歡小孩子而已,不會對兒童出手嗎?」

  凱帝呆了一秒才反應過來,大聲駁回:「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樣。」查爾斯沒好氣地說,一手指著店門,「我要打烊了,你也差不多該回去了吧?」

  「好吧,哎……謝謝你的娃娃。」

  一臉沮喪的凱帝走到櫃檯前準備遞還布偶,才剛放下查爾斯又把東西塞回他手上,「都被你玩成這樣了最好是賣得出去,這隻送你算了。」

  「真的嗎?謝謝。」

  既然對方這麼說,凱帝當然也不推辭的欣然收下,一掃低落的神色,漾出笑臉。

 

  糖果屋老闆走後,娃娃屋店長鎖上大門,將一樓的照明設備全數關閉,上到二樓。與糖果屋相同,娃娃屋自二樓起也是私人空間,不同的是他這裡跟雜貨店的分區比較相近,二樓的一半依舊是店面範圍,剩下的部份和最頂層的三樓才是完全的生活區域。

  他正準備將二樓的窗戶全數關閉,就見一名不速之客跨坐在窗台上──漢賽爾右腳跨在室內,左腳跨在室外,用一張面色不善的萬年臭臉瞪著屋主。二樓主要是節慶時才會開放的舞台空間,剛跨上最後一級階梯的側邊牆面總共有三扇大窗,男孩正坐在第一扇。

  「臭小鬼,不知道私闖民宅可以提告嗎?」

  「嘖,還不是發現凱帝跑來你這我才過來的,你以為我想來啊?糖果屋至少還是賣吃的,你這家店的東西沒一樣實用。」

  今天上午漢賽爾告白後,那人雖沒像先前那樣避開他,但總覺得態度還是不大對。剛剛漢賽爾一洗完澡就發現凱帝不在屋裡,問了葛麗特才知道說是出門了,於是沒事做的漢賽爾乾脆飛出去找人,幾分鐘前便發現凱帝從娃娃屋裡走出來,讓他莫名不爽。

  順道一提,在讓凱帝知道自己會飛之後,漢賽爾也懶得再對外隱瞞這件事,他本來就習慣用飛行的方式移動,現在這樣反而倒好,目前幾乎整個商店街的人都曉得他有翅膀。

  自己的商品被人批評成這樣,查爾斯的臉色當然也好不到哪去,他做出驅趕的手勢說道:「他回去了,你也可以滾了。」

  「我有事要問你。」

  「我不想回答你的任何問──」

  「我也要麻煩你,查爾斯先生。」

  葛麗特忽然從第二扇窗探出頭來,剛剛他們兄妹倆是一塊兒出門的,只是漢賽爾謹記查爾斯是個喜歡女孩子的戀童癖,才要葛麗特先別出聲。

  見到賞心悅目的小女孩,查爾斯的神色也柔和了許多,用兩者相較之下根本是雲泥之別的態度,笑瞇瞇地詢問葛麗特:「有什麼我能為您服務的地方嗎?親愛的小小姐。」

  「死戀童癖,不要盯著我妹!」

  「哥哥是這副德性,想必您一定很困擾吧?」

  葛麗特看了直想過去賞人一記過肩摔的兄長一眼,暗示他冷靜點,才繼續說道:「哥哥的問題就是我的問題,希望你能幫忙回答。」

  「真是個好妹妹吶。」查爾斯走近窗台笑道,接著視線轉向漢賽爾,旋即換上對方欠他八百萬的神情,所謂翻臉比翻書還快就是這麼回事,「看在你有個這麼可愛的妹妹的份上,說吧,你這小鬼有什麼話要講?」

  漢賽爾用完全不輸對方的陰狠神色瞪著查爾斯,這種表情出現在本當純真可愛的孩童面孔上,實在是有種說不出來的違和可怖。雙方無語數秒沒有出聲,猶如兩頭繞圈對峙的野獸,在開戰之前僅僅死瞪著對方沒有做出下一步動作。

  「喂,」漢賽爾首先打破沉默,說到底也是他要問問題,當然是由他先開口,「那傢伙……有交過女朋友還是男朋友嗎?」

  「哈啊?」查爾斯頓時有種錯覺,糖果屋的店長店員根本是串通來惡整自己的。

  漢賽爾則是打從心底湧起一股懊悔的情緒──他幹嘛跑來問這個一看就惹人厭的混帳啊!不行,他採用的可是葛麗特的建議,怎麼可以後悔呢?

  雖然妹妹說過自己沒談戀愛幫不上忙這種話,但漢賽爾在傍晚時還是繼續徵求意見,命題是「那如果想要讓對方喜歡自己的話,葛麗特會怎麼做?」,而妹妹的回答則是:「如果是我的話,會找他之前交往過的對象來分析吧」,也不管葛麗特有補述「但哥哥你好像不太適合這麼做」就逕自決定照辦。

  而要問這種問題,剛剛好就有一個據說是跟凱帝認識很久的傢伙能問,既然他都飛過來了乾脆順便完成這件事。

  「凱帝有沒有交過男朋友或女朋友?」漢賽爾一臉不耐煩地重述問句,「這個句子有這麼難懂嗎?發什麼呆。」

  「你問這要做什麼?」

  「關你屁事,回答就對了。」

  有求於人還用這麼欠扁的口吻說話,查爾斯額上的青筋都跳到快爆血管了,幸好葛麗特及時緩頰,才沒讓他直接下逐客令:

  「查爾斯先生,不好意思,我哥哥不太會說話。能拜託你告訴我嗎?」

  娃娃屋店長深吸了一口氣,抬起手推了推眼鏡,又換上一副堪稱完美的笑容:「如果是您的話,當然沒問題。可愛的小淑女跟沒大腦的臭男生可是完全不同的。」

  「你自己還不是男的──」

  「哥哥。」

  「……好啦。」

  葛麗特唸了一聲後,本來都撐起身子的漢賽爾才安安份份地坐回窗台上,查爾斯掃了男孩一眼,決定還是將目光聚焦到女孩身上比較能心平氣和,否則他怕自己忍不住把這小鬼推下樓──雖然這傢伙會飛摔不死,推了好像也沒差,嘖。

  雖說想問問這個死小鬼不會也跟商店街的孩子們一樣成為凱帝的俘虜了吧,但查爾斯直覺這傢伙不會希望自己知道凱帝找他談的那些事,他也不打算出賣凱帝──其實他搞不太懂友人幹嘛對這檔事這麼認真,跟應付其他小孩一樣說句「長大之後再跟我結婚喔」不就好了?眼前這個小混蛋問這種事時看起來好像也跟其他同齡的孩子不太一樣──當然,這也是查爾斯不相信漢賽爾先前答的實際年齡才會產生的想法,他想了想,又瞪了漢賽爾一下才對葛麗特說道:

  「就我所知是沒有。」

  葛麗特在漢賽爾開口前幫忙提問:「沒有人喜歡老闆?」

  「不,」藍髮男子搖頭,「是都被他拒絕了。」

  「老闆的標準很高?」

  「我想不是這樣……」查爾斯頓了一下,「我認為原因應該很明顯才對?」

  漢賽爾還想追問,葛麗特就搶先說出猜測:「跟老闆告白的都是同齡的人?」

  「嗯,不算可愛的小女生跟惹人厭的小男生的話,年紀都和他差不多、不然就是比他大,這很正常吧。」

  「所以你的意思是,」葛麗特繼續道,「對方不是小孩子,所以老闆沒有交往的意願?」

  「他沒說過,但我是這麼覺得。」查爾斯想了會兒,又道:「我覺得──這只是我覺得──比起交往或結婚,那傢伙還比較想跳過這些程序,直接得到一個小孩吧。」

  看凱帝平時的模樣,查爾斯這番推論確實挺有道理的,可是這不就是凱帝根本沒打算談戀愛的意思嗎?對事情的進展根本一點幫助也沒有啊!

  葛麗特看了哥哥一眼,又問:「那麼,請問查爾斯先生知道老闆都是用什麼理由拒絕別人的嗎?」既然沒有交往對象可以分析,不如來預防怎樣會被徹底回絕好了。

  「你們也知道他是個善良的笨蛋,都是說些『我們不適合』那類比較不傷人的客套話……啊,不過有一次例外,」查爾斯將頭轉向漢賽爾,彎起沒有絲毫溫度的惡意笑容:「以前有個男的纏他纏得要死,纏到他受不了,我記得那次他是說:『我想要小孩,可是我們不可能會有孩子,所以恕我無法答應』之類的話。雖然應該是讓對方死心用的,可是我猜這句話應該也是有幾分真實性才對。」

  也是啦,那個戀童癖會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孩也很正常──這個意思不就是說,他在先天的生理結構上就已經宣告出局了嗎?!漢賽爾不由得在心中吼道,表面上仍是臭著一張臉沒多大的表情變化。

  「還有什麼想知道的事嗎?可愛的小小姐。」

  查爾斯對葛麗特笑道,後者搖搖頭,說了句「那我們告辭了,謝謝你的幫忙,查爾斯先生」就招呼兄長一同飛出窗外。

  一飛上夜空,漢賽爾就換上了垂頭喪氣的表情,他是要去哪裡弄一個孩子給凱帝啦,去孤兒院搶嗎?就算搶來的也不是親骨肉呀。

  「哥哥,」心知自家手足在想些什麼的葛麗特說,「可是老闆沒有拒絕你。」

  漢賽爾嘆了口氣,也只有在妹妹面前,他才會露出這般完全卸下防備的模樣,「因為我現在是小孩吧。」

  「不是,哥哥你是十八歲的成年男性,老闆知道這一點,可是沒有拒絕你哦。」

  「……說得也是。」

  漢賽爾對葛麗特笑了笑,聽見妹妹算是鼓勵的話,煩憂一下子全拋到腦後了,反正要傷心的話等他真被那種理由拒絕再說也不遲,再說,他不管怎樣都比較相信葛麗特的判斷,就算那個討厭鬼說了那種話,但只要葛麗特表示沒問題,就一定是沒問題吧。

  雖說自己今天才對凱帝誇下海口,但老實說,要怎麼做他還真沒個頭緒,還是順其自然好了。

  才幾句話的時間,兩人已飛回糖果屋的二樓。

 

  離開娃娃屋回到家中的凱帝,發現臥室的白桌上只留下一張「我們出門了」的小紙條,某對兄妹不知何時已不見人影。

  金髮青年將剛收到的娃娃放到床上,調整了一下娃娃的位置就走往廚房,經過桌子時又瞄了紙條一眼,忍不住忖道現在不會換漢賽爾在避著他吧?但若真如此應該不會連葛麗特也一起離開才對,大概只是他多想了。

  一邊從冰箱裡拿出熱量超高的蛋糕當宵夜,凱帝一邊想著這幾天兩人之間那種尷尬的氛圍,想沒多久,便十分確信他自己的確不喜歡這個樣子。

  有自己的小孩可是天時地利人和才能促成的難得體驗──雖然對方實際上是個年齡十八歲的員工──他可不想浪費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明明有可愛的孩子在身邊卻不能跟人玩實在太痛苦了,無論如何,他還是和漢賽爾回到以前的相處模式吧!

  被告白又怎樣,假若再為此糾結下去的話,搞不好兩人會就這樣愈來愈疏遠,最後連朋友也稱不上、那對小兄妹還會直接離他而去也說不定……如果拒絕會讓漢賽爾離開的話,那他絕對不要!凱帝一面將長條型的巧克力蛋糕切成三份一面想,反正查爾斯也說了這種事要不要回拒是依對象而定,那他就給漢賽爾機會好了,他並不討厭那孩子。

  腦子裡想著各種亂七八糟的事,凱帝手裡的動作也沒停,很快就將蛋糕配著幾塊餅乾擺盤完畢。又突然想到,擺盤這種事漢賽爾是從來不會做的,男孩做出的料理味道不錯,但賣相是丁點也不注重。

  沒多久,凱帝將第三盤蛋糕端到白桌上的同時,一身黑的男孩女孩便飛進臥室,漢賽爾毫不客氣地搶走他手上的那盤蛋糕,一屁股坐到沙發正中央吃了起來,凱帝跟葛麗特陸續在男孩兩旁坐下。

  「有喝的嗎?」

  囫圇吞完一盤蛋糕的男孩對青年問道,後者沒有馬上回答,而是盯著男孩沾染巧克力醬的嘴角,最後伸出食指戳了對方的臉頰一下。

  好軟。

  「幹嘛?!」突然被人戳臉,大驚失色的漢賽爾反射性地揮開對方的手,平常可都是只有他捏凱帝臉的份,從沒反過來的!

  「只是突然覺得,能跟漢賽爾正常說話真好啊……平常都是你捏我臉,偶爾我也會想戳一下嘛。」凱帝說著又欲伸手,隨即被漢賽爾一口咬住,恍如不願給人觸碰的小狗,「很痛耶。」

  「誰叫你要戳我,活該。」漢賽爾說完又咬住凱帝的手,口感跟臉不一樣但也很好吃。

  「你平常捏我臉捏那麼用力我都沒咬你了。」

  「你可以咬啊,我又沒阻止你。」

 

   ×

 

  不思議節的由來,是為了紀念在傳說中的世界大戰時、保護了魔法世界的不思議之樹的守護者。如果說國慶日是為了慶賀國家誕生,那麼不思議節就是類似「全世界的國慶日」那般的存在,簡言之是世界性的節日,只要是屬於魔法的國度皆會為此慶祝。

  不思議節的天數每年並不固定,日期也是會「流動」的,舉例來說,去年的不思議節是十月二十一號到十月二十六號,今年就從十月二十七號開始,直到十一月二號結束。

  「糖果屋會參加不思議節的活動嗎?」

  漢賽爾把玩著床頭櫃上的球型時鐘,這只半透明的小鐘只要上下顛倒就會改為顯示年份與日期,今天已經是十五號了。也剛好是週四,糖果屋的公休日。

  「你是說集中在不思議節專用的『空間』裡舉辦的那個嗎?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