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十二章.糖果屋店長日常觀察實紀

  「哥哥不知道老闆喜歡什麼?」

  他在跟葛麗特討論時,妹妹如是問。

  「知道啊,他喜歡粉紅色、應該也喜歡白色,還有甜點跟娃娃,最喜歡的東西是小鬼……可是就是知道了才更麻煩嘛。」

  如果要送食物,那甜食一定是首選,可是要他做甜點類的話,做出來的味道哪可能比得過身為糖果屋店長的壽星本人呢!

  至於去外面買來送,先不提漢賽爾討厭花錢這件事,最重要的是那也太沒意思了吧。假使凱帝有說過特別愛吃哪家餐廳的料理還好,偏偏那人根本提都沒提過。

  若是送其他口味的食品,據漢賽爾的觀察,凱帝並不挑食,正確來說、是遞給他的話不管再怎麼討厭的東西都會忍著吃完。比方說那人很明顯不太喜歡苦瓜或青椒一類偏苦的食物,可是只要丟進他碗裡還是會皺著眉頭吞下去;吃辣的話更慘,一般人覺得是小辣的程度的湯麵凱帝吃了也會被嗆到哭出來,卻還是會秉持著不浪費食物的原則整碗嗑掉……要說為什麼會知曉這種事的話,就是因為漢賽爾有一陣子想試試看糖果屋老闆吃不同的東西會否做出什麼不一樣的反應,所以在某一陣子的午餐做出各種「變化」測試,反正他自己是真正不挑嘴的人,吃什麼都沒差。倒是做麻辣麵那次看凱帝吃得那麼可憐害他有點愧疚,之後連續兩天三餐都默默弄了甜的補償,吃到自己有點反胃。

  至於顏色偏好的話,那應該是選完禮物才去挑色的吧!否則隨便送個粉紅色的東西也沒意義呀!

  而送娃娃嘛……漢賽爾根本不會縫,即使從現在開始學,縫得也肯定不會比某位娃娃屋店長精緻。想到這點黑髮男孩就一陣賭爛,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自己、查爾斯百分之兩百會送布偶給凱帝當生日禮物,他才不想跟那傢伙送一樣的東西!

  說起來,凱帝本人事實上也會縫一些簡單的娃娃,之前漢賽爾看到時對方表示那是殺時間用的興趣。

  「不然從日常生活的習慣來分析需要的物品?」

  「就知道妳會這麼說。」漢賽爾挺起胸膛,抬高下巴,「所以我之前就那麼做啦。」

  「那結果呢?」

  「呃……沒什麼收穫。」

  都相處幾個月了,漢賽爾對凱帝可說是十分規律的生活自然是瞭若指掌。

 

  首先是工作天,糖果屋老闆早上通常會賴床三到五分鐘再自己按掉鬧鐘起床──誰教那張床實在太好睡了,在上面打滾過不少次的漢賽爾也同意這一點,反正凱帝會因此把鬧鐘往前調,所以賴床一下也沒差──可是在某次漢賽爾決定要仔細觀察青年睡眠中的模樣後,每天自然醒後(早起是為了替葛麗特做早餐養成的好習慣,假日通常醒來一下下就繼續睡)第一件事就是把鬧鐘功能關掉,打理完早點再去戳戳捏捏拉拉揉揉對方的臉把人戳醒,只要力道加重就會瞬間清醒完全不會賴床。

  至於吃完早餐之後上班到下班這段時間在幹嘛,葛麗特也非常清楚,故略過不提。話說回來,雖然那是上班時間,可是陪小客人玩耍或聊天對凱帝而言根本是一天中最放鬆的時候。

  下班吃完飯洗完澡、有時候會泡澡之後。打掃跟整理店面之類的事就交給漢賽爾來做,以前凱帝是丟魔法道具解決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可漢賽爾現在不能用,只好一切手動。

  金髮青年最近的休閒娛樂是在晚上九點半準時收看兒童台重播的影集──之前的碟型播放器被漢賽爾弄壞,前陣子終於又再買了新的──凱帝會看的一定是小孩子間最近最流行的節目,近期看的是上個月剛開播就大受好評的《哈密瓜歷險記》,是用真正的哈密瓜演出的單元劇,內容為描述哈密瓜與他的好夥伴眼鏡先生和星星人的日常喜劇。

  「這種東西到底有什麼好看的啊?」

  某次,漢賽爾對一副深受劇情感動的凱帝問,他完全無法理解一顆哈密瓜究竟有什麼辦法觸動人心。

  「漢賽爾你要先把自己代入哈密瓜的角色才能體會哦。」

  「我一點都不想當水果。」

  黑髮男孩白了一臉正經的金髮青年一眼,後者有點可惜的說:「但是這樣你就無法融入小孩子的話題了。」

  漢賽爾又翻了個大白眼,沒好氣地說:「我又不是你,理解小鬼頭在說什麼要幹嘛?我才不屑做那種浪費時間的事咧。換我看了啦。」

  由於魔力控制不穩的緣故,漢賽爾想看什麼都只能找凱帝幫他轉台,後者也從來不會拒絕。

  通常看完夜間新聞,偶爾再吃個宵夜之後就差不多準備睡覺了,因為隔天還要工作,也不可能太晚睡。

  至於休假日,大概隔兩個禮拜左右會才會在週四去採買日用品,無需採購的日子就看有沒有哪個熟客剛好全家出遊要順便找凱帝一起去、或者是達到某個人頭數可以享優惠的餐廳剛好缺一個人找他湊數──沒錯,那傢伙的人緣好到大嬸們阿姨們出去玩還會邀請他,不過在漢賽爾入住後,礙於男孩實在非常討厭要花大錢的娛樂(而且他對大錢的標準明顯與一般人的認知有點落差),只好推拒。

  不出門的話,金髮青年休假日待在家裡最常做的事大概是試做新甜點。隔壁就是書店,要買新上市的食譜參考超方便。

  只是,那傢伙的做法跟書本記述的內容,在漢賽爾眼裡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邊。

  在漢賽爾第一次看見坐在廚房中的凱帝左手翻書、右手上方飄著一坨受魔力影響不停改變外型的麵糰時,便好奇地湊過去看書上寫些什麼,黑紫眼很快地掃了一遍,確認上頭的每個字句統統都是自己認識的,沒有像葛麗特的課本一樣會突然冒出什麼艱澀難懂的辭彙,僅是再普通不過的料理食譜,每個說明他都能讀懂、連不會魔法的人類應該也做得出來,就連附圖也都很正常。

  然後他又望向根本沒照書上寫的做,可是右手上的麵糰已經快要做出與食物照片相同外型的某人,「你到底要食譜幹嘛?」

  「參考啊。」凱帝理所當然的回。

  「只是抓外表的話直接買畫冊看不就好了。」

  「畫冊又不會寫材料跟做法。」凱帝說,右手放下,一粒刺蝟饅頭準確地落在他掌心,他順手塞進漢賽爾嘴裡,「喏,味道還不錯吧?」

  「嗯,」漢賽爾嚼沒三口就將黑糖口味的小饅頭吞到肚裡,「可是你根本沒照上面寫的做啊?」

  「得先看別人怎麼弄的才能想要怎麼改變做法嘛。」凱帝說,回臥室裡從矮櫃中翻出一本《一看就會!最受歡迎的六十種糖果》──就像許多魔法世界中的收納箱一樣,凱帝房裡唯一的矮櫃實際容量比外表看來大得多──他打開內頁向漢賽爾解釋:「像是我最早學會的幾種糖果,就是看這個做的喔。」

  漢賽爾接過去翻看,除了書籍原本的內容之外,每一頁幾乎都密密麻麻的爬滿手寫字跡,這本乍看之下就很類似葛麗特的筆記了,一大推魔法相關名詞還有法陣的圖解。漢賽爾隨便瞄了幾頁,又道:「我還以為你是看教人用魔法做糖果之類的書學的咧,怎麼盡是這種普通的食譜啊?」

  「應該沒有那種教人用魔法做菜的料理書吧?」凱帝眨了眨眼,「用哪種魔法不都是餐廳的商業機密嗎?就算有我可能也看不太懂,所以還是自行吸收普通的食譜比較實際。」

  「你都會做這種東西了怎麼可能看不懂?」

  「因為我是實作派的,有些方法就算用出來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正式名稱。那種書大概跟魔藥學一樣,會有很複雜的學名吧。」凱帝說道,他以前曾看過衛命暝的魔藥學相關書籍。

  漢賽爾似懂非懂的點頭,他也有過大概知道葛麗特在做什麼、可是把那些事化作文字後就宛如在看天書的經驗。

  除了食譜之外,凱帝最常看的就是育兒相關書籍,再來就是小孩子會喜歡的繪本或具互動功能的故事書。閱讀後者的理由還能理解,肯定是為了隨時都能跟小客人們有共通話題可以聊,但前者真是讓漢賽爾忍不住想一掌拍到書頁上,質問:

  「你又沒生小孩,看這種書幹嘛?」難不成還這麼年輕就打算先「預習」怎麼養小孩嗎!

  凱帝拍拍漢賽爾的頭,微笑:「你就是小孩啊。」

  黑髮男孩抓住對方的手,不悅地說:「我已經十八歲了,這些書的內容對我不適用。還有你當我是瞎了看不出這裡面講的都是未滿足歲的嬰兒嗎!」

  「如果你要聽實話的話,」凱帝抽回手,發覺男孩的頭顱會隨著自己手的方向而移動,忍不住又把手抬高玩了對方一下,下場就是被人一把抓住將他的手拉到嘴裡咬,撇開很痛這點,這麼做的漢賽爾真像可愛的小動物。「我基本上都是在欣賞照片,畢竟現實中我沒認識多少嬰兒。」

  漢賽爾把凱帝的右手從嘴裡吐出來,怒道:「那你去買嬰兒寫真集不就好了,買這些貴得要命的育兒書浪費錢幹嘛?你到底把多少錢花在這種無意義的書上啊!」

  「現在這本是隔壁的書店老闆借我的,不是買的啦。」凱帝抽了張面紙將沾滿唾液的手指給擦乾淨,無奈地想著他是有這麼好吃嗎?連沒多少肉的手都要啃,「而且哪來的嬰兒寫真集啊?」

  「你去隔壁問問啊,搞不好真的有賣。」漢賽爾說完又頓了一下,改口道:「不過就算有,我也不會讓你買。」

  「誒,如果比育兒書便宜的話呢?」

  「免費送你也不行。怎麼可以讓你看其他人的照片傻笑,當我不會吃醋喔?」

  凱帝有點無奈地笑笑,沒有回話。

  事後漢賽爾想來,他跟凱帝又不是情侶關係,自己好像沒什麼資格說那種話,那傢伙也只是對小孩的容忍度超高所以不反駁而已。可是講都已經講了,反正那也是事實,漢賽爾也不覺得有收回那句話的必要。

 

  回想結束,總之,如果要從日常細節看凱帝缺什麼的話,在漢賽爾看來似乎什麼都不缺。

  最適合送的大概就是書了,可是食譜類的他又不知道那傢伙有哪些沒讀過、或者適不適合,他之前陪凱帝去過書店,那人並非什麼甜點食譜都收,可是無論從出版社、作者、書名他都難以歸納出下手的依據,要是送到對方不喜歡的不是很浪費錢嗎?

  至於嬰兒寫真集那種隨口說說的玩意兒,如果漢賽爾真的搞來一本,凱帝肯定會高興的要死,可是他才不想幹!就算真的要買也不知道從何買起啦!

  「不然的話,給予無法取代的一次性即時體驗如何?」葛麗特提議,「簡單講就是像去遊樂園玩、聽演奏會之類的。」

  「出去玩嗎……這好像不錯。」漢賽爾摸著下巴忖道,對妹妹綻開笑容:「那葛麗特妳想去哪裡?不思議節的時候到哪都很多人,不過只要妳喜歡的話,不管要帶妳去什麼地方都沒問題。」說著還拍拍胸脯,一副使命必達的好哥哥模樣。

  葛麗特搖頭,「哥哥你應該跟老闆單獨出去玩才對吧。」

  「什麼?!不思議節妳學校沒放假嗎?為什麼不能三個人一起去玩!?難得的長假耶!」

  「我覺得哥哥完全搞錯重點了,」葛麗特默然,要不是她天生沒什麼表情,現在應該已經白了哥哥好幾眼,「三個人一起約會,怎麼想都很奇怪。」

  「可是這不是約會啊!」漢賽爾大聲說,難得的假期居然不能跟妹妹共同度過──雖說他們可能只會分離一天或不到半天──對漢賽爾來說真是天大的打擊,「我跟他又沒交往,那傢伙也不會介意的啦,有兩個小孩陪他才更開心好嗎!」

  「哥哥你真的有想追求老闆的意識嗎?」

  「這跟那是兩回事啦──」

 

   ×

 

  結果葛麗特還是沒回來過節,令漢賽爾大失所望,雖然妹妹說她會等十一月一號再回來驗收就是了,到底要驗收什麼東西,漢賽爾不懂。

  不思議節時,由於連假湧出的客潮,大部分的店家都會招募臨時工,從前漢賽爾在這節日時也是到處打工,沒什麼好好過節的經驗,但因為工作的關係,還是能去到不思議節專用的空間晃晃。

  那個空間大體而言挺有趣的,今年不能去雖然有點可惜,不過這次沒什麼事情,應該可以好好過節吧──才怪!

  因為傳送陣半價的關係,就算是米唐鎮這種小地方也有大量外地人湧入,不思議節第一天──通常也是大多數人消費力最高的一天──糖果屋的來客數亦有顯著增加,雖然不到水洩不通的誇張地步,可是客人至少比平常多了三倍不只,而凱帝居然沒有另外聘請工讀生,結果就是兩人的工作量大大增加。

  俗話說:不思議節的客人全都是瘋子。這句話是用來講述不思議節時,不管哪間店的顧客都會爆增成兩倍或三、四、五倍的情形,畢竟是一年一度的慶典,眾人受氣氛感染而使得消費力大大提高也是無可避免的,就像新年時大家總要買個什麼慶祝一樣。

  原本漢賽爾以為,面對這麼多的人潮,平常那個只顧著跟小孩玩的傢伙肯定會忙不過來,沒想到事實並非如此,縱使看得出來比平常累了點,但基本上一切正常沒出任何差錯。

  在當天打烊後,凱帝頹然趴倒在櫃檯桌上,悠悠地嘆了口氣。漢賽爾坐到櫃檯前的高腳椅上,輕輕戳了一下凱帝的臉,「很累的話是不會多請幾個人喔,笨蛋。」

  「……三個……」

  「啥?」

  「我今天居然只和三個小孩說到話!」凱帝由趴改為兩手撐著額頭的姿勢,那悲傷的語氣簡直會讓人誤以為他正要去參加親友的喪禮,「明明來店裡的小孩不只三個,卻忙到沒空招呼他們……唉,為什麼那些帶小孩的媽媽不讓孩子自己結帳呢……」

  聽青年哀嚎的內容,男孩本來動作輕柔的手直接變為用力捏扯對方的臉,虧他剛剛還覺得這傢伙累癱的模樣有點可憐!「那種事有什麼好傷心的啊!」

  「唉,漢賽爾你不曉得如果一天內的『小孩養份』不足,那整天工作下來就會很累嗎?」

  「那你累死好了!」

  「是說我發現一件事,」金褐眼望向黑紫瞳,凱帝的手覆到仍在捏他臉的漢賽爾手背上,「你現在都沒叫我戀童癖了耶。」

  「哈啊?你有病嗎懷念這種稱呼?要是你想的話,我是很樂意那樣叫你啦。」

  「我才不想。」凱帝無奈,「只是好奇你為什麼不那麼說了而已。」

  「因為你不喜歡啊。」漢賽爾提起另一隻空閒的手捏住凱帝另一側的臉頰,繼續拉扯,「我才不會故意做讓喜歡的人討厭的事咧。之前沒意識到的不算。還有,」他放開對方柔軟的臉蛋,雙手環胸,「如果你真的是戀童癖,我會很困擾的,因為我已經十八歲啦。」

  「嗯,這樣啊。」金髮青年拍拍男孩一頭亂髮的小腦袋,沒再繼續這個話題。「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在不思議節的時候正常營業呢,果然還是休假好。」

  「什麼?!」漢賽爾瞪大黑紫色的雙眸,瞠目結舌的說:「你之前不思議節的時候沒開店?一天都沒有!?那你在幹嘛?難道自主放假了嗎?!這麼好的賺錢機會不開店!到底是不是商人啊你?」

  凱帝低唸了句「就知道你會是這種反應」才回答:「的確是休假沒錯,不思議節時明明也有很多非連鎖店面會關閉吧?去年我是跟暝暝他們家去玩的。」

  糖果屋店主說得沒錯,的確是有許多商店在不思議節時會乾脆放其中幾天假去玩,比方說對面的燒烤店就打算從明天起休假到倒數第二天。但像凱帝去年那樣一整個連假全部放掉的人說真的也不多,更何況有錢不賺這種事,實在不符合漢賽爾的價值觀。

  「那你今年幹嘛不關門?」漢賽爾問。

  「如果那麼做的話,你會罵我連不思議節都不撈一筆開什麼店到底為什麼沒倒閉吧?」

  「唔,是這樣沒錯。」

  「所以就開店囉,反正今年也沒出遠門。」凱帝笑道,隨後又想起什麼似的補充:「不過生日那天,我可能會看這幾天的情形決定要不要休假吧,因為我生日當天會有糖果屋的糖果類全面免費的優惠,如果這兩天來的小孩太少就不辦了,我不想送糖給大人。」

  「免費?全部?!」漢賽爾又一次瞪大眼睛,連音量都忍不住拔高,右手握拳重重一敲桌面,「你這傢伙真的不是在做慈善事業的嗎?!這種虧本虧到天邊的事你也做得出來!?我反對!強烈反對!我怎麼可以看我的錢被這樣亂花!絕對不可以!」

  金髮青年沒有與男孩爭論,而是說道:「嘛,漢賽爾你知道十月三十一號是什麼日子嗎?」

  「你生日啊,不然呢?今年也是不思議節啦。」

  「是人類的『萬聖夜』喔。」

  「那什麼鬼?跟你幹那種不要命的賠本蠢事有關嗎?」

  漢賽爾沒好氣地說,凱帝仍舊維持他一貫的笑臉,「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詳細內容,只知道是小孩子可以對大人說『不給糖就搗蛋』的節日。」

  「那你就給他們搗蛋啊!」漢賽爾說著,兩手又不規矩地撫上凱帝的雙頰,像揉麵糰似的搓揉,「小鬼頭的惡作劇有什麼好怕的,我兩三下就擺平了。而且耶拉又沒有那種習俗!你不講的話誰知道可以來要糖?」

  「某一任的克斯門斯族族長,覺得萬聖節很有趣,就把那天訂為克斯門斯族的『糖果發送日』,讓每個人都可以吃到糖果。」

  「你們一族也太隨便了吧!」

  「人類二月十四日有個情人節,也被某任的族長訂為『巧克力日』喔。」

  「聽起來真的超隨便啊!你們族是只要能吃甜食,就會把其他族群的節日訂成自己的嗎?!」

  「其實我也覺得滿隨便的,不過大家都很喜歡就好了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