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十三章.脾氣再好也是有底線的

  把準備好的早餐蓋上玻璃罩放到餐桌上之後,漢賽爾去到一樓,將窗戶全數開啟,秋季的強風灌入室內,把他那頭從來都沒辦法服服貼貼的黑髮吹得更亂,陽光將棒棒糖一類半透明的硬糖照得晶瑩剔透,黑紫眸望了戶外一眼就坐到櫃檯後,風大太陽大的好天氣。

  剛開店沒多久,糖果屋便有不少客人進入,沒半個是熟客。不少人見到一個小孩在顧店便詢問家長上哪兒去了,漢賽爾照實回答「都死了」之後,馬上有人露出同情的眼神,直接掃了大把點心結帳,更有人拿大鈔給他要他不用找錢。

  漢賽爾就靠這樣掏空不少婦女的錢包,反正他說的是事實、只不過沒講真實年齡而已,一點罪惡感也沒有。再者不思議節的客人回頭率超低,就算哪天他變回原本的體型也繼續當糖果屋店員,這些人也不會知道。

  「年紀這麼小就出來工作,一定很辛苦吧?」

  時約正午,一名慈眉善目的女人向他搭話,語音中流露滿滿的憐愛之意,漢賽爾回了句「還好啦」一面進行將商品裝袋的動作,女人還欲說些什麼,突然間與她同行的另一名女子就抓著她的肩膀尖叫起來

  「呀──!快看外面!快看外面!妳看妳看妳看啊!」

  超高分貝的刺耳女音吸引了全店的注意,連漢賽爾都忍不住一面摀著耳朵一面朝女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外頭有幾名揹著樂器的年輕人匆匆跑過、速度快得根本看不清面容,那群年輕人的後頭還跟著一大票瘋狂吶喊他們名字的男男女女。

  站在櫃檯前的女人也跟著驚聲大吼:「是包子星人!」兩人立即拿起裝好的糖果點心飛奔出去,店裡的其餘客人們也紛紛驚呼,離櫃檯近的拿了東西就要漢賽爾速速結帳並跟上那兩個女人的腳步,離櫃檯遠些的乾脆把手上的商品隨便塞進最近的架子裡就拔腿狂奔,轉瞬間整間店便從門庭若市成了門可羅雀。

  「什麼包子,我還饅頭咧。」漢賽爾碎了句,對那群害顧客在眨眼間跑得一個不剩的外星人深感不屑。

  包子星人當然不是真正的外星人,而是某組偶像團體的名稱,團員陣容三男二女,做為近三年來最熱門的偶像明星,長相自然是沒得挑剔,創作的曲目也廣受好評,據說粉絲年齡廣到下至三歲小女孩、上至五百歲的老爺爺,可說是男女通殺、不分年齡。

  但對於從小到大都只在乎妹妹的漢賽爾而言,實在是看不出這個近幾年崛起的樂團有何吸引力,亦從沒想過追星這種花錢的事,只是這種紅到大街小巷人盡皆知的公眾人物,他當然也會曉得。

  漢賽爾將頭探出窗外,滿街群眾像在比百米賽跑似的往轉運站跑去,從人群喊叫的內容大概能判斷出知名偶像團體為何會出現在米唐鎮的原因──聽說,包子星人在不思議節期間有快閃活動,從不思議節第二日開始,節慶期間將隨機在各個城鎮現場演唱一曲。

  男孩掃視人數銳減、幾乎比平日冷門時段更慘淡的街道,發現有好幾間商店街的店家也掛上「休息中」的牌子、追星去了,去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商和衛家藥店,目前開門的竟然只有糖果屋而已。

  他坐回店長專屬的座位,想著差不多也該去弄午餐了,可是這時間說不定會有肚子餓的客人、看整條街只剩他們一間賣食物的而跑來買午飯,又想到凱帝竟然到現在還沒醒,平常假日的時候明明也沒睡這麼久……啊,對了,那傢伙昨晚因為商品銷售一空的關係,臨時趕工了今天要賣的全部品項吧,短時間內消耗太多魔力的話的確是會比較睏沒錯。

  漢賽爾趴在櫃檯上打了個呵欠,忖著十分鐘內再無人進門、他就上樓去煮午飯了。

  就在他這麼想的當下,糖果屋大門應聲開啟,男孩也只得直起身子,繼續工作。

  「你們這裡有沒有賣正餐……是你?!」

  進門的是一批看來不超過二十歲的青少年,喊出那句話的少年頭上長著魚鰭,另外兩名一個是光頭一個是捲髮爆炸頭,三人在看見漢賽爾後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漢賽爾也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地就靠著外表特徵回想起這些人的身份:從前在孤兒院的院童,記得比他早一兩年離開院所,現在算來他們也是多年不見,對方的身高和長相都與孩提時代有所差別。

  「這裡沒賣正餐,慢走不送。」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從前認識的人,漢賽爾像趕蒼蠅似的揮揮手、冷淡地說道,這些人他從以前開始就沒什麼好印象,為了避免自己一時氣憤把凱帝的店砸了,當然還是別交談得好。

  魚鰭男非但沒走,還領著另外兩人走到櫃檯前,怒氣騰騰地說道:「你是漢賽爾沒錯吧?你這張臉,我死都不會認錯的!」

  「廢話嗎?我的長相跟以前又沒什麼差別,會認錯才是你眼睛瞎了吧。」漢賽爾同樣語氣帶刺地回道,一手指著大門的方向,「我剛不是說了這裡不賣正餐嗎?沒要買東西就滾出去。」

  從前在孤兒院時,漢賽爾就常和其他院童為了搶娛樂設備或一枚玩具大打出手,而他在打架這方面可說是所向披靡,從來沒輸過,搶贏的從來都是他。次數多了以後,有些手下敗將看到他要使用物品還會自動退讓、甚至起了莫名的崇拜心理直接上繳給他,但死都不服輸、一天到晚都想著要怎麼報仇的蠢材也不在少數,眼前這幾個則是後者。

  除了搶玩具,隨著年紀增長,由各式各樣不同原因引發的衝突可說是天天上演,雖然沒到成天都在打架的地步──對方也不是笨蛋,知道怎麼打也打不贏還自討苦吃,但幾天一次鬥毆還是免不了的──但漢賽爾與孤兒院中那群厭惡者的關係可說是惡劣得可以。

  「你是服務業吧?這是你對待客人的態度嗎?」魚鰭男表情猙獰,走得更靠近櫃檯了點,「看來你的個性跟你的身高一樣,一點成長也沒有嘛!」

  「不對,不只沒長進,還縮水了啊老大,」光頭男在旁幫腔,「最後一次見到這傢伙的時候,沒現在這麼小隻吧?」

  爆炸頭也跟著對漢賽爾說道:「沒錯沒錯,你也不是什麼成長緩慢的種族出身吧,現在看起來這麼小肯定有問題!」

  「關你們屁事,煩不煩啊,」漢賽爾不耐煩地用手指敲擊桌面,「叫你們滾出去不要妨礙我做生意聽不懂啊?連這點理解能力都沒有嗎?一群沒大腦的。喔不對,我忘了你是金魚腦嘛?」

  「誰是金魚腦!」這個詞顯然踩中魚鰭男的地雷,他右手握拳重重搥了一下櫃檯,整張櫃檯桌和抽屜裡的物品都給他搥得微微晃動了一下,此舉令漢賽爾的眼神跟著狠戾起來,要是糖果屋有什麼東西壞了,他肯定會要這群人付出代價。「你他媽的再說一次!」

  「喂,你應該十八歲了吧?」爆炸頭與光頭男在首腦動作時立刻堵住櫃檯出入口,「到底是幹了什麼好事才到現在還是這麼小一隻啊?不會是葛麗特實驗失敗害的吧?哈哈哈。」

  聽他們的猜測正中紅心,漢賽爾完全不想承認,隨口瞎掰駁回:「誰准你這人渣喊我妹的名字了!化獸族的龍族就是長到一定年齡之後會幼化再成長,連這點常識都沒有,我看你們不是金魚腦,根本連金魚大便都稱不上吧?」

  聽這群人提到葛麗特,實是又一次提醒他在這幾個傢伙進門時就想起的過往──以前這幾個混帳,死拼活拼打不過他,竟然就去找寶貝妹妹的麻煩,幸好葛麗特也不是省油的燈,也幸好被他發現,總之最後這些人又被他海扁一頓、葛麗特一點事都沒有。

  雖說沒事,可竟然把腦筋動到葛麗特頭上,漢賽爾怎樣也不會放過,早在心裡將人列入黑名單前幾名了。

  要不是印象中這幾個傢伙拳腳功夫不差,加上現在無法施法跟體型上的劣勢,一對三很可能吃不了兜著走,漢賽爾早在魚鰭男吐出第一句話時就把這人踢出門外了。

  「我去你的──」

  「只是說出事實就惱羞成怒,要打去外面打。」

  漢賽爾俐落地跳出櫃檯外,免得這群人掀桌,而他的腳才一落到地面,魚鰭男的拳頭就如風一般揮了過來,男孩往左一滾堪堪閃過,嘴裡也不忘繼續嘲諷:

  「我說要打去外面打你們是耳背是不是啊?要是砸壞東西你們這些人最好是賠得──」

  「不好意思,本店不歡迎鬧事的客人,請出去。」

  熟悉的青年嗓音自身後傳來,漢賽爾頓了一下,回首就見凱帝出現在通往非員工止步區的出入口,與漢賽爾對峙的少年們也紛紛收斂了動作,頗有學生在走廊上打架卻被路過的老師抓個正著的尷尬感。

  金褐色的雙眸暗了下來,與瞳色該給人感受的溫度不同、如若冰霜的眼神冷瞪著不速之客,凱帝臉上沒有一貫的微笑,臉色難看到極限、比漢賽爾平時的臭臉還可怕,要不是現在在室內,肯定會以為青年身後的背景該是雷電交加烏雲密布。

  凱帝在生氣。

  漢賽爾不由得呆住了,他還真沒看過這傢伙發火的模樣。

  「你是這間店的店長?」魚鰭男問。

  「沒錯,漢賽爾是我的員工。」凱帝將漢賽爾從地上拉起,牽著發愣的男孩走回櫃檯內,「請你們離開。」

  魚鰭男顯然不打算乖乖聽話,「喂,是你的店員先挑釁我們的,至少也要叫他給我們道個歉吧?」

  「沒錯沒錯,是他先開始的!」

  「像這種員工,還是開除掉才不會損害店家聲譽──」

  「我不想聽你們的說法,也不需要你們對我該怎麼處置員工指手劃腳。」凱帝用漢賽爾從未聽過的冰冷語調說道,嘴角卻彎起相反的笑,但跟平時的溫柔笑臉不同,有股說不出來的壓迫感,似是風雨欲來前的平和,「我說最後一次,請、出、去。」

  「你的員工態度不佳污辱客人,難道你當老闆的不用負責嗎!」

  凱帝讓漢賽爾坐回椅子上,冷靜地回應:「我不覺得我需要負任何責任,何況不管怎樣我都會站在漢賽爾這邊。還有我不知道你們是理解能力低落或者聽力有問題,同一句話我都說了三次好像沒一個人聽懂,要是你們有什麼身心方面的障礙,請到醫院求診。」

  那個他做什麼幾乎都不會生氣、一向好脾氣的糖果屋店主,竟然會講出這種字字帶刺的話?!漢賽爾驚得瞳孔都微微放大,而對面的三人則是氣到漲紅了臉,大聲咒罵著「老闆跟員工一個樣這什麼爛店」朝金髮青年揮拳,回過神來的漢賽爾正要去擋,還沒起身就見魚鰭男的拳頭砸在一道憑空出現的透明障壁上,直接被反噬到自己身上的衝擊力給往後彈!

  除了凱帝之外,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漢賽爾正想詢問,站在身後的青年輕聲說了句「把眼睛閉上」就伸手覆上他的眼,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漢賽爾便感覺到即使有遮蔽物蓋在眼瞼也能察覺的強光一閃而過,隨後附近傳來慘叫聲,凱帝將手拿開,三名少年在他們面前摀著眼不斷咒罵哀嚎,拳腳亂揮卻什麼也沒打著,顯然陷入了暫時性的失明。

  「這是怎麼回……」

  「等我一下哦。」

  凱帝打斷漢賽爾未完的話語,看向男孩的神色與先前的陰狠完全不同,與平時溫和的模樣無異,而在步出櫃檯後,又換上一副憎惡至極的表情,差別待遇到了極點。

  凱帝踢了正搖搖晃晃掙扎起身的魚鰭男一腳,讓他跟另兩名同伴撞成一團摔倒在地,用恍如對待大型垃圾的態度又推又踹的把這群人攆出店門外。

  這群人、竟敢、在他面前、打小孩!

  憤怒到幾乎快要放棄理智的凱帝想道,睡眠品質不佳就夠讓人產生負面情緒了,本來家裡還有個小男孩可以看著治癒一下,孰料剛起床沒多久看見的就是漢賽爾差點被打到,簡直令他心頭火起,原本心中小小的不愉快俄頃間化為難以抑止的怒意。

  他才不管是不是漢賽爾先做錯什麼,不管怎樣有需要對一個外表年齡十歲的孩童動手嗎?當著他的面打小孩根本是直接踩爆凱帝生平最大的地雷,完全無法忍受!

  「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吶?」

  剛把鬧事者推出大門外的同時,準備出門的燒烤店一家正巧從前方路過,潘先生看見一臉想殺人的凱帝忍不住驚呼,凱帝簡短地回應:

  「他們圍毆漢賽爾。」

  「什麼?圍毆?!那麼小的孩子?」

  「潘先生,可以麻煩你幫我把這幾個人送去警衛室嗎?順便幫我告訴警衛一聲,希望可以考慮把他們列為米唐一街的拒絕來往戶。」

  「沒問題,反正正好順路嘛。」長著虎頭的潘先生輕而易舉地扛起了慘兮兮的少年們,長著兔頭的潘太太在聽見這群人竟毆打一名(外表)未成年兒童時也義憤填膺,她關心地問:「漢賽爾還好吧?」

  「他沒事,謝謝妳。」

  凱帝笑了笑,又拍拍燒烤店大兒子嚇呆了的小腦袋,安撫幾句並簡單地道別過後就回到店裡。

  金髮青年逕直走向傻愣著的黑髮男孩,摸了摸後者的頭,擔憂地問道:「你沒事吧?有受傷嗎?」

  「沒有,那群廢物哪可能傷得到我。」漢賽爾甩了甩頭,將凱帝的手拍開,反問:「剛剛那是什麼?防護罩?」

  「就是普通的防盜魔法呀,」凱帝直接在櫃檯前的高腳椅坐下,平常都是漢賽爾坐在這個位置而他待在櫃檯內的,「你知道吧?很多商場都會有的那種。只要判斷受到有威脅性的攻擊就會自動啟動,保護商品。櫃檯也在保護的範圍內喔。」

  當初裝著漢賽爾跟葛麗特巨蛋爆炸時,也是托這個法術的福才沒讓糖果屋的店面遭到破壞。

  「大概知道……」漢賽爾似懂非懂地點頭,「可是你又不是大超商,那種東西不是都請人來裝的嗎?這樣不合成本吧?」

  「是我自己弄的,所以不用花錢也不用定時交維護費啦,這點你放心。」凱帝有點無奈地說,就知道這孩子會把重點放到這上面來,「當初想說好歹要開店就試著研究一下了,反正對我來說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力氣。」

  「好吧。那那群人是怎麼瞎的?也是防盜裝置?」

  凱帝將右手擱到桌上,在漢賽爾面前攤開掌心,一顆小小的光球從裡面冒了出來,五指收攏後又消失無蹤。「只是簡單的光魔法而已。」

  每個人身上擁有的魔法屬性幾乎都是複合的,但仍是會有主要的一、兩種,就如漢賽爾能召出雷電、葛麗特能憑空變出水一般,人們能輕而易舉地依自身主要的屬性施展相對應的魔法。

  「你是光屬性?」

  漢賽爾問,持續盯著凱帝的手,後者注意到前者的視線「嗯」了一聲後再次弄出光點吸引目光,黑紫瞳的視線跟隨光點跳動,讓凱帝光看就覺得有趣,他驅使光球快速移動到櫃檯邊緣,漢賽爾果不其然地跟著伸手一掌拍下去,恰似被逗貓棒玩弄的貓。

  拍了幾下都準確無誤地正中目標,漢賽爾沒多久便意識到自己似乎正被引導著幹什麼蠢事,很快地就放棄光球轉而捏起凱帝的臉。

  「光屬性的不是應該都去當治療師嗎?」

  「是治療師大部份都是光屬性的人,不是光屬性的人大部分都是治療師,這兩種說法差很多的。」凱帝說,「而且學會治癒術不是就再也不能用其他魔法了嗎?我沒什麼興趣。」

  「也是啦。」漢賽爾又捏捏扯扯了幾下,才鬆開手指,「欸,你就這樣把那群人踢出去,不怕他們之後來砸店喔?」

  「不怕。」凱帝很快地回答,本來他不太想繼續關於鬧事者的話題,可又想起那幾個人被他踢出去時似乎喊了漢賽爾的名字,他不認為自家店員是會對討厭的陌生人自動報上名來的類型,於是便問:「你跟他們認識?」

  「嗯,以前都在孤兒院啊,只是不值得一提的小雜碎而已。我印象中他們不住水酉市也不住這裡,大概是不思議節才出現在米唐鎮吧。」

  「這樣嗎……對了,你今天早上怎麼沒叫我起來?」

  「看你很想睡就讓你睡啊,而且我覺得你睡覺時的臉戳起來特別爽。」

  漢賽爾真心地說道,凱帝忍不住露出無奈的神色:

  「你到底把我的臉當什麼啊?」

  「食物。」

  ……面對男孩認真的回答,他還真不知道該回什麼才好了。先不提「食物」這個教人匪夷所思的答案,有哪個正常人會把要吃下肚的食物抓到手裡揉爛的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