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十四章.生日快樂

  「吵死人了!」

  漢賽爾不耐煩的掀開棉被,跳下他充當睡床的軟墊,走到明顯也聽見了敲門聲但同樣不想去應門的凱帝床邊,後者仍是半睡半醒的模樣,無端被吵醒導致心情極度惡劣的漢賽爾用力捏了凱帝的臉,附在青年耳邊大吼:「外面有人找你啦!快去開門!」

  漢賽爾從前認識的人除了前幾天出現的少年,沒一個知道他住在糖果屋,而且就算知道也不會有人膽敢在大清早擾人清夢,更何況以他的人際關係,根本不可能有人為了他特地找來糖果屋!那麼,當然就是來找身為屋主的凱帝了。

  金髮青年因為突如其來的大吼皺緊眉頭,幾秒後才打著呵欠清醒過來,說了句「早安」就慢慢吞吞地下床,非常順手地拉住男孩的小手,牽著後者走往一樓。

  漢賽爾也非常順從地被牽到門邊,然後才想起自己應該去睡回籠覺。

  糖果屋的大門開啟,映入兩人眼簾的,是一隻巨大到門框完全塞不下去的褐色倉鼠。

  倉鼠黑溜溜的眼睛望著他們,靈敏的鼻子對空氣嗅了嗅,最後目光鎖在凱帝身上,晃了晃腦袋就想擠進室內,凱帝都還來不及說他出去就好,倉鼠已經扭動身軀、半個身體硬是從牠看起來怎樣也鑽不過的門洞爬進來,令人不得不佩服其身段之柔軟。

  漢賽爾這時才看清,牠的頭上貼著「白鼠貨運」的標籤。

  倉鼠抬起胖手擠了擠牠毛茸茸的臉,很快地就從頰囊裡擠出一張紙,凱帝說了聲「辛苦了」便朝紙張注入魔力交還給倉鼠,大倉鼠努力將紙塞回原處後,又擠了擠兩邊的頰囊,接連吐出好幾個標有凱帝名字的包裹來。

  「謝謝你喔。」

  凱帝摸了摸倉鼠柔順的毛髮,倉鼠在把包裹全吐出來後,便抽身回到門外,頭也不回地走了。

  漢賽爾戳了戳離他最近的包裹,灑金粉的粉紅色包裝紙包覆著人頭大的內容物,頂端還打了個造型繁複的誇張蝴蝶結,「生日禮物喔?」

  「應該是。」凱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將門關好之後,把地上的禮物全部集中在一起,盯了禮物堆一會兒,又看向漢賽爾剛抱在懷裡的超級大包裹,「漢賽爾,你要先吃早餐再回去睡嗎?」

  「好啊,我都沒差。」

  「那那個給我吧,應該是我爸媽寄來的蛋糕。」

 

  貨運的包裝盒基本上都有施防震的法術,讓裡頭的物品可以被妥善保護。

  解開雪白緞帶,凱帝小心翼翼地剪開包裝紙,裡頭的禮物盒同樣是粉色,將盒蓋掀開後,就連裝在裡頭的超級大蛋糕也是漢賽爾看了就覺得刺眼的粉色系。

  凱帝切下兩片蛋糕,分裝給自己和漢賽爾,後者拿起叉子挖了一口,好吃。

  雖然好吃,但沒凱帝本人做的好吃,漢賽爾一邊咀嚼一邊想,從前他第一次吃到凱帝的草莓蛋糕時,其實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僅是覺得很不錯而已,然而,吃蛋糕的次數多了、日子久了,某一天漢賽爾發現,他再也吃不下別人做的糕點了──某次服飾店老闆娘把國外親戚送的乳酪蛋糕分送給商店街的大家,漢賽爾吃沒幾口就覺得這蛋糕好像少了點什麼,有那麼一點不對勁,但那玩意兒分明是蛋糕界的名牌貨,無論如何都該是極致的美味才對……有這種感覺的,還不只漢賽爾一人,連服飾店老闆娘都提過這一點。

  金髮青年做出的甜點有無法明言的魅力,吃多了似乎連人的口味都會因而改變,從此之後吃到其他同類型的品項都會下意識地將兩者拿來比較,並覺得那些東西跟凱帝做的比起來就是「少了什麼」,模模糊糊的說不上來。

  「這是你媽做的嗎?」漢賽爾兩三下就將盤子裡的蛋糕吃完,又自己切了一塊填肚子。

  凱帝看看隨蛋糕附上的卡片,回:「今年是我爸爸做的。」

  「你爸?」漢賽爾頓了一下,「你之前不是說你爸有什麼病,甜食過敏還啥的嗎?這樣還能做蛋糕?」

  凱帝吞下口裡的蛋糕才解釋:「不會做甜點的克斯門斯族根本稱不上是克斯門斯族人,會成為一族的恥辱,不管有什麼苦衷,都非學會做點心不可。」

  「這樣聽來你爸還滿慘的,」漢賽爾邊吃邊說,「不過他做的也算不錯啦,雖然沒你做的好吃。」

  「謝謝誇獎。」

  漢賽爾聳聳肩,隨後又想起有句話應該要在今天說:「欸,生日快樂。」

  「謝謝。」吃完蛋糕的凱帝起身摸摸漢賽爾的頭,微笑,「漢賽爾是今年第一個跟我說生日快樂的人喔。」

  「廢話,你才剛醒耶。」男孩白了一眼,「不過我本來就打算第一個講啦。」

 

  吃過早餐後,凱帝又回房去睡了,漢賽爾反而沒什麼睡意,要凱帝幫他播放器打開之後就去到一樓看電影台,今天糖果屋不營業,要在那裡做什麼都沒差。

  看影片純粹是為了打發時間的漢賽爾有些心不在焉,他遵照葛麗特的建議,在今天安排了出遊的行程,前幾天還特地請了一整天假先去實地探訪一回,只是沒告訴凱帝他去做了沒什麼,也沒告知今天下午要找那傢伙一起出門。

  原本他認為那種事生日當天再講就行,可是看今早禮物盒的數目,待會兒就算有人來邀凱帝出去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那可不行!雖然他沒先約、不能說先講先贏這種台詞,但漢賽爾老早就在心裡把糖果屋店主的今日行程預約起來了,怎容得了他人加入。

  哼,反正在凱帝醒來前他就一直坐在一樓,要是真有人造訪,那他先趕走再說。

  十點多,看影片看到打瞌睡的漢賽爾乾脆不看了,用黑色外套蒙住頭、趴在櫃檯上補眠。

  約睡了十五分鐘,叩叩叩的敲門聲就讓處在淺眠狀態的男孩立刻醒來,他伸了個懶腰走向大門,轉開門把後,下一秒又「碰」的將門關上。

  「沒禮貌的臭小鬼!」

  娃娃屋店長在門外吼道,怕這人繼續搥門下去把凱帝吵醒,漢賽爾勉為其難開了一公分寬的門縫,瞇起眼睛質問:

  「你來幹嘛?」

  「當然是找凱帝那傢伙,不然難道是來跟你聊天的嗎?快讓我進去。」

  「他沒空啦,你可以滾了。」

  「我有東西要交給他,你這小鬼別鬧。」

  「我幹嘛要配合……欸?」

  漢賽爾話講到一半,熟悉的腳步聲便從身後傳來,剛起床沒多久的凱帝走到他身旁,看了半掩的門又看看臉比平時更臭的小店員,垂首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你在跟誰說話?」有了上一次他睡太久結果一起床就見到有人來找碴的經驗,凱帝實在是有點擔心會不會又有人來找漢賽爾的麻煩,雖說依漢賽爾的個性,有人挑釁應該會衝出去幹上一架,不會像現在這般縮在門後就是了。

  門外的人搶先回答了這個問題:「你家那沒教養的小鬼一看到我就把門甩上!快讓我進去。」

  「查爾斯?原來是你。」凱帝沒多想就笑著打開了門,漢賽爾的臉色更難看了。

  基於某種自己也不太肯定的原因,漢賽爾看查爾斯非常不順眼,而後者也因為長久以來的性別歧視對小男孩沒什麼好感。

  查爾斯手裡抱著一顆打著粉紅色蝴蝶結的超大哈密瓜──不,仔細一看,那只是做得十分擬真的哈密瓜抱枕,連瓜皮上的紋路都精細地縫了出來,整顆瓜放在地上的話大概到凱帝的大腿那麼高──他沒好氣地將哈密瓜塞到凱帝手上,「拿去,你今年的生日禮物。」

  「這個是……!」凱帝雙眼放光地將哈密瓜緊緊抱在懷裡,喜悅之情溢於言表,「《哈密瓜歷險記》的主角,哈密瓜先生!謝謝。」

  查爾斯揮揮手表示沒什麼,送完禮物後就打算直接離開,「那我先走啦,等等要回老家,有需要幫你跟伯父伯母傳話嗎?」

  「不用吧,他們現在應該不在家。」凱帝將下巴抵在哈密瓜最頂端的蒂頭上,「生日卡片裡有說他們不思議節連假要去旅行。」

  「那就掰啦。」

  「嗯,不思議節後見。」

  關上門的凱帝一轉身,就見漢賽爾的眼神像是想把他手上的哈密瓜先生碎屍萬段似的,他微微彎下腰問:「不喜歡哈密瓜?」

  「我不挑食,」漢賽爾輕輕揍了水果抱枕一拳,柔軟的表面立時凹陷,將手抽回後還十分有彈性地回彈,「但是我可以從今天開始討厭它。」

  「別這麼說嘛,哈密瓜先生很可愛的。」凱帝說,讓哈密瓜抱枕遮住自己的臉,將哈密瓜的蒂頭像在揮手似的晃動、假裝是哈密瓜在說話,漢賽爾邊碎唸「拿娃娃跟我講話幹嘛,我又不是小孩子」邊揍了哈密瓜第二拳,凱帝才從抱枕後探出頭來,「你為什麼這麼討厭查爾斯?你們之前才見過一次吧?」

  「兩次。」漢賽爾沒好氣地伸出兩根手指,但沒告訴凱帝第二次是何時發生的事,「那傢伙全身上下都很討人厭啊。」

  「可是他是我的朋友呢。」

  「就是這點特別討厭。」

  漢賽爾哼了聲,可惡的巨型抱枕橫在兩人之間,讓他想捏凱帝的臉出氣也沒辦法,只好改捏起面前的哈密瓜抱枕,凱帝低下頭又問:

  「但是商店街很多人都是我的朋友,可是你都不討厭啊?」

  「那傢伙跟你認識最久吧?」

  「嗯……那漢賽爾如果從現在起都一直跟我交好的話,有一天跟我認識的時間看起來就會跟查爾斯和我認識的時間不相上下、甚至更久了喔?」漢賽爾頓了一下,拳頭還陷在布料裡,他還沒消化完這一長串句子,凱帝又道:「你要陪我拆禮物嗎?」

  兩人將禮物堆搬上二樓,凱帝的生日禮物不出所料全是那些漢賽爾考慮過最後全都沒送的東西──三盒蛋糕、七罐點心桶、包含查爾斯送的在內共五個娃娃,還有好幾張小孩子的手寫卡片,而商店街的老闆老闆娘們也送了不少自家店面出產的商品,其中唯一在漢賽爾意料之外的禮物,是一張簽名照。

  「這啥?」坐在二樓白桌前的漢賽爾拎起一張橙髮男孩的自拍照,草草的三個大字寫在右下角,照片中的男孩眼睛還會眨,顯然是用了較昂貴的方式沖洗的動態相片,「衛家那小鬼送簽名照給你?他以為自己是明星啊?」

  坐在他身邊閱讀卡片的凱帝停下動作,笑著接過漢賽爾遞來的照片,他翻到照片背面看了一會兒又將其遞回給黑髮男孩,笑道:「後面有字,你可以看沒關係。暝暝寫的跟去年一樣呢。」

  漢賽爾「喔」了聲,才看了第一行就忍不住大翻白眼,「這小鬼有病啊!」

  文字內容如下:因為老闆你喜歡小孩,所以我決定送你最實用的禮物,就是史上最強的天才少年我!的簽名照。收到小孩子的照片很開心吧?收到我這麼帥氣的小孩的照片更開心吧?等我以後成名了你還可以拿出去炫耀喔!不用太感謝我了。

  「暝暝很有趣吧?」

  「他到底哪來的本錢這麼自戀?」漢賽爾不屑地說,忽然想到早知道他也給凱帝一張簽名照不就好了嗎!「你收到這種東西會高興?」

  凱帝理所當然地回:「小孩子送我的禮物我都很喜歡。」

  「那你會想要我的照片嗎?」

  「呃?」

  凱帝愣了一下,漢賽爾又擺擺手說道:「給你當生日禮物啊,不過我沒錢啦,而且我今年有準備別的東西要送你。」見金褐色的眼微微睜大,漢賽爾抬起下巴續道:「之前不就說我會送你了?你當我只是隨便講講還是當我後悔花錢買禮物啊?不過我送的東西本來就不用花錢啦,等等跟我出去唄。」

 

  與風並行的高速模糊了人的視野,原本稜角分明的市鎮景貌像是被水化開的水彩畫般由清晰分明的輪廓轉為不清不楚的色塊、最後如一去不回的流水般在轉眼間被拋到腦後,除了抱著自己的黑髮男孩之外,天空中沒有其他能看清的物體。

  即便是冬季用的厚外套也難以阻擋冷風侵襲,天上明明比地面更接近太陽卻同時更加寒冷,不知道是因為這次漢賽爾飛得比較快、還是因為氣溫已比九月時更低、也或者兩者皆是,凱帝總有一升上高空便直接步入嚴冬的錯覺,迫使青年不得不將抱著他飛的男孩摟得更緊,後者的體溫即使在這種狀況下也沒有變低。

  一段時間過後,漢賽爾說了句「到了」便開始在空中盤旋下降,凱帝往下一看,現於眼前的是一座小山丘,從不遠處還能看到建築物判斷,這裡肯定不是什麼未開發區域,還是座鄰近城市的小山,只不過是靠哪個市鎮就不曉得了。

  「這裡算是水酉市的後山,」漢賽爾降落到一棵大樹上,先讓凱帝在樹枝上坐好自己再坐到旁邊,「離我跟葛麗特以前待的孤兒院很近,院方滿常帶我們來這邊玩的,也有小孩會自己偷跑來這裡。」

  兩人坐在離地約好幾層樓高的樹梢,這棵樹亦是整片森林最高的樹木,足足比底下的樹海高了好幾公尺,能將底下的風光一覽無遺。

  「你很冷嗎?」漢賽爾輕輕戳了一下凱帝的臉,若說平常像剛出爐的麻糬,此時就是放進冰箱的麻糬。

  「現在還好。」

  凱帝整理了一下被風吹得亂七八糟的白外套,漢賽爾的手由戳改捏,但力度都比平常小了許多,大概是怕太用力前者會從樹上摔下去。

  「嘖,我原本想說你覺得很冷的話可以好心給你抱一下的。」

  「……這是你剛剛飛得那麼快的理由嗎?」凱帝頓了一下才有點無奈地回道,漢賽爾眨眨眼,沒多做猶豫便承認:

  「算是吧,原本我也沒想那麼多啦,可是我發現你好像覺得很冷就抱我抱很緊,然後我就開始加速了。感覺還不賴,所以回程時我會飛更快喔。」

  為什麼可以這麼理直氣壯的說出這種話啊……?凱帝有點無言的望了語氣自信的男孩一眼,又看向腳下的大片樹林,問:「你帶我來這裡是為了看風景嗎?」

  他們是吃完午餐後又過了一陣子才出門的,位於大樹正前方的太陽逐漸西沉,片片綠葉像被大把筆刷抹過似的染上火紅,成群狐蝠自下方的樹叢中竄出,一片一片的小黑點在空中飛舞。

  平常人的確是沒機會爬到這麼高的樹上眺望,景色也確實不錯,但凱帝總覺得漢賽爾可不是那種有浪漫情懷的類型。

  「不是,」漢賽爾端起凱帝的下巴,強迫青年的頭轉向枝葉中心的粗壯樹幹最上方,「你看這邊才對啦。」

  面對太陽的天空仍是耀眼橘紅,背對著陽光之處卻已成了藍紫色,近乎對比的顏色在穹頂拉出漸層,周遭的光線愈來愈不足,凱帝疑惑地盯著漢賽爾要他看的位置,不就是十分普通的、長在最上層的樹冠嗎?

  忽然,樹葉動了。

  乍看之下,凱帝一時間還以為是被風吹動的,但幾秒後就發現不對勁,樹葉不是成隨風搖擺的飄逸感,而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彷彿自己有生命般的扭動,下一秒,一顆巴掌大的小東西就從那裡蹦了出來──頂部長著嫩綠的葉子,身形像是被削光皮又削得渾圓的馬鈴薯,可行動起來卻完全不如馬鈴薯般堅硬,而是彈性極佳地跳動著,並且無視地心引力、沿著樹幹蹦蹦跳跳地往下前進,看起來有種小動物似的可愛感。

  一顆偽馬鈴薯球跳出來後,接著是第二顆、第三顆……不到一分鐘,樹幹上已經排成了一條小小的隊伍。

  漢賽爾隨手撈了一顆離他們最近的過來,被抓住莖葉的小東西似乎完全沒注意到現在已經沒有著力點,仍是在半空中跳個不停,「很可愛吧?……說是這麼說啦,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可愛,之前我問哪裡可以看到可愛的東西的時候,葛麗特提了這個,她小時候也滿喜歡的。」

  「是很可愛。」凱帝目不轉睛地盯著那玩意兒,這躍動感跟哈密瓜先生拍攝出來的效果實在太像了,的確有戳中他的喜好,「這個是耶拉特有種的可蘿絲?」

  「對啊,就是那種不能吃也不能當藥材沒屁用的根莖類,平常都寄生在樹上,只有黃昏的時候才會跑出來一下下。」漢賽爾直接的說,語氣不像要刻意批評的樣子,只是太過誠實的說出心中的想法,「圓滾滾的你應該會喜歡吧?看你床上的娃娃都一堆圓形。」

  凱帝盯著可蘿絲許久,久到漢賽爾的手都鬆了讓它回歸隊伍,才摸了摸開始擔心自已會不會白跑一趟的男孩的腦袋,笑道:「是很可愛。」

  「哈,就知道你會喜歡這種東西──」

  「不過,我覺得比起那個,更可愛的是漢賽爾你喔。」

  「啥?」即使過了這麼久都不是很習慣被套上這個形容詞的漢賽爾擰眉,抓住凱帝搭到他頭上的手,凱帝在他說出反駁的話語前繼續道:

  「我沒想過你會注意我的喜好呢,我也沒特別提過我喜歡圓形。」

  「我們可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欸,那種事超好發現的吧?」

  「因為漢賽爾你看起來就是不會在意細節的人嘛,」凱帝沒有回應男孩「你是在罵我粗枝大葉嗎」的質問,臉上的笑意似乎比平時更深,「我很高興喔,謝謝。」

  夕陽下的金褐眼幾乎成了全然的金色,漢賽爾被盯得莫名地不自在,微微別過了頭,男孩忽然想到,這好像是在他告白之後,凱帝第一次重新對自己使用了「可愛」一詞。

  夜色漸暗,可蘿絲一顆一顆的往下跳,沒多久就在下方的樹根團團群聚起來,從上往下看去彷彿一顆顆小小的圓擠在一起成了個大圓,在陽光完全消失後,月亮變得顯而易見,可蘿絲柔軟的嫩葉開始發出光芒,葉片中浮出細小的光點,由下往上飄散到空中、一路向上飛竄而後四散,隨風離去。

  「這是花粉嗎?」

  凱帝隨手抓了一把如星屑般掠過眼前的光芒,右手瞬間沾滿大把光粉,漢賽爾回了聲「大概吧」順手抓住凱帝的衣服、免得他因為伸手的動作失去平衡而墜下,樹下的可蘿絲開始一顆一顆鑽入地底,凱帝望向似乎認為自己隨時都可能被風吹落的男孩,一時興起便把滿手金粉灑到對方頭上,如夜漆黑的亂髮彷彿真成了星空。

  「你做什麼啦──哈啾!」

  漢賽爾打了個大噴嚏,用力搖頭企圖將花粉甩落,卻還有些許沾在他身上,黑紫瞳略帶惱怒地瞪了金髮青年一眼,卻見青年笑得開心,突然也覺得自己似乎無所謂了。

  「不是很多童話故事裡都有那種情節嗎?金光閃閃的天使什麼的。」

  「要找天使也去找鳳凰族的來演好嗎。你以為會飛的都是天使啊。」

  凱帝笑著說道,漢賽爾則白了他一眼,接著毫無預警地攔腰抱住對方,「反正該看的都看了,那我們回去吧,不然就來不及煮晚餐啦。」語畢,還沒等凱帝表示意見,男孩便一躍而下,點點螢光在黑夜中劃下流星般的軌跡。

 

  仿照每年幫葛麗特慶生的慣例,晚餐時間漢賽爾煮了一整桌的魔羯料理,這種生物上半身似羊、下半身似魚,腰斬後上下兩段連內臟吃起來的口感都完全不同,光是一隻魔羯就能變化出各種風味各異的菜餚,除了宰來吃之外,牠的毛皮和鱗片與頭頂的犄角甚至連腳上的蹄都能拿去做衣物乃至藥材,堪稱最能被「充份利用」的動物之一。繁衍速度不慢、價位親民,最重要的是這是他們兄妹倆最喜歡吃的肉類,無論上半身或下半身都很好吃。

  這回用的是上次超商大特價買的幼魔羯,體型比成年時小很多。兩支油光閃亮的烤魔羯腿放在餐桌兩端的盤子上,可以生吃的魔羯尾巴則有一大半淋上醬料切片做冷盤、一半連著尾鰭的部份拿去熬湯,腹部的肉連著豆腐、青菜丟進湯裡煮,其它部位有的做成炸肉丸、有的做成煎肋排,總之一整隻小魔羯除了骨頭之外能吃的部份全用上了。

  「原本我想烤整隻,」正大嚼烤腿的漢賽爾說,「可是我沒有不用魔法烤過,怕烤壞就算了。」

  站在餐桌前的凱帝遲遲沒有入座,漢賽爾吃了幾口後略感奇怪的抬起頭來,「幹嘛?你們一族不會有什麼生日只能吃甜食的傳統吧?」

  「漢賽爾,」

  「怎樣啦?」

  「你還是穿上那件圍裙了嘛?」

  金髮青年直盯著黑髮男孩說道,後者放下烤腿、用一副做了重大犧牲的神情挺起胸膛說道:「還不是看在你今天生日的份上才來討好你的!雖然我是昨天就有想到這件事啦,不過早上的時候忘了,剛剛要做晚餐才想起來。」

  凱帝坐到男孩對面,笑吟吟地說道:「很好啊,以後也這樣穿吧。」

  「我才不要。」漢賽爾想都沒想地回嘴,重新拿起烤腿來咬,吞了一口肉下肚又道:「除非你覺得這算情侶裝,我可以考慮一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