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十六章.金錢大危機!

  聽對方認真的語調,漢賽爾也不自覺地從半睡半醒的頹廢姿勢改為挺直背脊,他從沒看過凱帝這麼嚴肅的模樣,難道說這傢伙終於打算跟他交往了嗎?

  就在男孩胡思亂想著他會不會聽見「我們結婚吧」之類的詞時,青年的發言便將他從美夢中徹底打醒:

 

  「我破產了。」

 

  「噗──!」漢賽爾把滿嘴的沙拉全噴到白桌上、一部份則囫圇吞進了喉嚨導致他咳嗽連連,凱帝拍了拍漢賽爾的背、一面拿衛生紙將桌面擦拭乾淨。

  好不容易將食物嚥下後,漢賽爾才抬起頭來,睜著因劇烈咳嗽而泛淚的眼眶,不可置信地說道:「破產?!怎麼可能!我、我昨天才看過帳目表……不思議節這幾天不是都有賺嗎?!少騙我!」

  「私人項目是沒記在帳目表裡的。」

  凱帝冷靜地說道,見他真不像開玩笑的模樣,漢賽爾驚愕得連手裡的餐盤都掉了,在後者開始鬼吼鬼叫「你這傢伙是把錢花到哪裡去了」之前、前者便逕自解釋起來:

  「從耶拉到奎伯特學院的交通費是十萬,來回就要二十萬。從九月到現在,已經差不多花掉了兩百萬。」見漢賽爾似乎要說什麼的樣子,凱帝搶先截斷了對方的話頭,露出安撫性質的笑容:「我沒有要怪你跟葛麗特的意思喔,不用跟我道歉。其實剛剛說破產也不太對,我的存款還夠撐到明天啦。」

  漢賽爾愣愣地說不出話,怎麼會有這種就連別人害自己破產都要反過來安慰對方的濫好人啊!

  「……什麼時候……」

  「嗯?」

  「什麼時候發現的?!」漢賽爾跳了起來,拉住凱帝的衣領大聲質問,好像他才是被欠錢的那個,「這種事情應該老早就知道了吧!?為什麼不告訴我!如果你早點說的話,我就會和葛麗特說假期不用回來,不思議節也繼續營業了啊!最賺錢的假期才剛過,要再等到那種人潮起碼也得到新年──」

  「……昨天。」

  「哈啊?」

  凱帝往後縮了縮,漢賽爾本以為那句話末端是逗點而非句點,半晌才聽凱帝說道:「昨天才發現的,因為我平常也不會特別注意存款有多少,所以……」

  「明明是開店的人為什麼連這種事都沒發覺!到底會不會理財啊!混帳!」

  漢賽爾幾近崩潰的大吼一聲,才頹然鬆開凱帝的領子,四肢軟爛地坐倒在沙發上,臉色就像葛麗特突然跟他說她明天就要奉子成婚般慘烈……不,跟破產比起來,還是葛麗特突然跑去結婚比較可怕!漢賽爾渾身打了個冷顫,甩甩頭把腦海中可怕的想法甩掉。

  雖說小兄妹一向過得拮据,但漢賽爾從未體驗過真正破產的滋味,應該說,他一直以來就是為了不要落到那般境地而拼命努力的,明天晚上他們或許就連吃飯錢都湊不出來什麼的,實在難以想像!

  別人都是因為吃喝嫖賭破產,怎麼他們不過是付個交通費,錢就不翼而飛了呢?

  腦子裡一團混亂的漢賽爾聽見凱帝幾不可微地輕嘆一聲,讓他猛然抬起頭來,嚇了以為自己又要挨罵的凱帝一跳:「對不起。」

  「我說了你不用道歉──」

  「不行,讓我說啊!該死!要是你連對不起都不讓我說的話,我還拿什麼臉坐在你面前啊!」漢賽爾把原本就亂糟糟的黑髮抓得更亂,他躍下沙發,在上司面前膝蓋「碰!」的一聲撞擊地面,跪下來行了個超級誇張的大禮,動作大到連桌子都被他推開,「明天是吧?我一定會賺到足夠的錢來還你的,給我等著──」

  語畢,漢賽爾便起身衝向窗戶,驚呆了的凱帝這才回過神來、一把抓住小店員的衣服免得他飛離窗外,「等一下!你要去哪裡?」

  「當然是去找能賺錢的工作。」

  漢賽爾想都沒想地說,凱帝搖了搖頭,「我不覺得有人會雇用一名童工,就算有,也不會是你想像中那種能賺大錢的工作。」

  經凱帝這麼一說,漢賽爾這才冷靜下來,乖乖回到房間裡。

  「那要怎麼辦?」

  這大概是男孩頭一次在自己面前露出如此無助的模樣,彷彿無家可歸的小貓,讓凱帝瞬間升起將人摟入懷中的衝動,但最終他仍沒有那麼做。

  糖果屋老闆摸了摸店員的腦袋,「我也不知道,一起來想辦法吧?」

 

   ×

 

  快破產就算了,食物還能靠吃店內甜品果腹,最慘的是明天還是上個月的能源帳單繳費日最後期限,非生出錢來付不可,而以糖果屋一天的業績,絕對不可能付出那筆錢。

  想來想去,似乎只有向人借款這個選項。

  雖然漢賽爾百般不願跟人低頭,但也別無他法。而商店街內的熟客中,最有錢的就屬衛家,他們所需的金額對衛家而言不過是零頭而已。

  兩人考慮了一陣子,最後決定在糖果屋的午休時間一同去拜訪衛家,剛好那天早上衛命暝也有來,凱帝向橙髮男孩略微提及要去他家的事,衛命暝一口答應,在正午時分領著他們前往衛家住宅。

  明明衛先生不過是藥商,衛家卻金碧輝煌到不可思議的地步,房屋佔地數百坪,站在前門望去完全看不見房子的尾巴、堪比皇宮。精美雕花的鐵門高聳入天,在入口大門往兩旁開啟時,還能聽見在兩側恭迎的僕人們整齊劃一的喊聲:「歡迎回來!衛少爺!」

  早已習慣這種場面的衛命暝看都不看下僕一眼,大剌剌地走進門,凱帝與漢賽爾雖到過衛家幾次,每次見到這種陣仗都還是會受到小小的震撼。

  「我爸他今天不在家,找我媽應該也行吧?老闆。」

  穿過兩側都站滿僕役的大道後,衛命暝抬頭朝凱帝說道,後者思忖半晌,點了點頭。

  很快地,衛命暝帶著兩人去到通往臥室的區域,這還是只在客廳喝過茶的糖果屋店長店員初次深入衛家,寬敞的走廊鋪了紅地毯,牆壁上擺著一排炫富用的動物標本、花瓶、雕塑,他們倆難掩好奇地左右張望,等到衛命暝說了聲「到了」才回過神來,隨男孩的腳步踏進艷紅門板之後。

  一名有著紅色長髮的女子穿著泳衣趴在躺椅上,身邊全是拿芭蕉葉搧風的僕人──明明都快冬天了,這個房間卻像夏天般溫暖,頭頂有個光魔法製造的假太陽,腳下是人工沙灘,遠處甚至還有不知怎麼弄到房裡的海浪,種種的一切皆足見衛家財力之雄厚,看傻了的漢賽爾不自覺地就將「土豪」二字脫口而出,幸好沒人聽見。

  「媽,老闆說他有事找妳跟爸爸。」衛命暝喊道,在母親抬起頭時,便往海岸走去,「我去玩潛水艇喔。」一說完,男孩頭也不回地走了,一副不走快點就會被抓回去做作業的模樣。

  衛太太這才從躺椅上坐起,一彈指,身旁的僕役立刻搬來兩張椅子,讓漢賽爾與凱帝坐下。

  「這不是黑林老闆嗎?怎麼了?我先生出差去了,有什麼事都先跟我說吧。」

  凱帝與漢賽爾互看一眼,將他們今日的目的娓娓道來。

  衛太太聽完後點了點頭,「原來是這樣啊……先借你們一點錢當然沒問題。對了,我剛好知道一份薪水很高的工作,你們兩個都能勝任,要不要試試看?」

  「什麼工作?」漢賽爾立刻反問,只要能償還積欠凱帝的債務,無論什麼他都願意做!

  「就是──」

 

  工作地點就在衛家,不用調藥、不用專業知識、不用付出魔力,只需要換件漂亮的新衣裳,再消耗一點點點點的體力,即可獲得大筆報酬。錢多、事少、離家近,這麼好的工作哪裡找?

  聽衛太太那麼說,漢賽爾當然馬上就答應了,於是,十幾分鐘後,就演變為漢賽爾用公主抱抱著凱帝,站在機器前供人拍攝的情況。

  BL寫真集模特兒。衛太太是這麼說的。

  衛太太有個朋友專門發行BL寫真書,最近正苦於找不到適合的題材,衛太太一聽到凱帝跟漢賽爾兩個人瀕臨破產,立刻慫恿他們接下工作、並向那位攝影師朋友大肆推薦,對方得到消息後立刻就趕了過來──畢竟,坊間能雇到的兒童模特兒有限,願意讓孩子接這種案子的父母就更少了,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更別提雙方事實上都是成年人,也沒那麼多顧慮。

  此時兩人都換上對方提供的西裝,漢賽爾碎唸了一句「小孩子穿什麼西裝啊」馬上就被對方大吼一句:「西裝是男人的浪漫啊!」兼長達三千字的訓話。

  好吧,為了錢,就算是叫他裸奔──不,裸奔好像還是太超過了,葛麗特可不會想要有一個被判妨礙風化罪逮捕入獄的哥哥──為了錢,就算叫他在鏡頭前脫到只剩一件內褲,漢賽爾都會乖乖照做!

  攝影師帶了好幾套不同的西裝讓他們替換,雖然漢賽爾覺得除了顏色之外根本沒有差別。此時他穿的是黑西裝兼短褲、凱帝穿的是成套白西裝。

  「好!可以了!」攝影師按下好幾次快門後如此宣佈,漢賽爾將凱帝放了下來,「漢賽爾先生,麻煩你躺到地上,黑林先生,跪下,麻煩你把他的左腿抬起來,不對,不是這樣,身體靠近一點、抬高一點……」

  為了錢、為了錢、為了錢……漢賽爾不停在心中重述這三個字,任由自己像具沒有意識的屍體般供人擺佈,無論多羞恥的姿勢都不打算吭聲,反正給凱帝亂摸他也算賺到。

  倒是凱帝一副不大甘願的模樣,金褐眼完全沒有看向身下的男孩,被指定要將人的腿抬到自己肩膀上的那隻手也要抬不抬的,攝影師明明叫他靠近一點、腰就是怎樣也不肯彎下來。

  「這樣不行啊,」攝影師朝他們走去,抓住黑髮男孩的腳打算親自調整動作,「應該要──唔哇!」

  一道有實體的光芒將攝影師往後彈開,漢賽爾跟凱帝都愣了下,意識到自己幹了什麼的糖果屋老闆才一邊說「對不起,你沒事吧?」一邊朝攝影師走去,在將無辜的攝影師拉起確認對方並無大礙後,凱帝望了眼坐起身的漢賽爾就別過臉去:

  「……我做不到。」

  「什麼?」攝影師揉著摔疼的腰反問,金髮青年才難堪地重述一次:

  「這種像是要侵犯小孩子一樣的動作,我做不到。」

  原來你真的不是戀童癖啊──漢賽爾在這句話脫口前就趕緊嚥了回去,攝影師則是看著他們良久,就在漢賽爾忖著這打工八成是泡湯了的時候,攝影師忽然一臉激動地握住凱帝的手,感動萬分的說道:

  「我知道了!你也是正太攻的愛好者對吧!」

  「呃?」

  凱帝傻愣著反應不過來,攝影師連珠砲似的說下去:「哎呀要不是正太受愛好者比正太攻多了不知道幾百倍,正太攻幾乎沒人要買,我也不想拍正太受的照片啊!雷都雷死人了!為五斗米折腰啊!久逢知己,既然難得遇到黑林先生你這個同好,這次我就豁出去,拍一份正太攻特輯吧!你當受沒問題吧?沒問題?那就麻煩你躺到地上了,黑林先生。漢賽爾先生,拜託你像我剛才下的指令那樣做……」

  縱然完全搞不懂這個攝影師在講些什麼鬼,兩人還是乖乖照做,漢賽爾毫不費力地將凱帝的左腿掛到自己肩上,另一手隔著布料摸上對方柔軟的腹部,由上往下俯瞰這個平時都需要他抬頭看的人,然後不意外地發現自己還滿喜歡這種感覺的。

  如果他多摸幾把會不會被踹開……不,他現在是小孩,凱帝不打小孩的,要吃豆腐就趁現在啊!

  接著他們又聽從攝影師的指令換了好幾個動作,漢賽爾深深覺得這份打工真是太棒了,他要給攝影師和衛太太一百個讚!

  攝影師在拍了幾百幾千張照片後,才終於宣佈現在開始四十分鐘的休息時間,遞了杯花草茶給他們倆就離開攝影棚,大概是要去吃午餐吧。

  漢賽爾一口喝光暖呼呼的飲料,總覺得味道有點怪怪的,但免費的嘛、能解渴就好。

  「那個攝影師人還不錯嘛。」

  漢賽爾說,坐到剛剛攝影師不知從哪弄來的床上,而方才拍攝時雙手被銬在床頭欄杆的凱帝則是一臉無奈地躺在旁邊:「快點把手銬解開啦。」

  「你講了我才想到,他忘記給我鑰匙了。」漢賽爾說,將另一杯滿著的花草茶放到床頭,打算出去找人,然而他才往前踏了一步就「嗚!」一聲抱著肚子倒到床上,該不會那杯茶参了瀉藥吧!藥效有這麼快發作嗎?!

  「漢賽爾?」

  凱帝擔憂地喚了一聲,想坐起但卻無法順利動作,手銬上的鐵鍊隨他的動作發出喀啦啦的聲響,下一秒,滿臉通紅的男孩就直接壓到凱帝腿上,咬牙切齒地說道:

  「那杯茶好像有問題……」

  「食物中毒?」

  「不是。」漢賽爾搖頭否認,雙手重複方才所做過無數次的動作,掰開凱帝合攏的腿,吐出讓青年腦袋一片空白的話:「它害我現在很想上你。」

 

 

 

  凱帝嚇得從糖果屋的床上驚醒過來,起身的動作劇烈到差點直接摔落地板,好幾個娃娃都滾了下去,然後他才發現那只不過是一場夢。

  三更半夜,被夢境嚇得不輕的他神經兮兮地確認自己的存款,幸好根本沒有破產危機。

 


 愚人節快樂!我老早就想試試看在正篇中穿插一臉正經(?)的愚人節賀文啦!!!
 整篇從頭到尾都是假的(都是夢),但是反應是真的──也就是說他們在這種情境下真的會做出這種台詞這種反應,呃但我想就算漢賽爾吞了春藥在凱帝不同意的情況下也不會上他啦!那邊應該只是凱帝的惡夢ㄅ……喔還有,衛家沒那麼壕XDDD衛家那邊整段都是假的www
 會有破產番外其實是因為在糖果屋結束後我算了一下葛麗特的交通費,然後算成傳送陣的價錢──差不多就是這篇出現的價位啦──於是想說天啊凱帝怎麼沒有破產!!!!就在我絞盡腦汁連「他有個膝下無子的叔叔把所有財產留給他」這種梗都要搬出來,然後再想寫時間點在結局後的破產番外時,就發現,嗯,我算錯錢了,葛麗特不是從傳送陣過去的啊!!!
 還有因為後續劇情的種種,所以凱帝也不會破產QQ好可惜!我好想要他破產啊!(何等扭曲的愛#
 幸好連載有經過愚人節的時間,於是我終於可以寫破產番外啦!喔耶!雖然一切都是假的!
 其實寫到後來覺得這段加進正文也完全沒問題,唯一有問題的地方只有衛家太壕XDDD

2016/2/17西瓜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