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糖果屋:十九章.甜食村日常

 

   ×

 

  就算奧圖倫格那慘淡的神情絕對能激起任何心智正常者的同情心,讓人有答應他所有要求的衝動,漢賽爾還是無法馬上應允──他可沒忘記凱帝對打小孩的人根本恨之入骨,到時候被誤會自己在揍人家表弟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漢賽爾想都不敢想。

  「打架那種事不用教啦,多打幾次就會了。」漢賽爾揮揮手敷衍奧圖倫格,他所言倒也算是實話,畢竟對他來說就是如此,何況漢賽爾自認不是當老師的料。

  奧圖倫格依然不死心,「那請漢賽爾陪我打架吧。」

  「什麼?不可以,絕對不行!要是我弄傷你,你媽不打死我你表哥也會跟我翻臉啊!」

  「這樣嗎……」奧圖倫格再次垂下頭,瀏海遮蓋住失落的眼神,很快地他又再度昂首,歪著腦袋提問:「那我應該找誰陪我打架好呢?」

  「當然是你討厭的人……不對,當我沒說,你還是不要學這種東西啦,沒事找人幹架做什麼?」

  漢賽爾煩躁地撓撓腦袋,也不管這種台詞對方才得意洋洋地說出一挑三的自己來講根本是自打臉,但奧圖倫格顯然比一般的小鬼頭頑固得多,長髮男孩反問:

  「那漢賽爾你又是為什麼會跟人打架呢?」

  「當然是因為有人先來打我,我就打回去呀。」漢賽爾將杯子放回提供的平台,讓它自行清潔,「呃,也會有我先動手的時候啦,我先動手跟別人先動手的次數大概一半一半吧。為什麼會打起來喔……像是從吵架變打架啦、互相看不順眼啦、要搶東西啦之類的,很多原因啦。」

  放完杯子的漢賽爾準備坐回噴水池邊,孰料一個拳頭在眼前瞬間放大,反應能力極強的漢賽爾立刻避開,他瞪了揮拳的奧圖倫格一眼,就見男孩依舊揚著禮貌的笑,語氣亦同樣溫和:

  「我先打你了,所以我們可以打起來了?」

  這小子……漢賽爾皺起眉頭,「你這小鬼膽子很大嘛?算你有種。不然你去找個空曠的地方,看你什麼時候能打中我。」雖然他被那一拳弄得不太爽,但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真的跟很可能小自己十歲的孩子打起來,只好折衷。

  「所以你願意教我囉?謝謝。我剛好知道一個很適合的地方呢。」

  似乎沒看出對方的心思,奧圖倫格開心得笑彎了眼。

 

  兩名男孩來到了克斯門斯村郊外的鹿群寄養區,奧圖倫格表示他母親的工作正是訓練各種鹿,他也常常到這兒來,能自由進出。

  一處寬敞的空地用簡陋的巧克力棒柵欄圍了起來,鹿群在裡頭悠哉的吃糖、睡覺、嬉戲──但漢賽爾怎麼看都覺得那些鹿有點怪怪的,不是牠們吃的是糖而不是草這點,而是鹿的長相,有好幾隻都長得很詭異。

  鹿群由馴鹿、麋鹿、梅花鹿等各種不同的鹿構成,其中相貌正常的鹿佔了大多數,但那十幾隻特殊的實在是太過吸睛,教人忍不住多看好幾眼:有的身體是鹿頭部卻是馬;有的毛髮澎得像顆毛線球,只有頭頂的鹿角勉強能辨認出牠是什麼玩意兒;長著馬頭鹿身鹿角的有些還長了無法使用的小翅膀;更甚者竟有前半身是獅子後半身是牛頭頂有鹿茸的怪鹿存在。

  「這裡面的全都是鹿嗎?」

  漢賽爾趴在柵欄上問,奧圖倫格點頭。

  「嗯。十二月二十三號,也就是聖誕夜前一天的時候,村子裡會舉辦鹿拉雪橇大賽,有些人為了取勝,就會對自己家的鹿施法或是餵魔藥、或乾脆在前一年就試著讓鹿跟其他的魔物繁殖,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平常的時候寄養區裡的鹿沒這麼多,但聖誕節期間大家都很忙,所以最近的白天鹿群都在這裡。」

  漢賽爾頷首以示理解,隨後奧圖倫格帶他走到了有哨兵站崗的出入口,打聲招呼後便準備進入。身為麋鹿訓練師的獨子,奧圖倫格理所當然被放行,哨兵對與他同行的漢賽爾也沒有警戒,僅是隨口問道:

  「奧圖倫格,這孩子是你哪個搬去村外的阿姨還是叔叔的小孩嗎?沒見過他呢。」

  「不是,漢賽爾是表哥帶回來的。」

  「你表哥?……你是說凱帝?等等,那孩子什麼時候結婚的?兒子還長這麼大了?我怎麼麼沒聽說?」

  「我才不是凱帝的兒子咧,我們又不是父子關係。」漢賽爾插嘴,白了哨兵一眼就徑直走入放養區內,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自己回話之後,哨兵的眼神隨即變得微妙起來,還瞅著他打量了好一陣子。

  又想起早前黑林阿姨似乎也是用差不多的眼光打量他,讓漢賽爾不禁揣測,莫非克斯門斯族人超級重禮數,小孩子無論盯著大人看或是對大人翻白眼都是大不敬的行為?怎麼這麼麻煩啊。

  但對方沒罵人,漢賽爾也沒多想,跟著奧圖倫格繼續走,很快地來到了只有兩三頭麋鹿的空曠處。放養區的範圍很大,這兒跟出入口離得老遠,也不怕哨兵以為兩人在起爭執來把他們分開。

  「這裡可以嗎?」奧圖倫格眨眨紅紫色的眼詢問。

  「行啊,」漢賽爾環視四周,「你媽跟你表哥什麼時候下班?」

  「天黑就下班了。」

  「那我就陪你耗到那時候為止唄。」

 

  奧圖倫格的運動神經好得出乎意料,跟漢賽爾比起來當然還是差了一大截,但以七歲小孩而論──年紀是漢賽爾剛剛問的,奧圖倫格今年七歲,過了聖誕夜就滿八歲──算是很了不起了。聽說這孩子沒事就來跟麋鹿玩,或許是如此才練出這般好體力。

  一來一往你打我閃的一段時間後,漢賽爾感覺肚子有點餓了,才意識到他們還沒吃午餐,於是喊停。

  「還是沒辦法打中你……」奧圖倫格的頸子彎得幾乎呈現九十度角,肩膀也垮了下來,「我果然很沒用。」

  「你不錯了啦,我說真的。」漢賽爾拍了下長髮男孩的背,「去吃午餐唄。」

  「可是你說要陪我到天黑的。」

  「吃完再繼續啊,不然肚子餓就什麼事都做不了啦。」

  「好吧……」

  被說服的奧圖倫格與漢賽爾沿原路走回村裡,踏回克斯門斯村的街道後,漢賽爾突然問道:

  「那些在各個部門集中工作的人,也會出來吃午飯吧?」

  「通常是在甜食部門裡吃。」

  「那他們有午休時間嗎?」

  「嗯。」

  「那我們去找你表哥一起吃午餐怎麼樣?」

  奧圖倫格歪著頭考慮了半分鐘,雖然家裡有母親提前準備的蛋糕甜點,但這個提議沒什麼不好,他便欣然同意。

  奧圖倫格領著漢賽爾前往甜食部門的途中,兩人又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大多是漢賽爾提問、奧圖倫格回答。

  「你們村子裡幹嘛養這麼多馴鹿麋鹿梅花鹿啊?那是你們的主食嗎?」

  「不是,是傳統。」奧圖倫格隨手拿了一個擺在路邊的小鹿玩偶解說,玩偶上還繫著迷你雪橇,「從前克斯門斯族是駕著馴鹿拉的雪橇送聖誕禮物給人類的小孩。現在改用魔法送禮之後,雪橇就派不上用場了,不過鹿群們還是被保留下來,很多村民都會養鹿當寵物。」

  「『送』的意思就是免費吧?你們全村是都有錢沒處花嗎?怎麼到現在還沒破產?」

  奧圖倫格單手支著下顎想了一下,搖搖頭,「我也不太清楚,可能要等我長大才能回答你。不過,我爸爸就是送禮部門的喔,但是我們家也沒有很窮。」

  幾分鐘後,兩人來到巨型烤爐的大門前,數人高的門扉緊閉,這扇看起來以一人之力難以推開的木門八成只是個裝飾品,因為奧圖倫格並沒有將其開啟,而是走向另一側不起眼的小門,招呼漢賽爾跟著進入。

  克斯門斯村跟耶拉比起來本就不怎麼冷,烤爐裡的溫度更是比外頭高上不少,畢竟廚房這種場所會熱也是理所當然的,但待在裡頭的人全穿著看起來熱得要命的聖誕老人裝。

  漢賽爾脫掉外套,奧圖倫格則跑去跟離他們最近的廚子搭話,目前看來克斯門斯村的人好似都彼此認識。

  「叔叔,我來找我表哥,請問他在哪裡?」

  「那邊,」正在揉麵糰的男子指了個方向,「單人工作區都在那裡,門上應該有掛名牌。」男子回答完後本來要低下頭繼續揉麵糰,在瞥見奧圖倫格身旁的漢賽爾後,又抬起頭來,「這位新來的小朋友是誰呀?奧圖倫格。」

  漢賽爾隨便揮個手當作打招呼,男子問話的同時也有幾個人好奇地望過來,奧圖倫格回應:「他叫做漢賽爾,是跟表哥一起回來的。」

  男子呆了一下,隨後又露出漢賽爾在馴鹿放養區的哨兵身上見過的眼神,跟其他人一同審視了他一會兒,才道:「小弟弟,你今年幾歲?」

  「十八歲。」漢賽爾照實回答,不覺得有隱瞞的必要,「因為一點意外所以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啦,不過我真的是十八歲,不信你去問凱帝。」見男人半信半疑的神色,漢賽爾不大高興地補充說明。

  眾人的目光搞得漢賽爾渾身不自在,男人回了句「這樣啊」,奧圖倫格跟大人們道別後才帶漢賽爾往男人指示的方向走去。

  真奇怪,自己是有什麼地方惹到這些人了嗎?還是因為他沒穿跟他們一樣的「制服」?漢賽爾有點疑惑,但也沒特別在意,進了凱帝所處的單人廚房後,他馬上就將這小小的問題給拋諸腦後。奧圖倫格有禮的敲了門,可他剛敲完漢賽爾不等回應就直接把門打開,有敲跟沒敲一樣。

  當男孩們推門而入時,金髮青年並沒有在吃午餐,整個工作間根本看不出來是廚房,倒像是葛麗特的魔法研究室,完成的甜點被隔離開來擺在靠近入口的大桌上,桌邊有幾張椅子。

  凱帝在看到他們時愣了一下,才放下手邊的工作走過來,「你們來這裡做什麼?」

  「蹭飯啊,我餓了。」漢賽爾回的乾脆,奧圖倫格也點點頭。

  聽這回答,凱帝索性從桌上挑了兩塊大蛋糕塞給男孩們,漢賽爾說了聲「謝啦」就坐到椅子上吃了起來,端著蛋糕盤的奧圖倫格則猶疑著該不該拿起刀叉,在凱帝摸摸他的頭說了「你們吃掉沒關係,我會再補齊」才道了謝開始進食。

  「克斯門斯族是有規定一定要穿紅衣嗎?」漢賽爾對坐到他身旁的凱帝問,現在後者穿的也是與奧圖倫格同樣的裝束,只差沒戴聖誕帽。

  「算是有吧,聖誕節將近的時候全村都會這樣穿,如果不穿別人可能會覺得你很奇怪。」

  難道沒穿聖誕老人裝真是他被盯著的主因?漢賽爾默想,又見凱帝盯著他似乎在思考什麼,他隨手扠了一塊蛋糕硬塞進對方嘴裡,「你不吃午餐喔?」

  差點被噎到的凱帝把蛋糕勉強吞下去,又倒了杯水來灌才回答:「我吃過了。」語畢,他又看向坐在漢賽爾隔壁的表弟,詢問:「奧圖倫格,你們今天還好嗎?」

  被點名的男孩點點頭,似乎沒打算在吃東西時張嘴,凱帝又問:「你們來的時候有遇到別人嗎?」

  「廢話,你當外面那群廚師都是假人喔?」

  回答的是漢賽爾,凱帝無奈地續道:

  「我的意思是,你們有跟人交談嗎?」

  「有啊,外面有個揉麵糰的大叔,問我是誰。」

  「那你怎麼回答?」

  不知怎地,漢賽爾總覺得凱帝雖然還是笑臉迎人,可是問出這話時的感覺有點緊張,「我們就說我是跟你來的啊,幹嘛?不是本來就這樣嗎?」

  「嗯……的確是本來就這樣沒錯。」聽男孩的答覆,金髮青年單手撐額,看起來好像有點頭痛,漢賽爾還沒問是有哪兒不對,凱帝又問:「那你們兩個今天在做什麼?有去哪裡玩嗎?」

  這下換漢賽爾尷尬了,他到底要不要把教別人表弟打架的事說出口?而漢賽爾才遲疑了不到一秒,吃完蛋糕的奧圖倫格就代替他回應了:

  「我們在街上散步,然後去鹿群放養區讓漢賽爾教我怎麼打架。」

  「是你表弟堅持的!不是我想欺負他!絕對不是我先起頭的!」漢賽爾大聲說道以示自己的清白,凱帝在聽見「打架」二字時就怔了,這真的不是他的錯啊!「對吧奧圖倫格?」

  「嗯?嗯,對呀,因為漢賽爾說打架是不會魔法的人也能做的事,我就拜託他教我了。」

  ……他剛剛在陪小鬼練習的時候怎麼沒還手?漢賽爾瞪了奧圖倫格一眼,又面向凱帝,「可是我也有說我不想教他啊,是他很想學我才勉為其難的答應。而且我沒有打你表弟喔!只有讓他試試看能不能打中我而已!」

  「那你有被打到嗎?」漢賽爾慌亂聲明的模樣讓凱帝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前者抬起下巴,得意的回:

  「當然沒有,你以為我是誰啊?」

  「嗯,那就好。」凱帝拍拍漢賽爾的頭,後者甩甩腦袋將前者的手弄開,凱帝又對奧圖倫格問道:「你們這樣做我是沒什麼意見,不會受傷就好……可是,奧圖倫格,你想學打架的話,為什麼不找你媽媽呢?」

  全村人都知道,黑林阿姨的武力值八成是克斯門斯村裡最高的,聽說多年前村裡的鹿群發生暴動,全靠黑林阿姨以一人之力阻擋!如此勇猛的母親生下的兒子想學習拳腳功夫,在凱帝看來也不是多奇怪的事。

  「媽媽很忙。還有她說我現在這種樣子,去找麋鹿玩就差不多了。」

  長髮男孩語氣失落,凱帝將手伸去想摸摸頭安慰,但經過夾在兩人中間的漢賽爾時手就被攔下、放到嘴裡用力咬,漢賽爾將凱帝的手吐出來後對奧圖倫格說道:「意思就是你媽覺得你弱爆了懶得跟你玩吧?放心啦,我絕對會幫你讓你媽對你刮目相看的。」

  漢賽爾拍胸脯保證,也不管他不久前才覺得自己不適合當教師,幾分鐘前又說了不想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