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梅倫2016生賀

  「嗚哇--嗚哇--嗚嗚嗚……」

  三更半夜,艾伯李斯特因擾人清夢的孩童啼哭聲而睜眼,他在一片漆黑中將手往上伸向床頭櫃,摸索幾秒後找到鬧鐘,按下鐘面附設的小燈,確認現在是早上三點不是下午三點。

  縱使他算是早起的人,也不會想在這種時間點起床。艾伯李斯特用被子蒙住頭,半睡半醒地想著肯定是大小姐又在發神經、梅倫怎麼還沒被她煩死,幾分鐘後身邊的哭聲越來越響,只想睡覺的帝國騎士不耐地把棉被往旁一扔,哭啼聲被布料隔絕後分貝一下子低了不少,艾伯李斯特閉上眼翻過身去,三秒後才想起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奇怪,他旁邊睡的不是梅倫嗎?

  就算大小姐摸黑爬到他們床上來,也應該是梅倫睡在他們中間呀,怎麼剛剛一點都不像有把棉被蓋到梅倫頭上去的感覺?艾伯李斯特坐起身,戴上眼鏡,開了燈後確認整間房裡除了他之外再沒有任何成人,才掀開棉被,想質問自家主子把他的情人弄到哪去了。

  一名褐髮嬰兒躺在他旁邊。

  艾伯李斯特拿下眼鏡、又戴上眼鏡,重複了兩三次同樣的動作,確認這小鬼的體型真的比聖女之子更幼小、應該不可能是大小姐換了梅倫的髮型來整他,也不是他眼花之後,才正眼打量這個小孩。

  富有層次感的蓬鬆褐髮、哭紅了的茵綠雙眸、軟嫩的臉蛋上有一道十字紋,身上還穿著、或者說是套著一件明顯過大的褐色睡袍,正是梅倫平常睡覺穿的那件……任誰看了,肯定都會認為這孩子就是梅倫!

  這種亂七八糟的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艾伯李斯特頭痛地想,人偶不可能生育,先排除這是梅倫私生子的可能性……等等,人偶真的不能生育嗎?這裡是星幽界耶。不,要是可以生的話,梅倫早就幫他生一打足球隊了吧。

  他將詭異的想法從腦子裡剔除,再次望向嬰兒,如果這不是梅倫的小孩,再加上房間裡怎麼看都沒有梅倫的身影……也就是說、這傢伙難道是梅倫本人嗎?

  ……他的腦袋到底都被大小姐荼毒成什麼樣子了。艾伯李斯特因自己的思考方式感到些許絕望,這時剛剛哭累了不作聲的嬰兒又哭了起來,他試探性地呼喚:「梅倫?」

  一聽見這兩個字,男嬰還當真不哭了,可愛的綠眼直盯著他瞧。

  艾伯李斯特拿了條橘黃浴巾把「梅倫」包好,將軟綿綿的幼嬰從床上抱起,他打算去找聖女之子,問問看她知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救命啊--」

  一踏出房門外,瑪爾瑟斯的哭喊聲便自一樓傳來,艾伯李斯特因為梅倫也跟著哭起來皺了下眉,他一點都不想知道那笨蛋大半夜不睡覺在搞什麼,然而大小姐「啊啊啊店長要死掉了」的鬼叫也跟著自下方傳出,於是他只好一面拍梅倫的背哄他一面走下樓。

  瑪爾瑟斯製造出來的噪音顯然也影響到了其他人,幾名睡在一樓的戰士探出頭來,艾伯李斯特無視他們,往發聲來源的廚房走去。

  只見身著大紅色蕾絲邊睡衣的柯斯托特不停拍著小嬰兒的背,那可憐的小傢伙有著一頭雪色捲髮,看起來八成是噎到了,整張臉漲得比他身上的赤色襁褓還要紅。

  ……那該不會是路德吧?艾伯李斯特腦中閃過這荒謬的想法,鏡片後的視線轉向餐桌旁不停喊著「吞下去!吞下去啊店長!」的自家主子,他面無表情地詢問:「發生什麼事了?」

  「店長快要死掉了!」聖女之子想也沒想地大聲回答。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我剛剛在大廳看書,然後二爺就抱著那隻哭個不停的小店長走出來,我們想說一直哭應該是要吃東西吧,然後就餵了他泡麵,結果店長就快死掉了!」

  「……你們餵嬰兒吃泡麵?」

  「不然我們看起來像是會煮其他東西的樣子嗎?」

  聽聖女之子回答得理直氣壯,艾伯李斯特很乾脆地放棄灌輸她正確的常識,直接切入重點:「所以妳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變成嬰兒?」

  「對啊我不知……喔喔喔喔喔!」忙著關心花店老闆生死的聖女之子這才注意到帝國騎士使用的是複數,她轉頭看見後者抱在懷裡的嬰兒後,立刻就拋下命在旦夕的路德、朝梅倫尖叫著衝過來:「這是梅倫嗎!是梅倫對不對!天啊梅倫也變成小baby了嗎!夭壽可愛--我要抱!我要抱!」

  聖女之子瘋狂地伸長手臂,艾伯李斯特則不由自主地將手抬高了一點,誰要把梅倫交給一個會餵嬰兒吃泡麵的人啊,一看就會抱不好摔下去。

  梅倫從來到廚房之後就不哭了,聽著路德快嗆死的哭喊一副幸災樂禍的臉--明明是小嬰兒卻能露出這種表情,讓艾伯李斯特不得不相信這真的是他的情人,而在聽見聖女之子的大吼大叫後,他還很配合地望向他的主人。

  場面一團混亂的同時,聽見瑪爾瑟斯求救的泰瑞爾、凱倫貝克與沃肯走進廚房,沃肯大概還保有一些生前作為醫生的知識,兩三下就救了路德一命。

  瑪爾瑟斯哭著謝過沃肯,同時踢了在旁邊看好戲的凱倫貝克一腳,小提琴家往後跌時被粉髮工程師扶住,凱倫貝克道了聲謝、隨後驚呼:「泰瑞你手上這個不會是布勞吧?!」

  「大概。」泰瑞爾不大肯定地回,綠髮的小嬰兒睜大金眼瞅著凱倫貝克。

  「也就是說,梅倫、店長、布勞都變成嬰兒了嗎?」終於討到梅倫來抱的聖女之子做出結論,她用抱娃娃的姿勢兩手穿過嬰孩的腋下環住小小軀體,梅倫懸空的腳晃呀晃的,「這樣搞不好奧蘭跟畢雷亞也變成嬰兒囉?慘了,奧蘭平常睡院子耶,有沒有誰要去找他啊?」

  梅倫看起來快從大小姐手上滑下去了,艾伯李斯特趕緊將他抓回來抱好,惹來聖女之子「再讓我抱一下嘛,小氣」的抗議,泰瑞爾則表示他能去找奧蘭,並將布勞交給一旁的凱倫貝克。

 

  清晨四點,眾人將喝完牛奶的三名幼嬰與一隻幼熊放到客廳的沙發上,泰瑞爾在院子裡也找到了沒有幼化的畢雷亞,可惜的是作為唯一正常的侍僧,他看起來也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舊型人偶間的病毒感染?」泰瑞爾盯著沉沉睡去的幼兒們,提出可能的猜測。

  艾伯李斯特對此嗤之以鼻:「軟體的病毒感染會導致硬體出現變化嗎?」

  粉髮工程師睨了黑髮軍人一眼,「我不想跟沒有人偶知識的人做任何討論。」

  兩人間的氣氛一觸即發,蹲在沙發前想戳嬰兒又被瑪爾瑟斯打手的凱倫貝克插話道:「總之,如果是人偶的問題的話,泰瑞跟沃肯應該有辦法解決吧?」

  沃肯沒有回應,泰瑞爾則是摸著下巴道:「把他們帶去工作室研究看看。」

  「你要帶嬰兒去那種烏煙瘴氣的地方?」艾伯李斯特再次反對泰瑞爾的意見,後者面無表情地用不悅的語氣說道:

  「沒有烏煙瘴氣。我自認比你關心他們的安危。」

  「只是自認。」

  正在玩梅倫的小手的聖女之子抬起頭來,興致勃勃地打斷兩位快把不滿電氣化的戰士:「我們先來分配監護人吧!梅倫就交給艾伯,布勞交給屁屁,然後店長交給博士,奧蘭等等抱去給畢雷亞好了。」

  「咦!」坐在沙發上玩路德頭髮的瑪爾瑟斯滿臉錯愕:「為什麼路德不是讓我養?」

  「因為二爺你一看就會把店長養死。」聖女之子毫不遲疑地應道,也不管剛剛誰是餵嬰兒吃麵條的共犯。

  「附議。」凱倫貝克跟著點頭,隨後又被瑪爾瑟斯踹了一腳。

 

  在將四名侍僧帶到工程師小間做完「健康檢查」,確認這些嬰兒沒有任何生理上的問題後,艾伯李斯特便揹著小梅倫到廚房做早餐了,聖女之子屁顛屁顛地跟著他們,讓他瞬間有自己成為兩個孩子的單親爸爸的錯覺,這想法一冒出來他就忍不住瞪了聖女之子一眼,看看這傢伙把她手下的戰士都帶壞成什麼樣子。

  窗外的天空透著日出前的靛藍色,微弱的光線從流理台右側的玻璃窗照入室內,艾伯李斯特按下電燈開關,那一點微不足道的自然光暈立刻被人造燈泡同化。他原本打算揹著梅倫做菜,旋即又想到讓小嬰兒吸油煙不好,才將梅倫安安穩穩地放到兒童餐椅上--這張兒童椅本來是梅倫送給聖女之子的,但不是真小孩的後者幾乎沒有用過。

  「不要玩他。」艾伯李斯特對聖女之子交代了一句,便扭開瓦斯爐開關,背過身去忙了起來。

  聖女之子當然不可能乖乖照艾伯李斯特的話做,沒多久,帝國騎士便聽見宛如背景音效般響個不停的吱吱喳喳:

  「小梅倫也好可愛喔~軟軟的~軟軟的~」

  「噢,這個小手手--萌!」

  「這臉,怎麼會、這麼、軟啊!好好戳喔,好想吃喔。」

  「小腳腳~平常都摸不到的小腳腳~哎,奈诶架勾錐。」

  「來來來,給大小姐看看你的小肚肚--哇啊啊!艾伯你幹嘛啦!」

  眼看聖女之子就要把梅倫扒光來舔,炒蛋炒到一半的艾伯李斯特當機立斷地提起主人的後領,唸了句「性騷擾」便將人偶少女直接丟出窗外,反正這裡是一樓,摔也摔不死人。

  艾伯李斯特迅速熄火,把梅倫被拆得亂七八糟的浴巾重新包好,小小的侍僧在手被收到大浴巾裡的下一秒又將短短手伸出來,艾伯李斯特再把梅倫的手塞進去,然後梅倫又再抽出來、抓住對方的手指,重複了三次之後,他很乾脆地放棄儀容端整,替小嬰兒包了個能伸展手腳的造型,再轉身去端早餐。

  如果從嬰兒時期開始餵食高熱量食物,有沒有辦法養成一個橫向發展的肥肥梅倫?艾伯李斯特將餐盤放到桌上時心忖,而當他將視線往梅倫的方向瞟去,卻發現這孩子好像長得比幾秒前更大了一點。

  錯覺嗎?不,剛剛梅倫的腳都還沒辦法伸到椅墊的範圍外,現在腳掌已經在外面晃了,浴巾看起來也緊了一點。

  搞什麼啊,難道是讓這傢伙以奇快的速度經歷幼兒到成人之成長的詭異設定嗎?

  梅倫趴在兒童椅的小餐桌上,對艾伯李斯特伸出手:「艾波。」

  「梅倫?」艾伯李斯特試探性地回應,梅倫則用不清不楚的童音回話:

  「艾波波。」

  聽起來好像是在叫他的名字,居然連話都會說了,這成長速度得有多快啊。艾伯李斯特放下餐具,走到梅倫面前扳開他的嘴,從牙齒的生長狀況來看,大概是快一歲的年紀吧。

  「吼!艾伯你太過份了!自己把我丟出去然後在這邊強吻小梅倫!」

  「我哪有強吻他。」艾伯李斯特白了跑回廚房來的聖女之子一眼,後者身上沾滿雜草及泥土,一看就是不久前剛從土坑裡爬出來的樣子,整個人好不狼狽。

  聖女之子不客氣地吃掉他的炒蛋,回嘴:「你的姿勢!就是!要抬他下巴強吻啊!」

  被強迫張嘴張了好幾秒的小梅倫不舒服地皺起眉頭,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並咬了艾伯李斯特一口,黑髮男子揉揉褐髮嬰孩的臉,梅倫又發出聲音:「艾波波。」

  聽他喊了第三次,艾伯李斯特忽然有點不確定這到底是「小梅倫的叫聲是艾波」還是「這真的是在叫他的名字只是發音不標準」了,懶得理會聖女之子的艾伯李斯特對梅倫問道:「你記得你是怎麼變成這樣的嗎?」

  小梅倫抬起頭來,又回了一句「艾波」,看起來完全不懂對方在說些什麼。

  聖女之子將還沒吃的法式吐司丟回盤子裡,跑到他們身旁驚問:「梅倫會說話了喔?!」

  「好像是。」

  「那艾伯你就可以唸床邊故事給他聽了!」聖女之子興高采烈地提議,「聽說常常聽大人講話的小孩子會比較聰明,搞不好也能越快學會說話喔,這樣我們就可以問梅倫他知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啦。」

  雖然大小姐的臉表明了這建議完全出自私心,但聽起來好像有那麼一點道理,艾伯裡斯特拍了梅倫的頭兩下,回句「先吃飯再說」就坐回原位繼續吃他的早餐,聖女之子拉了張椅子當腳踏墊、站在座椅上直瞅著梅倫瞧。

  梅倫與聖女之子對視幾秒,又轉過頭去看艾伯李斯特,沒多久他便不停朝黑髮軍人伸長小手,彷彿要撲過去似的。

  身為一名只能自耕的腐女,聖女之子毫不猶豫地把嚷著「艾波波」的小梅倫從兒童椅上抱下來,搖搖晃晃地將孩子放到艾伯李斯特腿上,再後退一步欣賞這幅如畫般美好的畫面。

  小梅倫伸手抓住一片吐司,艾伯李斯特在男嬰動口啃咬趕緊將吐司拿走,他可沒忘記路德剛剛的慘狀。

  「餓--」

  艾伯李斯特實在不清楚梅倫究竟是在表達自己餓了,或僅是無意義的單音,但無論如何,用餐完畢的他還是站起身來,將梅倫抱回兒童椅,從櫥櫃裡翻出食物調理機開始做嬰兒能吃的食物泥。

 

  餵飽小梅倫後已是早上五點,艾伯李斯特一做完宅邸眾人的早餐就帶著他來到書房,執行聖女之子先前的提議。

  他們在能看見日出的位置坐下,帝國騎士讓小侍僧穩當地坐在他腿上,日光將男嬰的褐髮鍍上淺淺橘黃,梅倫搖晃兩條短短腿,然後被艾伯李斯特抓住腳掌,帶點嬰兒肥的小腳又軟又肉,暖呼呼的。

  人偶少女坐上右邊的椅子,問:「你沒拿書耶,艾伯。」

  「我要唸我的劇本。」

  聽艾伯李斯特略帶驕傲的語氣,再想到這人撰寫的星幽八點檔,聖女之子不禁汗顏,「那幹嘛到書房來啊?」

  「氣氛問題。」

  說故事時間便這麼開始了:

  從前從前,有一名天才少年,他獨自旅行時來到一座山谷,裡頭有一大堆一疊一疊的五十萬,和一顆哈密瓜。

  哈密瓜說,來到這裡必須留下過路財才能走,少年不願意。哈密瓜又說,既然如此,少年得幫他做一件事。少年願聞其詳。哈密瓜說,你幫我切開哈密瓜。少年說他沒辦法切哈密瓜,因為哈密瓜長得很漂亮,他捨不得切。哈密瓜深受感動,決定和少年一起旅行。

  某天,他們路過饑荒之地,少年說,哈密瓜啊,你能不能給大家吃一點呢?

  哈密瓜很難過,他還以為少年是唯一不想吃他的人。少年苦苦哀求,但哈密瓜始終不願意。

  某天晚上,哈密瓜跟少年告白了,他說他就是在這樣一個月圓的晚上被詛咒成為哈密瓜的,只要有一個不想切他的人,連續一年都不切他,這樣他就可以變回人形。

  少年是天才少年,他說,那我們可以叫別人切你啊。哈密瓜說,不行,只要我不是圓形就會死掉。少年說,那我們可以找石頭填滿你被切的部份。

  哈密瓜很難過,他說好吧。

  少年這麼做了,然後哈密瓜就死掉了,少年一直哭一直哭,故事結束。

  「好吧,好像有一點點感人,你有進步,很棒。」聖女之子說。

  「哈密瓜好可憐。」不知何時起坐到他們旁邊的庫勒尼西說。

  「好口黏。」

  最後一句童音讓眾人不約而同地轉往聲音來源,只見小梅倫抬起頭望著艾伯李斯特,口齒不清地複述庫勒尼西的話。面帶微笑的長髮少年戳了男童柔軟的臉一下,小小孩抓住少年纖長的手指,「尼西。」

  「梅倫也喊我一下嘛,我也要被小小梅倫叫大小姐--」

  「為什麼你的名字他喊得比較標準?」

  聖女之子與艾伯李斯特同時說道,後者有點不甘心地輕輕捏了梅倫軟Q到像麻糬一樣的臉,然後又得到一聲「艾波波」。

  「艾伯,我也要戳梅倫的臉啦!」聖女之子大叫,在艾伯李斯特故意把梅倫舉高時抓住男嬰的小胖腿,「你們都自己玩,不公平!」

  小梅倫甩甩小腳腳,在艾伯李斯特回應前說了句:「哇忒咩嘞。」

  聖女之子一聽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奮地爬到艾伯李斯特的椅子上,抱著梅倫大叫:「他知道我是Watermelon耶!連大梅倫都不會叫我Watermelon!」

  小嬰兒因為突如其來的擁抱掙扎了一下,庫勒尼西幫忙艾伯李斯特把聖女之子「拔」開,隨後問道:「對了,梅倫到底是怎麼變得這麼小的?」

  另外兩人七嘴八舌地將今早的事給重複一遍,窩在艾伯李斯特懷裡的小梅倫無聊地扯著對方的襯衫鈕扣、隨後又抓了自己身上的浴巾來咬,艾伯李斯特將溼答答的布巾從男童嘴裡抽出來,聽完他們敘述的庫勒尼西摸著下頷想了想,提議道:

  「要不要去跟音音夢要牛奶來喝?搞不好會變回去。」

  聽他這麼一說,艾伯李斯特和聖女之子面面相覷,半秒後,人偶少女才拍著手誇道:「尼西你真是天才!我都完全忘記我們家有音音夢了。」

  黑髮男子點頭附議,長髮少年只是感到一陣習以為常的無言,小嬰兒則含住艾伯李斯特放在他面前的手,口齒不清地道:「餓……」

  「先做午餐再去找人吧。」帝國騎士抱著迷你侍僧站了起來,正常的梅倫可不會這麼快喊餓。

  如果在嬰兒時期多餵一點,恢復正常後的梅倫到底會不會長出小腹呢?

 

  當他們來到廚房時,出乎意料地看到已經有人在這裡吃午餐了--泰瑞爾正在餵布勞吃嬰兒專用的蘋果泥,並且指導瑪爾瑟斯到底要怎麼樣才不會把路德噎死。他們旁邊還有兩台嬰兒車。

  察覺到有人到來的粉髮工程師抬起頭來望了他們一眼,猶豫幾秒後還是把那瓶罐裝的蘋果泥往前推,似乎是示意他們可以自行取用,隨後又低頭餵起嬰兒。

  艾伯李斯特當然不可能碰泰瑞爾的東西,他悶哼一聲,把梅倫交給庫勒尼西、讓少年把嬰兒放到兒童椅上,走向櫥櫃拿出食物調理機。

  聖女之子向瑪爾瑟斯喊道:「二爺,怎麼是你在餵店長啊?博士呢?」

  「沃肯在研究音音夢的牛奶啊,所以路德又變成我的了。」瑪爾瑟斯照實回答,看來想起這個家裡有名小護士的人不只庫勒尼西一個--與其說他們記憶力真好,倒不如說,身為主人還把一堆戰士忘得一乾二淨的大小姐真是太過份了。

  餵飽小路德後,瑪爾瑟斯將小嬰兒放到餐桌上,湊到正在做嬰兒食品也順便做午餐的艾伯李斯特旁邊,光明正大地開始「偷吃」食材,除了路德之外都沒人管他會不會發福,真好。

  坐在兒童椅上的小梅倫將手伸往蘋果泥,聖女之子替他拿到面前,小梅倫徒手抓了一把蘋果泥,然後用不知哪來的力氣丟到旁邊的小路德臉上!

  「討頁。」小梅倫口齒不清地說。

  原本小路德才因為瑪爾瑟斯錯誤的餵食方式差點哭出來,這下又被蘋果泥正面直擊,反倒一點想哭的意思也沒有了,用力抓起剛剛瑪爾瑟斯替他擦拭的紙巾丟向小梅倫!

  站在小梅倫身後的庫勒尼西還在猶豫要不要一掌拍死路德--雖然這種事平常也沒少做啦,可是那傢伙現在是嬰兒,這樣好像不太道德--瑪爾瑟斯就搶先把手上的叉子朝梅倫甩去,下一秒被庫勒尼西拿磚頭書以全壘打的氣勢揮掉,被彈飛的叉子狠狠插入離艾伯李斯特的頭不到三公分的牆壁裡。

  小路德朝小梅倫爬去,桌上的罐子被撞翻,泰瑞爾在突發狀況發生時就將布勞放入嬰兒車裡以免遭到不測,隨後又抓起兩名小嬰兒的後領將他們分了開來,孩子們的身上沾滿蘋果泥,短手短腳不停揮舞,儼然是想將對方往死裡打的模樣。

  上述動作在短短的幾秒內完成,庫勒尼西橫了跑去抱路德的瑪爾瑟斯一眼,泰瑞爾說道:「他們看起來需要洗澡。」

  「路的揮不揮溺死?」想揍人被阻撓的路德一雙手用力捏著瑪爾瑟斯的臉,害他講話不清不楚。

  聖女之子回道:「給二爺你洗的話應該會吧,還有你怎麼可以打梅倫!」

  「好剝,辣我等沃肯回來。」路德捏到一半鬆開手,瑪爾瑟斯的發音也才恢復正常。「是他先打路德的耶。」

  「打梅倫就是壞壞。」聖女之子無理取鬧地說,隨後又望向沒打算把梅倫交給庫勒尼西的泰瑞爾,「屁屁你要幫他們洗澡喔?」

  工程師還沒回答,艾伯李斯特和庫勒尼西就同聲反對:「不可以!」

  艾伯李斯特直接拋下還沒煮完的午餐,說了句「要洗也輪不到你」抓了梅倫就走,小梅倫越過艾伯李斯特的肩膀喊了聲「胎瑞瑞」害他氣到直接用單手捏住嬰兒兩邊的臉頰,小梅倫慌亂地甩頭,一臉委屈。

 

  在替小梅倫洗完澡、換了條新浴巾後,沃肯與凱倫貝克也帶著研究成果回來了。

  小侍僧們依序變回原樣,聖女之子撲到正在穿衣服的青年梅倫身上,因此少扣一顆襯衫鈕釦的後者只得地抱起自家主子,小人偶又嚷嚷道:「梅倫你還記得你變成嬰兒時發生的事嗎?」

  「記得啊,丟臉死了。」梅倫無奈地回應,那時候根本是智商降低、什麼都搞不太清楚的狀態。

  「那你記得你是怎麼變成小baby的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