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6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域影咖啡館1-1要打工請慎選場所

第一章.要打工請慎選場所

  艷陽高照,夏日正午,此時正是七月一號,學生們期盼已久的暑假開頭。

  一名黑髮少年坐在自家二樓的餐桌前,面無表情地看著空空如也的餐盤──父母外出的漫漫長假,才第一天,他就面臨了沒有午餐可吃的窘境。

  這位長相偏向清秀的少年是林宇西,目前為某私立高職正要升二年級的廣告設計科學生。前幾天還熬夜趕期末作業的他今天早上本想一覺睡到自然醒,誰知才清晨六點就被父親從被窩裡抓出來、祝他十六歲生日快樂又硬塞蛋糕,緊接著父親便與母親如風一般地離開,在汽車引擎聲之後留在空氣中的只剩「乖兒子要想爸爸喔」的哭腔吶喊。

  半睡半醒的宇西從三樓臥室下到二樓廚房,這才看見父母留下的紙條,父親洋洋灑灑寫了根本是論文的長度他乖乖看完了、可惜內容毫無重點,母親的部份則是簡潔扼要地指出他必須自力更生三個月的事實。

  林家太太原本就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超有行動力的女強人,一時興起便把孩子丟在家裡不管的次數在他升高中後更是不勝枚舉,作為兒子的宇西也老早就習慣了……但悲劇的是,冰箱裡居然連一點存糧都沒留下!

  作為早餐的芋頭布丁蛋糕已經吃完很久了,宇西盯著牆上顯示十二點零八分的掛鐘,肚子餓得要命。要是現在有什麼事能轉移注意力、降低飢餓感就好了,可是家裡的電腦只要雙親出門便會鎖住,而暑假作業他一向習慣在假期開始前完成,現時亦無想看的電視節目,根本無事可做。

  好餓……但外面的氣溫至少有三十度吧?離他家最近的便利商店還得走上二十分鐘……

  上述還不是讓他不想踏出家門的主因,宇西最在意的莫過於隔壁鄰居養的瑪爾濟斯,鄰居完全沒把狗教好讓牠一天到晚跑去別人家門口隨意大小便就算了,要命的是那隻狗莫名地厭惡他,只要宇西一出門便會慘遭瘋狂追殺、明明是瑪爾濟斯卻兇得跟比特犬不相上下!由於這個緣故,在沒人陪同的時候,他幾乎足不出戶,最遠也只到過公車站。

  在對食物的需求和對狗的恐懼天人交戰下,最終是前者取得了勝利──就算今日空腹一整天,他總不可能餓三個月吧?還是得去買糧食來囤才行。

 

  踱過前院來到門口,黑髮少年左右張望,確定沒瞧見那抹白色身影後,才小心翼翼地推開院子的鐵門,同時鬆了口氣。

  頂著難熬的高溫走過幾條街後,宇西在馬路前的紅綠燈突地停下腳步,原因無它,即是那隻再熟悉不過的小型犬居然在左前方一百公尺左右的臭豆腐攤瞪著他看!

  下一秒,白狗朝他直衝而來、宇西也是第一時間往反方向拔腿就跑──為什麼牠會出現在這種地方!而且旁邊那麼多人幹嘛每次都只追他!

  顧不得自己正往完全不熟悉的道路逃、他只曉得依照他每次體育課都不及格的差勁體能肯定會被追上,搞不好再三十秒就會被咬到!

  既然人的體力遠不及狗,那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建築物躲進去避難……思考的同時宇西也注意著附近有無店家,這個社區位址偏僻、本就沒多少商店,他又很久沒出門了不清楚店面大多分佈在哪裡,一時半刻實在找不──有了!是一間咖啡館!

  紅紫色偏暗的外觀在各式明度頗高的房屋中有些突兀,對外的整片牆由看不見內部的數扇隔熱窗構成,宇西推開黑色門板,毫不猶豫地進入其中。對現在的他而言,能將後頭的動物甩開才是最要緊的!

  一進入後,宇西立刻就將門關起,撐著不穩的身子倚在門邊用力喘氣,不過幾分鐘的劇烈運動就像快要了他的命。與此同時,一道童音傳入他耳中:

  「唔,明明就公告過每月一號公休的說。」

  一名抱著熊布偶,外表看來六、七歲的棕髮男孩站在門口,抬起與髮色相似的大眼望著宇西。

  「抱歉,讓我躲一下……」

  男孩偏著頭盯著他,提出疑問:「得先問奧斯能不能讓你待在這裡才行哦……不過,這位哥哥你是怎麼進來的?」

  「……被狗追進來。」

  「不是,我問的是你從哪個入口進來的?」

  ……這就是傳說中年齡差距造成的代溝嗎?宇西無言,這個小孩不都親眼看到他從這扇門跑進來了?難不成是懷疑他爬窗?

  「我記得今天門是關著的呀。」

  「呃,你們沒有鎖門。」

  「可是奧斯──」

  棕髮男孩顯然也發現了兩人難以溝通的問題,低下頭思考片刻,倏地又猛然昂首、瞪大眼說著「該不會──」一面將手伸到背後掏出一張A2大小的紙,宇西不明就裡地看著男孩甩動紙張,接著對方將紙攤開後,他才發現那是一份世界地圖。

  「這位哥哥,你是不是從這裡來的?!」

  宇西愣了愣,男孩並沒有指著地圖的某一處,而是將整張地圖攤在他眼前。什麼「這裡」是哪裡啊?難道是要他報上自己的出生地嗎?那起碼也該拿張台灣地圖吧?

  棕髮男孩催促道:「你家在哪裡?是在這張地圖上沒錯吧?」

  少年有些遲疑地指著地圖上的那座亞熱帶小島、他們所在縣市的位置,回了句「這裡」之後,男孩便「啪!」的一聲將整份地圖對摺,抓起地圖快步跑進靠櫃檯左側的走廊:

  「這位哥哥你在這裡等我一下,不要走喔!千萬不要出去喔!」

  男孩頭也不回地跑得不見人影,一臉莫名奇妙的宇西則是「嗯」了一聲,反正他也想等到幾分鐘後、確定那條狗不在了再回家。

  直到這時,他才有餘裕好好地觀察四周,面前是整體裝潢乍看之下與一般店家無異的擺設,他轉頭想看看窗外、確認自己的危機解除沒有,結果一看之下就不由得傻住。

  身後的整面牆幾乎是由一扇扇玻璃窗搭建而成,且每扇窗都呈現不同的景象:有的位於交通工具疾駛而過的車站旁、有的在燈火飄忽不定的黑暗窄巷、人擠人的大賣場、魚兒悠游的海底深處、甚至還有極地冰山跟荒原叢林!窗中景並非靜止不動的圖片,有些窗裡人來人往、栩栩如生,僅僅沒有聲音。

  再昂首才發覺,挑高的天花板為弧形,一半是室內一半是室外,而戶外的部分飄著台灣平地絕不可能出現的細雪。

  ……其實這地方不是咖啡館,是超高級的3D立體展場之類的沒錯吧……?

  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一名青年自方才男孩離去的廊道中走出,宇西又一次愣住──青年身著灰色長外套,參夾幾許銀絲的墨黑長髮直達腰際,外貌介於西方和東方之間,長相中性、可從喉結能夠判斷出是名男人,但那些並不是讓他呆愣的原因──為什麼會有貓耳啊!戴在這人頭上的視覺效果又一點違和感都沒有,反而非常協調是怎麼回事!

  無視於他的反應,青年憑空取出一件黑色背心,又將手放在背心左胸口處、綠色的貓咪造型店徽上,幾秒後才直視少年提出問句:「你的名字?」

  「林宇西。」

  貓耳青年輕輕點頭,便將背心強塞到宇西手裡。

  「給你。」

  「請問為什麼要給我衣服?」

  「制服。域影關門時闖進來的人全都要當我的店員。早上八點上班。」

  「……我能拒絕嗎?」即便表面上宇西與對方同樣面無表情,但實則錯愕不已。照那句話聽來,這傢伙是咖啡館店長吧?域影是這間店的名字嗎?縱然高二生打工沒什麼、他現在也無所事事閒得要命,可是這種莫名其妙的理由是怎麼回事!還有他都沒搞清楚這家店的風評或其他資訊,要是誤入黑店怎麼辦!

  「不行。」青年說完便握住門把,「我是店長,奧斯華德。他是諾,我回來之前有問題就問他。」

  男孩一聽便道:「咦,奧斯,可是我想出去吃午餐耶。」

  「可以去吃沒關係。」

  奧斯華德摸摸男孩棕色的腦袋,便踏出門外。

  當門板開啟時,宇西確信自己瞥見了絕對不屬於亞熱帶島嶼的雪花,以及感受到夏季絕不可能出現的寒風。

 

   ×

 

  站在咖啡館門口的宇西,無語地與他對面的棕髮男孩大眼瞪小眼。

  他原本不想理會那名店長說些什麼、直接開門離去,誰知門竟被鎖上,身旁的孩子看起來也不打算幫他開門。

  出個門連午餐都還沒買到就被狗追,跑進一家咖啡店避難卻被強制拘留……無論怎麼想,都覺得這真是個倒楣透頂的生日。

  話說回來,那個店長的名字──宇西剛聽見那四個字時,還以為耳朵出問題了,奧斯華德不是某個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的名字嗎!還是第一個將色彩定量化的色彩理論家!色彩學課本裡這四個字出現了好幾次,不曉得奧斯華德就沒資格說自己是唸廣設的,店長他父母該不會是設計師之類的職業吧?

  「雖然想先去吃午餐,不過,既然宇西哥哥你是我未來的同事,好像先讓宇西哥哥跟域影變熟比較要緊,」男孩一邊說一邊朝宇西伸出沒抱著熊布偶的右手,抓住後者的衣襬,「還不知道你會做什麼工作呢,就先到處看看吧!也重新跟宇西哥哥你自我介紹一次,我叫希諾,但奧斯喊店員的名字都只喊單字。」

  變熟什麼的應該是熟悉環境的意思吧?宇西默想,這孩子的文法真的學得很詭異。還有,要這麼小的幼童當童工真的沒問題嗎?!

  語畢,希諾就抓著他往櫃檯左側、應該是員工專用走道的地方步去,少年想停也停不了。

  「我想應該不用熟悉也……」

  話說到一半宇西便住了口,幾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見的景象──並非依他常識所認為的是條普通的走廊,建於兩側的不是牆面,而是狀似村落的稀疏建築,和煦的陽光灑在身上、甚至能感受到那溫度──此處比外頭的玻璃窗及天窗更加生動,就算是最新科技的4D特效也逼真過頭了吧?

  即使沒有牆壁,這仍是一條走道無誤,從地上草坪生長的模樣判斷,這條路已經給人踩過許多次了。

  由於現代的科技也不是不可能做到這種視覺效果,這時的少年還沒有往常識之外的方面思考,僅是將貓耳店長的定位從「超級有錢人」變成「可能是世界級的富豪」而已。

  「這裡是可以通往員工房間的走廊,」希諾站在走道中央解說:「說不定奧斯之後會讓你住呢。」

  「呃、抱歉,」宇西再次澄清自己的意願,「我真的沒有要打工的意思。」

  就算現在還沒什麼想立刻走人的強烈意欲,但見了諸多異象後,即便是遲鈍如宇西也能感覺到哪裡不對。

  「不行不行──奧斯想要的我一定要幫他達成啊,何況你可是『自己進來』域影的呢,絕對非留你下來不可喔!宇西哥哥。」

  希諾將下巴抵在熊布偶的頭頂,一臉認真的說道,就在宇西想問為何他不過是在休息日誤闖便非當店員不可時,一道巨大的「咕嚕」聲便打斷了他未出口的話語,兩人面面相覷,下一秒希諾便低頭看著自己的肚子,垮下臉說道:

  「肚子好餓……」

  被男孩這麼一說,少年覺得自己被狗追時壓下去的飢餓感也跟著浮起,本來他就是為了吃午飯才出門的。

  「唔,剛剛奧斯也說我可以去吃飯,那應該沒關係吧。」希諾自言自語地說,隨後不知從哪變出一盤餅乾、放到離他們最近的圓桌上──不管背心還是餅乾,宇西似乎都沒看見他們是怎麼弄到手的,到底是怎麼把這些東西「無中生有」的啊?這年頭的科技真夠發達,「宇西哥哥,你先吃這個,我要去外面吃午餐囉。你絕對不可以自己跑掉喔!我還不太會開門,宇西哥哥你先站遠一點吧。」

  宇西實在看不出開門這麼簡單的動作還能玩什麼名堂,但還是乖乖後退。

  很快地他就發現,重點不在於門是怎麼打開的,而是開了門之後面對的景色──第一次開啟時宇西望著突然聳立在眼前的高樓沒能反應過來,快速關閉後二次開啟則是鳥語花香的樹林,第三次是人聲鼎沸的吵雜街道,寬闊的大路因塞滿了人而變得十分擁擠,天色雖暗,但在一排排路燈及五顏六色的霓虹燈照耀下,能見度一點也不比白晝來得低。周遭的建築面向道路的地方都是由整面透明玻璃建成,可以清楚地看到裡頭的樣子,或者是餐館、或者是服飾店、或者是玩具店,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這裡絕對不可能是他剛剛來的地方!他還沒呆到連自己剛走過的路都會忘記!

  難道說不知不覺中他就來到咖啡館的後門了?宇西心忖,但這也不對,除非這間店面積大到能穿越至其他縣市,否則,在他印象中自家附近壓根沒有這種地方存在,就算說是城鎮翻修在一夕之間也辦不到……而建一間能通到其他縣市的店面,照理來說是不可能的,就算可行他也能肯定剛剛沒走這麼長的路程。

  就算高中沒地理課,宇西也曉得桃園不會有這條街,看路上來往的行人髮色各異,他甚至懷疑自己還在台灣嗎?即使染髮是很平常的事,在台灣也沒多少人會染藍色綠色這種詭異到極點的顏色吧?再者,縱然髮色變換,台灣街上也難找到這麼多長相偏西方、或者介於東西之間的面孔。更不合理的是,現在可是正午時分,天空怎麼可能暗成這樣?

  最重要的一點,棕髮男孩開了三次門,每次的出口都不一樣!

  希諾見狀也沒露出疑惑的神色,顯然早就習慣了,而他身邊的少年則是不知不覺中後退半步企圖保持距離。直到將門開啟第四次,出現一條兩旁種滿楓樹的橘黃石磚路,希諾才說「可以囉」並停下動作。

  「好嚕,那就麻煩宇西哥哥你在這裡等我,我吃完就回來。」希諾用大動作轉過身來,對徹底傻眼的宇西笑道,「沒問題吧?」

  「……沒……不、等等,這裡是哪裡?」

  現在這種情況,怎麼可能沒問題!根本逼得他非發問不可啊!

  「這裡是域影咖啡館哦,還是你問的是外面?外面是沒名字先生的小天地。」

  這根本沒回答到任何問題!一頭霧水的宇西追問:「那這間咖啡館的地址是?」該不會真的會聽見什麼不存在的國名或外星球名稱吧?

  希諾眨了眨眼,乖乖地回答問題:「沒有地址哦。域影原本就是在各個空間中移動的,沒有固定過,如果想朝某個方向前進的話、得要奧斯下令才行。」希諾頓了下,補充說明:「總之,宇西哥哥你原本在的地方是地表,這裡可以算是地下就對了,可是不是真的地底。」

  雖然這次好像是正常的回答了,但卻讓宇西越聽越迷糊,雖說先前就覺得這家店有哪裡不對勁,但情況似乎比他想像的更麻煩。

  連「空間」這一聽就知道不正常的詞都出現了,現在連要自我欺騙是產生幻覺和幻聽都難,還有是地下不是地底又是怎麼回事……眼下的情形已經不是3D4D能輕鬆解釋的了,肯定是遇上了什麼超出常理範圍之外的事,隱隱感覺到不妙、但又不認為會遇上什麼致命的危險,宇西不由得把自身的處境和小說動漫等等的劇情作聯想,不過他可從不覺得他是當主角的料,自己應該屬於會在反派爆走時第一個被射殺的背景路人甲之一吧。

  而希諾根本沒打算解決他造成的一大串問號,迅速踏出店外,「我的肚子快餓扁了,先跟宇西哥哥你說掰掰,宇西哥哥你能在域影裡到處看看,可是絕對不要開門也不要開窗戶,不然很危險喔!」

  希諾拋下這麼一句警告後,便頭也不回地離去,大門碰的一聲關上,獨留宇西呆在原地。

  ……自己究竟是遇上什麼亂七八糟的狀況了啊?

  宇西呆站在門口,四下無人、要逃走的話無疑是最佳時機,但看了希諾方才的「示範」,宇西強烈懷疑這個地方只靠他一個人能走出去嗎?

  希諾警示的語調聽來並無惡意,但搭配剛才的一連串行為,根本是無意識的威脅,在看過門外千變萬化的景色後,誰敢開門!

  在心底輕嘆一聲,宇西在希諾放上餅乾的桌位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不管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是先填飽肚子吧。

  他隨手挑了塊餅乾,才咬一口,少年便發覺這是芋頭餡的夾心餅乾,吃到最喜歡的口味讓他亂糟糟的心情好上一些。

  宇西一邊進食一邊在心中整理今日發生的一切,首先,他其實根本沒印象附近有這麼一間店,問題是他並不常出門、故此就算有新開的店家也不會知道。

  再來,仔細一看便發覺,這間店的內部似乎比外面看起來大得多。

  最後是那道詭異到極點的走廊和那扇門……所有關於域影咖啡館的一切,怎麼想都不正常啊!

  無論如何思考,受到無數小說影響的腦內還是只有「跑到異世界」或「遇到外星人」這兩個答案,似乎也是現下唯一合理的解釋。宇西將餅乾吞下後又拿了一片,他目前對現狀也沒特別反感,況且若真的是這麼回事,那他也只能接受了,唯一的問題在於──這究竟是不是真的?

  假設他剛剛被狗追時無意間摔昏了自己都沒自覺、此時所見不過是夢境,那既然是夢,好像就什麼都說得通了。宇西默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