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4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Unlight百題no.90.年又一年/51.驚/15.懷疑/36.星空/09.深藍色





90、年又一年
 
  喧囂的大城市被各種打扮的人偶少女們擠得水洩不通,數十幢掛著牌子的小屋林立,迂迴的道路由它們之間的空隙形成,許多屋子於原地建起、在房內的戰鬥結束後消失,週末夜晚的迪特赫姆總是這麼熱鬧。
 
  一名名聖女之子或挑選自己想進入的房屋、或自行開房,當然,也有許多人形成小圈圈、聚在中央的廣場談天。
 
  頂著魔術師禮帽的金髮人偶站在閒聊的群眾週圍遠遠看著,雖說與她一般漫無目的的人也不少,但大多數人若非在發呆、就是默默傾聽他人談話,整體而言心情仍是愉悅的,少有這種明顯格格不入的情形。
 
  好吧,或許是他主觀地認為大小姐與他人不同。梅倫默想,牽起了那隻緊抓著他衣角不放的小手,手的主人抬頭望向他,眨了眨與己相似的綠眸,幾秒後撲了上來。
 
  「吶,回去吧?」侍僧溫柔地說道,將自家主子抱起。
 
  唯有這時,平時囂張跋扈的大小姐才會變成這副受驚小動物般的模樣。
 
  聖女之子緊緊摟住最心愛的戰士,應了聲「好」,兩人便往宅邸的方向折返。
 
  明明就不喜歡大城市,真搞不懂幹嘛有事沒事就跑來這兒聽人聊天自虐,梅倫默想,還是說,是來這裡懷念全盛時期的星幽界呢?




 
51、驚
 
  「大小姐的胃是不是不太好啊?」
  
  半夜被主子吵醒的侍僧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剛剛好不容易才安撫完聖女之子,可是現在天都亮了,要睡也睡不著。
  
  此刻梅倫正趴在廚房的桌上,庫勒尼西陪在一邊,而一向早起艾伯李斯特則是在準備早餐。
  
  聽了侍僧的疑問後,帝國騎士理所當然地回:「好歹是女孩子,一個月不舒服幾天是正常的吧。」
  
  豈料在這句話脫口後,廚房霎時間陷入詭異的沉默,連打哈欠的聲音都沒了,艾伯李斯特疑惑地轉頭,只見梅倫及庫勒尼西一臉奇怪地看著他。
  
  「女孩子?大小姐明明是男生吧。」梅倫歪著頭說道,「他哪裡像女生了?」
  
  「……你從哪一點看得出她是男的?」
  
  「他又哪一點像女的了?」面對艾伯李斯特的質疑,梅倫理直氣壯地回應,「他連在星幽界都非穿褲子不可,一開始也想創男角。」
  
  「她喜歡一週年活動的那件裙子。」
  
  「因為那是綠色的,而且是我的活動拿到的啊。」
  
  「之前新年活動那件她也有穿。」
  
  「他的目的不是把那件搭配表情當醉漢的衣服嗎?女孩子會想把自己打扮成醉漢?」
  
  「烏波斯的短裙呢?」
 
  「夏天那麼熱又沒短褲,不想裸奔的話只能穿那件嘛。現在有短褲之後不是就穿短褲了嗎?」
  
  想了想似乎無法駁回,聖女之子的確是偏好褲裝沒錯,但艾伯李斯特仍是道:「服裝不是決定一個人性別的基準。」
  
  「嗯,瑪爾瑟斯是男的,他也穿裙子。」
  
  「大小姐沒有喉結。」
  
  「他年紀看起來不大,沒發育吧。史普拉多也沒有。」梅倫聳了聳肩,又指出一點:「而且,不管在遊戲裡還是現實的大小姐,怎麼看都沒、有、胸、部,完全是平的!」
  
  那你怎麼不說沒胸部也是沒發育?艾伯李斯特無言,他看向梅倫身旁的庫勒尼西想尋求意見,孰料少年直接拿書將臉完全遮住,擺明了不想加入這種話題。
  
  「還有女孩子哪會一天到晚『靠』、『幹』、『他媽的』之類的喊來喊去,」梅倫又道,「他一天說『幹』跟『靠』的次數比他吃的米還多。」
  
  「那是刻板印象。」艾伯李斯特反駁,還有才沒有這麼誇張吧?雖然聖女之子的確是成天把髒話掛在嘴邊。
  
  「夏天在家幾乎都不穿褲子走來走去,一般的女生會做這種事嗎!」梅倫說道,覺得艾伯李斯特真是不可理喻,「是艾伯你自己喜歡大小姐才會把他腦補成女生啦,他還進男廁耶。」
  
  「大小姐是路癡,走錯路進到男廁還沒發現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帝國騎士冷靜又無奈地回應,「以比例來說她進的通常是女廁。」
  
  「那你也能說大小姐迷路到女廁。」侍僧仍是堅持己見,「男生進女廁偷窺還有理,女生進男廁幾乎沒可能吧。」
  
  艾伯李斯特又一次看向庫勒尼西,才正要開口,後者就將頭撇過一邊,「我也覺得是男的,不要問我。」
  
  聽這回答,帝國騎士不禁受到打擊,難道有問題的是他自己嗎?!
  
  
  於是在做完早餐後,他又詢問了家中其他人的意見。
  
  
  「大小姐?男的吧。」正在做實驗的羅索敷衍地回應,「你沒聽他都說我是他老婆嗎?」就算是女的,也是女生的身體裡住著男生的靈魂,庫勒尼西之前就這麼說。
  
  「……她也說尼西她老公不是嗎?」
  
  「因為是尼西。」
  
  
  「男的喔。」中午,提前來拿午餐的多妮妲在聽了艾伯李斯特的疑惑後回答,「大小姐是男的沒錯。」即使外表是女生,內在一定是男性。
  
  「什--」
  
  「男的。」多妮妲身側的雪莉跟著說,「梅倫不是只喜歡男生嗎?」
  
  ……弄錯的人真的是自己嗎?!艾伯李斯特不禁頭痛起來,可是依照他判斷胸部大小的眼力,大小姐就算再怎麼平還是有一點胸部的,怎麼可能是男的!
 
  
  
  將全家人都問過一輪後,艾伯李斯特悲劇地發現,認為大小姐是女生的,竟然只有他一人。
  
  「……結果大小姐是男生嗎?我居然今天才…不對,我怎麼可能看錯……」
  
  號稱智將的古朗德利尼亞帝國騎士,陷入無解的難題中。





15、懷疑
 
  這實在是太荒唐、太難以理解、太不可思議了。
 
  他,福爾圖娜馬戲團的魔術師,本來應該嚴守團長與其他人類的員工的命令,在那個地方服務到自己被轉賣或報廢為止,如今居然為了莫名其妙的命案,跟著流浪的少年一起逃離工作了大半輩子的馬戲團。
 
  「……這樣絕對很奇怪吧……」
 
  「什麼?」
 
  諾姆抬頭望著梅倫,後者的綠眸中透出不安的神色,「我是說我,不但抗命了還……」
 
  他沒有說下去,兩人走到魔占布爾克通往下層的巨大樓梯入口,少年才接話回應:
 
  「這是你依照自己的意志所做出的反應,不是嗎?沒什麼好奇怪的。」
 
  「不,自動人偶怎麼可能有自己的意志?」
 
  「你正在反駁我說的話,這就是屬於你的意志了。」
 
  諾姆毫不遲疑地回答,梅倫在他們往下走時拉住對方比自己小得多的手,讓少年得以在陡峭的階梯上安穩地前進,他猶豫地說:
 
  「可是,就算我會產生情緒,那也不過是程式所做出的反應……」
 
  「沒錯,就是你說的那樣。」諾姆打斷梅倫未完的台詞,「你身上所有的一切,不管身體、頭腦、甚至心靈,全都是人造物,全都是人類賜予你的。」這句話讓梅倫感到莫名地刺痛,卻又有種因理所當然而放心的矛盾感,諾姆繼續道:「但是那又如何?即使是電子運算所產生的情感,也一樣是情感。人類之所以會有喜怒哀樂,也是因為『上帝創造了我們』,給了我們這個能夠進行思考的腦袋還有能哭能笑的軀體。」
 
  魔術師沒有應答,沉默著在心中咀嚼那番話,他好像能理解少年想向他表達的意思。
 
  「那麼,」當他們已經走到看不見入口的深處時,梅倫在一片漆黑中提問:「自動人偶也能夠有愛嗎?」





36、星空
 
  喀嚓。
 
  少女綠色的髮絲如落葉般片片降至地面,她不需要鏡子即可知道該從哪裡剪起,執刀的手不帶一絲遲疑。
 
  她想起了約莫兩個月前的對話。
 
  『要走了嗎?』
 
  『嗯。』
 
  喀嚓。
 
  剪刀俐落地飛舞著,即使是處在最深沉的黑夜,對她的視物能力依舊沒有半點影響。
 
  『你在地上有家可回?』
 
  『正確地說,我的家在天上。不過的確是……沒有。』
 
  喀嚓。
 
  喀嚓。
 
  喀嚓。
 
  曾經長及背部的綠髮已成了一頭俐落的短髮,她放下剪刀,換上一襲與過往穿著完全不同的黑色衣裳。
 
  『不然這樣吧。』當時的少年望著他說,像是紅琥珀的眼眸看不出任何情緒,『我先去那邊等著,如果妳來了,我再接住妳吧。』
 
  她不太記得自己那時是怎麼回應的,不過,不要緊,反正她就要過去了。
 
  少女在頭髮上綁了兩個紫色的蝴蝶結,從房間裡走了出去。
 
  今夜無月,有的只是無法充當照明的滿天星斗,但無所謂,她或他都不需要月亮。他們是屬於星星的,忘了是誰這麼說過。
 
  少女下樓,穿過空無一人的宅邸大廳,走向白色的門,推開它,門後是一片銀河。她跳了下去,穿越身旁數之不盡的繁星,如蒲公英般輕盈地往下墜落。

  然後,少年在星空下遵守了約定。





09、深藍色
 
  教官室的門緊閉著。
  
  艾依查庫蹲在門邊,等著不知在搞什麼鬼又把他叫到這裡待命的弗雷特里西,眼神無趣地飄出走廊,望向比自己的雙目更藍的清澈天空,蒼穹中半朵雲也沒有,下午兩點的夏季,艷陽高照,就算待在建築物的陰影下仍是炎熱難耐。
  
  他的視線從無邊無際的晴天往下挪,落至在外頭沙地上坐著的貓。
  
  銀白貓毛被炙熱的陽光照得閃閃發光,教人幾乎無法直視,貓咪一動也不動地坐在那裡,偶有微風吹過時,繫在脖子上的藍色領巾才會輕輕揚起。
  
  藍色領巾,和弗雷特里西的衣服同樣的深藍色。
  
  金髮少年就這麼無聊地盯著那塊布,又看看那隻好像從他剛到達時就一直待在那兒的貓,任由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
 
  熱得過份的天氣讓人難以此思考任何有意義或說有建設性的問題,此刻的他也懶得去想那些麻煩事,乾脆放任自己的眼裡就只剩下那一小塊深藍色。
  
  說起來……好像常常看見那隻貓在這附近閒晃呢?
 
  印象中,這是古魯瓦爾多帶來連隊的吧?
 
  但是,這隻貓分明比較常黏著弗雷特里西啊?
 
  記得每次弗雷特里西向古魯瓦爾多提起時,那傢伙也都矢口否認不是他的貓呢。
 
  好像也看過牠在工程師之間溜達……啊,走過來了。
  
  艾依查庫忖著到底是誰養的貓這種芝麻綠豆般的問題的同時,銀貓伸了個懶腰便朝他走來,不,應該說,純粹是想走進屋簷下乘涼、剛好對著他的方向罷了。
  
  藍眸直勾勾地盯著貓兒,後者則渾然不覺地慢步前行。
 
  忽然,貓咪停下腳步,轉頭望向別處,少年也跟著看過去,就見教官室的主人從廊道另一端走來。
  
  「欸?你已經來了啊。」弗雷特里西撓了撓腦袋,快步走到房門前,艾依查庫站了起來,「我還以為你們的課程還要半小時才結束呢……」
 
  「你的貓。」
 
  「什麼?」
 
  「你的貓,」艾依查庫指著已經空無一物的戶外,又抬頭看著自家教官,「跑掉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