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41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Unlight短篇集part5




鴨鴨船
  
  正午的陽光灑落在清澈的晶亮湖面上,無邊無際得幾乎讓人誤以為是汪洋大海的湖泊正中央,一艘搖搖晃晃的小船正看似悠閒地在上頭漫步。
  
  「停!停!給我停下來--我的腳要卡住了啦!」
  
  「什麼啊?完全是因為你剛剛想偷懶,才會因為速度跟不上所以害自己的腳被卡住吧!」
  
  「我是想偷懶又怎麼樣,這本來就不是我應該做的事啊!要不是一覺醒來就在這艘蠢東西上,我才不會跟你在這裡踩什麼鴨鴨船!」坐在人力船右邊的魔術師對左側的小提琴家怒道,該死的豔陽天讓他忍不住解下領結、連襯衫的第一顆釦子都開了,「而且明明都是你的錯,誰教你一點默契都沒有完全不懂得配合我。」
  
  「我的錯?」凱倫貝克拉動船緣的把手讓鴨鴨船停下來,他們兩人之間那顆愚蠢的鴨頭底下還寫著「有情人終成眷屬」這行怎麼看怎麼礙眼的大字,「拜託!憑你這個樣子,要不是我踩得這麼賣力,這艘船怎麼可能前進啊!剛剛幾乎都是我在踩好嗎!你是想不想回岸上了啊!」
  
  「我當然想啊,可是誰知道要多久才能離開這座湖!」梅倫煩躁地說,離開踏板的其中一隻腳重重踩在那個「眷」字上,「而且我們踩了好幾個小時什麼都沒看見,連其他人的影子都沒有,誰知道是不是在原地打轉!方向桿不是在你那邊嗎?你確定你的方向感真的可靠?」
  
  「至少比你可靠。」凱倫貝克回嘴,他拉了拉自己的領結,即使天氣熱得要命也不願儀容不整,「不過我也不想踩啦,累死了。」
  
  「什麼?你不踩我要怎麼找艾伯跟尼西啊?」
  
  「那兩個人在這裡餓不死好嗎,我都沒急著找沃肯了。而且他們說不定早就找到回岸上的路了咧。」凱倫貝克嗤聲,「要踩你自己踩。」
  
  「哼!」侍僧瞪著已經好端端坐在一邊納涼的小提琴家,百般不悅地將雙腳放回踏板,動了起來。
  
  小船再次移動,縱使兩人一起使力,這艘船的速度都慢得可憐,只剩一人之力更不用說了。
  
  「比我踩得還慢嘛。」
  
  「閉嘴。」
  
  「啊,有風耶,這艘船是不是又後退一點了啊?」
  
  「你很想讓我測試看看你會不會游泳嗎?」
  
  「喂,我們是不是在繞圈圈啊?」
  
  「那是因為方向桿在你那邊!你這個白癡!」
  
  被說了幾分鐘的風涼話,梅倫忍不住對凱倫貝克大吼,然後用力擠開凱倫貝克準備去碰方向桿,這時,湖面不知為何劇烈動盪起來,害他直接摔了一跤直接跌在凱倫貝克身上。在他花了一段時間調整為原來的坐姿時,湖水依舊沒有恢復平靜,兩人不由得左右張望企圖找到造成此事的源頭。
  
  「讓開啊啊啊啊啊啊啊--」
  
  後方傳來說不上熟悉的聲音,只見後頭出現了一艘造形和他們的船一模一樣的鴨鴨船,但坐在上頭緊抱著鴨頭眼看還快哭出來的瑪爾瑟斯顯然沒有注意到擋在前方的是誰、僅是逕自鬼叫著,他所搭乘的船正以不合理的高速移動,直直往他們衝來!
  
  咻!
  
  不到幾秒,那艘可怕的超速鴨鴨船就疾駛而過,魔術師與小提琴家乘坐的小船岌岌可危地搖晃著、彷彿下一秒就會翻覆,超速船隻的波浪大大地影響了兩人的平衡,而隱隱約約間,他們似乎看見了在瑪爾瑟斯的船尾端,讓那艘船產生強烈動能的,似乎是某個小小獸人……
  
  在度過翻船危機後,兩人又開始踩起船來。
  
  「至少可以確定被流放到這座湖上的不是只有我們兩個。」凱倫貝克說。
  
  「但是還沒回去的搞不好就只剩我們兩個。」梅倫說。
  
  「誰教我跟你這種傢伙待在同一條船上,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喔?你這是有自己在拖累我的自知之明嗎?」
  
  「有體力吵架的話能多放點心力在你的踏板上嗎?你這個嬌生慣養的大少爺。」
  
  梅倫才正要回嘴,凱倫貝克卻遽然停下了踩踏的動作,害得他的腳又差點被踏板卡住,而他的罵聲都還沒出口,凱倫貝克竟在這艘船上站了起來。
  
  侍僧才想問是不是看見什麼,身旁的人就一邊說著「算了」一邊從不離身的小提琴箱內拿出他的自由,大聲宣佈:「我要在這裡開演奏會。」
  
  「啥?」梅倫忍不住露出錯愕的神情,這傢伙是踩鴨鴨船踩得太久連智商都變成鴨子了嗎?
  
  凱倫貝克堅定地擺出了演奏的標準動作,由上往下睨了梅倫一眼,「有多少個小提琴家能在這麼大這麼美的湖中央拉琴?有嗎?沒有!只有我,天才小提琴家凱倫貝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會幹出這麼愚蠢的事,的確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還沒回過神來的梅倫反射性地想著,而凱倫貝克又繼續道:「再說,與其跟你在這邊踩船踩到天荒地老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上岸,還不如試試看能不能讓別人因為小提琴發現我們。」
  
  語畢,沒等魔術師反對,小提琴家就開始了他的演奏。
  
  數十分鐘過後,鴨鴨船的頭頂傳來螺旋槳的聲音,只見一艘直升機當真飛到他們上空,梅倫傻眼的看著還保留有鴨頭、明顯是被不知道哪個落到它身上的工程師給改造得面目全非的直升機門開啟,一條繩梯落下,粉紅色的腦袋從門後探出頭來。
  
  「上來?」泰瑞爾看著他們,抓著繩梯的另一端。

 


掃把
 
  艾伯李斯特買了一支新掃把。
 
  是從購物頻道下訂的,原價3000GEM,萬聖節特賣999GEM,便宜得讓人覺得像是詐欺或瑕疵品出清,但更是讓人覺得這價位不買就對不起自己。
 
  效率極高的星幽快遞在訂購二十四小時之後馬上宅配到府,他收件後很快地拆開了粗糙的包裝,把說明書扔到一邊--他早就在官網上看過了,這是一把標榜著無論清潔環境、cosplay或街頭鬥毆都能發揮出百分之兩百實用價值的掃把,最吸引人的是:它擁有命名系統,設定完畢後能用聲控讓它飛來自己的手中!
 
  早在收到掃把的前一天--不,在更早更早以前,他第一次聽見那個名稱時--他就想到要替這把特別的掃帚取什麼名字了。
 
  到貨的當晚,艾伯李斯特立刻就命名完畢,然後慎重地將新掃把擺到他跟梅倫的床頭櫃上,準備明天再好好使用它。
 
  「你放掃把在我們床上做什麼?」梅倫問。
 
  艾伯李斯特將說明書扔給他,魔術師看了幾頁,然後默默地歸還,一臉不打算做任何評論的樣子。
 
  隔天。
 
  當艾伯李斯特做完早餐之後,立刻就準備嘗試他的新掃把。他把梅倫趕去樓下吃東西,然後從廚房拿了一支黑色的筷子,回到自己的房間,站到空無一人的床前,邊揮動筷子邊用像是期待了一輩子的表情大聲唸道:
 
  「速速前,火閃電!」
 
  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掃把一動也不動地擺在床頭,毫無反應,不管艾伯李斯特怎麼改變咒語都沒用,他的火閃電就是安安靜靜地躺在那兒,氣到他連啊哇呾喀呾啦都罵了出來,火閃電還是不肯就範。
 
  他惱怒地翻開說明書,懷疑自己是否有什麼遺漏,但,沒有,昨天的程序絕對沒有任何錯誤!
 
  肯定是買到了壞掉的掃把!艾伯李斯特的心情一下子惡劣了起來,幾乎想要馬上就打電話去客訴。
 
  這時他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向那支掃帚,總算不是用筷子指著它而是用手老老實實地拿起,然後他看向握柄中間的名稱欄位,發現了一件事。
 
  掃把的名字被改成了滅絕星塵。

 


聖誕襪
  
  一日清晨,在眾人前往聖女之館的餐廳吃早飯前,便注意到同樣位在一樓的大廳中央出現了一隻比人還高的巨型聖誕襪,旁邊還立有一支寫著「請投入禮物」等大字的牌子,下方有行小字附註「四點開獎」。
  
  來路不明的大襪子加上一支寫有告示的牌子,實在是引不起眾人照做的欲望,畢竟他們從來沒有這種全家一起交換禮物的習慣,只惹來人群聚集後的竊竊私語。
  
  「是誰放的?」艾伯李斯特問,沒人應答,於是他換了個問題:「有誰看到大小姐?」
  
  仍然無人回應,眾人不由得紛紛倒退幾步,上下打量著那隻襪子,人群中不時傳出「是觸手」、「裡面肯定是裝觸手」、「丟了禮物就會被觸手吃掉吧」之類的碎語。
  
  這時,一位勇者從人群裡站了出來,走向大紅襪子。
  
  泰瑞爾面無表情地掃視了其他人看他朝襪子丟了禮物就彷彿看到什麼一人獨自打倒炎之聖女之類的壯舉的表情,默默地忖著他們的疑心病實在有夠重,不過是隻襪子有必要退到方圓一公尺外?
  
  事實上這隻襪子跟大小姐和觸手一點關係也沒有,不過是某小提琴家表示聖誕節來交換禮物吧,然後某工程師就搞出了一隻大襪子。
  
  身為襪子製造者的泰瑞爾在率先投入扁平包裝的禮物後,看也不看的離去了。見第一個人相安無事,大家便一個接一個加入投放禮物的行列。
  
  路德隨便塞了一隻花束;瑪爾瑟斯放了打了蝴蝶結的一只袋子;史普拉多丟入的禮物包得圓滾滾;羅索的圓柱形禮物盒扔進去時襪子似乎冒煙了;雪莉和瑪格莉特紛紛放入明顯是小薄本的物品;庫勒尼西放了方形禮物盒;梅倫也丟了一個小盒子;佛羅倫斯毫不考慮地隨手捐發票……
  
  
  很快的,下午四點,眾人再次聚集在襪子前,想看看究竟是怎麼開獎。
  
  
  資歷最淺的奧蘭身先士卒,站到大襪子前頭,沒多久襪子就吐出了禮物掉到牠腳邊,是個聖誕節鈴鐺掛飾。
  
  而後,宅邸裡的戰士們難得和平地自主排好隊,一個一個領禮物,在瑪爾瑟斯開心地拿走了小蛋糕之後,輪到排在他後面的路德。
  
  路德獲得一只信封,將其拆開後確認內容物後,他忍不住把那玩意兒直接摔到地上,「誰會要這種鬼東西!」
  
  凱倫貝克的照片從信封裡掉了出來,任誰都會認為怎麼會有人有臉拿自己的自拍照交換聖誕禮物,就在路德還持續咒罵不止只差沒踩上兩腳時,會要他口中的垃圾的某人就哀傷地排他身後。
  
  布勞在前方的路德離開後嘆了口氣,想不到自己也有抽不到想要的東西的一天。







 
  「喏,這個就交給你了。」
 
  褐髮侍僧將寫有「值日生」大字的名牌交給一頭霧水的小提琴家,這是一張眾人都曉得是幹什麼用,但只聞其名不見其牌,從沒看過它真面目的掛牌。
  
  因為梅倫從來沒拿出來過。
  
  「你想幹嘛?」
 
  凱倫貝克狐疑地盯著笑得一臉人畜無害反而讓人越看詭異的梅倫。他知道,別上這張名牌的值日生,就能夠讓大小姐在踏入家門時準確地第一個看見自己,除此之外也沒有別的用處了。
  
  「今天換你值班啊,這麼簡單的事還要問?你的腦袋是裝飾品嗎。」
 
  「我問的是你想幹嘛不是我接下來要做什麼,你的解讀能力有什麼問題?」
 
  梅倫還沒來得及反唇相譏,凱倫貝克就被突然冒出來的艾伯李斯特給一槍爆頭了。而當凱倫貝克再次醒來時,只見名牌還好好地捏在自己手裡。
  
  「……那個王八蛋一定有什麼陰謀……」
 
  凱倫貝克撫著剛才被穿了個洞不過在星幽界裡馬上就長回來的腦袋,恨恨地想著。
 
  「凱倫!」聖女之子蹦蹦跳跳地推開大廳的門跑了過來,對還在懷疑名牌會不會突然自爆的凱倫貝克喊道:「今、今天派你值班喔!要好好加油啊……」
 
  聖女之子雖然還是一如往常地笑得一臉蠢樣,但總覺得她十分心虛,不過凱倫貝克還是點頭表示「就交給我吧」,聖女之子就跑去找梅倫了。
  
  等等,不對啊,今天的值日生不是他嗎?為什麼大小姐還是跑去找梅倫啊!
 
  小提琴家忽然意識到這一點,但大小姐都跑遠了,算了。
  
  有了值日生名牌後,凱倫貝克今天的生活也沒有因此產生什麼大變化,照樣練琴到一半被瑪爾瑟斯莫名其妙地追砍、因為偷拍路德被發現而慘遭鞭刑、吃布勞準備的下午茶撫慰自己受傷的心靈、被沃肯發現自己在吃布勞的下午茶然後被痛扁一頓……一往如昔的生活,只有一點不同。
 
 
  那就是梅倫三不五時會從他身邊冒出來。
  
  
  「你那什麼眼神?我就不能路過游泳池嗎?」梅倫對被瑪爾瑟斯扔進結冰的泳池裡掙扎著爬出來的凱倫貝克說。
  
  「不要忘了你今天是值日生啊。」梅倫對被路德摔到草叢裡的凱倫貝克說。
  
  「把名牌別起來啦,我之前都沒別?廢話,大小姐那麼喜歡我當然不用別,可是你要別啊!不然別人認不出你是值班的怎麼辦?」梅倫對正在院子裡吃餅乾喝紅茶的凱倫貝克說。
  
  「你不是值日生嗎?怎麼還在這裡?」梅倫一臉不滿意地對剛被沃肯打趴在大廳地板的凱倫貝克說。
 
 
  「你煩不煩啊!」從地上爬起的凱倫貝克忍無可忍地對總是只出現一下對他講幾句話就跑得沒影的梅倫吼道,而且這傢伙就是一臉在等什麼事情發生的樣子啊!「一直跟著我是沒事做了嗎?就算我知道你這傢伙本來就是個尼特,也不要這樣沒事找事好不好。把名牌交給我就為了一直跟在我後面?這麼不放心名牌在我手裡的話直接還你啦,我也沒有很想要!」
  
  出乎意料地,梅倫居然沒有馬上回嘴、開啟一場唇槍舌戰,而是盯了凱倫貝克一陣子,然後……
 
  侍僧飛快地拿出一個不知從哪弄來的麻布袋,直接套上小提琴家的頭,把整個人打包帶走。
  
  「嘖,等了一整天都沒見你這傢伙被羊角獸蓋布袋,不就只能我自己蓋了嗎。麻煩死了。」
 
  「梅倫你神經病啊啊啊啊啊啊--」
 
  「閉嘴!你不知道我特地把這麼重要的名牌交給你,就是為了看你被蓋布袋嗎!你怎麼可以辜負我的期望!」
 
  「你這白癡快放我出去--」

 


 
  「給我一杯梅倫加糖去冰!」
 
  聖女之子一屁股坐上吧台前的椅子,對待在裡頭的艾伯李斯特說道,後者應了聲「拿去」便端上一只倒三角形的玻璃杯,裡頭盛裝著淺綠色的飲料。
  
  在聖女之子將吸管插入液體中時,杯子最底部一顆異常醒目的褐色圓球,緩緩飄浮了起來。
  
  圓球慢慢地「攤開」,先是伸出一隻小小的左手、再來是右手,然後是短短的兩隻小小腳,隨著這些動作擠壓出的空氣使得杯中也冒出了些許氣泡,在四肢完全伸展完畢後,便能看出這顆圓球竟是用手腳包裹住圓滾滾的大腦袋而成!
  
  「噗哈!」
 
  迷你版的圓滾滾小梅倫浮上飲料表面,懶洋洋地趴在杯緣上。一兩秒後,又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不知道從哪拿出了一頂魔術帽,開始從裡面灑出糖粉。
  
  沒多久,飲料杯表面便像是下了雪般被滿滿的糖霜覆蓋,陶醉地看著這一切的聖女之子邊看邊吸著吸管,下一刻就被過於甜膩的味道害得差點把嘴裡的東西全部吐回去。
  
  在冒著洗人偶不存在的腎的風險將這一大杯飲料喝完之後,艾伯李斯特便將再次沉到杯底趴著的小梅倫拎了起來,迷你梅倫也再次縮成球的形狀。
  
  「欸欸!那個真的不能送我嗎?」
 
  聖女之子指著圓球說道,艾伯李斯特毫不考慮地搖頭否決:
 
  「這個一天只能喝一次的茶包可是要重複使用的。」

 


 
  上午時分,梅倫迷迷濛濛地睜開眼,半睡半醒地吃完做為早午餐的粽子時,才注意到戶外不停傳來斷斷續續的吵雜聲,而當他走到大廳看見史普拉多將僅容得下三人的小龍舟抬出大門後,才茫茫然地想起昨晚艾伯李斯特好像說過要划船什麼的,便揉著惺忪的睡眼慢吞吞地走到後院去。
 
  而當他一看見游泳池中央的東西後,不由得整個人都驚醒了過來!
 
  「大小姐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包成肉粽只露出一顆頭的聖女之子就這樣被一根竹竿掛在游泳池的中央!梅倫嚇得差點不顧自己會不會游泳就衝進池子裡,幸好被剛來的艾伯李斯特揪住後領才沒釀成慘劇。
 
  「啊!梅倫、梅倫來了!梅倫你看,我是粽子耶--」
 
  「不要一副高興的樣子!」聽見聖女之子在泳池另一端高興的喊叫,梅倫忍不住大吼,事實上不大吼的話以這個距離估計也聽不見了,「難道是大小姐妳自己跑到那裡去的嗎?!不要幹這種蠢事啦!」
 
  「才不是呢!」聖女之子用力地搖頭,「如果是我自己包粽子一定會把梅倫也包起來的!今天我醒來就在這裡了啦。」
 
  說得也是啊,要是大小姐想做人肉粽(或者該說人偶粽)這種意味不明的料理,肯定會把他扒光然後塞進粽葉裡,才不可能讓他這樣好端端地睡到天亮呢……不!這不是重點啊!梅倫甩了甩腦袋,一邊唸著「到底是哪個王八蛋」就一邊想到,家裡至少有一半以上的粽子、不都是仍抓著他後領的帝國騎士包的嗎!
 
  「艾伯--」
 
  「不是我。」心知對方在想些什麼的艾伯李斯特立刻否決,用手指了指正把剩下的肉粽端到露天座椅的其他侍僧們。
 
  「我一定要殺了路德……」
 
  剛靠近游泳池的兩位侍僧顯然也聽見了這句話,被指名的當事者則是頗不在乎地回應:「像你這種傢伙懂什麼,我做的可是中部粽。」

 


 
  「你們……這簡直……這實在是……成何體統!」
 
  即使在豔陽高照的夏天照樣穿著他那件萬年不變的紫色西裝的布勞,語無倫次地對大廳的眾人喊道。從他的表情可以看出,這名侍僧的內心究竟崩潰到了何種慌亂的地步,而被他痛罵的其他戰士們顯然完全無法理解,自顧自地做著自己的事情,有些甚至連頭都沒抬一下。
  
  整棟宅邸的每扇門窗皆是大大敞開,雖說如此,縱然待在全家最通風的大廳,從戶外灌進來的也只有夏日可怕的熱風。掛在天花板上的電風扇開到最大檔,到處都擺著據說可以散熱的結冰寶特瓶,但即使做了這麼多準備,消暑的效果仍是不彰。
 
  因此,也造就了全部的人都只穿短褲(女性最多加件內衣)坐在大廳吹風的吹風、納涼的納涼、吃冰的吃冰的畫面。
  
  布勞將剛做好的冰飲放到大廳的桌上,馬上就被掠奪一空,而這些人只在意飲料、顯然沒在聽他說話,令得他忍不住對離自己最近的女孩們說道:「請您們至少把衣服穿上吧!」
 
  去年夏天所有人都只穿件上衣的景像就夠令一向儀容整潔的他抓狂了,今年則是反過來成了全部的人都只穿短褲,但無論如何,他就是無法接受!
  
  聽見他的話,最靠近少年侍僧的多妮妲不禁大罵:「不就是你說什麼冷氣開太久電費爆了,要少開冷氣,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嗎!」
  
  「我並不覺得有熱到需要脫衣服的程度。」布勞力持鎮定地回答,而多妮妲則是激烈地反駁:
 
  「我看你這傢伙的感溫程式根本就做壞--唔啊!」
 
  話講到一半,一件褐色西裝外套就正面直擊砸到了多妮妲,在她正欲發怒之際、便聽到了外套原主的聲音,也才意識到是什麼東西被扔到自己臉上。
 
  「就是說啊,不要只穿內衣在外面亂跑。」
 
  身上只穿著一件短褲完全沒有資格批評的梅倫說道,而原本好像打算裸奔但現在卻套著梅倫的背心的聖女之子則趴在青年頭上。
 
  多妮妲咕噥了句「我絕對不會把外套還給你的」就立刻離開大廳、溜回房間。
  
  而布勞則是彷彿發現了唯一能支持自己的同伴,立刻對梅倫說道:「麻煩您幫我一起勸勸大家把衣服穿上!」有些人看起來像是連褲子都不想穿了啊!比方說角落那個一直被路德抓著褲頭不放唯恐他當真脫光光的瑪爾瑟斯!
  
  「我才不要,熱死了。」梅倫想也不想地否決,抱著大小姐坐到艾伯李斯特旁邊的涼椅上,後者拿了一台平板專注地看著重播的八點檔。「其他人穿不穿跟我有什麼關係。」
  
  「身為侍僧,您不覺得有義務讓宅邸的每個人都抱持儀容端整嗎!」
 
  「不覺得。你去跟凱倫貝克說啊,他還不是只穿短褲。」
 
  「什麼!」
 
  少年大驚失色,而當真只穿一件短褲的小提琴家正巧拿著冰棒走進大廳裡來,疑惑地看著一臉震驚的紫衣侍僧。
 
  「呃?布勞你還好嗎?臉色超難看的耶。」凱倫貝克在少年面前揮了揮手,後者呆滯無比,毫無反應,半晌才吐出一句話來:
 
  「……我覺得我快暈倒了……」
 
  「你是中暑了吧?因為你穿太多了啊!快點脫掉,不然熱暈就不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