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41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雪人|第三章.勿讓幼童離開視線範圍內

  青年舉起左手,做出今日要跟亞毅言過馬路時相同的動作,點點碎冰於青年手中浮現,窗扉緊閉的室內倏地吹起微風,亞毅言拉了拉高領毛衣的衣領,青年站起身,走到又開始惶惶不安的亞毅言面前,示意少年伸出手,接著,剔透的冰晶落到亞毅言手中,刺骨的寒冷讓他反射性地想縮手,而在青年將手覆到冰上時,冰塊又全數消失。

  要是這個人願意的話,讓他們直接凍成冰雕也不是問題。亞毅言腦中閃過這個想法,淌下一滴冷汗。

  「很神奇吧,哥哥!」亞毅賢愉悅地笑道,又說:「而且,雪人先生是真的聽得懂我們說的話喔,哥哥你不用那麼怕他啦。」

  「你哪裡看到我──」

  「明明就是嘛,哥哥你都不敢看雪人先生的眼睛。」亞毅賢打斷亞毅言的辯解,又對雪人道:「握手!」雪人乖乖聽話,男孩一臉的得意,「你看,叫他做都會做耶。雪人先生,揹揹!」

  亞毅言的頭開始痛了起來,對坐在雪人肩上、居高臨下望著他的弟弟,說道:「你是以為他是小狗啊?」

  「小狗又不會變剉冰,他比小狗酷多了!」亞毅賢理直氣壯地摸了摸雪人白色的頭髮,「雪人先生這麼聽話又不吃東西,超好養的,哥哥你還不喜歡他。」

  「……你就算要把他當狗,媽也不准我們養寵物!」

  「那就當朋友呀,又沒有關係。」

  和三歲小孩講道理是徒勞無功的,亞毅言很快地放棄了和弟弟溝通,逕自坐到床上拿出今日借閱的書本,翻了起來。

 

   ×

 

  「……整修中?」

  牽著一大一小的亞毅言傻眼地看著自動門緊閉的便利商店,透過外牆的玻璃可看見沒開燈的店內擺了一堆雜物,門上則貼了大大的本店重新裝潢公告,表示兩週後該店才會再次開放。這可是離亞家最近的一間便利商店──雖然說是最近的,但也要走上十五到二十分鐘──如果不在這裡買的話,不就只能搭車到大賣場了嗎!

  站在亞毅言左側的亞毅賢抬起頭,沒被前者牽住的小短手直指便利商店大門,「我要熊熊軟糖啦!媽媽都會買給我的!」

  亞毅言沒好氣地回話:「你是看不出來這間店現在沒有開嗎?還有,我又不是媽媽。」

  「你是我哥哥啊!」亞毅賢大叫一聲,很是不滿。早上的時候,亞毅賢原本想賴在家裡看電視,但亞毅言當然不可能讓幼童獨自待在家中,於是半哄半騙地說是可以讓弟弟買自己想吃的東西,亞毅賢才興高彩烈地跟哥哥出門。豈料現在竟然吃了個閉門羹,教他怎麼能嚥得下這口氣!「熊熊軟糖!熊熊軟糖!熊熊軟糖!熊熊軟糖熊熊軟糖熊熊軟糖……」

  「我再帶你去別的地方買啦,給我安靜點!」

  亞毅言沒好氣地扯了弟弟的手就想往回走,可是亞毅賢非但沒有乖乖照做,更是一屁股坐到地上,大聲抗議:「我不要!剛剛走得很累耶!給我熊熊軟糖不然我就不走!」

  「不要鬧了──呃?欸!」

  就在亞毅言準備使盡全身力氣將亞毅賢從地上拽起時,原本站在他右邊的雪人忽然鬆開他的手,蹲到弟弟面前,讓亞毅言忍不住驚呼出聲,而亞毅賢也暫時停止鬼吼鬼叫,呆呆地看著對他伸出手的雪人。

  雪人的掌心有一尊用冰雕成的簡陋小熊。

  亞毅賢呆呆地接過那隻熊,愣了一秒之後,才露出大大的笑容,打算將其一口吞掉──

  「等、等一下!」亞毅言趕緊搶過那尊冰雕,亞毅賢被他的舉動嚇得差點直接哭出來,情急之中,他也只得趕忙說道:「冰塊、不能直接咬冰塊啦!媽媽在夏天的時候不是說過嗎?」實際上,他想的是,這種東西真的能吃嗎?

  「噢,」亞毅賢難掩失望之情,但很快地,他又想起什麼似的高聲說:「那要雪人先生弄成剉冰就好了嘛!」

  「不行!」亞毅言再次嚴正否決,冰雕熊在他的手裡丁點融化的跡象也沒有,「冬天不能吃冰!」

  「小氣鬼──」

  「到時候你感冒了,媽媽罵的可是我耶!不能吃就是不能吃。」

  「那我要吃熊熊軟糖!」

  亞毅賢嘟著一張嘴,雙手交叉在胸前,要是亞家父母在的話,早就耐不了兒子的要求、要什麼都給什麼了,但亞毅言可不是會被弟弟裝可愛的模樣給蒙騙的哥哥,他不耐煩地回應:「剛剛不是就說了,帶你去別的地方買啦。」

  「我剛剛也說我走得很累,臭哥哥……唔哇!」亞毅賢話說到一半、雙腳忽然騰空,害得他不禁慘叫一聲,連一旁的亞毅言也發出了低呼,只因雪人直接用扛沙包的方式把亞毅賢抱了起來。

  亞毅言臉色僵硬之時,雪人又拉了拉他的衣角,歪著頭似是在做詢問動作,被嚇出一身冷汗的亞毅言根本回不上話,回過神來的亞毅賢才笑嘻嘻地開口:「雪人先生要抱我去喔?雪人先生比哥哥好多了啦,耶!騎雪人先生去買熊熊軟糖!」

  白色青年頷首,小男孩興高采烈地爬到前者肩上,膽顫心驚的少年見現下似乎沒有即時的危險性也只得妥協,至少是解決了難纏的弟弟。

  三人前進沒幾步,雪人又於行進中主動拉住亞毅言的手,他一時呆住抽不回手、望著他的雪人好似也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好、好吧。」亞毅言有點像在自言自語地說道,這傢伙是要自己像兩天前一樣牽著他走吧?

 

  大賣場的入口處附近設有小型兒童遊戲間,一圈圍欄將汽球塑料吹成的遊樂器材和活蹦亂跳的孩童圈在裡頭,還有小球池,管理員則坐在遊戲間的門口,只要向他登記就可以把容易走失令父母焦頭爛額的小小孩留在裡頭。

  亞毅言便把亞毅賢託孤在那兒,他小時候也有過被父母暫時交放在遊戲間的經驗,母親獨自帶亞毅賢逛賣場時亦讓他在遊戲間裡頭待了不少次,管理員也算是認識他們、還會主動塞糖給亞毅賢。對亞毅言來說,這裡至少是個讓他熟悉、足以放心把弟弟暫放在此的場所。

  「葛格尼要買熊熊軟糖鬼來哦。」亞毅賢滿嘴嚼著管理員剛剛送給他的糖果,口齒不清地向亞毅言揮手道別。男孩的手上還拿著方才雪人做給他的小冰熊,已放棄了把它拆吞入腹的念頭,純粹拿來當玩具用。

  「好啦。」亞毅言忍不住白了弟弟一眼,都吃這麼多糖了還不夠!

  在跟弟弟講完話後,亞毅言轉身,就對上了原本站在他身後的雪人的視線,如果把這傢伙也託孤在這裡的話……算了算了,管理員旁邊的牌子可是寫了限二到七歲兒童呢!

  這一次,亞毅言還沒邁開腳步,雪人就朝他伸出了手。

  猶豫幾秒,少年還是認命地握住青年的手,早知道前幾天就別牽著他走啦,這不養成習慣了嗎?

  這幾天相處下來,亞毅言雖然仍是警戒著雪人,但因後者都沒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亞毅言曾試著和雪人提過,別再變出碎冰來,雪人似乎聽懂了他的意思,除了今早在便利商店那次,都沒再做過那種事──總算是讓亞毅言稍稍放了點心,不再是雪人一有什麼動作就緊張得繃起神經。雖然一樣沒對雪人敞開心房,但至少進步到了能在心底吐嘈而非在心底尖叫的程度。

  至於這傢伙的來頭嘛,即使把圖書館借的書都翻遍了,還是半點頭緒也沒有。

  在入口處拿了塑膠手提籃後,亞毅言很快地領著雪人穿過自動門。一進去就是賣場外頭一些零散的服飾品商家、以及從他小時候就只聞試喝叫賣聲沒碰過內容物的杏仁茶,要走過這麼一小段路才會抵達往上或下延伸的賣場電扶梯。要是再走更遠一點、到賣場另一端,就能夠搭乘直達各樓層的箱型電梯。

  亞毅言一手拎著塑膠籃、一手牽著雪人──照這雪人的行為模式,總覺得讓他坐在大賣場推車裡的娃娃座更為恰當啊──這一念頭從亞毅言的腦子裡冒出,但很快地又被他甩掉,開什麼玩笑,推這麼大個人肯定累得不行,何況那畫面能看嗎?塞得進去才怪。

  在亞毅言將自己的胡思亂想甩開之餘,身旁的雪人竟停住不動了。

  亞毅言神經緊繃地轉頭,只見雪人竟站在服飾店前……什麼?這傢伙居然想換新衣服嗎?雖、雖然他平常都穿得破破爛爛的,但是身為一名「雪人」會有想穿新衣這種需求?不對!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啊!

  「呃,我、我們不是來買衣服的喔。」

  少年小聲地提醒,青年聞聲回過頭來,看看少年、又看看攤商最外頭展示的模特兒,還是沒有動靜。

  亞毅言順著雪人的視線望去,白色青年盯著與其的一身白全然迥異的深色冬裝,在這件冬裝的搭配中,最醒目的就屬那條白色的長圍巾。

  重點是,雪人瞅的不是男裝也不是女裝,而是他們倆都穿不下的童裝。

  難道是想起了弟弟嗎?亞毅言疑惑著,試探性地朝雪人說道:「毅賢在外面喔?」

  雪人點了點頭,亞毅言又道:「那小鬼已經有很多衣服了,你不用想給他什麼,再說,我也沒帶多的錢、錢錢、哇啊!」

  雪人倏地蹲了下來,好死不死地還沒放開他的手,害得亞毅言也跟著往前傾。待亞毅言重新穩住腳步後,才確定雪人在看的,十之八九是那條白圍巾。

  店員們因為兩人看來鬼祟的舉動而多留意了他們幾眼,讓亞毅言有些汗顏,想更快離開這個地方,他低下頭、對雪人道:「你想要這條圍巾?」

  雪人抬起頭看著他,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亞毅言猜不出雪人的心思,只好繼續說道:「我們還得買熊熊軟糖回去給毅言那小子,走、走吧?」

  他說完,雪人才點點頭,乖乖地站了起來,跟著亞毅言繼續走。

 

  「不、不行!不可以這樣!回來──」

  冷凍食品區,黑髮少年死命拉扯整個人幾乎要趴在放滿冰塊的魚櫃上的白髮青年,低聲慘叫著,活像是拉不住大型犬的悲慘飼主。因為他們奇怪的模樣,不少來買菜的主婦都忍不住上下打量他們,讓少年不禁忖道,今天八成是他收到最多異樣眼光的一天!

  深怕等會兒被覺得他們是不良份子的主婦們通報警衛逮捕,亞毅言一面擔心一面在心裡怨著,為何去結帳非得經過這邊不可!

  從他們一踏入食品區,雪人就經常在放鮮奶或冷凍肉的架子旁這類冷氣最強的地方滯足不前,即可見這傢伙多愛待在冷冰冰的地方。但最多就是亞毅言拉個兩下、叫個幾聲就會跟著一起走,而當他們到了賣海鮮的地方,雪人一看見開放式鐵櫃裡包裹魚身、露出一顆顆魚頭的滿滿碎冰,立刻就湊了上去、幸好亞毅言還來得及趁這傢伙直接趴下去前及時拉住對方。

  雪人彎著腰,左手把大堆冰塊攬到自己懷裡,右手被提著塞滿各種調理包和麵包的購物籃的少年抓住,雙眼還是直勾勾地盯著冰櫃,彷彿被磁鐵吸住的迴紋針一般,整個人黏在那裡。

  「那裡的冰塊是不能拿的,不可以吃也不可以睡……你拿走了那些魚會退冰……」肩上掛著購物籃的亞毅言吃力地說著,但雪人顯然沒有聽進去,身體愈壓愈下面。

  再這樣下去,儼然是個直接跳進冰櫃裡去的節奏啊!亞毅言還注意到,雖說平日大白天的賣場裡人不多,但已經有些路人掏出手機來了……不管他們是要拍照上傳到臉書上,說是在賣場遇見怪人給朋友笑一笑;還是打算向賣場官方舉報這霸佔魚類冰櫃的詭異舉動,亞毅言都深深覺得不是什麼好事!更何況,在這種連松鼠和鳥搶果子吃的網路影片都能當新聞來報的時代,天知道真被人拍照錄影上傳了他會不會出現在電視新聞上啊!

  想了想,亞毅言乾脆鬆開手。

  一是他怎麼樣都不可能靠單純的力氣勸走雪人,索性不拉了;二是假如他們真的被鏡頭對準,那他現在就要逃離拍攝範圍外;三是,他突然有點想試試看,如果他真把雪人一個人放在這裡,究竟會發生什麼事?該不會其實只要把這傢伙丟到冰塊旁,就能甩脫了?

  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亞毅言躡手躡腳地離開冰櫃附近,偷偷往結帳區移動。

  他一邊走,一邊用眼角餘光往回瞄雪人的動靜,白色青年在少年鬆手後樂得直接整身趴上冰櫃,簡直是把冰塊拿來當抱枕用。

  然而,就在亞毅言腹誹著早知如此,他第一天就應該把雪人帶去動物園的企鵝館、又懷疑事情是否真的這麼簡單時,本來還在享受被冰塊包圍的雪人好像終於發現少了些什麼,猛然直起身子,左右張望了一陣,便朝亞毅言大步走來,也不管自己身上還沾有碎冰屑,逕自拉住亞毅言的手。

  ……看來想甩掉他果然沒這麼容易啊。亞毅言默想,反正雪人目前也沒對他造成實質危害,只能認命地再牽著這傢伙的手。

  發覺原本聚在冰櫃旁的婆婆媽媽們視線似乎跟著雪人往自己這兒聚集過來,亞毅言不由得加快腳步,往結帳隊伍前進,途中,雪人仍是頻頻回首,對成堆的冰塊留戀不已。

  在幾分鐘後,購物籃裡所有的食品都刷過條碼,落到了亞毅言從家裡帶來的大環保袋中,此時他們離生鮮食品區已有好一段距離,雪人亦不再是依依不捨的模樣,倒是非常自動地替亞毅言拎起了有些重量的袋子,就在青年這麼做的當下,少年露出像是躊躇一番過後的神情,對雪人說了「待在這裡等我一下」就走回了收銀台附近。

  結帳出口一出來走沒幾步,就能看到一台像便利商店裡擺的那種能自己盛裝的投幣式冰淇淋機,或許是因為機器的樣子太不起眼、也或許是雪人不知道這機器能擠出冰來,總之,他們剛才經過這裡時,雪人連看都沒看這台冰淇淋機一眼,在亞毅言想來,搞不好那人連冰淇淋是什麼都不清楚。

  因為季節的緣故,這台機器前一個排隊的人都沒有。

  若果這樣做就能讓那傢伙安份一點的話……想了半天,覺得這麼做也無傷大雅、和幫弟弟買小熊軟糖差不多是同樣程度的亞毅言,轉頭看了不遠處一直盯著自己的雪人之後,便拿起甜筒、投入硬幣,最後,再拿著與雪人同樣純白的香草霜淇淋回到原處。

  「給、給你。」

  亞毅言將剛買來的冰品遞給雪人,後者呆了下才接過,露出溫煦的微笑。

 

  「毅賢不見了?!」

  總算採買完所需物品,亞毅言剛回到賣場門口的兒童遊戲間,便注意到管理員似乎不知道在找些什麼的模樣,而在對方見到亞毅言後,更是露出了愧疚不已的神色,讓少年馬上察覺到不對勁,一問之下,果然就是他猜的那樣!

  「真的很對不起,」年邁的管理員伯伯向他們鞠了九十度的躬,道歉連連,「我那時在跟陳太太聊天,沒注意到毅賢居然不在這裡了,以前他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沒有監視器嗎?」亞毅言在對方語畢前追問。

  聞言,管理員的頭垂得更低了,「監視器壞了,今天早上才送修。」

  什麼……那該怎麼辦才好?賣場裡的人這麼多,要找一個小孩何其難,更何況即便有監視器,那麼矮小的孩童隨時都能走入鏡頭照射不到的死角。要是進了貨櫃區,被重物砸到怎麼辦?或是被卡在哪裡出不來怎麼辦?如、如果,毅賢已經趁他們不注意,走出賣場了呢?那小鬼肯定不知道回家的路吧?對了,被綁架的可能性呢?他們家又沒什麼錢也沒和人結怨,應該不可能,不過,說不定有心理變態的犯罪者特別喜歡對小孩下手……慢著,賣場外頭就是大馬路,那小鬼老是莽莽撞撞的,要是有哪輛不長眼的車……亞毅言的腦袋緊張得糊成一糰,管理員又賠了千萬個不是他幾乎沒聽進去,各種亂七八糟的負面思考在腦海裡奔馳,雖然他老覺得弟弟是個煩人的臭小鬼,但那傢伙無倫如何都是自己的手足,怎麼可能不在意……對了,賣場裡頭總還有其他監視器吧?去問服務台不知道能不能調閱……「……唔?」

  右手猛然被人握住,亞毅言反射性地顫了下,才注意到身旁的雪人正握著自己不知不覺中已冒出冷汗的掌心,雪人那雙始終如一的灰眸默默地盯著他看,不知怎地,或許是那沒有情緒起伏的眼瞳太過淡漠,對上視線半晌後,亞毅言也慢慢地冷靜下來。

  好奇怪,明明是像石頭一樣沒生氣的眼神,在此之前他幾乎不敢與之對視,可是這時,卻莫名地有種安定人心的效用……

  少年和管理員溝通完畢,決定前往賣場服務台後,白色青年卻拉著他動也不動地待在原地,心焦的前者有些不耐,就見後者指著一名站在遊樂區門口偷看他們的小女孩。

  迎上亞毅言的目光後,小女孩反射性地別過頭,又拉著襯衫下襬像在糾結什麼似地,最後一下子跑到他們跟前,抬頭問:「你是賢賢的哥哥嗎?」

  「嗯。」亞毅言頷首,他對這孩子有點印象,似乎是住在他們家兩條街外的弟弟的玩伴吧?之前和父母一起帶著亞毅賢去公園時有見過她。

  「我、我剛剛有看到他,」女孩吞吞吐吐地說,小手指著大賣場入口的自動門,「他沒有去那裡面。」拋下這句話之後,女孩又一溜煙地跑回遊樂區內,鑽入球池中。

 

  縱使女孩那麼對亞毅言說了,但少年仍打算先向賣場各個出入口的服務人員詢問,希望有人見著自家弟弟。而在他剛要前往最近的服務處時,雪人再次拉住他的手。

  這回身邊沒有任何人,亞毅言著急的情緒也再次攀升,而雪人還沒等他問發生了什麼,居然就將他往反方向拉!

  「咦?欸、喂!等、等一下!」

  差點被自己左腳絆右腳跌倒在地的亞毅言對雪人喊道,青年待他調整好方向站穩之後,又再次扯著他快步前進。被這莫名其妙的舉動弄得摸不著頭腦的亞毅言,忍不住使勁全身的力氣停下步伐,他現在可是急著去找失蹤兒童,可沒空跟這傢伙瞎鬧!

  「你先等一下!我們現在還得去找毅賢,往那邊走是要做什麼?說清楚……不對,你不會說話,哎。」

  就在亞毅言嘆息的當下,雪人空著的那隻手平舉到半空中,掌心裡冒出冰屑──縱然已經看過這種狀況幾次,每回雪人這麼做時,亞毅言還是會有受到驚嚇的感覺──冰晶往雪人正欲前進的方向飛去,不消一秒的時間便消失在兩人的視線範圍內。

  雪人回首看了看呆愣的少年,又看了看碎冰飛去的方位,似是想說些什麼,亞毅言也很快就明瞭了他的想法,維持鎮靜後才開口:「你的意思是……你知道毅賢在哪裡嗎?」

  雪人點頭。

  ……這下,亞毅言再一次猶豫了。這名一看就是非人類的雪人,肯定也是靠著某種超自然的方法,得知了弟弟的所在地,可是,天曉得是不是真的?就算這人沒有騙他的念頭,但那種他八成一輩子都不可能搞清楚的方法摸索出來的答案,會是正確的嗎?如果,就這樣走下去,可是最後卻是錯的,錯過了黃金搜索時間,到時候該……

  怔愣在原地的少年舉棋不定,可是,雪人就這樣拉著他的手,在他還來不及做出決定前,強硬地帶著他前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