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40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雪人|第四章.出乎意料的援助

  窄小的巷子積滿了住戶任意棄置的廢棄家具,還有些隨便亂停的腳踏車和摩托車,可說是寸步難行。巷弄的地板坑坑疤疤,更有幾處凹洞積滿了不知是油汙還是雨水的液體。雪人才剛踏入巷子裡沒多久便又轉了出來,打算沿住宅區的廊道繼續走下去,而此時,反倒是亞毅言喚了聲「等一下」便拉住了雪人的手臂、佇在原地。

  在那幾灘髒汙附近,有一排不甚明顯的小腳印。雖然亞毅言自認不是觀察力特別好的人,當然也沒閒到會去記弟弟的鞋底長什麼樣子,可是,在這種地方忽然出現了那樣的腳印,教人不做聯想都難。

  離奇的是,踩過水坑的足跡只出現了幾步,接著就消失了。

  雪人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點了點頭似是表示自己有看見,但卻又轉頭朝向原本行進的路線,彷彿在叫亞毅言繼續走。

  這種情況下,待在這裡好像也不能做什麼,心志不堅的亞毅言也沒多堅持要留在防火巷內,可腦子裡卻因此冒出了更多更大的問號,那些腳印是弟弟的嗎?那麼,他們走的方向是正確的?可是,腳印為什麼會突然斷掉呢?毅賢那個笨蛋,不會是鞋子濕了之後就把鞋子脫下來拎著走了吧……

  屋簷外的天空從早上開始就是灰濛濛一片,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更有愈來愈多的雲層聚集,雲朵厚得恍若只要伸出手指輕輕一戳、就會滴出水來,但他們走了很久很久,頭頂終究沒有落下雨水。而亞毅言擔憂的情緒也如烏雲般層層累積,難以化解。他們少說也找了超過十五分鐘、不知道有沒有半小時,像亞毅賢那麼小的孩童,有可能自己一個人走超過這麼遠嗎?

  滴──

  第一滴水珠自灰暗的穹頂落至地面,緊隨而來的是稀稀落落的雨聲,他們又走入了一段小小的商區,雨點打在遮陽棚上的聲音格外清晰。隨著這陣降雨,亞毅言幾乎想在同一時間止住腳步,他出門前帶了兩把折疊傘在包包裡,但毅賢那小鬼身上可是什麼都沒有!

  這麼冷的天氣,一個人跑得不見蹤影,搞不好還會被淋成落湯雞……就在亞毅言下定決心先停下來、至少打電話給父母知會一聲的時候,雪人竟搶先止步。

  青年指著一間糖果店的大門,少年愣了愣,慢慢走到店門前。

  找了這麼久,懸著的一顆心總算是放了下來。透過玻璃門看見弟弟的身影,亞毅言終於大大鬆了口氣。雪人則是搶先進入糖果店內,讓驚見他們出現的亞毅賢又驚又喜地撲上。

  不知怎麼,看著這一幕,亞毅言心中驀地浮現「沒想到這傢伙還滿可靠的」這般的想法。即使雪人沒有出現在他們家,在父母外出的情況下,亞毅言也一樣得在今天帶著亞毅賢來採買物品,或許也一樣會走失。而要不是有雪人在,他現在十之八九還找不到亞毅賢。

 

  「雪人先生!哥哥!你們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啊?」

  亞毅賢蹦蹦跳跳地趴到雪人身上,一手拿著剛拆封的糖果,問出了亞毅言也很想知道的問題──而雪人則是趁著男孩賴在他身上時,從對方口袋裡拿出了那隻上午製造的冰雕小熊,令亞毅言算是明白了個大概。八成就是靠那個東西,追蹤到亞毅賢的所在地吧?

  於是乎,亞毅言當然也沒回答這個連他自己也不是十分肯定問題,而是打算先將擅自亂跑的弟弟臭罵一頓:「你這小鬼才是跑這麼遠做什麼!爸爸媽媽平常不是都教過你,不要隨便亂跑嗎!」

  「我又沒有亂跑!」亞毅賢大聲抗議,自以為是地辯解道:「我就是要去找媽媽啊,外婆家在西邊,西邊就是左手,所以只要一直往西邊走就可以找到外婆家、找到媽媽。」

  一聽這話,亞毅言簡直想大翻白眼,「什麼西邊就在左手?那是你的頭面向北邊的前提!而且你找媽媽做什麼?不是跟你說過,媽媽在忙,要一個禮拜才會回來嗎?」

  「誰教玉琪說一定是媽媽不要我跟哥哥了才會把我們兩個丟在家裡我說才不是這樣呢我現在就去找媽媽來給她看證明媽媽沒有不要我!」

  亞毅賢怒氣沖沖地一口氣說完一大串話,亞毅言消化完畢後,推測男孩口中的人名約略是在賣場遊樂區看見的小女孩,馬上明瞭到先前女孩看來有點怪異的舉動是怎麼回事,也算是釐清了弟弟出走的前因後果。

  「媽媽哪可能不要你。」亞毅言對已經從雪人身上爬下來的亞毅賢說道,「還有,就算你是真的想找媽媽,你不會找我幫你打電話嗎?隨隨便便什麼都沒帶就跑出來了,是不知道很容易遇到壞人……」

  「才不會遇到壞人咧。」亞毅賢打斷亞毅言未完的訓話,一手指著店內的另一名客人,剛吃完的糖果包裝紙在小手中皺成一團,「我都遇到好人。」

  直至此時,亞毅言才注意到,原來整間店內除了他們三個和正在滑手機的工讀生之外,還有其他人的存在。再仔細一看,這人不就是前幾天在圖書館遇見的幼稚園女老師嗎!

  見亞毅言張口結舌的呆滯模樣,女子只得率先走到說著「大姐姐人超好的,還帶我來買糖果」的亞毅賢身旁,和少年打聲招呼:「你好,毅賢的哥哥。不好意思,我發誓我絕對沒有要綁架毅賢或誘拐他的意思。雖然他真的長得很可愛啦,不過,你知道,我是幼稚園老師耶,我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呢?當然這不是職業歧視,我不是說全世界的老師都一定是好人……」女子有點語無倫次地解釋,講了一會兒,她大概也發現自己有些離題,吸了口氣才苦笑道:「噢,我只是想說,我在那條巷子裡看到毅賢,因為這種年紀的小朋友一個人走在那種地方,實在是有點奇怪,所以就向他搭話,然後也得到了他剛剛給你的理由……我有請他告訴我爸爸媽媽哥哥的手機號碼,不過他不知道,打市內電話你家也沒有人接。他說他又累又餓,因為我剛好也要往這個方向走,就抱著他來這間店了。」

  ……原來腳印會消失,就是因為被人抱了起來嗎?亞毅言怔愣地忖道,也才回過神來跟女老師道謝:「嗯,我才要不好意思,謝謝妳幫我看著毅賢。」

  「不會啦,我可是幼稚園老師呢,這是應該的。」女子撓了撓後腦,笑了出來,接著,又像是怕被人發現似的,左顧右盼了一會兒,才把手放到嘴邊、壓低音量說道:「對了,毅賢的哥哥,我有件事想和你談談,能不能到外面說?」

  雖不懂對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但他們的確也該離開這間店返家、原本就要出去,再加上女子並未提及是私下到別的地方去單獨談話,只是說要到外面而已,亞毅言也就頷首應允。

  一踏出糖果店,女子見四下無人,於是四人還站在店門前就立刻開口:「先前和你提過,毅賢的哥哥,我姓鐘。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鐘尹怡,是綠蒂幼稚園的實習老師,目前在奎博特學院就讀。」她頓了一下,瞄向牽著亞毅言的雪人,又變為與方才相同的一臉要說悄悄話的模樣,對亞毅言悄聲道:「我想請問一下,你身邊這位……呃,白色的先生,是從哪裡來的?」

  「為什麼要問這個?」亞毅言帶點防備地回問,而鐘尹怡接下來的話更是嚇了他一大跳:

  「因為──恕我直言,這位先生,看起來實在不像是人類。」

  什、什麼,被發現了嗎?亞毅言反射性地看向雪人,衣領拉得很高也立得好好的、嘴巴沒露出來呀!還是說,這身白髮白衣的果然太顯眼,連說是高調的cosplay都說不過去……

  「他剛剛找到毅賢的方式,很明顯是用了魔法,所以我才會這麼懷疑。」女子自顧自地說下去,突如其來的資訊使少年的腦袋幾乎當機,「啊,不過如果他、或者說你們,也是會使用魔法的人類,那請容我道歉。但你看起來實在不像是懂魔法的樣子,那位使用的也不是一般的法術……啊,我說這些話沒有惡意的!抱歉抱歉。」

  或許是亞毅言的神情實在是太過驚駭,鐘尹怡才連忙道歉,隨後從隨身包裡掏出紙筆,邊寫紙條邊不住喃喃唸著「哇啊,慘了,我還以為你是知道魔法但不會用,畢竟你身邊跟著這位嘛,該不會是完全不知道吧」等話,待書寫完畢便撕下一張便條紙遞給亞毅言:「這是我的聯絡方式,對我剛剛說的話有什麼疑問的話可以找我喔!不過,其實是我自己有些話想問你啦,但你看來好像不曉得的樣子,啊哈哈……」

 

   ×

 

  從亞毅賢走失事件後,已經過了一天,亞毅言看著那張鐘尹怡留下的紙條,仍未採取任何行動。

  那女的問他們是不是「也」會使用魔法的人,就代表,她自己會用吧?還有她報的那所學校,亞毅言聽都沒聽過,那在台灣嗎?還是說、在世界上的哪個神祕角落?魔法什麼的,這種小說漫畫才會出現的東西……難以置信!實在太難以置信了!直到現在,亞毅言還是有種雪人的存在十分不真實之感,結果沒想到,更脫離現實的東西就出現在他眼前!

  ……總覺得……會很麻煩……而且未知的東西總是最可怕的……但是……躺在床上看書的亞毅言禁不住嘆了口氣。

  這些日子以來,他翻遍從圖書館帶回來的各種民間傳說、奇人軼事,還是老樣子地沒看到像是雪人的敘述。在吃完晚餐之後,亞毅賢待在客廳看動畫電影,亞毅言則回到房間裡,將最後一本書給翻完。他從床上坐起,看了看坐在床邊地板上看書的雪人,忍不住呢喃出聲:

  「你到底……為什麼要來找我?」

  亞毅言又一次問了這個問題,種種跡象表明,雪人似乎對他沒有惡意,然而,這更令他感到奇怪。就算亞毅言現在已經開始相信,雪人或許真的不是不安好心的惡徒,但毫無理由地就跑到離家老遠的地方幫助他人,怎麼想都很有問題吧?難道雪人一族(假設真的有這個族群的話)都是看到人類就會想跟回家去幫忙的志工?

  雪人歪了歪頭,沒有回應,幾秒後他又撫著下巴做出思考的動作,接著搖了搖頭,好像是在說他也不曉得。

  亞毅言靈光一現:「你、你該不會是忘記了吧?」

  被他這麼一問,雪人又再次歪著頭看著他,接著點頭。就在亞毅言嘆了一口氣,忖著自己怎麼會被一個這麼迷糊的雪人纏上時,突然感到脖子一陣冰涼,原來是雪人伸手觸碰了他。

  雪人的手就這樣擱在他脖子上,不知該做何反應的亞毅言也就這麼僵在那裡,直到許久之後才分開。

  「哥哥──我要去睡覺了喔!」

  剛看完電視的亞毅賢突然闖進來,也讓亞毅言從莫名其妙的僵硬狀態中恢復,做兄長的對弟弟喊道:「要睡覺就回你房間去,跑來我這裡幹嘛?」

  「我要打電話跟媽媽說晚安啦,好久沒跟媽媽說晚安了欸。」

  「好啦。」亞毅言應道,走到書桌前拿起手機,撥通了母親的號碼再交給弟弟,後者開心地接過。

  在弟弟與母親道完晚安後,亞毅言提醒了聲「記得刷牙,我可不會幫你刷」就讓亞毅賢離開房間了。吵吵鬧鬧的傢伙出去後,房內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少年看看又埋首於超厚藝術書中的青年,又看看擱在桌上的那張紙條,內心天人交戰一番,最終按下了電腦的開機鍵。

  既然要聯絡的話,還是從網路聯繫開始吧。

 

  紙條上寫著鐘尹怡在各個社交軟體的帳號、以及更早之前就給過的手機,亞毅言一一搜尋各個聯絡方式,斟酌過哪個平台相較之下個人隱私權較高、較不易被找到真身後,便用新信箱註冊了一個分身帳號,送出好友申請。

  等待同意的期間,他開啟數個分頁瀏覽鐘姓女老師在每一平台的個人頁面,但這些頁面若不是帳號幾乎沒在使用,那就是設了私密設定,讓非好友的人無法窺看。

  說起來……一般而言,聯繫方式只要給一個就好了吧?像是最大眾的Line或是Facebook之類的,亞毅言瞄了眼手中的紙條,哪有人會像鐘尹怡這樣,把LineFacebookPlurkTwitter還有其他一些有的沒的全列出來的?

  要不是看出亞毅言是這種隱密性不夠就不肯聯絡的人,所以給了多種選擇讓他挑;就是,鐘尹怡怕只給一個軟體一個平台,亞毅言沒有在使用,自然也就不會特地去註冊來聯絡……總而言之,若照這樣思考,她似乎非常希望能收到亞毅言的聯繫。

  隨便刷刷網頁等待數十分鐘過去,鐘尹怡總算接受了他的好友申請。

  亞毅言盯著發送私人訊息的按鍵許久,滑鼠總算是按了下去,輸入內容的欄位隨之跳出,他又一次猶豫了會兒,才開始鍵入文字。

  妳好,我是毅賢的哥哥──他只打了這麼幾個字便發送出去,

  不到一分鐘,對話視窗裡瞬間跳出回覆──你好!是來詢問上次說的那件事嗎?不管有什麼疑問,我都會盡力幫你回答!也麻煩你讓我提問囉,拜託了!──除此之外還附上一張熊貓膜拜的表情符號,這麼快就直接切入主題反倒令亞毅言有些不知所措,回了個「嗯」之後,兩人才真正隔著一面螢幕對談起來……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我上次也是猶豫了一下,想說我們都連續遇見兩次了這麼有緣,才決定將聯絡方式交給你的!現在你果然來問我了,真開心www有什麼問題都儘管問吧XD

  牙醫:請問奎博特學院在哪裡?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用比較好懂的話來解釋的話,就是充滿魔法的異★世★界ξ( ◡❛)*不過雖然說是異世界,也跟我們在同一個地球上喔!只是我們在地表,他們算是在地底

  牙醫:等等,又說是地底,又說是異世界,到底在哪裡?為什麼異世界會在地底?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喔,那是許多專家從各方面推測目前我所知的這些異世界空間就在地底啦,詳細內容講解起來有點麻煩,簡單說的話,就是他們的歷史上有一陣子天上會掉下我們這邊的人,這是推測異世界在地底的原因之一

  牙醫:……我覺得這個解釋不太簡單……OTL

  牙醫:所以妳是在魔法學院就讀的學生?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沒錯!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不過我是貨真價實的人類啦,還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喔!只是因為有點魔法天份,後來就跑去異世界唸書而已=)換算成我們這邊的學制,應該是大學w

  牙醫:那那個幼稚園?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也是異世界的啊XD那天我們來這邊校外參觀w

  牙醫:妳上次說我旁邊的白衣男不是人,那妳看得出他是什麼嗎?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不好意思・ω・`)這可能請要你先回答我幾個問題,我才能判斷喔~

  牙醫:嗯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可以先問一下那位白色的先生叫什麼名字嗎?

  牙醫:不知道,我都叫他雪人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你是在哪裡遇到雪人的呢?

 

  這些前所未聞的新資訊令亞毅言的腦袋頓時消化不良,他向鐘尹怡詳細描述了遇見雪人的情形,以及那人來到自己家至今都還賴著不走的事,當然,他除了那座山的名稱,都沒有告知鐘尹怡其他地名。至於雪人被遮住的下半臉,他也在鐘尹怡的提問下一併說了。

  在看了他的敘述後,鐘尹怡表示得查一下資料,要他稍待幾分鐘。

  亞毅言也趁著這時將視線暫時挪開螢幕,而他甫一轉頭,就見雪人不知何時拋下了書本,無聲無息地待在他身後盯著他瞧,讓他差點嚇到從椅子上跌下去。

  他應該看不懂文字內容吧?亞毅言汗顏地想,而當少年將眼睛看往螢幕後,雪人仍盯著他瞧。

  很快地,與鐘尹怡對話的視窗又再次跳出文字,亞毅言也將注意力從雪人身上轉開。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我回來了,還在嗎?

  牙醫:嗯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根據我的推測……你家的雪人,說不定是後天精靈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雖然也可能是我被情緒影響到的妄想啦XDa因為不管先天還是後天精靈都超級少見(ω)我想看看精靈已經想很久了ヽ(゚▽゚)

  牙醫:精靈還有分先天跟後天?

  ~我也想要聖誕老人當男友~:嗯嗯,後天精靈要換個你比較好懂的譬喻,就是類似九十九神那樣的存在吧?

  牙醫:妳的意思是,無機物變為有機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