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41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雪人|第五章.意外地再次相遇

  亞毅言沒有照著鐘尹怡的提議,到異世界尋找線索,而是暫時擱置這件事,並在這段時間裡,處理雪人的去留問題。畢竟縱使只去了圖書館,一樣是去了「異世界」啊!什麼玩笑,異世界耶,光想就覺得不是能隨隨便便進去隨隨便便出來的地方,要是在那裡出了什麼事怎麼辦?

  雖然遇上的怪事一籮筐,不到一個月內先是被來路不明的雪人纏上,後又遇見自稱是魔法學院實習生的女子,但亞毅言可完全沒有忘記,他父母只出門一週,壓根沒可能在短短一週的時間裡,解決掉這麼多事。

  ……當然,他也不是很想解決就是了啦……結束進食的亞毅言兀自嘆了口氣,將盤子拿到流理臺清洗,對跑到客廳看連續劇重播的母親丟下一句「我出門了」,便換上球鞋穿上外套,離開亞家。

  在他剛出門沒多久,走往要去搭公車的大馬路時,一名白色的青年便悄悄地跟了上來。

  少年很快地注意到青年的存在,又是無奈地一嘆,拉住青年朝他伸過來的手,往公車站走去。

  這一週內,亞毅言就確定了雪人果然如他所想,雖說平時各種大小事都肯乖乖聽話,連亞毅賢一天到晚吵著要揹揹抱抱甚至飛高高都沒問題,但只要提到了要他「完全離開」這檔事,便不予妥協。

  在兩人多次地使用比手畫腳乃至繪畫來溝通後,得出雪人的想法是「等想起自己為什麼要來這裡找亞毅言之後,才打算離去」這一念頭,怕要是強行逼走了對方這傢伙說不準又會突然跑回來,亞毅言只得由著他,但條件是雪人不准在他爸媽面前出現。

  而為了幫助雪人早日想起這一切,他也只得天天上圖書館,一方面用館內的電腦與鐘尹怡對話、順道查查有沒有能用的書,一方面也讓雪人可以無所顧忌地待在他身邊、而不用躲他爸媽……說起來,自己原本是要趕他出去的吧?為什麼現在會變成在苦惱這傢伙的身世啊?

  「到山上之前的事,你還是一點都沒有想起來嗎?」走到公車站牌下的亞毅言對著身側的雪人問道,後者照舊搖搖頭。

  在推測雪人或許是某位不知名大師所製造的藝術品後,這幾天,亞毅言除了照例借閱的神話傳說之外,還撈了許多藝術相關的書籍回家,也讓雪人自行在書海中尋找有沒有任何能喚起他記憶的東西。

  上午九點的天空十分明亮,與他倆初次見面時的陰天不同,溫暖又和煦的冬陽俯照萬物,亞毅言想起昨天的氣象預報顯示近日的氣溫將逐漸回升,只不過下禮拜又有一波寒流……說起來,他再過兩個禮拜就得開學了,到時不會也像現在這麼冷吧?還有,他開學之後,雪人該怎麼辦呢?總不可能跟著他去學校呀。

  滿腦子胡思亂想的十幾分鐘過後,公車自遠方駛來,兩人上了車,一如既往地坐到最末端的位置。

  公車上的乘客三三兩兩地散在各張椅子上,他們倆就定位後,雪人從大外套的內側口袋裡拿出亞毅賢贈送的筆記本,遞給亞毅言,後者便翻了起來。

  在這將近一週的時間內,亞毅言問了雪人不少問題,後者皆以圖畫回應,讓前者對其更加瞭解了些,可惜對事情的進展幾乎沒什麼幫助。

  唯一有用的發現就是,亞毅言在這天翻到一張他之前沒有注意到的圖畫──這是亞毅賢問雪人「以前住的地方」的時候,雪人所繪製的。

  畫面整體呈現暗色調,不知是被過多的雜物遮蔽讓沒有門窗的空間顯得特別狹小,亦或那裡頭真的不大,給人一種擁擠萬分的壓迫感。整間室內看來皆為木造,其中擺放了各式各樣五花八門的物品,有亞毅言根本分不出是什麼的,也有他大概看得出的工具──比如雕刻刀、畫筆、油墨罐──牆上地上甚至各種東西上都有如星點般飛濺的顏料,讓整個室內顯得更加髒亂,他有點訝異雪人連這種細節都繪製得如此真實。

  這是一間工作室,當時的亞毅言默默在心中下了這樣的定論。

  也就是說,他的想法,興許是正確的。

  現在的「家」是那片山林,從前的「住所」卻是不知在何方的工作室。

  這傢伙究竟是怎麼從工作室裡跑到山上的?還是說,那間工作室事實上隱藏在深山中?

  而當亞毅言翻著這兩頁問雪人轉變的過程、或者對那間工作室最後的印象、還有這人所待的場所從工作室變到山之間有沒有其他相關的記憶時,答案當然統統都是──沒有。

  於是,亞毅言要求雪人,把他所能回想到的任何東西都畫下來,他每天早上會翻過一次,無奈雪人能記起的實在不多,看來看去都沒啥收穫。

  亞毅言先是把頁數翻到工作室的那一頁,盯著它的眼神像是只要這樣一直看著、就能逼迫這張紙多吐點什麼線索出來似的,又將整張圖的細節全重看過一遍深記在腦海中後,他碎念了句「到底在哪裡啊」才開始往上次看的最後一頁翻。

  樹林、樹林、樹林……這幾天以來,雪人能回想起的極限,就是當初那片樹林,只不過,這些畫面呈現起來就像是直接透過眼睛看出去、就身在樹林中會看見的情景,而非單純的描繪森林的圖畫。亞毅言看了看,這幾天下來,他發現每張都有些不同的細節變化,詢問雪人之後,才得知似乎是不同年的森林景貌。只是,雪人理當不記得年份。

  「你之前都在森林裡做什麼呢……?」亞毅言有些心不在焉地對雪人問道,後者偏了偏腦袋,一副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的樣子。

  八成是什麼事都沒幹、就只是待在那裡吧?亞毅言暗忖,對像他這樣一個在現代社會出生的少年來說,終日住在那種深山老林裡,肯定是什麼都不能做、無聊得要死,而雪人居然能以林為家?還是在看起來什麼都沒有的情況下?這根本是令他難以想像的事。

  很快地,他就翻到了最新畫的那一張圖。雪人所畫的樹林除了年份之外,各時段也不同,有白天有晚上,而這張便是夜晚的林子。

  以往,在亞毅言看畫時,雪人不會做任何干涉,但這一次,亞毅言才剛翻到這頁,青年蒼白纖細的右手便伸了過來,指著畫面中心的位置。少年反射性地看向青年,就見後者眼帶笑意,表情似乎有點期盼。

  ……為什麼他有種雪人這表情好像是做了什麼好事的大型犬,正準備來向主人邀功啊?亞毅言腦子裡瞬間閃過這意味不明的念頭,緊接著又將視線轉回圖畫紙上,可是他實在看不出雪人所指的位置有什麼特別之處。

  「你想起什麼了嗎?」亞毅言看著紙張,一面用眼角餘光瞄著身旁的青年。雪人所指的是圖片正中央,那裡除了樹之外,仍舊什麼也沒有,頂多就是因為較遠而做出了景深效果──第一次看雪人這麼畫時,亞毅言便覺得這傢伙居然能用蠟筆作出景深簡直是不可思議,但現在都已經看過好幾次了也不再稀奇──有能望到森林深處的錯覺。

  少年抬起頭來,對白色青年提問:「你的意思是……樹林裡面有東西……嗎?」

  雪人既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這句問話,而是右手握拳再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出走路的動作,再指著與先前同樣的地方。

  「在某一年,你想要走到森林裡去?你想起了這件事?」

  雪人笑著點頭,完全就是一副覺得自己達成主人要求而希望受到誇獎的大型犬模樣。

  亞毅言低喃了句「總算有點進展了」又再仔細檢視了這幅畫,夜晚的森林,烏漆摸黑的,幾乎什麼也看不清楚,「你有想起你要去什麼地方嗎?」

  這回,雪人想了很久,最後依然搖頭。縱然被衣領遮著沒辦法看清雪人的表情,但亞毅言總覺得,這傢伙好像有點失落。

  「沒、沒關係啦,至少想起了一件事嘛。」亞毅言說,雖然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做出這種安慰對方的舉動。雪人聽了則是頷首,在亞毅言將塗鴉本交還後,看了看之前畫的圖,又一直盯著身邊的少年瞧。

  一段時間後,公車抵達終點站,兩人下車前往圖書館。

 

  圖書館的電腦總是從剛開館就有人要排隊使用,亞毅賢向櫃檯登記後,約半小時才會輪到他。

  於是他與雪人便走往兒童書區──雪人喜歡畫圖,也喜歡滿滿都是圖的書,來圖書館幾次後,他就幾乎快在這個區域定居了,原因無他,即是兒童書區裡頭的書幾乎全是繪本。

  至於亞毅言則是會拿其他書跟著到這裡看,等輪到自己使用電腦了再轉移陣地。這樣也能就近觀察雪人挑了什麼書,搞不好書本內容能刺激這傢伙回想起一些片段資訊。

  位在一樓的兒童書區,除了靠牆的兩片大書牆之外,全是配合國小低年級生身高所設計的低矮書櫃,書櫃之間還擺放著幾張小桌子與小椅子,小書櫃圍起的正中央則有一片小小的空地,那裡目前沒有任何東西,但逢假日或特殊節日會有專人來這裡替小孩子說故事、所佔的就是那個位置。

  窗子不怎麼多的市立圖書館中,僅有兒童書區的左側書牆鄰著一大片的落地玻璃窗,光線異常明亮。而落地窗旁還設有長椅,亞毅言現在便坐到了長椅上,雪人則蹲在繪本書櫃前揀選書籍。

  此處約是整座圖書館內最吵鬧的區域,畢竟要眼前這群在書堆中玩耍的小小孩們收斂音量,實在是不可能的事。

  說起來,兩位成年人(雖然他不知道雪人幾歲,但看外表一定成年了吧)身在這種周遭都是一個個小小孩的場所,實在是有夠突兀啊……

  「欸,這不是毅賢的哥哥嗎?好巧喔,你們也來圖書館?啊,還是我該叫你『牙醫』呀?」

  女性嗓音突然自身旁冒出,亞毅言不禁下了一跳,一轉頭,就見鐘尹怡正站在長椅邊,而鐘尹怡見他驚慌的神色,立即擺手解釋:

  「別誤會喔!我沒有跟蹤你!也沒有偷偷調查你家住哪或最近去了哪裡之類的,只是今天剛好來圖書館借書,就碰巧遇見了你而已。」

  「妳很常來圖書館?」亞毅言問,這幾天他一到晚往這兒跑,怎麼就完全沒碰見鐘尹怡,還是他們造訪的時間不同?

  「以前是滿常來的,因為在我家附近。現在出去外面唸書就比較少來囉。」

  語畢的同時,雪人剛好挑完書回到座位上,他看了鐘尹怡一眼,便自顧自地翻起書來,而後者則是雀躍地指著前者手中的書說道:「是《好忙好忙的聖誕老公公》!我小時候超喜歡這本書的,當然啦、現在也很喜歡。」說完,鐘尹怡便向亞毅言揮揮手,說道:「我先去借書囉。你們會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

  「大概三、四點吧。」為了避開整條路都擠滿寒假輔導的學生們的尖峰時段,亞毅言最晚也會在四點整離開圖書館。

  「這樣啊,那你們中午會在這裡吧?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餐?」

  亞毅言頓了會兒,沒有馬上回應鐘尹怡的問話。他不是很喜歡與不熟的人共處更遑論共餐,當然,他平時與人相處時並不會表現出這一點,畢竟過往的經驗告訴他,人際關係沒打好就沒好下場,所以他是不喜歡但並非有社交障礙,除非是像雪人這樣打一開始就把他嚇得不輕的類型,否則普通的交際應酬他還算可以。只是,鐘尹怡可是個在魔法學院就讀的學生啊!一起吃個午餐會不會就被拖進異世界了?

  在亞毅言答覆前,鐘尹怡又補充道:「放心放心,那家餐廳不在魔法世界,只是普通的拉麵店而已。」接著,鐘尹怡報了餐廳的名字,那是家這附近小有名氣、頗受大專院校歡迎的餐館,連亞毅言自己也去吃過幾次。

  亞毅言猶疑了會兒,最後在鐘尹怡滿懷期待的目光下點頭答應。

  要是一起吃麵聊天的話,讓會魔法的人就近觀察雪人,說不定能有什麼更直接地恢復記憶的方法。而且,既然是在普通的餐廳吃飯,那應該比較不用擔心,反正鐘尹怡有興趣的對象也是雪人不是他。

  「太好了,那我等等再來找你們哦。」

  鐘尹怡笑著和兩人道別,走進後方一排排矮小的書櫃間……慢著,鐘尹怡也要借兒童區的書?

  亞毅言愣了會兒,才想起鐘尹怡同時也是實習中的幼稚園老師,這麼說的話她借繪本或兒童教養的書回去看也很合理,不過,明明鐘尹怡之前才在通訊軟體裡和他提過異世界的圖書館有多包羅萬象,簡直任何想看的書都能找到,為何要來這普通的市立圖書館找書呢?

  這個問題,不問本人是得不到答覆的,亞毅言也就沒多想,而是先到櫃檯去把電腦登記給取消掉,畢竟鐘尹怡人在這裡的話,那他就用不上網路了。

  而當亞毅言從櫃檯走回來時,就見到不知該說是出乎意料還是意料之中的一幕,手裡抱著一疊繪本的鐘尹怡在長椅前半彎著腰,用看起來像是在對小孩子說話的姿勢想與雪人交談,但雪人沒什麼反應、甚至有點迷惑的樣子。

  「啊!」發覺少年的歸來,女子立刻挺起身子,「不好意思,因為能看到精靈實在太難得了,忍不住就跑來搭訕……我絕對不會趁牙醫你不在的時候偷偷拐帶雪人先生的!他應該也不會願意跟我回家,請你放心。」

  如果鐘尹怡當真有辦法將雪人拐走,說不定他還會比較輕鬆呢。亞毅言有些無可奈何地想,在鐘尹怡問他「我可以坐你們旁邊嗎?」的時候點了點頭,才坐回長椅上。虧得這裡是本就安靜不了的兒童書區,否則若是在其他書區像現在這樣談話,肯定早就被圖書管理員白眼加警告了。

  不知道是否基於隔著一個座位和人說話很沒禮貌一類的理由,看起來擺明了對雪人很有興趣的鐘尹怡卻坐到了亞毅言旁邊,雪人在她坐下後瞄了一眼就繼續看書,鐘尹怡則是和亞毅言聊了起來:

  「其實啊,在我一開始看到這位雪人先生的時候,就曾懷疑過他是不是精靈……那是一種直覺,或者說,大概是我想找精靈想瘋了吧。但沒想到真的很有可能是精靈,真是太好了。雖然不是先天精靈,對我來說也是一大收穫……總之,真的很謝謝牙醫你願意聯絡我。」

  「嗯。……妳很喜歡精靈?」亞毅言意思意思地問問,孰料鐘尹怡竟給了他想都沒想過的答覆:

  「算是啦,正確來說不是這樣。應該要說──我超喜歡聖誕老人的!」

  「呃?」這跟聖誕老人有什麼關係?

  見亞毅言一臉茫然,鐘尹怡興沖沖地解釋道:「聖誕老人啊!我從小就超喜歡聖誕老人的,聖誕節也是我最喜歡的節日,我小時候都一直相信世界上有聖誕老人、然後被大人罵說我整天都在做白日夢,誰教這裡是台灣,如果是歐美的話,大人們一定都會捍衛小孩子的夢想,告訴大家只要是乖小孩都能得到聖誕禮物、真的有聖誕老人,我還想過肯定是因為台灣相信聖誕老人的人太少了,才害我每次聖誕節都遇不到真正的聖誕老人……」鐘尹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講了一串話之後,頓了會兒,才甩甩腦袋把周遭不明的粉紅色氣泡甩掉,繼續下去:「抱歉抱歉,扯遠了。總之,去魔法世界唸書之後,知道聖誕老人是真的存在,甚至是其中一個魔法種族的分類之後,我超開心的!」

  「嗯。」亞毅言呆呆地點頭,不過這一切,跟精靈、跟雪人有何關聯?

  「但聖誕老人在魔法世界中的存在,換成我們比較常講的說法,應該算是少數民族吧?而且他們有自己的村莊跟文化,通常不會上一般魔法世界所設立的學校,所以就學之後,我也沒看過貨真價實的聖誕老人,但查了不少資料……沒想到,前陣子我堂弟說他跟他同學遇見了一個聖誕老人,那個聖誕老人還纏上了他同學都快變成男朋友了,我一整個超級羨慕的──」

  「……你堂弟的同學的男朋友是聖誕老人?」

  聽得一愣一愣的亞毅言忍不住打斷鐘尹怡的話,後者則是用力點頭:「對呀!超棒的吧!雖然好像還沒追到的樣子……」

  「等一下,聖誕老人跟精靈到底有什麼關係?」

  「啊,不好意思,我又扯遠了。」鐘尹怡吐了吐舌頭,「聖誕老人是唯一能駕馭先天精靈的種族,相對地,如果想要成為聖誕老人的一份子,居住在聖誕老人村的話,除非本身是聖誕老人選定的對象,或者那裡的原生居民,否則,就需要得到精靈的認同才行。」

  雖然鐘尹怡一開始就表明了他對雪人有高度興趣,不過,這幾天在網路上的相處,通常都是亞毅言提問而鐘尹怡回答,於是,亞毅言直到上一分鐘為止,都還是不知道鐘尹怡到底是為了什麼才會接觸他們。只是,這個理由實在是有點……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啊?

  「所以妳想當聖誕老人?」

  「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這樣最好囉!不過,除了他們的族人之外,就算能住進聖誕老人村,大概也無法成為真正派送禮物的『聖誕老人』,只能在裡頭打打雜而已。」鐘尹怡在亞毅言點點頭之後繼續說下去:「說是得到認同,但其實就是找個精靈跟他打好關係的意思,可惜我截至目前為止,沒有遇過任何一名精靈,這真的是很讓人困擾的一件事,我還在想要不要畢業之後環遊異世界看能不能找到精靈……結果就遇見你們了!牙醫!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太太太好了!」

  說到最後,鐘尹怡甚至激動地握住了亞毅言的手,後者不免有些汗顏,「可是你剛剛說聖誕老人駕馭的是『先天精靈』?你不是說雪人是『後天精靈』嗎?這樣也沒問題?」

  「嗚,這也是我現在苦惱的一點啊!」鐘尹怡一拍自己的額頭,「這些我之後也得找老師討論,再做詳細確認……」

  喵嗚嗚嗚嗚啾啾啾──奇怪的聲音自鐘尹怡的隨身包裡傳出,兩人都呆了一下,鐘尹怡才連忙將包包裡「喵嗚啾啾喵嗚啾」響個不停的手機給拿出來,對亞毅言說道:「抱歉,圖書館裡不能講電話,我先失陪一下……要是到了十二點我還沒回來,麻煩你們先去餐廳等我,可以嗎?」

  「好。」亞毅言頷首,鐘尹怡這才拿著手機抱著一疊書急急忙忙地跑出去,又因書本還未辦理借閱手續,被門口的電子儀器「嗶」了好幾聲才慌慌張張地跑回櫃檯。

  少年看了看女子忙碌的模樣,又看了看仍在閱讀的白色青年,忍不住暗忖,若當初雪人在山上遇到的是鐘尹怡,說不定雪人現在早就想起了自己的過去,鐘尹怡也如她所願地和「精靈」打成一片。無論如何,都比遇上他

來得好……

  左袖突然被人拉了一下,亞毅言理所當然地看向坐在他左邊的雪人,後者已經把書看完了,正直盯著他瞧。

  「怎麼了嗎?」

  亞毅言問,而雪人盯了他一會兒又看向這才匆忙離開圖書館的鐘尹怡,最後再看向亞毅言,讓前者有些摸不著頭緒。

  難道雪人是察覺了他的想法,並且進行否定嗎?

 

  中午十二點,鐘尹怡依然未歸,亞毅言等人便先行前往約定的餐館。

  以白色調為基底的日式拉麵店光線充足且明亮,食物香氣自櫃檯後方飄逸而出、透過鼻尖進入眾人體內、鑽入胃中引發陣陣飢餓感,穿著制服的招待人員忙著應付絡繹不絕的顧客,店裡人群吵雜聲不斷,不愧是頗受歡迎的熱門餐廳,在尖峰時段理所當然座無虛席。見這情形,亞毅言也只得先和店員要了菜單,打算在候餐區等待時先看看有什麼可以吃的。

  「這個季節居然所有冰飲都特價……」亞毅言喃喃自語道,又看向站在自己身邊的雪人,問:「你需要嗎?」

  飲料可以外帶,甚至不用透過店內的櫃檯、只要從店面另一側的外帶窗口點選即可,就算最後他跟鐘尹怡因為等不到位子而決定去其他地方找吃的,也能讓雪人帶去路上。

  而雪人還未回應,便有一道聲音插進了兩人之間:

  「欸?這不是牙醫嗎?」

  有點耳熟的語調自附近傳來,亞毅言的視線才從菜單上離開,往左瞥就看到了一群年齡跟他差不多的年輕人,正圍坐在離候餐區最近的大桌邊,這群人發現他後有幾個便笑著和他打招呼,幾秒後亞毅言想起對方的身份,才有些尷尬地回應。

  「是…&he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