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41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6

    追蹤人氣

雪人|第六章.無法產生結論的推測

  一聲大吼打斷亞毅言未完的句子,受到驚嚇的少年扭頭一望,就見鐘尹怡正從街道底端朝他們跑來,沒幾秒就停在他們面前緊急剎車,上氣不接下氣地扶著膝蓋大口喘氣,喘得亞毅言都開始緊張這人會不會在他面前昏過去、是不是該去跟店家要杯水的時候,鐘尹怡又猛地抬起頭來,邊擦汗邊說:「呼,還、還好你們……吁……還沒走……」說完這句話,鐘尹怡長呼了一口氣,才站起身來,得以好好說話:「怎麼了?你們為什麼站在餐廳外面?啊,難道是沒位子了?」鐘尹怡看著店內座無虛席的景象自顧自地說道,「看起來好像還要等很久的樣子,你們要等嗎?還是去其他地方吃飯?」

  「我比較想去別的地方吃。」亞毅言說,否則他的國中同學們都還在裡頭,現在進去吃飯的話天曉得會不會再起衝突。

  「那牙醫你可以帶路嗎?」鐘尹怡重新綁起因激烈運動而散掉的馬尾,一邊對亞毅言說道,「其實我也滿久沒回家了,不知道這附近現在還有什麼好吃的。」

  「嗯。」亞毅言點頭,雖說他對吃其實並不怎麼重視,這幾天的午餐更是都靠圖書館附近的超商或最近的簡餐店解決,只要方便就好、根本不會特別去尋求美味或比較價錢,所以也同樣不大清楚市區裡還有哪些像這家一樣便宜又好吃的餐廳就是了。

  而在離開拉麵店之前,亞毅言還是幫雪人買了份最便宜的中杯紅茶,還特別交代店員要放至少半杯的冰塊。

  回想起上一次在大賣場買冰淇淋給雪人時,亞毅言壓根忘了這傢伙不能吃東西,直到快走出賣場時見雪人只是拿著完全沒有其他動作、他才想起這一點,最後由他把那支冰淇淋給嗑掉,幸好大賣場裡有開暖氣,才不至於讓他在冬天吃冰吃得超痛苦。

  不過如果是飲料的話,只要等到冰融化、放久一點再喝,也就是杯溫紅茶了。

  「雖然無法飲食,卻還是很喜歡冰冰涼涼的食物跟飲料嗎?」

  鐘尹怡盯著用雙手將沒插吸管的紅茶杯捧在身前的雪人,喃喃自語著,隨後又從褲子口袋裡拿出手機看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在確認時間,才收進口袋裡。

  三人正在十字路口等紅燈,亞毅言也看了看自己的手機,已經快十二點半了。最近都是十一點多就去吃午餐(免得每家餐廳都人擠人)的他,此時也有點餓了。

  很快地,在亞毅言確認完鐘尹怡能接受的價位後,隨便找了一家門口貼有菜單的西式餐廳就走了進去,或許是價格稍高且大部份的生意都被前面那家拉麵店搶光所致,這間店在尖峰時段還不至於人滿為患,二樓仍有些位子可坐。亞毅言沒印象在高中時期有見過這間店,八成是最近幾個月才開幕的。

  三人在靠近樓梯的桌位坐下,這家的餐廳的暖氣強到兩名人類都將外套給脫了下來。把隨身物品放置好後,亞毅言先拿起桌上的菜單,鐘尹怡則是出聲問道:

  「對了,牙醫,之前聽你說雪人會畫圖,能拜託你給我看看他的筆記本嗎?」

  「在他身上。」亞毅言回應,「或許妳應該要問他才對?」

  聞言,鐘尹怡立刻轉過頭去盯著雪人、低聲哀求著,而雪人則是搞不太清楚狀況地神色茫然。在亞毅言看來,雪人應不是搞不懂鐘尹怡的要求,只是困惑為何她對自己跟其他人的態度差這麼多、還有不過是一本本子有需要用求的嗎?

  雪人看了下亞毅言,像是在徵求同意──為什麼,亞毅言總覺得他好像越來越能解讀出雪人的一舉一動代表什麼意思了?話又說回來,明明是他要鐘尹怡去問雪人的,這傢伙幹嘛反過來問他啦──在亞毅言點頭之後,雪人才從外套內側的口袋裡掏出本子,塞到鐘尹怡手裡。

  「我、我碰到精靈的手了──」女子低聲驚呼,連塗鴉本都差點弄掉,要是不知情的人看了她的樣子,肯定會以為她是剛參加完明星握手會的追星族,她語無倫次地宣佈:「這簡直是歷史性的一刻!今天是幾月幾號?天呀,我要把這個日子記下來,然後寫在我的墓誌銘上!」

  什麼墓誌銘呀?年紀輕輕的就已經決定好墓碑上要刻些什麼了嗎?!也太烏鴉嘴了吧!亞毅言汗顏地看著雀躍到簡直要飛上天的鐘尹怡,又不禁想到,若她曉得毅賢那小子三不五時就能在雪人的背上爬來爬去,不知道會不會羨慕得快死掉?

  幸好人多的餐廳裡眾人吵雜的音量不小,鐘尹怡喊得也不算太大聲,不至於引人側目。

  稍微冷靜下來後,鐘尹怡開始翻起塗鴉本,一邊翻一邊喊著「真漂亮,實在太厲害了」之類的讚美。翻著看著,鐘尹怡又對亞毅言說道:「雪人先生真的畫得很好呢,聽說由藝術品轉化的精靈會沿襲主人部份的天賦,這樣看來,往這個方向找應該沒有問題。」

  「嗯。」亞毅言應聲,而鐘尹怡在說完這句話後又翻出手機來看,原本亞毅言以為她是想將雪人的圖畫給拍下來,但女子似是在確認通訊軟體沒有傳來新訊息。

  「不過,」鐘尹怡左手拿著手機,右手拿著塗鴉本,「雪人先生自己說過自己是『雪人』對吧?」她用單手將本子給翻到繪有雪人的頁面,「因為『雪人』這種東西怎麼樣都是立體的,所以我還以為創造他的是雕刻家呢,可是,看他這麼有繪圖天份,又讓人懷疑會不會是畫家?」

  「會不會是有涉獵多種藝術創作的人?」亞毅言反問,藝術史上也不乏同時擅長繪畫與雕刻的名人,繪製《創世紀》壁畫又同時身為《大衛像》作者的米開朗基羅就是最好的例子。

  「很有可能。」鐘尹怡點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開始思考起來,「不過,應該要是製造者最精通、最擅長的創作方式,才有可能在創造的同時有意無意地灌注魔力,進而誕生生命……世界圖書館那邊應該會有異世界藝術史的記載……」

  在兩人胡思亂想瞎猜之際,一名服務生前來詢問他們要點些什麼,鐘尹怡這才急急忙忙地拿起桌上的另一本菜單匆匆掃過、隨便挑了份最便宜的商業套餐,亞毅言則是點了一份迷迭香雞腿套餐。

  「好的。」服務生在記錄完兩人的餐點後,對著白色青年問道:「那麼,請問這位先生要點些什麼呢?」

  咦?!雪人也得點菜嗎……仔細一看菜單,亞毅言這才注意到這間餐廳有每人最低消費金額的限制,他只得先說聲「等一下」再連忙翻到點心頁面,和雪人一起瀏覽了一遍之後,點了一份符合金額的大杯冰淇淋聖代,並交待服務生和套餐的甜點一起送上就好。

  在等待服務生上菜的期間,亞毅言又對鐘尹怡問道:「沒有什麼『魔法師名人合輯』之類的可以參考嗎?」在他想來,只要能知道誰會魔法、同時又是藝術家,這樣搜尋範圍豈不一下子小了許多?

  鐘尹怡則因為他的問題呆了呆,才搖搖頭笑著回應:「沒有喔,之前好像忘記跟你說了,對在異世界生活的人而言,魔法是像吃飯喝水一樣再平常不過的事,從三歲小孩到幾百歲的阿婆都能使用魔法,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不會把『魔法師』單獨拿來當一個職業囉。」

  這聽起來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但亞毅言也只得點頭以示理解,照這麼說的話,直接找藝術家的資料顯然是最快的方法了。

  事實上,少年在這幾天也查了不少現實世界中的藝術家,甚至讀了好幾本圖鑑一一檢查每位藝術家的作品細節,但不知道是他太沒藝術天份看不出來、還是真的沒有線索,總之他實在找不到,到底有誰可能造出雪人這樣作品。

  畢竟,雪人剛開始畫的那張「他自己」的圖實在是太像小孩子堆出來的玩意兒了,根本不像是大師之作呀!以雪人的繪圖功力,實在不太可能是因為那張圖被畫得比較混,而是雪人從前就是長那種樣子沒錯,

  或許他該查查看繪本作家,而不是那種已經作古的藝術家?但是,從雪人畫過的樹林張數來看,這傢伙到那座山上已經好幾年了,而且雪人待在那裡的時間肯定不只他畫的張數,亞毅言甚至懷疑雪人初造訪那座山的時候台灣是不是還在戒嚴時期,說不定是日治時期呢!現實中究竟是有哪個雕刻家還是畫家,會在那種時空背景中,特地把一尊雪人運過去?

  就算製作者恰巧是名台灣人,可是亞毅言實在是想不出,到底有哪位台灣藝術家做過、或可能做過這種事?

  聽鐘尹怡的說法,必須得是非常精通那種創作的人,才有可能造得出魔法生命。既然都是「非常精通」了,總不可能是個默默無聞小畫家吧。

  沒多久,服務生便端了沙拉上來,腦袋亂成一團的亞毅言邊用叉子戳起一粒番茄,一邊問:「那能造出精靈的藝術家,應該都很有名吧?」

  鐘尹怡一邊看著手機一邊回應,語氣有些猶豫,「嗯,理論上是這樣啦……」說著,她將手機收起並抬頭露出苦笑,「可是,我修的不是藝術史,平常對藝術也沒什麼興趣。再來,異世界畢竟不是我的原生世界嘛,所以關於這一塊的資訊我臨時也想不起來。就像如果在台灣隨便抓個路人問塞尚是誰,可能也沒多少人知道吧?啊哈哈。」見亞毅言露出有些無言的表情,鐘尹怡才補述道:「不過,能製造出精靈的藝術家在有記載的史料上少之又少,更是近百年都沒出現過了,所以只要到了圖書館、或是回學校問一下老師,應該馬上就知道有誰了!但是……」

  「但是?」亞毅言看鐘尹怡欲言又止的模樣,已經大概猜到她會說些什麼了。

  「但是,沒記載的就不知道了。」女子嘆了口氣,說出如少年所想的回答,「畢竟精靈是要日積月累才能成形的,雖然異世界的人平均壽命比我們長不少,但就算是這樣,也會發生在精靈誕生時,創作者早已過世的情形。

  「既然都已經不在人世,那創作者當然也無法詔告天下囉……不過!既然是由『作品』變成的精靈,那我們只要知道作品是什麼,應該就能翻藝術相關的書籍來查找作者了!畢竟,從各種資料來看,能讓作品產生意識,那樣的作者功力肯定不俗,創作品應該都會有記錄的。」說著說著,鐘尹怡又自顧自地打起精神來,同時將塗鴉本還給雪人。

  兩人進食的同時,鐘尹怡又說,也有曾經陳列在博物館裡的藝術品,居然慢慢變成精靈的特殊案例,如果直接進館詢問那名精靈、或者博物館管理員,說不定能得到不少收穫。但那座博物館的門票再加上前往的交通費,對目前經濟有些拮据的她來說簡直是天價,所以這方法也是有說跟沒說一樣,因為根本不能用。

  此時沙拉吃完了,兩碗迷你尺寸的特色濃湯也出現在他們面前,鐘尹怡喝了一大口滿滿都是磨菇的店家特製濃湯,又嘆了口氣;「哎,可惜學校老師們的手機號碼我一個都沒有,不然打電話問問應該也行。」

  「……手機能打到異世界去?」

  亞毅言放下正準備送入口中的湯匙,有些不敢置信地問,他記得鐘尹怡是在魔法學校就讀吧?所謂老師應該也都住在魔法世界吧?

  鐘尹怡則是揚起她手上的手機,說道:「一般的手機當然不行啦,不過我這支手機可不一般唷!雖然乍看之下只是普通的智慧型手機,但實際上做了很多改造,當然也能透過它使用通訊魔法。這還是我上學期其中一堂課的期末作業呢,所以沒問題。」

  亞毅言又問:「那打電話給同學問問看呢?」話才剛出口,亞毅言就瞬間覺得自己這麼說不大妥當,畢竟這是他們自己的事,直接要求鐘尹怡、甚至問到他連見都沒見過的同學身上去,實在是太踰矩了。

  「實不相瞞我已經問過了,很可惜我們學校現在在放假,大多數的學生也跟我一樣回家了。」鐘尹怡將手機放下,又啜了一口湯,「在學校的朋友也沒空幫我查資料……不過,我今天晚上就會回學校去了,到時應該能幫你查吧。」

  「你們收假了?」在女子說話的期間已將整碗湯飲盡的少年隨口問道,前者則是沮喪地搖頭。

  「我今天早上接到的電話,是跟我同組的同學打過來的,他說這次的作業出了點問題,」鐘尹怡指著手機說道,與此同時,服務生前來收走空湯碗並端上主餐。「雖然早上的時候應該大致上都解決了,不過我還是不太放心,只好今晚回去看看囉。」

  鐘尹怡切下一小塊商業套餐的炸豬排放到嘴裡,嘟嚷了幾聲「味道不錯耶」才吞下去,隨後又對亞毅言問道:「對了,牙醫,我之前說想帶你一起去我們那邊的圖書館,這個提議,你考慮得如何?要是查到精靈的原形,或許會有他為什麼會來找你的頭緒也說不定?趁著今天要回去,剛好能順便帶上你,我保證一定會把你平安送回來的。」

  「呃……」聞言,亞毅言不由得挪開與鐘尹怡對上的視線,垂下頭繼續用刀叉分解自己的雞腿,低聲說了句「我再考慮一下」就吃起了已經被他俐落去骨的雞腿肉。

  瞧他這副模樣,鐘尹怡當然也看得出亞毅言對這主意的興趣不大,便沒再多說。

  主餐的量不少,兩人埋頭吃了一陣,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個幾句,大多時候都是鐘尹怡說些什麼或問些什麼,亞毅言再簡短地應答。雪人則從頭到尾都趴在桌上,瞅著進食中的兩人、沒有其他反應。

  這間店的餐點味道不錯,但亞毅言吃得實在有些心不在焉、進而導致食之無味,跟鐘尹怡去異世界圖書館這種事,絕對是被他列為不得不的最後手段,更何況,即使真去了他們也不一定找得到和雪人有關的線索,到時豈不是得不償失。

  十幾二十分鐘過去,兩人吃完了主餐,服務生也用很快的速度端上餐後甜點及飲料,亞毅言點選的項目屬於一般套餐,固定的點心是焦糖奶酪;鐘尹怡的商業例餐,固定的點心則是紅茶凍。飲料的部份兩人同樣點了冬天喝有點不合時宜、但是少數附在套餐裡不用再加價的現打蔬果汁。

  亞毅言才剛捏住吸管、正準備要喝下冰涼的果汁,就注意到雪人直盯著他瞧,正確來說,是盯著他的果汁瞧,「呃?怎麼了嗎?」總不可能是想喝吧?這傢伙又無法飲食。莫非這杯果汁有什麼問題?

  青年將剛剛從拉麵店買來的紅茶放到桌上,又瞅著少年手裡盛滿金黃液體的玻璃杯,少年這才發覺,從他們離開那間拉麵店起已經過了不少時間、更重要的是這間西餐廳的暖氣大到悶熱,紅茶裡頭的冰塊溶得比剛買時小多了。

  「我們交換吧?」反正對他來說喝紅茶還是果汁根本沒差別,亞毅言試探性地將自己的飲料推往雪人一點,後者開心地用兩手接過。

  見狀,鐘尹怡喊了句「我的也可以給你!」就站起身把自己的飲料杯也塞進對面的雪人手裡,後者看起來似乎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嚇到,反射性地往後縮了點才用趕緊空出一隻手握緊杯子,差點沒把果汁打翻。

  就在這時,服務生也將方才因為份量太大而沒一起送上的冰淇淋聖代給端了上來,鐘尹怡才手忙腳亂地坐回位子上。

  「唔哇,這個……」鐘尹怡瞠目結舌地看著眼前份量多到不可思議的聖代,忍不住說出沒意義的廢話:「好大啊……」

  數片冰淇淋專用的脆餅在容器底部鋪得滿滿滿,這玩意兒說是大杯子不如說是玻璃碗公,拿來當一般的碗絕對嫌大、要當洗臉盆又小了些。以六球不同口味、每球都是拳頭大的冰淇淋做為主體,上頭還有幾粒草莓、櫻桃與切片的奇異果、芒果點綴裝飾,碗公右側插了幾根脆笛酥和巧克力棒,左側則是兩顆小巧的馬卡龍。這盤聖代光是視覺效果就足以令人食指大動!更別提那讓人垂涎三尺的香味!若現在是夏季,肯定會成為該店最受歡迎的熱門商品!

  不光是鐘尹怡,連亞毅言也被這看起來和售價成本不符的冰淇淋給震驚了,縱然冰淇淋聖代已經是菜單裡最貴、亦是唯一符合低消的非套餐產品,但無論如何那價錢也不可能賣出這種大到可怕的聖代呀?少年忍不住開始思考究竟是如何節省成本,才能讓店家端出這麼大的冰淇淋來……

  「恭喜您成為本店第一位點選冰淇淋聖代的客人。」服務生顯然對兩人嚇傻的模樣感到十分滿意,他接下來的說明也暫時壓下亞毅言腦裡翻騰的黑心食材懷疑論:「本店在冬季開幕,今年幾乎是寒流不斷,導致點心師傅最拿手的冰淇淋無人問津,後來師傅交代,誰點了第一杯聖代,就要用最好的手藝替這位客人服務。希望您還滿意。」

  服務生是對著雪人說的,而搞不太清楚狀況的白色青年也只能回望掛著專業微笑的服務生,直到亞毅言用在桌面下的手肘戳了下雪人,他才似懂非懂地點頭回應服務生。

  「那麼,請問您要淋上巧克力醬還是蔓越莓醬呢?我們的巧克力醬是選用德國進口的高級品牌,嚐起來甜而不膩;蔓越莓醬則是親自到水果農場摘取蔓越莓,再由師傅精心調配而成,帶點微微的酸味。兩種都是有品質保證的高級果醬,請依個人喜好挑選即可。或者,您想享受冰淇淋本身的原味也是不錯的選擇。」

  服務生洋洋灑灑地介紹了一大串,但根本不能吃任何東西的青年也只得轉頭看向身旁的少年,亞毅言想了下,還是幫雪人把兩種果醬都拒絕掉,選了原味的。

  服務生將冰淇淋放下,又說了幾句趁剛完成吃最好吃之類的提醒便走人。

  雪人盯著面前的冰淇淋發愣,顯然他是知道這種東西的,畢竟前陣子才看過,而冰涼的氣息也的確吸引著他,但這玩意兒又顯然沒比手中的飲料冰。

  雪人理所當然地扭頭看著亞毅言,而少年則是看著冰淇淋似乎想了一下、才向對面的女子問道:

  「抱歉,妳有想吃哪種口味的冰淇淋嗎?我們應該吃不完。」

  冰淇淋又不能打包,這種東西,他一個人怎麼可能吃得完!亞毅言忖道,怎麼想都只能找鐘尹怡求助,看她願不願意幫忙吃了。他看鐘尹怡對這大碗公聖代頗感興趣的模樣,應該會答應吧?

  「欸?牙醫你們要分我嗎?」

  「嗯。」

  「謝謝!」果不其然,鐘尹怡沒有推辭,非常高興地道謝,「不過拿別人的東西吃還自己先挑亂不好意思的,你們先選吧,我不挑食的。」

  亞毅言點點頭,表示自己把冰淇淋分裝到奶酪的盤子裡即可,剩下的全都可以給鐘尹怡,才開始動手。

  事實上,亞毅言同樣覺得要求見沒幾次面的人分食自己吃不完的東西不大妥當,但是浪費食物、任其溶化也太過份了,他可是從小被母親威脅浪費食物會遭天打雷劈呢,這種事他哪可能做得出來。

  冰淇淋聖代大碗公加上剛剛吃到一半的點心盤、以及一杯擱在桌上的紅茶加起來,佔據的桌面範圍實在太大,可以說是整張桌子都被佔滿了,只剩下小小的空間放置每桌皆有的面紙籃。碗公又大又重,桌上也沒什麼空間方便他移動,原本想把碗公拉到自己面前才好處理的亞毅言乾脆放棄,直接拿自己的盤子挨近雪人的座位來挖冰淇淋還比較實在。

  手拿兩杯果汁的雪人,因為亞毅言的動作只能再小心翼翼地往後縮,深怕一個不小心兩人就淋了滿身冰淇淋混蔬果汁。

  「牙醫你喜歡薄荷口味的啊?」鐘尹怡望著亞毅言盤子裡的一片綠色問道,除了薄荷冰淇淋之外,薄荷馬卡龍也被拿走,除此之外其它的冰淇淋都完好無缺。

  「呃,嗯。」亞毅言點點頭,詢問對方是否也想吃同樣的口味後,鐘尹怡搖了搖頭說「沒有啦我不是說我不挑食嗎」他才繼續把一部份的水果裝到自己的盤子裡,而碗公裡剩下的冰淇淋則是動也沒動。

  兩人吃著豐盛的冰淇淋一會兒都沒說話。鐘尹怡顯然是對這碗聖代非常滿意,雖然她吃的份比亞毅言要多、但將它解決的速度也快多了,在她吃完的同時,對著還剩下一點水果的亞毅言問道:

  「對了,牙醫,既然你不打算去我們那邊的圖書館,那不如我們三個約一天,一塊兒到你們初次見面的山上去吧?」

  「呃……這個……」亞毅言將殘存的水果都吞下喉嚨,才吞吞吐吐地回應:「我快開學了,可能不是很有空……」

  這句話當然是謊話。但是,對亞毅言來說,縱然他現在比較信任雪人了,可是一想到要和另外兩個不是普通人的傢伙回到事發現場,他還是會感到害怕。從他遇見雪人的那一天起,那座山就被他默默列到心中的禁地名單,能不去就不去。更何況,要是他們在山林裡找不到半點線索,豈不就白跑了嗎?

  「好吧,我知道了。」鐘尹怡有點沮喪地說道,隨後又轉向雪人,興致勃勃地提議:「那麼,雪人先生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圖書館、或是去你從前待的山上呢?」

  雪人不意外地搖頭拒絕,鐘尹怡毫不掩飾心中失望的輕嘆了口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