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西瓜的冰箱

關於部落格




社團:舒打腐爛七次黑http://goo.gl/iwKFGR

通販:寄賣於懶洋洋http://goo.gl/b80yJ6



現況:UL一直線,艾伯×梅倫本命

   有要事找管理人請至噗浪私噗

   或寄信至ostyuxi*gmail.com
  • 1938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nlight同人--2015七夕

  沒多久,在路德的咒罵聲中,瑪爾瑟斯便一邊發出劇烈的哀鳴一邊奔回宅邸,而路德則是完全不把對方「路德你居然沒收我的餐券你這個渾蛋我要跟你絕交」的恐嚇放在眼裡,自顧自地轉過身回到原本的工作岡位上,幫花澆水。

  逕直衝回聖女之館的瑪爾瑟斯悲憤異常,天知道他可是存了多久的零用錢、花了多少的時間才能集滿點數去黑森林分店跟丘丘人換抽獎券、又因為一二三四五六抽都抽不中那中獎機率八成比梅倫下週出復活卡還低的餐券,而白白花了多少(路德給的)錢,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才抽到一組四張的免費券。

  而他還來不及回到房裡放聲大哭,就直接撞上了最靠近大門的人,因為過快的速度害得雙方都往後跌退了幾步,在看清來者誰人之後,瑪爾瑟斯立刻抱住對方小小的身軀,將頭埋在那單薄的胸膛裡哭了起來:

  「嗚哇--史普前輩--路德欺負我啊--」

 

  在瑪爾瑟斯解釋完這是怎麼回事之後,才發覺被他的哭喊引來的沃肯也待在一旁,他抽抽噎噎地指控路德的心肯定黑到發霉腐朽發臭還詛咒根本不可能排泄的人偶便秘,向來對瑪爾瑟斯抱持好感的兩人自是不會反駁這番言論,此時他們已坐到了大廳的沙發上,被某人在背地裡罵得狗血淋頭的侍僧尚未歸來。

  手上拿著顆球的史普拉多拍拍瑪爾瑟斯的肩膀,他剛才本來要去院子裡找奧蘭玩丟接球遊戲,「不然我們去把餐券要回來,跟你一起去吃吧。」

  「可是路德一看就知道你們跟我是一夥的。」瑪爾瑟斯沮喪地擦乾眼淚。

  沃肯提議:「用搶的。」

  史普拉多附議:「我們可以打昏他!」

  三人商議了一陣,最後無論是基於好玩或是報復心理亦或認為這是最省時省事的解決方案,他們很快就通過了這個提案,並在短短的五分鐘內決定好偷襲的方法。

 

  瑪爾瑟斯一行人偷偷摸摸地來到花園邊,兩人躲在屋宅的牆壁後頭,瑪爾瑟斯躲在體型完全遮不住自己的史普拉多後方,沃肯則站在瑪爾瑟斯身邊,三人小心翼翼地打量著背對他們、毫無防備地替白色石楠修剪枝葉的路德。

  幾秒後,史普拉多弓起身子,用獸爪抓牢有人頭大的皮球,做出彷彿站在投手丘上的標準動作,使勁將球給丟了出去!

  咻--碰!

  或許是早料到瑪爾瑟斯必定會前來搶票,反應極快的路德一旋身,鞭子立馬纏住朝他迎面砸來的皮球,再一甩手,球便用更快的速度飛了回去,直擊躲避不及的瑪爾瑟斯的腦門!

  瑪爾瑟斯當場昏厥過去,史普拉多和沃肯想扛著人逃走但為時已晚,路德已經站到了他們身後,一手一個地按住肩膀,兩人微微回過頭,就見黑著臉的路德毫不掩飾怒氣地低聲道:「你們兩個……共犯是吧?」

 

  瑪爾瑟斯昏迷不醒倒在臥房的地板上,他被路德拎進房中之後就被一路踹到角落安置,大概是剛剛那一下打得太重了,踹了這麼多下居然也沒醒,不過路德也不甚在意,他踢了瑪爾瑟斯最後一腳之後,轉過身來面對跪坐在地的另外二人。

  「所以這是怎麼一回事?」

  紅衣侍僧厲聲質問,小獸人充耳不聞,一邊的白袍醫生則是非常簡略地交代了事情始末:

  「瑪爾瑟斯想拿回他的餐券,我們決定讓史普拉多拿球打昏你。」

  「很好!起來……不是,我說可以起來的只有沃肯,」路德厲聲道,原本跟著沃肯起身的史普拉多乖乖跪回地上,他偏著頭看向站立在自己面前的白髮男子,被注視的當事者則是對另一人道:「隨便找張椅子坐下。」

  沃肯從書桌邊隨手拉了張椅子依言坐了下來,沒有面向他們,路德則盯著史普拉多,開始他的訓話:「你們兩個不要每次都幫瑪爾瑟斯那個笨--」

  「為什麼沃肯可以坐著,我不行?」史普拉多插嘴抗議,他還以為路德只是要釐清是怎麼一回事,或者也該給他跟沃肯同樣回答問題然後換取座位的機會才對,怎麼就這樣訓起人來了。

  「因為他是沃肯。所以我再說一次,你們--」

  「可是是他提議說用搶……」

  「閉嘴,不要一直打斷我說話。總之你們不要每次都幫瑪爾瑟斯那笨蛋惹事生非!」路德飛快地講完這句話,正要開啟下一句的話頭時,史普拉多又叫道:

  「但是你這樣不公平啊!」

  「是誰想拿球打我的頭啊!」

  路德回吼,史普拉多理直氣壯地回嘴:「你還不是常常叫我拿球去打梅倫的頭!梅倫接住之後還會陪我玩丟球球呢,哪像你這麼生氣。而且瑪爾瑟斯那麼可憐……」

  「這跟那是兩回事,」路德打斷小獸人的話,絲毫不覺得自己長期的指使讓一名年紀尚小的孩子價值觀偏差到認為拿球砸人這件事很理所當然有什麼不對,「還有我早就警告過瑪爾瑟斯不准亂花我的錢,你們兩個給我聽好--」

  「你明明一直說『你們』,可是你都對著我罵!沃肯還可以在旁邊喝果汁!」史普拉多指著已經自顧自地使用了桌上茶具悠哉喝飲料的沃肯說道,「我也要喝,還有為什麼我不能坐著?明明有兩張椅子!」

  路德不耐煩地說道:「就說了因為他是沃肯。總之--」

 

  傍晚時分,總算甦醒過來的瑪爾瑟斯沮喪地走到餐廳,他醒得有點晚,餐盤裡的食物所剩不多,餐廳裡也沒半個人,看那份量只剩不到五分之一的菜餚,這讓他的心情更低落了。

  「喂,」路德從廚房的另一端冒出來,瑪爾瑟斯早就忘了自己正在跟對方絕交,一聞聲望去口水就直直地落了下來,「看你可憐,拿去。」

  侍僧將一盤烤全日光鳥端上桌,他的情人立刻撲到他身上,害得兩人都重重摔倒在地,路德忍不住大聲咒罵,瑪爾瑟斯則是語帶哭音的高聲歡呼:「嗚嗚嗚我就知道路德你對我最好了--」





 久違的自家牌組日常,久違的紅衣組
 老樣子的,麻煩不要把我家二爺當不死皇帝把他當撞到頭的柯斯托特吧(…)
 就是想些偏心的店長:3其實他對獸太也不錯了啦應該
 難得我家店長這次沒被我欺負(畢竟是問了他們才寫的事件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